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十五章医院,血崩

第十五章医院,血崩

作者:青薯宝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颜,颜沐姐”,南星辰惊慌失措的看着她,秀眉紧皱,一手扶着围栏吃力的站起来,“你,一直在这里?”

    颤抖的嗓音泄露了她此刻的紧张。

    “你放心,你勾引逸然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毕竟对你无关紧要”,颜沐阴冷的瞥眼看着她,轻蔑而恶心,“可是,逸然不一样,你也看到了,他这次回国就是为了我们两人的婚事,冷颜两家联姻,从此他代表的就是两家的权势,如果这种事情被曝光,你说逸然以后的事业会怎样?”

    南星辰垂眸,嗓音染痛,“我知道该怎么做”。

    在今晚之前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他回国只是为了替冷叔叔分担公司,可是今晚的事实却在响亮的打脸。

    “那你打算怎么办?”颜沐咄咄逼人的盯着她。

    “毕业后,我会尽快离开”,南星辰敛眸压下眼底的湿润。

    爱了七年,她不是没有想过离开,大学选择在云大只是为了走一遍他曾经的足迹。

    在他离开的四年里,她一直没有离开冷家,只因为那里有他的气息,她舍不得,一想到连他的气息都接触不到,心就像撕裂般揪着。

    “这样确实是不错的选择”,颜沐打量着她一身褶皱的衣服,眼底掠过浓浓的恶恨,她和逸白一起在国外生活了四年,他都不曾碰过她,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碰南星辰,从刚才来看,两人明显不是第一次纠缠。

    怎能让她不恨?

    她绝不允许任何人阻挡她的爱情!

    似是想到了什么,红唇缓缓勾起,“你知道逸然为什么明明两年前就完成了学业却没有回国吗?”

    颜沐在南星辰诧异的神色中走到她耳边,“除了他要闯下一片自己的王国,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你和你母亲,你们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母亲的死”

    她的话带着刺一样扎在南星辰脸上,明明有凉风袭过,她却感觉火辣辣的,比几个耳光更让人刺痛。

    南星辰抬,眸看着面前高傲的犹如天鹅一样的女人,垂在双侧的手不断攥紧。

    她的一尘不染只会衬托着南星辰多么卑微不堪。

    逃也似的匆忙离开,身后却传来一阵轻笑。

    “星辰,女孩子要学会自重,勾引人这种事情少做,还有啊,你还是赶紧回家吧,这样不穿底裤在宴会,目光毒辣的人一眼就会看出来”。

    顿下的脚步在听完她的话,飞快的冲出阳台,脸上的泪水肆意横飞。

    …………

    从宴会上那天过后,南星辰就一心投入自己的毕业设计,早上很早就会出门,不知是她刻意躲避,还是冷逸白太忙,她发现自己很少在冷家看到冷逸白。

    就这样半个多月过后,这天下午南星辰和容安在练舞房训练完刚换上衣服。

    容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简讯后,兴奋的尖叫道,“啊,他约我了,约我了”。

    看着她兴奋不已的样子,星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肯定是陆安琛无疑了。

    容家和陆家从小就定了娃娃亲,两家很要好,可是陆家在几年没搬迁到了国外,容大美女却一直心心念着这位,大学四年来她可是见过不少疯狂的追求者,可是容安都冷冷拒绝了,最近知道了他们回到了云城,容安一心都扑到这个上面。

    “星辰”,容安眨着自己的一双妩媚的凤眼看着她。

    一看到她这副表情,南星辰就知道没有好事,“别这么看我,我不是男人,又有什么事?”

    “帮我去蓝调上一个班可以吗?”

