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十五章 前辈

第十五章 前辈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噗——”

    时来从江水里爬出来,吐水晃头,看到几个人在远处对他指指点点,再看看自身形象,连忙顺着江水奔跑出去,往人少的地方跑。

    一路东拐西拐,跑得都有些迷路了,时来才终于停下,四顾身周打量环境,目光渐渐聚焦在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府邸上。

    “好气派啊……”

    “唔,大……将军……府?”

    “呵,原来是个傻的吗。”一声冷笑在他身侧不远处响起,时来转头,就见到冯墨那闪着凶光的小眼睛,“打断一条腿,扔远些!”

    睁开眼,时来默默抱住脑袋。

    安慰受伤的自己。

    ……

    夜渐渐深了。

    周小仙小脸晕红,眼神迷离,道:“掌、掌柜,两间房。”

    四十来岁的中年掌柜好一顿打量夏翼和周小仙,才终于开口回应道:“两位客官,楼上请。”

    上楼后,夏翼冲掌柜一点头,毫无自觉地跟进了周小仙的房间,让掌柜愣了半晌,要不要报官?

    房间内,周小仙身体摇晃,双手使劲搓了搓脸:“老师,我好热啊……我这是……怎么了?”

    “哈哈,你是虚不受补,今天滋养三魂的菜你抢太多了,吃得有点上头。”夏翼大笑。

    “啊?那……怎么办?老师你怎么……不提醒我?”

    “就是让你上头。”夏翼伸手一指:“丫头,盘膝坐到床上。”

    “哦。”小仙听话行事,摇晃着差点一头昏睡过去,夏翼不得不将她扶正,声灌魂意,声如钟鸣。

    “抱元守一,心沉三魂!”

    周小仙一个激灵,脸上的红晕都瞬间消散了不少,双眸紧闭,将心神努力沉入自身的三魂之中。

    她紧闭的双眸中,慢慢展开了一片星空,这星空深邃而幽暗,唯有一颗异常明亮的星星高悬。

    天枢星!

    隐隐约约,有一道黯淡无光的星路从天枢星上蔓延出去,周围还有幽幽点点在向这星路汇聚。

    周小仙紧闭的双眸波动,恍然道:“老师,您是想借药膳帮我凝聚天璇星?可……可我还没选好用来凝聚天璇星的圣魂。”

    “有我在呢。”夏翼闭眼。

    一道幽光自夏翼身后发散,飞快凝聚出一桌,一椅,一书,一少年!这画面整体偏暗,唯有少年手捧的那书籍散发着隐隐的光亮!

    而仔细看去,那少年的模样,与夏翼有八分相像!

    夏翼颇显怀念地看了看年少帅气的自己,微微摆手,那画面又化流光,钻进了周小仙的脑袋!

    “老师,这是?!”

    “静心体悟!凿壁偷光!”

    ……

    洗冤侯府。

    洗冤侯宋渠坐在床沿,手捧书卷阅读,双脚则泡在水中,一面容温婉三十左右的女子正为他洗脚。

    “洗好了,老爷,您把脚拿出来,我为您擦。”女子温柔道。

    “嗯。”宋渠目光未离书卷。

    女子将他脚擦净,将水盆端出去,交给候在外面的侍女,退回房间将门带上,轻声道:“时间不早了,老爷外出一天辛苦……”

    “你先睡吧,婼珺,我不困,再看一会儿书。”宋渠摇头道。

    名唤婼珺的女子顿了下,爬上床坐到宋渠身后,轻轻为他捏肩。

    “妾身也不困,还有一件事要跟老爷说呢。”

    “什么事。”

    “老爷,今天傍晚,我们府上来客人了,是子昱的同学,一个女孩子。”婼珺答道。

    “哦?”宋渠的目光终于从书上挪开半分,“孙家的丫头?”

    “不是,好像叫…周小仙。”

    “哦,她。”宋渠对圣院初级班排名靠前的三五人都有印象,想了想道:“她不错。”

    “子昱好像很喜欢她。”婼珺压低声音,“不过那女孩就……”

    “怎么?”

