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十四章练舞房,流产

第十四章练舞房,流产

作者:青薯宝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冷逸白对自己爱答不理,卫澜面上掠过丝丝尴尬,拉过南星辰向一旁走去。

    卫澜目光在触及远处走过来的两人后,在南星辰耳旁低语,“给我提起来精神”。

    “冷夫人”。

    女人对卫澜一笑。

    卫澜点了点头,看着旁边的男人说道,“这是你儿子?”

    “是啊”,女人点了点头,回头却看到自己儿子正在对着对面的女孩笑,“堇儿,你们认识?”

    卫澜显然也注意到了,看着南星辰,“你们认识?”

    一旁的容堇早就看出来了南星辰的无奈,对卫澜说道,“阿姨,我们两个认识,我和星辰能聊几句吗?”。

    “好好”,卫澜灿烂的笑着,她正求之不得呢!

    两人走到角落安静的地方,南星辰感谢看着他,面露苦涩,“容堇,谢谢你,要不然我可就要被我妈拉着到处介绍了”。

    “你的难处我懂,我妈也是一样”。

    两人相视一笑。

    “各位,大家安静一下”。

    南星辰抬眸望去,就看到台上,冷致恒正在说话,而冷逸白就拦着颜沐站在一旁。

    “今天这个宴会除了庆祝我儿子正式回国继任冷氏,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冷家和颜家正式结为亲家”。

    他的话像一枚炸弹一样在南星辰心中裂开,虽然知道他们早晚都会在一起,可是这样亲耳听到,还是让她慌乱不已,难道她连做一个偷光的幽魂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容堇,我出去透透气”。

    不待容堇回话,南星辰就转身向阳台走去。

    容堇并没有追上去,他明白现在她需要的是自己安静一下,男人眸色暗了暗,星辰,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身后的我呢?

    夏日的夜风吹到脸庞带起丝丝发丝,却吹不散南星辰心头的苦涩。

    “容堇是瞧不上你了吗?舍得松开他来这里吹冷风了”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星辰身体微微一怔,僵硬的转过身,声音哀伤,“我和容安是朋友,他是容安的哥哥,我也一直把他作为哥哥看待的”。

    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她不想让他误会她喜欢别人。

    男人狭长的凤眸不易察觉的一缩,身为男人,他刚才远远望去,一眼就能看透那个男人眼中的爱恋。

    双手狠狠的掐住女人削弱的肩膀,男人如泼墨一般的眸子在夜色中愈发深沉,“我还是你哥哥呢,你还不是照样勾引,你是不是也用这种方法让容堇着了道的”。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她和容堇的画面,胸腔中的怒火更加猛烈。

    双肩上的痛意,让南星辰皱眉,杏眸微眯,痴缠悲恸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哥,你有没有一刻不恨我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和颜沐站在一起的画面不停的刺激着她,她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你认为有种可能性吗?”,冷逸白轻蔑的看着她,薄唇邪肆的扬起,“作为一个玩物就应该有她的自觉,既然你没有,我不介意现在就告诉你”。

    不待南星辰反应过来,身体天旋地转间被驾到了栏杆上,看着下面繁华的街道,南星辰不由的惊呼,“哥,你放我下来”。

    男人眼角上挑,唇角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你不是有恐高症吗?我今天就帮你克服恐高”。

    瞬间,一阵冷风侵入,南星辰身体狠狠的向前倾去,半个身体都挂在了栏杆外面,巨大的失重感充斥在身体中。

    “啊~”。

    糯糯软软的尖叫声刺激着耳膜更加激发了冷逸白的邪恶因子,“呵,和你妈一个样子”。

    带着鄙夷的话语让南星辰禁了声,纤细的手指死命的抓住身下的围栏。

    恐慌,羞耻感……各种复杂的表情一瞬间涌上南星辰的小脸,莫名的更加激起冷逸白心底的炙热。

    “南星辰,你记住,你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玩物。”

    凌厉的话冰凉刺骨,南星辰牙齿紧绷,伤痛的望着眼前残忍的男人。

    “哥……”,她唇瓣瑟缩,我只爱你,难道有错吗?

    为什么这么痛?