    “蓝调?”,南星辰诧异。

    一个星期之前,容安说自己找了一个工作,她还好奇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开始工作了,可她却说这个工作能让陆安琛注意到她,她要以全新的方式接近他。

    “对啊”,容安点头,可怜巴巴看着她,“就是领舞,一支舞而已,钢管舞可是你的强项,这个工作我不能失去,要不然陆安琛那里以后就会穿帮的”。

    或许很多人看到南星辰都会被她清纯的外表欺骗,但是确实钢管舞她是全学院第一,无人能及,清纯和妖娆在她的舞蹈中融合的恰到好处。

    “好吧”,南星辰无奈的点头,“为了你的爱情”。

    “哈哈,我就知道你最好”,容安冲她飞吻后,提着包就跑走了,“那我赶紧走了,他等着我呢”。

    南星辰出了云大就来到蓝调,按照她给的联系方式找到了面前的人。

    “玲姐,你好”,南星辰冲她点了点头。

    “你就是今晚替安上台的人?”玲姐抽着烟,打量着她,神色是毫不掩饰的质疑。

    面前的女孩儿一头乌黑的长发,白色连衣裙,白色的帆布鞋,怎么也让人联想不到她会是跳钢管舞的。

    对于她质疑,南星辰笑了笑,“是,我就是南星辰”,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主修的古典舞,钢管舞只是她为了陪容安辅修的,但是她却跳的甚至比她都好。

    “和我过来一起换衣服”,玲姐抽着烟,边走边嘱咐着她,“你好好表现,今晚这里会过来一群重要的人,不要出差错,不然整个蓝调都会被连累”。

    “好,我一定注意”,南星辰垂在双侧的手紧了紧,旁边袭来的烟雾让她不禁咳了几声。

    “不能闻烟味?”玲姐挑眉,说着就要把烟掐掉。

    “没事”,南星辰制止了她的动作,之前看到外面的那些女人抽烟,她很厌恶,但是玲姐却给她一种别样的滋味,处处都透露着风尘气息。

    玲姐异样的看了她一眼后继续向前走。

    换好衣服后,南星辰看着身上清凉的体恤热裤和丝带鞋,皱了皱眉。

    “我先走了,你在这里等着,轮到你了上台就可以了”。

    “嗯”,南星辰重重的点了点,不断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

    十点的夜晚,“蓝调”的氛围达到最高的炙热点,带感的音乐下,舞池中男女都在燃烧着体内的荷尔蒙……

    三楼的一个包间内,却不同于外面的嘈杂。

    许然随意的靠坐在沙发上,摇晃着红酒,嬉笑道,“听说蓝调最近来了一个小妞,钢管舞跳的一流,慕名而来的人很多,要不要去看看”。

    “然,小心身体吃不消”,席诚调侃着。

    两人都是冷逸白的好友,从小玩到大,席城虽然有自己的家族企业却心甘情愿给冷逸白打工,所以三人的关系很铁。

    许然白了他一眼,看向对面,“逸白,你就没兴趣?你这刚回来就一心都扑在工作上,也该放松一下”

    男人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晦暗不明,手指尖把玩着打火机,指间有零星的烟火。

    “逸白可是有家室的人,你看他除了颜沐和别的女人有过接触吗?”,席城起身揽过他,“走,还是我陪你吧”。

    就在两人刚起身,打火机的声音戛然而止,男人扔下手上的烟火,优雅的越过两人,“一起看看去”。

    三人走出包厢后都临栏而立,此时其他包厢也有人走了出来,显然都是冲着这支舞而出来的。

    舞台上,镁新灯亮起的一刹那,整个楼都寂静了下来,接踵而来的是刺耳的尖叫声。

    随着乐声想起,南星缓缓勾住钢管,身体开始缓缓游走在上面。

    露肩的吊带体恤紧致的包裹着她的腰肢,精美的锁骨随着她的动作若隐若现,雪白的美腿上黑色的期待紧紧缠绕着,无处不散发着极致的诱惑……但是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尘不染干净的又让人感觉玷污不得。

    随着音乐的幅度变化,她动作的难度也在不断升高,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无尽的魅惑。

