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十章 夜晚

第十章 夜晚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泡进温热的水中,夏翼闭眼享受间,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

    近九百年前,他穿越到了圣魂大陆,成为了公侯级圣魂家族夏家的一名新生儿,同辈行五。

    诸位兄弟姐妹中,唯有三哥夏舜与他同父同母,而恰在他出生前不久,善妒的大母坑害三哥,趁七岁的三哥在柴房上奔跑玩耍时让下人偷偷引燃柴房,想害死他。

    然而自幼机敏的三哥根本没用家族强者救援,双手各撑一顶玩伴扔来的斗笠,从柴房借风下落而毫发无损,悟五星圣魂:斗笠化翼!

    就这样,三哥夏舜七岁开悟圣魂,且直接自创五星圣魂,属人族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父亲大喜,于是取翼字,为夏翼命了名。

    至于前世的名字,夏翼的记忆都有点模糊了。

    后来三哥果然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三十多岁便成功封王,成为人族最年轻的王者,将夏家从公侯家族提升至王公大族,又有夏翼以前世的记忆为基,让夏家的商铺开到了人族领域的每个角落!

    直到夏翼87岁入葬,夏家都是当世最鼎盛的大族之一。

    “没有长盛不衰的家族啊。”

    轻发感慨,夏翼闭目,心沉三魂,一片绚丽醉人的星空渐渐在他脑海中展开,其中,六星高悬。

    圣魂大陆人修三魂,在灵魂之海中凝聚星辰,以北斗七星为名。

    一星天枢,二星天璇,三星天玑,四星天权,五星玉衡,六星开阳,七星瑶光,为修士七大境界。

    夏翼凝聚了六颗星,而且只差一步,就能尝试凝聚瑶光星,封得王者,晋为人族的最高战力。

    但此刻他的灵魂之海中,玉衡星和开阳星的光芒远不如前四颗星耀眼,仿佛蒙了一层尘埃。

    “沉睡八百年,离彻底恢复还差一些吗?也对,那毕竟是差点要了我命的伤势,睡一觉能恢复大半就不错了。”夏翼呢喃,“虽然这一觉,睡得沧海桑田,不单仇人全睡死了,连妖族都睡没喽。”

    “爹,前辈,我回来啦!”这时周小仙的声音从外传来,“前辈在洗澡吗?爹?爹?!”

    惊呼声中,夏翼基本能在脑海中还原出外面的情况。

    “前辈!我爹这是怎么了!”

    “小仙……”沙哑的声音代表着周丰被周小仙唤醒。

    “爹!你没事吧?”

    “爹没事,只是歇一歇。”周丰倚在炕头,老脸颜色百变,最终缓缓问:“小仙,不要打扰前辈洗澡。你悄悄跟爹说,你是不是……从前辈身上看出什么来了?”

    周小仙一怔,亦小声道:“您也知道了?先前我看到前辈唤出了一种没见过的圣魂虚影,而圣魂虚影是凝聚第五玉衡星才能掌握的东西,这代表前辈……起码和我们圣院院长一样,是五星玉衡强者!”

    “只是如此?”周丰追问。

    周小仙稍愕:“还有什么?”

    “不,不,没什么。”周丰连道:“你给前辈买的衣服……”

    “在这里。”

    周丰看了看衣服包裹,略不满意道:“花了多少银钱?”

    “很便宜的,爹,一身衣服加上鞋子,才180文。”

    “胡闹!”周丰喝道:“你这贪财吝啬的小毛病什么时候能够改掉,前辈能穿这种衣服吗?退回去重买,爹给你……一贯钱!”

    “一贯?!”周小仙惊呼,嗫嚅道:“爹,不、不至于……”

    “不至于如此。”夏翼带着笑音的声音传至:“我已洗好了,周丰,把丫头买的衣服送来吧。”

    “是!老……前辈!”

    周小仙懵懵地看着周丰飞快地拿衣服出屋,皱了皱鼻子。

    总感觉出门一趟,爹就变得不太对劲了。呀,前辈能在那么远听到我和爹说话?好尴尬……

    ……

    换上新衣服新鞋,夏翼在一扇落地镜子前照了照,满意地看到自己从一个邋遢的老头变成了一个干净帅气的……老头。

    相比六星开阳强者近300年的寿命,夏翼其实正当壮年,但无奈当年伤势严重,寿命也大大折损。

    “先想办法治好魂伤吧。”

    心中考量,夏翼转头看看神色谦卑立在一旁的周丰,忽然觉得有些无趣,再一看不远处纳闷盯着自己父亲的周小仙,招了招手。

    “丫头,别忘了找书给我。”

    “啊,知道了,前辈。”

    见周小仙去自己房间找书,夏翼轻轻拍了拍周丰的肩膀:“现今银钱的购买力是多少?像我刚刚吃的馒头,多少文能买一个?”

    周丰不懂购买力的意思,听到后半句才忙回道:“五文一个。”

    “哦,五文。”和八百年前相比变化还是很大的,夏翼在心中换算了一下,一文大概相当于3毛钱。

    一贯是一万文,3000块。

    在这乡村,基本能用一年。

    于是他笑问:“倒是我小看了你们这村子,村里竟然有卖一贯钱一身的衣服?有人买得起吗?”

    周丰稍显窘迫,他刚刚只是下意识报了能力范围内较高的数字。

    根本没考虑其它。

    夏翼又道:“你知道我那身寿衣价值几何吗?上好的六星大妖虎皮所制,寻常刀剑不可破。”

    “周、周丰不知。”

    “大概……六百贯吧。”

    周丰脸色更加不自然:“后辈不孝,银钱有限。”

    “我说的不是它。我的意思是600贯的衣服我穿过,这180文的衣服却也同样能穿。龙肝凤髓我都吃过,馒头咸菜也照样能够饱腹。”

    “我享受过上百貌美侍女的精心侍服,锦衣玉床,也能在战场上随处挖坑,凑合成眠。”

    “我一梦八百年,不缺人在身边卑躬屈膝地侍候,缺的是亲人和朋友啊,虽然你我实际上并无血缘关联。”夏翼又拍拍周丰的肩膀。

    周丰呆在原地,直到周小仙的惊叫声响起:“前辈,那是……”

    “哎,抢不走抢不走,我看看这书里夹着的纸条上写的什么。哈哈哈,竟然是封情书……”

    “那不是……那是什么时候夹到我书里的!前辈!你还我!!”

    周丰表情活泛了起来。

    当晚,他钻进为夏翼准备的客房,与夏翼长谈到深夜,虽谈到某些事时情绪激昂百变,但再罕有谨小慎微之色,待夏翼如普通长辈。

    等他出了夏翼房间,又径直去敲响闺女周小仙的房门。

    少顷,周小仙低呼道:“前辈要收我为徒?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