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九章 老祖

第九章 老祖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临近家门,周小仙终于记起了被她扔掉的老爹,面上略不自然。

    “前辈,您请进。”

    将夏翼引入院子,她向家里张望几眼,喊道:“爹,你在吗?”

    “哼,差点就不在了!”

    周丰应着,拉开家门,原本准备了一堆数落周小仙的话,却在见到夏翼的那一刻全给忘了个精光。

    这、这咋还给领家来了?!

    “嘎——”

    “爹!!”

    ……

    许是看习惯了,周丰这次总算没有彻底抽过去,一顿乱子后,弄明白前因后果的他,强忍住没口吐芬芳,将夏翼请进了家门。

    刚一坐下,夏翼便道:“我饿了,有什么立刻能吃的,随便给我弄些,嗯,弄多点儿。”

    周丰老脸一皱,却见女儿给他连使眼色,只能不爽地进了厨房。

    望望周丰的背影,周小仙小声道:“前辈,您知道立柱哥是怎么了吗?他……还能恢复正常吗?”

    这时候,她终于从那种彷徨无措的心绪中挣脱了出来,聪明的智商又占领了高地,理智地询问。

    这我还真没弄明白。夏翼考量两秒,安慰道:“我也说不准,不过你需要担心的不是他,以他现在的状况,除非王者亲自出手,否则没多少人能够威胁到他的性命。”

    “真的?”周小仙稍稍松了一口气,“那还好,那还好。”

    见她反应明显,夏翼反倒露出些意外,当年两族大战时,人族王者时有牺牲,同代数量也过了百。

    如今妖族覆灭,人族王者不说满地走了,千八百总有吧,每个地区有那么一两位并不奇怪,周立柱那般状态,闹出点事端,引王者分魂亲临,一点都不奇怪。

    “这里很偏僻,附近没有王者吗?”夏翼不由问了句。

    “啊,您…又不记得了?”周小仙奇怪道:“自两百年前,王者就几乎不现于世间了,据说有人在星空中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全都去探寻更进一步的可能了。”

    胡扯!夏翼虽未封王,但当年见过的王者数量不少,他三哥夏舜更是活生生的王者,知道王者远不像小修士猜测的那般高洁。

    他们也有血有肉,有欲有求,怎么可能全都去了异世界?就算那里真有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可能,留下一半也才是常态。

    ‘这里面又有事儿。’夏翼暗忖着,道:“丫头,你家里有没有历史类的书籍……不,不仅是历史类的,所有书都取给我看看吧。”

    周小仙虽然对这个要求感到奇怪,但夏翼的奇怪点已够多了,她只是点点头,盯着夏翼看。

    夏翼愣了下,才笑道:“说周立柱,说周立柱……唔,他的变化原因虽然我并没有弄清,但和妖族脱不了干系。不过看他最后面对你时的反应,应该是人性未泯。

    你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他被妖族的欲望冲昏头脑,变得神志不清,甚至大行杀戮,伤及无辜!”

    “那前辈,您的建议是?我们怎么做,才能帮到他?”

    “我们?”夏翼失笑,看得周小仙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小仙,我听你又提起柱子了。”这时候,周丰端着一大盆东西走了出来。

    夏翼道:“我的建议会让你失望的,丫头,你不如问问你爹。”

    ……

    十几分钟后。

    “柱子竟然……”周丰瞠目结舌,若非周小仙言辞恳切,他恐怕已拾起烧火棍教训坑爹的丫头了。

    “爹,我们该怎么办?”

    “嗯?该怎么办?报官啊!”

    周丰斩钉截铁。

    周小仙愕然:“可……”

    “是柱子才更要报官!小仙你要知道,只有在柱子弄出大乱子前找到他或者抓住他,事情才有回转余地!爹也是看着柱子长大的,在这种事上不会乱说,报官!”

    周小仙默然,思索起来。

    夏翼则打了个饱嗝,对此不置可否,道:“八成饱,给我烧点热水洗澡,再给我买身新衣服穿。”

    你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周丰脑门青筋一跳,目光偏转,见到空空如也的饭盆,不由一愣。

    六个馒头,半盆地瓜,一大盘咸菜,他和小仙十天的早饭量,被吃得干干净净,这老头是八百年没吃饭了吗?小仙捡回了个饭桶?!

    “爹,你给前辈烧水吧,我去给前辈买衣服,顺便找一下铁匠铺王师傅,告诉他立柱哥的事。”

    嗯?这丫头怎么这么殷勤?

    周丰不傻,先前只是因为夏翼的举止和模样,看低了他一分,现在看丫头的模样,这老头或许还真是个了不起的高人?

    高人……关键问题是,老祖的坟到底是不是他给扒的?

    带着疑惑和些许不爽,他和周小仙分头忙碌起来,夏翼也不当自己是外人,溜达进周丰的房间,目光一扫,陈旧衣柜抽屉上的锁应声而开,在里面翻找片刻,拿出一道磨得字迹都有些模糊的灵牌。

    ‘爱妻夏岚之牌位’

    “夏岚吗?”

    “你怎么……快放下!”

    周丰的惊喝声中,他一把夺走夏翼手中的牌位,在手中细细查看后,才小心翼翼地放回抽屉。

    “你这老头,何其无礼!”他锁上抽屉,怒视夏翼:“我家的祖坟,是否也是你给扒开的?!”

    “是她家的祖坟吧。”夏翼指了指抽屉,“她是怎么死的?”

    周丰一怔,脸色微变。

    “看牌位的磨痕,你很爱她,为什么不将牌位立在桌上,反而要将它锁进抽屉里?”夏翼又问。

    “……与你无关!”

    “这样啊。”夏翼若有所思,道:“害怕被看到,你就不该刻下这牌位,刻下就总有暴露之时。”

    暴露?周丰呼吸急促两分,细细观察夏翼,脸色发白,踉跄退后两步,“你、你是郑王的人?!”

    “郑王?”夏翼低喃,摇头失笑道:“还是年轻,容易套话。”

    周丰其实已年过40,非修行者的这个年龄,就已经可以被称作老汉了,但在现在的夏翼面前,多大都是个彻彻底底的小年轻。

    “别紧张,我不是什么郑王的人,我是她家的人。”夏翼伸手指了指抽屉,“你家祖坟确实是我扒开的,因为不扒,我出不来!”

    “对,别指我,老夫夏翼!”

    “……夏?夏翼?”

    ‘周丰,这棺材里葬着我夏家一位了不起的先祖,夏翼先祖!没听过先祖的事迹?都被坏蛋篡改掉了,有太多太多了,等我慢慢给你说,以后你来讲给我们孩子听!’

    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周丰猛地记起夏翼在他身后吓他时的话。

    ‘不用找了。’

    ‘我就在你身后呢。’

    “你说你是…夏翼老祖?!荒谬!胡言乱语!!”

    夏翼轻敲脑门,身后穿貂虚影浮现:“夏翼灭貂,听说过吗?”

    周丰显然是听说过的,不由瞪大了眼,仔细看看虚影,再看看夏翼,再看看虚影,再看看夏翼。

    “圣魂虚影……做不得假,所以真的是……老祖宗当面?!”

    夏翼摇头:“圣魂虚影倒并非是无法作假的,不过我……”

    周丰:“嘎——”

    夏翼微默,顺手一抚将周丰送到不远的床上躺着,转头又看了看抽屉,“郑王吗?老套的故事,玩家,妖神,哦还有我,都出现在身边,那丫头倒符合女主角命格。”

    “唉,水好像开了,自己动手兑水吧,我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孙女怎么就嫁给了一个抽风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