    “我靠”,许然震惊的看着台上,“能把一个钢管跳的都活化的,这妞绝对是第一人”。

    冷逸白在看清台上的人后,眸色顿时沉下,狭长的凤眸眯起,薄唇泛着一丝嗜血的残忍,看来她真是愈发能耐了。

    “这不是前几天那个妞吧”。

    “不是,前几天那个妞跳的也很好,但绝对没有这个来劲儿”

    “是啊,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诱惑了”

    ……

    旁边几人露骨谈话传入耳朵,冷逸白神色愈发阴冷,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烦躁,她就算只是一个玩物,也只能是他一人的玩物。

    “我先走了”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哎”,许然来不及说话,他就已经走远了,只好看向席城,“他怎么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台上的应该就是他那位妹妹”,席诚挑了挑眉,“虽然这几年我去冷家的次数少了,但多少也见过她几面”

    “我去,这简直就是极品,这看似弱不禁风的人原来这么有料啊!”许然不禁咂舌,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又说道,“逸白回国那天晚上很早就走了,咱们俩从洗手间出来不是见带了一个女人走了吗?这这位吗?”

    “呵”,席城意味深长的笑道,“貌似是吧”!

    “靠,禁忌恋啊,刺激”。

    一支舞跳完,南星辰匆忙回到了换衣室,身上的衣服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刚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阴鸷的声音,“南星辰,看这么多男人为你尖叫,是不是让你感觉很过瘾?”

    “啊!”南星辰回头看到冷逸白阴沉的一张脸,吓得尖叫,恐慌的揪着裙子抱着。。

    “你这幅身体我早就玩透了,有什么好遮掩的”,男人唇边泛着冷笑,肆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果然卫澜一个样,贱到了骨子里,他一直以为她只会古典舞,可是刚才看到她在台上的那一面,他才知道他真是小瞧这个女人了。

    冷冽的话语袭来,南星辰眼底掠过一抹苦涩,她还真是知道怎么来伤她。

    玩?

    对,他说过的,她只是他的一个玩物。

    在他嘲弄的视线下,南星辰胡乱把手中的裙子套在身上,抬眸看着冷逸白冷冽的神色,双眼染痛,“哥,我只是替朋友来这一次”。

    “呵,不用替啊,你干脆接替她正好,我看你挺适合这一行”,冷逸白的犀利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南星辰,你最好守好你这幅身体,我可不喜欢和别人共享一个玩物”。

    “哥,在你的心里我难道就是如此不堪的人吗?”,南星辰凄哀的凝视着他,“我没有”。

    听到她的解释,冷逸白阴郁的表情有些许松动,随即转身离开,“没有最好”。

    嘴角苦涩的勾了勾,南星辰拿起包也向外面走。

    刚走出换衣间,就被堵在了电梯口。

    “呦,这不是刚才跳舞的妞吗?”

    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南星辰杏眸惊恐大睁,脚步不断后退,为首的秃顶男人却不断紧逼,猥琐的笑出声,“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清纯的一面啊”,肥腻的大手说着便覆上她的胳膊。

    “滚”,南星辰拿着包摔到他手上,脚步趔趄。

    “妈的”,男人旁边的一个人咒骂出声,上前拽起南星辰的头发,“知道这是谁吗?苏爷你也敢打,找死啊”。

    发根带起,整个头皮都在发麻,南星辰咬牙推他,却被他狠狠摔到墙角,后背袭来撕裂的疼痛。

    “四儿,一边去”,苏爷推开他,朝南星辰靠近,“看不出啊,还是个辣妞,不过,我喜欢”。

    眼看着男人满口的黄牙,散发着恶臭味凑近,南星辰狠狠的抬手,巴掌还未落下,身体却被推开了。

    “苏爷,这里姑娘这么多,您随便选”,玲姐娇笑着,把南星辰挡在身后,“这位可不是咱这里的姑娘”。

    容大小姐特意交代过她,她可不能让让她在这里出了问题。

    “滚犊子”,苏爷一把扯开玲姐,“老子今天就要她”。

    玲姐被大力的摔到墙上,痛的根本无法起身。

    “玲姐”,眼泪冲出眼眶,南星辰冲她摇头,不要再关她了。

    就在南星辰后面不远处看着眼前情景的许然,似是惋惜般的叹息,“这妞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这个老家伙出了名的喜欢玩嫩的,刚才被摔的那一下,看着都疼啊”。

