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十七章 林巩之死(上)

第十七章 林巩之死(上)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子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嘶~额头都出血了,这看着就疼,我们不拦一拦?”

    “怎么拦,过去拦的人,都和公子一起跪在那儿了。”

    大将军府里,两侍卫不知所措地低声议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怎么回事?”

    两人一惊,连忙侧身问候:

    “将军!”

    他们问候的是一身着甲胄的髯须壮汉,也是闻讯匆匆赶来的大将军府主人,冯墨的父亲冯竖虎。

    两父子长相上多有相似,唯有眼睛截然不同,冯竖虎双眸大而有神,右眼处一道陈旧的刀疤,更让他面容上添了三分凶悍。

    虎目扫过,周边所有下人和侍卫都深深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墨儿,你在干什么?!”

    他声如洪钟,不远处以冯墨为首,跪在地上的数人齐齐一滞,磕头的动作停止,看向了他。

    “父亲?”冯墨轻唤一声,解释道:“您看着天上,云彩层层卷卷,隐隐呈巨龙形状……”

    嗯?冯竖虎仰头望天,双眸滞了一下,微微屈膝,旋即面上横肉一拧,奋力绷直了双腿!

    轰!!

    只是他双腿一屈一直间,地面竟就像被陨石砸中一般,以他为中心四散开裂,形成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陨石坑!围观者和跪拜者,纷纷惊呼着坠入了坑中!同时,一缕圣魂之力的波动悄然而逝!

    “播种?六星掌握骗经!”冯竖虎虎目流露惊诧,圣魂掌握度极难超过修士等级本身,拥有六星骗经者,一定是六星开阳,而修士的精力又有限,一般只有那一两种最常用的圣魂能跟上自身等级。

    他从未听说过有人竟能将一星圣魂骗经掌握到六星播种!

    “墨儿,你招惹了什么人?”

    冯墨跌坐在地,渐渐清醒了起来,“竟然是……六星开阳?”

    他眼前闪过夏翼的模样,面上隐隐发白,深吸数口气,努力平复心绪,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面色再一次变得惨白起来。

    “糟了,林叔……”

    ……

    身为大将军府护卫统领,四星天权巅峰,差一步就凝聚第五颗星迈入更高阶层的林巩,是烈阳城内数得上的强者,甚至说除去个位数的五星玉衡,他就是最强的那个。

    但烈阳城中却没几人认识他。

    他早些年本也是手握兵权的一方重将,然而本性贪财好色,统兵期间,贪污军饷,与敌国战争期间奸污平民女子,犯下重罪,被判死刑,多亏他求当时同为将军的过命兄弟冯竖虎想办法救他,来了手偷梁换柱,才保他一条性命。

    因此他一向深居简出,为报救命之恩,担任了冯竖虎府内的护卫统领,为冯竖虎操练护卫。

    以他的身份,冯墨本是使唤不动的,但所谓本性难移,收了冯墨千两银票,兼之冯墨只是让他前来观望一下,不需直接动手,他自觉不难,才趁清晨出来转了一圈。

    “啧啧啧,这丫头相貌果然非同凡俗,怪不得把冯墨迷住了。”

    轻轻捅破窗户纸,林巩顺漏洞向内观望,正看到周小仙熟睡的精致侧颜,微微咽了口口水。

    犹豫了下,他将视线拔开,不知想到什么,露出猥琐的笑:“冯墨可是我的好侄儿啊……”

    就在这时,他耳朵轻动,隐约听闻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目光微闪,却是不慌不忙,昂首直身,好似路过客人一般随意在廊中行走。

    滋——这时忽然又有前方房门的吱吖声传来,林巩见到一白发老人走了出来,看了看他。

    白须白发白眉,头戴斗笠,这是目标?平平无奇,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四星天权修士,冯墨是不是搞错了?又或者说,目标因年老体衰导致实力下滑的程度非常大?

    林巩念头闪动,神色如常地与夏翼点头招呼,就像早起房客间的问候,一切顺畅而自如,后转身想要离开,步伐又忽地一滞。

    迎面走来的人让他心中大惊!

    “林巩?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我还想问您怎么会来这儿。林巩一时无措,只得躬身拜问:“洗冤侯大人!”

    宋渠不由蹙眉,跟在他身后的宋子昱不认得林巩,不知情况,目光越过林巩,看到了夏翼。

    “父亲,就是这位前辈。”

    宋渠目光投去,与夏翼对视三秒,眸中忽然泛起冰蓝色的光芒。

    本想趁机离开的林巩瞬间遍体生寒!这是五星圣魂:洗冤录!

    两百年前,宋家先祖宋慈归纳总结出人族史上第一部法医著作洗冤录,创五星圣魂,并以此封王!

    掌洗冤录者,能轻易洞察人之弱点,甚至进一步,洞察万物之弱点,号称……万物皆可杀!

    林巩曾听冯竖虎说过,洗冤录已被宋家两百年间完善得距离六星圣魂只差一步,除非他拉上百位精兵将领布下军阵,否则对阵使用洗冤录的宋渠,亦绝无胜算!

    想到这里,他更是身体僵直,不敢动弹:“洗冤侯大人?”

    宋渠未理会他,此时的世界在宋渠的眼中,大不一样。

    一道道丝线满布林巩身体,自身脚下长廊,侧方窗户……

    这些丝线有红有黄有绿,分别代表致命点、威胁点和无效点,让他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地将整座酒楼包括林巩,全部‘杀死’!

    除了夏翼!

    夏翼的身上,笼罩着他从未看到过的蓝色幕布,完全看不透!

    他眸中的冰蓝色渐渐消散,恭敬地微一躬身,“洗冤侯宋渠,拜见前辈,多有冒犯,前辈恕罪!”

    被洗冤录锁定的感觉消散。

    林巩的身体却更加僵直,额头渗出豆大的汗水。

    洗冤侯这声前辈……应该、大概、肯定不会是在叫自己吧?

    【你探索到五星圣魂:洗冤集录,当前探索度1%】

    夏翼笑了笑:“没事没事,什么恕罪不恕罪的。嗯,我先处理点事情,很快就好。”

    他伸手搭向林巩肩膀。

    啪嗒!

    林巩额头大颗汗水滴落,咬了咬牙,在夏翼触碰到他的瞬间,忽然化成一根碧绿木桩,消失不见!

    【你探索到三星圣魂:偷梁换柱,当前探索度25%。】

    夏翼捏着木桩愣了下,向侧方望一眼,失笑摇头道:“好一个偷梁换柱。算了,晚点再去找他。”

    说完这句,他又若有所觉地望了下楼梯口,微微蹙眉,宋渠却没感觉到什么,恭敬地一点头,随着夏翼进了他的房间:“子昱,你在外面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

    数百米外。

    林巩狂奔到一偏僻墙角,左顾右盼,见无人追来,松了口气,咬牙切齿地低骂:“冯墨这崽子,差点把我害死,那老头竟然……”

    “你刚才在偷窥小仙。”

    一道闷声闷气的声音在他不远处炸响,把他惊得一激灵。

    目光投射过去,发现不是夏翼也不是宋渠,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壮硕青年,他没好气道:“滚!”

    “哞不滚!你不怀好意!偷看哞的小仙!哞~!!”

    林巩:“哞?”

    “你还敢学哞?哞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