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十八章 林巩之死(下)

第十八章 林巩之死(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道你会来,这是我早上让掌柜沏的好茶,当然,好不好我也不太能分清,不喜欢这口。”夏翼指了指空着的座位,示意宋渠随意。

    宋渠坐下,主动为夏翼倒茶,顺势道:“敢问前辈大名?”

    “怎么,想查我的根脚?”

    “不敢,只是家族秘传三星圣魂凿壁偷光忽然出现在外人身上,我若是不将之查清,日后再见到太祖(往上数八代),我恐怕无法交代。”宋渠也不否认,坦然道。

    “拿你的王者太祖来压我?”

    “不敢!”宋渠不卑不亢。

    夏翼抿了口茶,笑道:“看来我的好意,还惹出麻烦来了?”

    宋渠稍顿,道:“您的好意省了子昱数日苦功,我当然要领。但事关家族传承,请您海涵。”

    “凿壁偷光,并不是只有你们宋家才有传承的圣魂吧?也不是你们宋家所创吧?我走南闯北,早年在西南大魏,学到了凿壁偷光。”

    “大魏吗?”宋渠了然。

    夏翼观察着他并不算意外的神色,心里骂了一句,对比在周小仙家里看到的地图,夏翼确定自己的寝陵就在大魏境内,里面的资料不少,其中就包括凿壁偷光的记录。

    现在看来,他寝陵被发现、被挖掘的可能性很大。当然,从荒山野岭出坟的那一刻,他就对自己寝陵的完整性没多少期待了。

    “找机会得走一趟。”

    宋渠轻抿茶,又道:“不知前辈这次驾临烈阳城,有何用意?”

    夏翼捋捋白须,道:“行将就木,收一衣钵传人而已。”

    “周小仙确实天赋卓绝。”宋渠衷心赞道:“实不相瞒,我也曾动过收徒念头,只是还有些希冀能一窥那六星开阳的玄妙,担心收徒也无暇调教,平白耽误了她。”

    “哈哈,那还是我抢先了。”

    夏翼大笑,又随口说道:“你啊,积累已经到了,只差那最后两小步就可以尝试晋升了,或者可以说只差一步。你刚刚对我使用的圣魂,离五星掌握,已只差分毫!”

    宋渠一怔,悚然动容。

    自见面来,他虽一直口称夏翼前辈,但实际心里并未觉得已至五星玉衡巅峰自己会输夏翼多少,甚至有几分信心能胜夏翼。

    毕竟六星开阳也分强弱,而夏翼这种年老体衰的六星开阳,怎么看怎么是最弱的那一种,洗冤录现在看不穿,不代表动手还看不穿。

    怎知自身的底细,只是那三两秒,便被夏翼看穿,不差分毫!

    他面色连变,起身微拱手,再次诚心致歉道:“前辈慧眼,先前多有冒犯,还请前辈见谅。”

    【姓名:宋渠】

    【年龄:52岁】

    【阵营:人族】

    【等级:298级(玉衡)】

    【圣魂:洗冤录(五星)

    掌握度:四星99级】

    【???】

    【威胁程度:高】

    关闭光屏,夏翼暗叹玩家的技能真好用,微笑回道:“是我失礼在先,卖给贵公子的书,本意便是引你上门,谈何怪罪。”

    如此一说,宋渠心中最后的芥蒂亦消,连忙客气道:“犬子得了好处,我并非不识好歹之人。不知前辈唤我前来,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只是想来我要在烈阳城生活很久了,有些麻烦事能避则避。”夏翼笑道:“毕竟我并无官职在身,万一惹到某些达官权贵,根系深厚的,还望洗冤侯大人能在能力范围内,说项一番。

    当然,我不会让你难做,若我理亏,自不会叨扰你。”

    “前辈说笑了,若是有人依仗官身为非作歹,我本就会插手。”

    宋渠正气凛然,又笑道:“不过我看应该无人敢捋前辈虎须。”

    “那可说不好。”夏翼摇了摇头:“你来的时候,不就碰上了一个吗?叫……林巩?”

    轰隆!!就在这时,忽有一声雷霆凭空炸响,好似地裂天崩,让夏翼脚下的地板都咯吱震颤!

    “这是…人为?”宋渠侧目。

    夏翼则愣了愣,面色隐隐沉了一分:“果然是周立柱!”

    “周立柱是?”

    夏翼未答,宋渠随他出屋,走廊内宋子昱神色紧张:“父亲,这声音,难道是地崩?”

    宋渠摇头否定。

    夏翼敲响周小仙的房门。

    “丫头,你醒了吧,我出去一趟,你先待在客栈房间,不要随意走动,我中午前会回来的!”

    “知道了,老师。”

    得到回复,夏翼道:“洗冤侯大人,随我一起去看看吧。”

    “当不得前辈一声大人。”宋渠面色恭敬,看得宋子昱心中满是惊讶,又听自己父亲道:“子昱,你和周小仙都是昨夜新聚天璇,留下与她交流一番吧。”

    “师妹也凝聚天璇星了?”

    宋子昱顿露欣喜,却听夏翼出口否决:“不行,他跟着一起。”

    宋渠微愕,却没再坚持,拉了下有些不甘不愿的宋子昱,随夏翼下楼,匆匆离开客栈。

    ‘为什么不让我留下?本以为小仙师妹拜了老师,不再是纯粹的平民,连父亲似乎都改了态度,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她了,但现在看……这位前辈反而是阻碍?’宋子昱心绪纷乱,‘为什么啊?’

    少年人藏不住心事,夏翼轻易察觉到了那一丝怨念,心中好笑。

    我这是在救你啊,孩子。

    “昨天我和丫头去你们府上说的事,你是没有转述给你父亲,还是已说了?”他忽然问。

    “我……告诉了姨娘。”

    宋渠颔首:“婼珺说了。”

    “看来你们没当回事。”夏翼指指前方,“看看他的死状吧!”

    ……

    大将军府。

    冯竖虎神情凝重:“那位六星开阳强者,收了周小仙为弟子?”

    冯墨颔首应是:“父亲,他会阻碍我对小仙的追求,所以我才让丁山去调查,让林叔去试探。”

    冯竖虎摇头:“事关周小仙,确实要查,但墨儿,你太心急了!你不该在还没有探清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让林巩出手!”

    “是!”冯墨恭敬应着,内心却觉无辜,大郑六星皆是名宿,他哪能想到这又冒出一个?

    “那父亲,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林叔不会有危险吧?”

    “不会,林巩的偷梁换柱圣魂已有四星掌握,除非对方百无禁忌到当街追杀他,不然逃命应是没问题的,可终究是打草……”

    “将军!将军!不好了!”

    这时一家仆上气不接下气地闯了进来,报道:“林巩统领!林巩统领他!他被人当街打死了!”

    冯竖虎勃然色变,反手握住了身侧长戟,嘭地撑裂地面!

    “安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