    “正好啊,你可以选择英雄救美”,席诚推了他一把。

    “我可不敢碰逸白的人”,许然身体后倾时突然撞到一个人,急忙道歉,“对不起啊”,抬眸看到面前森冷的神色后,身体一顿,“靠,你不是走了吗?怎么站在这里一声不吭?”

    他连环炮的问题并没有换来冷逸白的回答。

    想到自己刚才的话,许然挠头痞笑,“逸白,我刚才就是说着玩的,你别当真”。

    这位大爷他不敢惹。

    冷逸白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的情况,显然没把他当回事!

    “来吧,妞”,苏爷倏地把南星辰翻过身,抱在怀里,肥腻的大手不断游走,“你要多少钱,爷都会给你”。

    全身都在泛着恶寒,南星辰忍着后背的疼痛,用力挣扎,泛红的杏眸突然在看到前方的那个身影后,闪过一丝希望,用力的嘶喊,“哥,救救我”。

    苏爷被她的声音惊住,看着前面的三个男人不禁皱眉,这个女人真的认识这三个人吗?

    这里面不管哪一个他都惹不起。

    南星辰包含希冀的看着他,可是冷逸白始终纹丝不动,就那样冷眼看着她。

    “哥”,泪水滑落,南星辰哽咽的看着他,用力推搡着旁边恶心的苏爷,心揪的生疼,他难道就要硬生生看她被带走吗?

    面对这样的情景,许然悄悄碰了一下席城,“什么情况?逸白真的不要帮她吗?”

    席城看了一眼冷逸白,随即冲他挑眉,“你感觉呢?”

    许然茫然的摇头,“我可猜不透”!

    冷逸白在看到那双清澈的杏眸中的哀痛后,垂在双侧的手不可抑制的攥紧。

    在他刚要抬脚的瞬间,手臂骤然被挽上,让他的脚步戛然而止。

    颜沐走到冷逸白身旁,脚步略显急促,“逸白,抱歉,傍晚临时多了一场钢琴演出,没能及时过来”。

    “没事”,男人垂眸,揉了揉她的长发。

    在看到那对颜沐那深情宠溺的动作,南星辰彻底放弃了挣扎,脸上的泪水肆意横飞,她却毫无知觉,唇边甚至淡出一抹笑,此时她甚至告诉自己,是不是看她真的被带走,他心里会不会好受一点,不再那么恨她呢?

    苏爷在看到三人都没有动作后,怀里的人也不再挣扎后,拽着她就要离开。

    “住手”,苏爷猛然被推开,南星辰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操,那个不长眼的”,苏爷咒骂着,他身后的几个男人也急忙冲上前要动手。

    “你们是想和容家作对吗?”容堇凌厉的看着他们。

    容家?苏爷皱眉,云城四大家族冷家为首,许,容,席三家不差上下,他是一个都动不得,可是他却不甘的说道,“容少,事情总要有先来后道,这可是我看上的女人”。

    “容家未来的儿媳妇,你也敢碰?”容堇扔下这句话,拉着南星辰就向外面走。

    在经过冷逸白旁边时,南星辰脚步顿下,通红的眸低掠过浓浓的哀痛,心都揪在了一起,即使他再怎么羞辱她,她都还是没办法去恨他。

    她对他的爱,已经融入骨血了,忘不掉,去不掉。

    “星辰?”颜沐略显诧异,其实她刚才赶过来后就看到这里的情况,但是她却没有及时过来,就是看到冷逸白想动的时候才拦住了他。

    外界都知道冷逸白对她很好,但是只有她明白,两人在美国四年,他从来没碰过她,可是他却和南星辰做爱,虽然她告诉自己他只是为了折磨南星辰,可是她却无法忍受,没有哪个女人能看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人做爱,无论出于什么理由。