    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烦躁,冷逸白动作粗鲁的不带丝毫怜惜。

    身体不断的游离在失重的边缘,南星辰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牙关都在发颤,她却紧咬牙不发出声音。

    ……

    冷逸白抽身离去,看着从围栏上滑落的女人,惨白的脸上挂着惊恐,白皙的额头上是大颗大颗的冷汗,心中划过一丝异样,可是在想到母亲临死之前的话,一手狠狠的拽起来她,“南星辰,别忘了自己低贱的身份,歌姬的女儿也配妄想嫁入豪门”。

    身体被猛的摔到栏杆上,脊柱像要断裂一般,南星辰扶住栏杆才使得发酸的双腿不倒下,看着男人决然的背影,泪水不争气的滑落,他说的话,她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因为那句句属实,是她永远无法摆脱的烙印。

    云城上流社会无人无知,歌女卫澜勾引冷氏集团董事长冷毅恒,活生生逼的原配夫人宋琳自杀……

    “星辰,我提醒过你的,不要再喜欢逸白,可是你显然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我的话”。

    森冷的嗓音传来,南星辰抬眸就看到从厚重的窗帘后面走出来了一个身影,在看清楚她的面庞后,小脸上溢满了惊慌。

    “颜,颜沐姐”,南星辰惊慌失措的看着她,秀眉紧皱,一手扶着围栏吃力的站起来,“你,一直在这里?”

    颤抖的嗓音泄露了她此刻的紧张。

    “你放心,你勾引逸然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毕竟对你无关紧要”,颜沐阴冷的瞥眼看着她,轻蔑而恶心,“可是,逸然不一样,你也看到了,他这次回国就是为了我们两人的婚事,冷颜两家联姻,从此他代表的就是两家的权势,如果这种事情被曝光,你说逸然以后的事业会怎样?”

    南星辰垂眸,嗓音染痛,“我知道该怎么做”。

    在今晚之前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他回国只是为了替冷叔叔分担公司,可是今晚的事实却在响亮的打脸。

    “那你打算怎么办?”颜沐咄咄逼人的盯着她。

    “毕业后,我会尽快离开”,南星辰敛眸压下眼底的湿润。

    爱了七年,她不是没有想过离开,大学选择在云大只是为了走一遍他曾经的足迹。

    在他离开的四年里,她一直没有离开冷家,只因为那里有他的气息,她舍不得,一想到连他的气息都接触不到,心就像撕裂般揪着。

    “这样确实是不错的选择”,颜沐打量着她一身褶皱的衣服,眼底掠过浓浓的恶恨,她和逸白一起在国外生活了四年,他都不曾碰过她,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碰南星辰,从刚才来看,两人明显不是第一次纠缠。

    怎能让她不恨?

    她绝不允许任何人阻挡她的爱情!

    似是想到了什么,红唇缓缓勾起,“你知道逸然为什么明明两年前就完成了学业却没有回国吗?”

    颜沐在南星辰诧异的神色中走到她耳边,“除了他要闯下一片自己的王国,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你和你母亲,你们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母亲的死”

    她的话带着刺一样扎在南星辰脸上,明明有凉风袭过,她却感觉火辣辣的,比几个耳光更让人刺痛。

    南星辰抬,眸看着面前高傲的犹如天鹅一样的女人,垂在双侧的手不断攥紧。

    她的一尘不染只会衬托着南星辰多么卑微不堪。

    逃也似的匆忙离开,身后却传来一阵轻笑。

    “星辰,女孩子要学会自重,勾引人这种事情少做,还有啊,你还是赶紧回家吧,这样不穿底裤在宴会,目光毒辣的人一眼就会看出来”。

    顿下的脚步在听完她的话,飞快的冲出阳台,脸上的泪水肆意横飞。

    …………

    从宴会上那天过后,南星辰就一心投入自己的毕业设计,早上很早就会出门,不知是她刻意躲避,还是冷逸白太忙,她发现自己很少在冷家看到冷逸白。

    就这样半个多月过后,这天下午南星辰和容安在练舞房训练完刚换上衣服。

    容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简讯后,兴奋的尖叫道,“啊,他约我了,约我了”。

    看着她兴奋不已的样子,星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肯定是陆安琛无疑了。

    容家和陆家从小就定了娃娃亲,两家很要好,可是陆家在几年没搬迁到了国外,容大美女却一直心心念着这位,大学四年来她可是见过不少疯狂的追求者,可是容安都冷冷拒绝了,最近知道了他们回到了云城,容安一心都扑到这个上面。

    “星辰”,容安眨着自己的一双妩媚的凤眼看着她。

    一看到她这副表情,南星辰就知道没有好事,“别这么看我,我不是男人,又有什么事?”

    “帮我去蓝调上一个班可以吗?”

