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十一章 星辰,我喜欢

第十一章 星辰,我喜欢

作者:青薯宝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哥,你慢点”,手腕被拽的发疼,南星辰忍不住皱眉,他这又是要做什么?

    没走几步,纤腰就被扣住,南星辰身体向前歪去,在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被重重的摔倒了车里,脑袋被磕的发蒙,可见男人的狠戾。

    跑车在原地打转后,倏地冲出夜色,扬尘而去。

    身上没有安全带,南星辰身体左右摇晃,车子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飞驰在跑道。

    “哥,你要做什么?”

    风吹在脸上,疼的刺骨。

    男人猛烈的打着方向盘,嗜血的因子在体内跳动,为他的整个侧脸都染上了兴奋。

    “南星辰,作为你的第一个男人和你的哥哥,我难道不应该满足你需求?”

    一个完美的漂移划过,身体就被摔到了车门,肩膀传来撕裂的疼痛让南星辰来不及思考他的话语。

    耳边呼啸而过的海风,带着腥甜味刺入鼻尖。

    “擦~”

    车子在海滩上拉出长长的印记,最后稳稳的停下。

    胃里翻江倒海的酸涩,南星辰手刚落在门把上,身体就被一道大力狠狠的扯回。

    看着覆在她上方的男人,南星辰心中猛然惊醒,拼命的摇头,“哥,不可以”。

    当初喜欢上他,她已经知道错了,这四年来,她拼命的尝试忘记,她不可以再错下去。

    “你不是说过要替你那个母亲偿还吗?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冷逸白深邃的凤眸泛着狠戾,“不是饥渴吗?我这就满足你”。

    冰凉的海风刺骨的疼,伴随着狠戾的力度袭来,冷逸白狠狠封住她的唇瓣,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掠夺……

    苦涩的泪水从眼角滑落隐没在夜色中,南星辰正个小脸都揪在一起了。

    她妈妈是歌女出身,所以在他眼中,她又能好到哪里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一切都结束。

    他抽身而去,矜贵让人靠近不得。

    冷冽的视线在触及到旁边残破的南星辰时,嫌弃之色溢于言表,“南星辰,你这样像个死尸一样,有男人会喜欢吗?”

    淡漠的声音拉回了她痛的几乎昏厥的意识,南星辰浑身战栗,麻木的拿起已经破破烂烂的裙子套上,她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会以这种方式拉开序幕。

    不过,如果这样他能解气,她也会受着,这是她欠他的!

    “可以走了吗?”她抬头看看他。

    夜色下,女孩清纯的面庞惨白,发丝凌乱不堪,像极了一个没有灵魂的破烂娃娃。

    冷逸白嫌弃的皱眉,“滚下去”。

    “哥,你就不能把我载回家吗?”美眸哀求的看着他,双手不安的搅动着裙角,她现在这样衣衫不整,怎么回去!

    “呵”,冷逸白冷嗤一声,语气决绝,“滚下去,别脏了我的车”。

    看着他凌厉的神色,南星辰心如刀绞,身体上再多的痛也比不得他的话语来的尖锐,像针尖刺在心口,不见血迹却让人痛的无法呼吸。

    车子扬长而去,南星辰拖着酸涩不堪的双腿向前走着。

    海风挂在身上,衣不蔽体的裙子被吹起,锋锐的凉气透过裙底没入身体最深处,小腹处的疼痛袭遍全身,南星辰颓然瘫痪在冰凉的沙滩上。

    大颗的冷汗从额头滑落,她哆嗦着双手从包里拿出手机,犹豫再三后播出那个号码。

    “容谨,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听见电话中虚弱的声音,男人甚至不待她说完就冲出了屋门,“星辰,你坚持住,我马上过去”。容谨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南星辰完全蜷缩在沙滩,双臂紧紧的抱着。

    “星辰”

    容谨大喊着,冲上前将她抱起来,目光在触及她苍白痛苦的面色后,眼底掠过浓浓的怜惜,“星辰,你再忍忍,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轻柔把她放在副驾驶,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为她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离开。

    车中的温度,逐渐让南星辰意识回归。

    毫无血色的唇瓣扯出一抹弧度,“容谨,不要去医院”。

    “不行,你必须去医院,你忘记当年医生怎么说的了吗?”容堇皱眉,神色复杂。

    他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遇见她,当时她就浑身是血的倒在他的车旁,如果不是知道她和容安是同学,他估计都认不出来那是她,当时她才十八岁,可就遭受了那样的罪,身体早就经不起折腾这样折腾……唇角抿了抿,容堇面上划过一丝苦涩,或许从那个时候,他就爱上了这个总是看似柔弱又坚韧不拔的女孩儿了吧。

    “容谨,我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是受凉了而已,而且,去医院的话,如果被媒体拍到我们两人,由于你的身份,我一定会被挖出来身份的,我这幅样子一定会对冷氏的股票有影响”,他刚回国接受集团,这个关键时刻容不得丝毫差错。

    “星辰,都什么时候,你还为冷氏考虑”,容谨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更加心疼,她总是这样为别人考虑。

    南星辰虚弱的笑了笑。

    “我现在已经好多,你不用担心,到药店停一下”。

    “好”。

    车子停下来后,南星辰下意识就要推门而出,容谨却拉住了她。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药”。

    “可是”,南星辰面带难色,她怎么让他一个男人去拿避孕药。

    “你不用说,我都懂”。

    容谨垂眸敛下落寞,从刚才看到她,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身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几乎瞬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没有猜错,今天就是冷逸白回国的日子。

    “谢谢你,容谨”,南星辰压下心中的苦涩,神色感激。

    容谨拿了药也买了水。

    吃了药,南星辰紧绷的神经有一瞬间的放松,可是腹部的绞痛却并没有缓和。

    容谨看着她咬牙的模样,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突突的暴起。

    “星辰,今天太晚了,你今天先住我的公寓”

    撇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十一点了,这个时候回去,还是这个样子,一定又在冷家弄的上下皆知,南星辰只好点好,“好”。

    两人回到容堇的公寓,容堇从衣柜里拿出来一套女生的衣服递给南星辰,“这是容安放到这里衣服,全部都是崭新的,你也知道她就是总爱买衣服,很多衣服连动都没有动过”。

    说道容安,容堇脸上都带着哥哥对妹妹的宠溺。

    “谢谢”,南星辰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向浴室走去。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南星辰就出来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姜味,就看见容堇端着一个杯子走过来。

    “星辰,喝杯姜茶,暖暖身体”。

    南星辰接过水杯,闷声道,“容堇,他回来了”。

    “你在酒吧就是被他带走的?”

    虽然是问句,但是容堇语气却很笃定,他回国的消息早在前几天就已经占据了整个媒体的头条了。

    冷氏独子留学两年完成学业后并没有回国,独自创业短短两年就让公司上市,在美国创下一片天地,可是最近却高调回国接任集团……他想不知道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