    疯狂的妒忌在她心底滋生。

    当年离开之前她就知道南星辰喜欢冷逸白,特地警告过她,可是她却不把她的话放到心里。

    “吃饭了吗?”冷逸白丝毫没有看南星辰一眼,低头宠溺看着身旁的人。

    “没有呢”,颜沐略带撒娇的一笑,眼角掠过南星辰,眸低飞快的掠过一丝暗芒,双手勾上他的胳膊,“要不你带我去吃夜宵?”

    “走吧”,冷逸白拦着她向外走去。

    “星辰,再见”,颜沐回头冲她灿烂一笑,南星辰却只觉得她的笑容很刺眼。

    看着两人亲昵的画面,心底一片刺痛,他什么也会那样温柔的和她说话呢?

    在她初遇的那一天,他对待她永远都是厌恶不堪的神色。

    看着她痛苦的神色,容堇抿了抿唇角,抱着她也向外走,“星辰,对不起,我来晚了”

    思绪回归,南星辰诧异地看着他,“容堇,你怎么过来了?”

    “是安安告诉我来这里接你的”,容堇皱了皱,在知道容安让星辰替她来这里后,他狠狠责备了一顿她,南星辰和容安不一样,她是容家大小姐,来这里自然有人照应,而星辰却不同,外界根本没有人认识她。

    “这件事情别告诉安安,不然她又该自责了”。

    看着她苍白的脸上冒着冷汗,容堇心底一阵疼惜。

    冷逸白和颜沐上车后。

    车上的冷逸白通过后车镜看到蓝调门口的两人,握在方向盘上的骨节都在泛着白,彰显着男人的不悦。

    “逸白?”

    颜沐看着他,可是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看到他的目光所在,颜沐垂在腿上的双手不断攥紧,南星辰,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逸白”,她再次重复。

    直到后车镜中的那个身影消失,他才淡淡的应了声,“嗯?”

    “我们去吃小混沌吧”。

    “好”。

    …………

    次日清晨,澜苑餐桌。

    “星辰,今天周末你有事吗?”卫澜淡淡看着她。

    “没有”,南星辰不解,“怎么了吗?”

    “没有的话,我和你冷叔叔商量过了,约个时间和冷家见一面”。

    冷致恒附和道,“容堇那孩子不错,能力很好”

    看着他和蔼的面容,南星辰握着汤匙的手不断发紧,从她来到冷家,冷致恒对她也很关爱,甚至超过冷逸白,但是正是因为如此,她却无从反驳。

    南星辰抬头的一瞬间,恰好和对面的男人视线相撞,心尖一抽,慌乱的搅动着饭碗,低声道,“我和容堇只是……”朋友。

    “星辰,你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卫澜一声打断了她的话,“我和容夫人昨天商议过了,她说容堇对你印象很好,我们决定明天大家一起吃个饭,先大致定下来,等你毕业再结婚”。

    她强硬的语气丝毫不给南星辰反驳的理由。

    “我走了”,冷逸白冷嗤一声,讥讽的撇了南星辰一眼。

    那神色分明在说她是多么下贱,一心想着嫁入豪门。

    “逸白”,冷致恒不悦的望着他,“作为哥哥,明天晚上七点,凯悦酒店,你也给我过去”。

    男人不以为意的勾了勾薄唇,并未言语。

    “混账”,冷致恒咒骂出声,捂着心口,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咳~”

    “致恒”,卫澜一边帮他顺气,一边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水送给他,“你先喝点水,我一会陪你去医院……”。

    “咳~”,冷致恒似是故意咳嗽了一声,冲卫澜使了一个眼色。

    “吃完了,就上楼”,卫澜瞪了一眼南星辰。

    看着两人之间的怪异,南星辰却无心多想,她难道就要这样订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