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十九章 辕门射戟

第十九章 辕门射戟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顺着夏翼的手势望去,洗冤侯宋渠父子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们自发地围成一个圈,正对中间处指指点点,有人惊慌,有人兴奋,也有看过一眼,便紧绷着脸色带着恐惧匆匆离去,众生百相。

    “这是谁啊?”

    “死得好惨,刚刚的巨响就是这里传过来的吧?”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有一个穿白背心的青年,一脚就把这个人踩进了坑里,然后一拳一拳地打他,这个人死前叫得……”

    “当街行凶,无法无天!”

    宋渠耳中分辨着老少们的议论声,目光透过人群缝隙,看到了他们围观之物,瞳孔不由微张。

    那是林巩的尸体!

    死状极惨的尸体!

    他一双眼睛仿佛要瞪出来,仰望天空,脸上写满狰狞与恐惧!

    而头颅之下,就好像被轨道马车来回碾压了数十次,几成肉泥!

    以宋渠的眼力,能看出这是被人硬生生一拳拳打成这样的!如果出手的不是疯子,那怕不就是与林巩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那个……发狂的村民?”

    他隐隐明白了夏翼为何不同意宋子昱留在客栈,“前辈,那个村民和周小仙是何关系?他果真能从您手上逃走,不是您手下留情?”

    宋子昱也是极聪明的,面上发白,暗悔自己昨日没太把周小仙说的事放在心上,又有些在意地追问道:“杀人的…是那个周立柱?”

    这竞争对手,有点吓人。

    ‘一直在附近,我竟然嗅不到他身上的妖气,古怪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夏翼目光扫视,对宋渠说道:“何需问我,你验一验尸,自然就知道周立柱实力如何了。”

    宋渠颔首,轻咳数声。

    咳声振如玉,围观者们的议论霎时间一静,旋即传来几声:

    “洗冤侯大人来了!”

    “还有洗冤侯公子!”

    “快让让,快让让!”

    “旁边的老人是谁?”

    三人一起越过人群,来到林巩尸体旁,宋渠立刻蹲下,用洗冤录的原本用途,进行验尸。

    随着验查,他的神色愈发紧绷和严肃,“纯以力量论,要数倍于我,但除了林巩的圣魂波动,竟然没有第二个人使用圣魂…这是纯粹的力量,超过六星开阳的力量!”

    “又有增长吗?”夏翼听得眼脸微垂,解放感官,周围的一切在他耳中清晰了十倍,终于找到了一处稍显异常的位置。

    正要过去查看,却在这时,忽有一股澎湃的圣魂之力传至!

    夏翼蹙眉,便见东北方向,一个庞大的人形虚影凭空成型!

    这人形生得气宇轩昂,威风凛凛,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手持方天画戟,怒目而视!

    “吕布?”夏翼讶异轻喃,向下观之,见一髯须壮汉身披铠甲怒目相视,竟得吕布几分神韵!

    “怎敢如此?!”

    他一声断喝之下,竟使得除夏翼与宋渠外所有人,都不由踉跄了下,与此同时,那吕布虚影持戟的手臂向后拉伸,又猛然前挥!

    “住手!”

    宋渠的惊喝与那方天画戟虚影射出的嗡嗡声同时响彻!

    【你探索到四星圣魂:辕门射戟,当前探索度10%】

    只一瞬间,方天画戟便射至夏翼胸口,锋芒无双!

    夏翼轻哼一声,体内流光窜涌而出,在胸前形成一圆形的青色屏障,与方天画戟虚影碰撞!

    戟尖在青色屏障上不停旋转,锋锐的切割之意,使得青砖铺成的地面被隔空切出一道道裂口,刺耳的蜂鸣让周围人全部痛苦地抱耳蹲下,连宋渠都无法贸然插入,只来得及掩住宋子昱耳朵拉走他。

    嘭!

    少顷,方天画戟虚影炸裂,夏翼的龟虽寿屏障却丝毫无损,他只是退后了半步,神色平静,关闭了用探查术探得的情报。

    【姓名:冯竖虎】

    【年龄:49岁】

    【等级:290级(玉衡)】

    【阵营:人族】

    【圣魂:辕门射戟(四星)

    掌握度:五星124级】

    【???】

    【威胁程度:中】

    一道人形虚影在夏翼的身后凝成!这虚影同样气宇轩昂,威风凛凛,同样顶束发金冠,披着百花战袍,亦同样手持方天画戟!

    本想趁机插入的宋渠一愕,前辈也会用辕门射戟圣魂?这不是只有军方重将才能学习的圣魂吗?难道前辈年轻时做过统兵将军?

    冰蓝色悄然于他眼中升起。

    “原来如此,是另一种圣魂虚影,借用某种未知的圣魂伪装吗?冯竖虎要吃亏了!”

    宋子昱却远没有这样的眼力,摇头晃脑地消去耳中嗡鸣,他心中紧张:‘这是冯墨的父亲!不比父亲弱多少的五星玉衡强者!他为什么会对小仙师妹的师父出手?小仙师妹的师父不会出事吧!’

    “爹,您快阻止……”

    嗡!!

    又一声刺耳嗡鸣打断他的话!方天画戟虚影骤然射向惊愕中的冯竖虎,力量与他射出的别无二致!

    冯竖虎不会龟虽寿圣魂,也没有能抵挡辕门射戟的防御圣魂,所以他只能闪避。然而刚一侧身,这位百战悍将心底便升起不妥。

    下一刻,那戟影凭空破碎。

    只来得及做出简单闪避,一股庞大的力量便正击在他的后心,身披之甲瞬间破碎,他仿佛一颗炮弹般,轰入了隔壁酒楼!

    “将军!!”

    惊呼中,几名刀甲士围住了缓收右脚的夏翼,警戒不敢上前,外围,头上缠着一圈绷带的冯墨更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父亲竟……”

    夏翼又一次发出轻哼,随口吩咐宋渠:“你来收尾吧,别让这自己心虚便不分青红的家伙烦我。”

    宋渠恭敬应是。

    宋子昱张大着嘴巴,终于明白他父亲为何对小仙师妹的老师如此恭敬了,小仙师妹……有福气啊!

    夏翼迈步而去,周围甲士战战兢兢,终究不敢拦他,只能敬畏地望着他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旋即连忙跑进酒楼查看冯竖虎情况。

    ……

    几百米外。

    夏翼顺江水缓步行走,向后瞄了一眼,忽然转头,将一口血沫吐进了泯江,咳嗽了一阵。

    远处一身穿青衣帽衫小厮打扮的青年眸中一亮,悄悄隐藏退去。

    夏翼继续顺江水行走。

    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才刚试两个人,好像就试到了正主,运气真不错。如果还会第二次上钩,那基本上……觊觎我夏家传承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