    “蓝调?”,南星辰诧异。

    一个星期之前,容安说自己找了一个工作,她还好奇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开始工作了,可她却说这个工作能让陆安琛注意到她,她要以全新的方式接近他。

    “对啊”,容安点头,可怜巴巴看着她,“就是领舞,一支舞而已,钢管舞可是你的强项,这个工作我不能失去,要不然陆安琛那里以后就会穿帮的”。

    或许很多人看到南星辰都会被她清纯的外表欺骗,但是确实钢管舞她是全学院第一,无人能及,清纯和妖娆在她的舞蹈中融合的恰到好处。

    “好吧”,南星辰无奈的点头,“为了你的爱情”。

    “哈哈,我就知道你最好”,容安冲她飞吻后,提着包就跑走了,“那我赶紧走了,他等着我呢”。

    南星辰出了云大就来到蓝调,按照她给的联系方式找到了面前的人。

    “玲姐,你好”,南星辰冲她点了点头。

    “你就是今晚替安上台的人?”玲姐抽着烟,打量着她,神色是毫不掩饰的质疑。

    面前的女孩儿一头乌黑的长发,白色连衣裙,白色的帆布鞋,怎么也让人联想不到她会是跳钢管舞的。

    对于她质疑,南星辰笑了笑,“是,我就是南星辰”,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主修的古典舞,钢管舞只是她为了陪容安辅修的,但是她却跳的甚至比她都好。

    “和我过来一起换衣服”,玲姐抽着烟,边走边嘱咐着她,“你好好表现,今晚这里会过来一群重要的人,不要出差错,不然整个蓝调都会被连累”。

    “好,我一定注意”,南星辰垂在双侧的手紧了紧,旁边袭来的烟雾让她不禁咳了几声。

    “不能闻烟味?”玲姐挑眉,说着就要把烟掐掉。

    “没事”,南星辰制止了她的动作,之前看到外面的那些女人抽烟,她很厌恶,但是玲姐却给她一种别样的滋味,处处都透露着风尘气息。

    玲姐异样的看了她一眼后继续向前走。

    换好衣服后,南星辰看着身上清凉的体恤热裤和丝带鞋,皱了皱眉。

    “我先走了,你在这里等着,轮到你了上台就可以了”。

    “嗯”,南星辰重重的点了点,不断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

    十点的夜晚,“蓝调”的氛围达到最高的炙热点,带感的音乐下,舞池中男女都在燃烧着体内的荷尔蒙……

    三楼的一个包间内,却不同于外面的嘈杂。

    许然随意的靠坐在沙发上,摇晃着红酒,嬉笑道,“听说蓝调最近来了一个小妞,钢管舞跳的一流,慕名而来的人很多,要不要去看看”。

    “然,小心身体吃不消”,席诚调侃着。

    两人都是冷逸白的好友,从小玩到大,席城虽然有自己的家族企业却心甘情愿给冷逸白打工,所以三人的关系很铁。

    许然白了他一眼,看向对面,“逸白,你就没兴趣?你这刚回来就一心都扑在工作上,也该放松一下”

    男人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晦暗不明,手指尖把玩着打火机,指间有零星的烟火。

    “逸白可是有家室的人,你看他除了颜沐和别的女人有过接触吗?”,席城起身揽过他,“走,还是我陪你吧”。

    就在两人刚起身,打火机的声音戛然而止,男人扔下手上的烟火,优雅的越过两人,“一起看看去”。

    三人走出包厢后都临栏而立,此时其他包厢也有人走了出来,显然都是冲着这支舞而出来的。

    舞台上,镁新灯亮起的一刹那,整个楼都寂静了下来,接踵而来的是刺耳的尖叫声。

    随着乐声想起,南星缓缓勾住钢管,身体开始缓缓游走在上面。

    露肩的吊带体恤紧致的包裹着她的腰肢,精美的锁骨随着她的动作若隐若现,雪白的美腿上黑色的期待紧紧缠绕着,无处不散发着极致的诱惑……但是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尘不染干净的又让人感觉玷污不得。

    随着音乐的幅度变化,她动作的难度也在不断升高,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无尽的魅惑。

    “我靠”,许然震惊的看着台上,“能把一个钢管跳的都活化的,这妞绝对是第一人”。

    冷逸白在看清台上的人后,眸色顿时沉下,狭长的凤眸眯起,薄唇泛着一丝嗜血的残忍,看来她真是愈发能耐了。

    “这不是前几天那个妞吧”。

    “不是,前几天那个妞跳的也很好,但绝对没有这个来劲儿”

    “是啊,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诱惑了”

    ……

    旁边几人露骨谈话传入耳朵,冷逸白神色愈发阴冷,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烦躁,她就算只是一个玩物,也只能是他一人的玩物。

    “我先走了”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哎”,许然来不及说话,他就已经走远了,只好看向席城,“他怎么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台上的应该就是他那位妹妹”,席诚挑了挑眉,“虽然这几年我去冷家的次数少了,但多少也见过她几面”

    “我去,这简直就是极品,这看似弱不禁风的人原来这么有料啊!”许然不禁咂舌,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又说道,“逸白回国那天晚上很早就走了,咱们俩从洗手间出来不是见带了一个女人走了吗?这这位吗?”

    “呵”,席城意味深长的笑道,“貌似是吧”!

    “靠,禁忌恋啊,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