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十四章 冯墨

第十四章 冯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卧槽,完全打不过,要完!”

    此时时来的形象十分凄惨。

    在官道上追了半天没有追上夏翼和周小仙,千篇一律的黄沙风光让他觉得无趣,便开了托管功能。

    但毕竟不是修行坐着不动,赶路托管,天知道他摔了多少跤。

    好不容易来到州府,还一不留神,掉下了护城河。

    被卫兵捞出来后,想拜胡医师为师开个治疗副职业,被那老头当成癔症,拿针一顿扎。

    好不容易逃出来,当街就遇到了调戏良家女孩的恶少。

    这不行啊,这我得管!

    女孩救下了,他没了好几回。

    “怎么办,怎么办,他的护卫都没动手,肯定是打不过的。虽然应该快到起床时间了,但这一宿的游戏时间还什么都没做呢,就这么死七次死出去也太丢脸了。”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时来灵机一动:“对了,我会游泳啊!”

    对面的冯墨圆脸小眼,而此刻眯成缝的眼睛里,凶光毕现,“哪来的乞丐,敢管我的闲事?!”

    却见乞丐时来突然爆起,转身就冲向江水,刚放完狠话的冯墨竟被惊得晃了下身子,下一瞬便恼火地大吼:“拦住他!”

    嗖……

    他身后护卫中的一人霎时间窜出,竟在转瞬间追上狂奔的时来。

    “完了!这跟班要么是个二转的,要么是有速度类的技能!”

    时来暗惊,苦也!

    却见即将抓住时来的护卫忽然身形踉跄,一头栽倒!

    “咦?”

    噗——

    时来跳入江中,砸出水花。

    冯墨愕然,身后另一名护卫反应迅速,立刻半抽出刀戒备。

    冯墨看了眼顺着江水扑腾远去的时来,眯缝的双眼四处打量,最终在爬起的护卫身旁,发现了一些碎玻璃片,过去拾了一片。

    “望江楼的杯子?”

    “公子小心!”

    “小心个屁!如果对方真敢如何,这杯子打得就是我的脑袋!”

    冯墨嗤笑一声:“哼,看来又是一个看不惯我却又不敢得罪父亲的鼠辈,走,我倒要看看是谁!”

    砰!

    一个杯子在他脑袋上开了花。

    ……

    “小瘪犊子,还挺狂。”

    “饶、饶师,李肿么把詹们得水杯给扔去去了?”周小仙嚼着羊肉,有些含糊不清地问。

    “没事,你吃你的。”

    “您不吃?”

    我吃四盘吃腻了。夏翼难受地摇了下头,“这道菜我不喜欢,等下一道,你先吃,没事。”

    “哦哦。”

    直到下一盘鱼头豆腐幽菇羹被端上来,夏翼才终于勉强动筷,但他终究还是没吃到第三道菜,便有一少年怒吼在廊外回响。

    “陈广,五分钟内,有没有食客结账离去?!”

    “少东家,您这是……?”中年小二的声音随后而至。

    “回答我!”

    “哦哦,上一桌离开的是陆舟大人,大概有十多分钟了。”

    “嗯?竟然没走?”冯墨略意外地用眯缝眼看了看几个包间,对比角度锁定了几个,“那几个包间里面,都坐着什么人?!”

    “二师兄?”

    话音刚落,他点过的包间中一个,便探出了周小仙半个身体。

    冯墨顿露惊讶,眼中的凶光瞬间一干二净,微笑道:“小仙?你竟然在这里吃饭?什么时候回的烈阳城?师兄我可是邀请你来我家酒楼很多次了,每次都被你拒绝。”

    周小仙全拉开包间门,侧身介绍道:“我今天刚到,二师兄。这是我新拜的师父,是他带我来这里吃饭的……原来这里就是二师兄你家的酒楼?我都不知道。”

