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二十章 再遇时来

第二十章 再遇时来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碧绿的江水潺潺流淌。

    观景互诉衷肠的青年男女,持杆垂钓的老朽,摆摊算命的先生。

    夏翼脚步不停,好似看客般经过他们的身旁,各种信息被微风吹来,无用的又随风而去。

    他并未直接返回客栈。

    而是稍稍兜了个圈子。

    步行千米,终于遥遥望到了一个他想找的招牌:‘怜君阁’。

    昨天经过的所有青楼,这家的姑娘最漂亮,名字起得也最好。

    他微微一笑,向那边走去。

    ……

    青楼和窑子,并非同种东西。

    一个高端,一个低端。

    青楼自然是高端的一种,里面的姑娘多是才女,甚至有开悟圣魂的修士,绝大部分卖艺不卖身,卖身的一般也只服务同一客人。

    夏翼进的怜君阁,就是烈阳城最高端的青楼之一,里面的老鸨子姓董,一般也没人叫她老鸨子,而是会尊称一句‘董大家’。

    董大家虽已年近五十,但风韵犹存,说是三十四五也有人信,听闻门口摇铃声响,立刻款款迎来。

    “呦~是哪位客人一大清早就想念我们的姑娘了?姑娘们大多还没起呢。”这话从她口中说出,不单不含讽刺,反而撩人心弦。

    但当看到夏翼,即使以她的长袖善舞,表情也不由微僵了下。

    夏翼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微微一笑,右手竖掌在胸前:“贫僧易夏,敢问这位女施主,贵阁的姑娘们,可要开个光?”

    董大家稍显莞尔,表情很快收归如常,这些年风风雨雨她什么人没见过,人老肾不老得多了。

    “这位大哥真会开玩笑。”她并不称夏翼为老先生,“您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我先去给您沏一杯点花茶来尝尝。”

    所谓点花茶,就是初登青楼的门槛费,平均千文,够两个人吃一顿上好的酒菜了,可见青楼花销。

    “不尝那个。”夏翼道:“我所说的开光,指赐花名。”

    董大家脚步一滞,回转身体。

    “没想到您是位同行?您来错地方了,群芳谱圣魂我有掌握,姑娘们的花名我已经赐过了。”

    夏翼举起双手,状似投降。

    董大家一怔。

    夏翼看左手:“五星掌握。”

    再看右手:“一位五百两。”

    手放下:“不要我去隔壁。”

    董大家的表情瞬间精彩起来。

    五星掌握度?我同行里都有五星玉衡、能封侯的强者了?这年头青楼生意竞争这么惨烈的吗?

    这……谁特么敢不要啊。

    二星圣魂群芳谱,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圣魂,极少人会去悟它,因为它,只对青楼从业者有用。

    它的效果是赐予青楼姑娘们花名,例如‘春兰’、‘秋菊’,被赐予花名者,会提升部分魅力。

    魅力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但确实是真实存在的,被五星掌握度的群芳谱赐了花名,在外人眼中的颜值,能提升一整个档次。

    董大家相信,自己不要,那些竞争对手们也会抢着要,到时候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它小浪蹄子们爬到她头顶耀武扬威。

    至于夏翼为何会掌握它,并且将它提升到了五星?

    青楼可是极赚钱的生意。

    人族史上第一家青楼,正是夏翼开的,群芳谱,也是他所创!

    少顷,董大家唤下来了十位姑娘,莺莺燕燕,一个比一个漂亮。

    姑娘们叽叽喳喳地问着董大家何事,有两个姑娘看到夏翼,还彼此对视,惊讶私语。

    夏翼笑了笑:“没错,我就是昨天傍晚你们口中的老穷酸,老流氓,而且还是个老小心眼。”

    “你们花名没了,换人。”

    ……

    一小时后。

    董大家艰难维持笑脸,目送夏翼怀揣本属于她的一万两离开。

    回想给十位姑娘开光…呸,赐花名后,夏翼那‘我没说只给你们一家开光,还指着它吃饭呢,除非你再给我五千两’的老无赖样。

    她就恨得牙痒痒。

    一万两可不少,她阁里最火的淸倌儿,从小培养,开悟过琴类圣魂的修士,赎身价格也就万来两。

    但细一琢磨,她又面挂微笑。

    “银子很快就能赚回来,这位同行大哥,倒也挺有趣的。”

    “呦,妈妈这是思春了呀,人都出去了,还看呢?”身后有清脆的少女声音调侃她。

    董大家没好气地转头:“反了你们了,快都回房去打扮,这一万两,赚不回来不让你们赎身!”

    “咯咯咯,妈妈思春喽……”

    怜君阁外。

    夏翼简单盘算了下:“如果不每顿像昨晚那样吃,一万两够用个半年,哦,还得买座宅院。等不够了,我再换三星圣魂佳人录为她们点花名,嘶~会不会被打出来?”

    “还好,他们打不过我。”

    低笑了声,夏翼抬脚准备回客栈找小仙,结果刚一抬头,迎面而来模样狼狈的少年便让他眼角跳动了下,暗道好巧,又见面了。

    要不要先躲一下?

    结果就是一瞬迟疑,对面时来便也看到了他,当即瞪大了眼……单腿飞快蹦跶着往夏翼身边跑。

    单腿蹦跶?

    夏翼这才发现,时来的右腿竟是被人打断,软软地垂着,其上还在慢慢滴淌血水,这样的伤势,如果不是玩家,早就疼得动不了了。

    看时来的表情,即使调低了痛觉,显然也是很疼的,跳到夏翼身边他已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一把攥住夏翼的手臂大哭:“总算找到你了!再找不到你我都要删号了!这垃圾游戏,腿被打断,我下线,隔天上来读档竟然没法让腿好,真是疼死我了!%@%?呜呜呜……”

    怨念极深,语无伦次。

    夏翼无言,你可真是我见过的最菜玩家,抠脚都无法形容的菜。

    咦,读档?这中间他读档了?

    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到?

    难道……还有距离限制?

    夏翼回想前几次时光倒流,时来都在自己身边,不由深思,如果有距离限制……其它地方是怎么样的?得找机会再弄死他几次试试。

    “说好的教我学剑呢!第二天我去找你们,你们怎么就……怎么就……呜呜呜!”时来悲痛大喊。

    前来州府只是临时起意,但夏翼不否认,有两分故意躲避时来的心思在。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测试一下,时来完成了‘自己发布的任务’,自己不给奖励会怎样。

    会不会有什么系统影响他。

    目前来看,是没有的。

    看看如此凄惨的时来,夏翼强忍住不笑,也暂且放下再杀他几次的念头,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安慰道:“别哭别哭,你怎么弄成了这幅样子,腿又是谁给你打断的?”

    “我……哇啊……”

    “别急,一件件说,老夫先带你找个地方,治一下腿。”

    五分钟后,胡氏医馆。

    五十多岁的胡医师不住地捋着自己的白胡子,满脸惊叹:

    “你这孺子,为拜老夫为师,竟舍得将自己的腿弄断?!”

    时来先是懵逼,后是惊喜。

    拜师有望?

    “是啊,您收了我吧!”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胡医师大腿。

    夏翼一巴掌糊在脸上。

    这玩家,忒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