    “您不知道,老爷,那女孩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七十岁左右的白发老人,据她说是她刚刚拜的师父。”

    宋渠侧了侧头:“师父?呵,不错,周小仙的天赋不比子昱差,只是平民出身,底蕴不足,现在最后一块短板被补上,或许要不了多久,都能给子昱带来些压力吧。”

    “若她师傅不是骗子的话。”

    “嗯?骗子?”宋渠一怔。

    女子轻叹口气,“您知道他们来府上是为什么吗?周小仙说,她同村的一位哥哥突然发狂,有点像化妖,直接便有大妖的力量,被她这师傅击退,跑进了山林。”

    “化妖?大妖?”

    宋渠终于将手中的书卷放下。

    “您也不信吧?我怀疑那老人多半就是个骗子,不知怎么设计得把周小仙给骗得团团转,骗成了自己的徒弟,然后通过她来骗我们家子昱!”婼珺抱怨道。

    “子昱足足花了一百两,从那老骗子手里买了一本书,据说是老骗子的修魂感悟,但我看了,那明明就是本蒙童看的三魂概述!”

    宋渠眉头蹙得更紧:“三魂概述?子昱岂会上这种当?”

    “谁知道呢?可能是真的被周小仙迷住了,才分不出真假……”

    “不会。”宋渠摇着头,便要起身,“或许是……骗经?”

    “哎,老爷。”婼珺连忙从后环住宋渠的身体,贴紧他道:“这都什么时辰了,有事也明天和子昱说吧……何况,您现在过去,子昱肯定知道……妾身该如何自处?”

    宋渠想了想,嗯了声,坐回身去,重新拿起那书卷看了两眼,又摇头把书卷放下:“不看了。”

    婼珺眼底闪过欢喜:“老爷,天色不早了,休息吗?”

    “嗯。”宋渠挥手,将房中的灯火灭掉,身后婼珺则顺手为他宽衣解带,旖旎的气氛渐渐扩散。

    所谓春宵一度值千金,然而这千金才进行了十金,便忽然有刺耳的嘭嘭声传至,扰了两人兴致!

    宋渠顺声音转头看去。

    墙壁一角,竟被人从外凿出了一个小洞,寒风从中吹入,将春光外漏的婼珺吹的一个哆嗦,在宋渠看不见的角度,她暗恨咬牙!

    这小王八蛋!

    “爹,姨娘,点灯啊!”宋子昱的声音自孔洞里传来。

    “好。”宋渠起身系好衣扣,将灯火点得比先前还亮,才想起来反身关切地为女人盖好被子。

    “子昱正是关键时候,如果能在一周内领悟凿壁偷光,就有希望在四小才子评比后,得到一次双重助学圣魂的加持,对他未来修行的帮助极大,你要谅解他。”

    “妾身明白,老爷。”婼珺挤出笑容,心里却是狂骂,府上仆人护卫上百,非得打扰我们好事?这小畜生绝对是故意的,怕我给老爷添个一丁半子,抢了你的爵位!

    这样想着,她终究忍不下心中的愤懑,小声道:“可是老爷,如果子昱在看那本三魂概述,岂不是白白耽误了关键的时间?”

    “唔,有理,我去看看。”

    宋渠起身出屋,婼珺则紧紧拉着被子,期待着宋子昱被训。

    结果左等无声,右等无声,她实在按捺不住好奇,用外衣掩住春光踱步出屋,发现宋子昱正双目紧闭盘坐在地,宋渠则手捧那本三魂概述立在一旁,目光沉凝。

    是生气,还是没生气?

    这时,宋子昱忽然睁开双眼,其中仿佛有星辰内蕴,欣喜道:

    “我悟了,这本书好神!”

    被他目中的星辰暗影一晃,婼珺忽然脱口道:“悟了?悟了凿壁偷光?老骗子的书竟真有用?!

    子昱,你不是因为怕老爷的责备,撒谎欺骗我们吧!”说完这句话,她心中一惊,以手掩嘴,羞惭道:“老爷,我……妾身多嘴!”

    “天璇耀,必直言,你说的都是心里话。”宋渠面上看不出什么喜怒,只是道:“子昱,好好稳固你刚凝聚的天璇星,明天带我去拜访感谢将书卖给你的前辈。”

    “前、前辈?”虽然没对自己说重话,婼珺的脸色,在这一刻还是变得跟雪一样白,噤若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