    居然是熟人?夏翼微笑以对,好像刚刚扔杯子的不是他。

    冯墨一怔,目光在包间内的杯盘中一扫,才投到夏翼身上,拱手恭敬道:“前辈,您可真是慧眼识珠,哈哈,说不定要不了多久,我就得称呼小仙你为师姐了。”

    “二师兄,你怎么和大师兄说得一样。”小仙莞尔笑道。

    “哦?是吗?”冯墨亦笑笑,转身道:“陈广,好好招待小仙和这位前辈,他们的饭钱免掉。”

    中年小二陈广躬身应是。

    小仙则连忙推辞。

    冯墨只摆了摆手:“请师妹你吃一顿饭算什么,如果你愿意,天天来吃,师兄反而会更加高兴。好了,不打扰你和前辈用餐了,师兄还有事要做,先走一步。”

    小仙还想再推辞,夏翼却打断她道:“小仙,你这两位师兄真是一个比一个慷慨,既然如此,老夫就在这里谢过这位少侠了。”

    “前辈客气。”冯墨躬身应了句,转身离去,陈广恭敬地将夏翼包间门带上,匆匆去送。

    包间内,夏翼笑道:“小仙,你和这位二师兄的关系不错?”

    “二师兄人很好,在班里帮了我不少。”周小仙点头:“他虽出身大族,但也因此很是辛苦。他父亲是制州节度使,辖制一州军士,为免王室多疑,时不时需要他做些违心事来自污,让他名声变得不太好,但其实他是一个好人。”

    “哈哈哈,这你都知道?他这么跟你说的?”夏翼哑然失笑,心中却叹了一声:唉,这丫头。

    ……

    楼梯口,陈广略跛的双腿倒腾得飞快,“少东家,少东家!”

    “嗯?”冯墨眯眼看去。

    “嘿嘿,少东家。”陈广谦卑地笑着:“我成功领悟伊尹汤液圣魂了,我成功了!老板娘说过,只要我领悟伊尹汤液,就帮我在城里另开一家酒楼,我来做掌柜……”

    “哦?”冯墨意外道:“有你的,你还真把残存的唯一魂窍给烙印上伊尹汤液了?”

    陈广的笑容微僵了下,又瞬间变回谦卑:“嘿嘿,是,是。”

    “行,我知道了。我回去会和父亲说这件事的。”冯墨摆手,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时,嘴角才勾勒出一抹似讥似讽的笑。

    出了望江楼,一护卫问:“少爷,扔杯子的人,我们不查了?”

    “蠢货!还查个屁,就是刚才那老头扔的!”冯墨冷哼。

    “是他?那要不要我们给他一个教训?”另一被砸的护卫道。

    冯墨眯眼看了过去。

    被砸的护卫顿时身上一寒,躬身恭敬道:“属下多嘴!”

    “你不是多嘴,你只是单纯地蠢!隔着几百米,一个杯子准确地将你打倒,准确地击中我又不打伤我,至少是三星天玑。再看对方的年龄,还有小仙师妹的拜师,对方很可能是四星天权,府上只有林叔和父亲才有万全的把握教训他!你凭什么说出教训这两个字?!”

    “属下愚钝!”

    冯墨看向另一护卫:“你来说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另一护卫犹豫了下,道:“依属下看,一点小冲突,那老者又是小仙姑娘的师父,再加上接受您的免单,应该是并不想与您为敌,不值得去劳烦统领,更不值得劳烦将军,不如……就当不知?”

    “你比他要聪明一些。”

    冯墨微笑夸赞了句。

    那护卫刚露喜色,却听冯墨又沉声道:“一会儿请林叔去我那里与我一起用餐。”

    两护卫面面相觑。

    “听不懂?”

    “啊,是!”

    冯墨迈步而去:“丁山,你只说错了一点,那老头如果不是小仙的老师,一点小冲突我还真不会追究下去,毕竟对方很可能是位四星天权强者,不便轻易得罪。”

    “但现在…你连夜给我去周家村,调查那老头的来历!丁云,明天天亮,你在城里调查!”

    “至于缘由,自己去想!”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