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十七章婚纱店,巴掌

第十七章婚纱店,巴掌

作者:青薯宝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西餐厅内。

    “逸白,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呢?”颜沐放下餐具,看着对面优雅用餐的男人,心底划过一丝落寞。

    虽然之前在美国他也很忙,但是他每星期都会陪她彻底玩一天,可是这次回国之后,他就很少约她出来,今天如果不是她去冷氏找他,他是不是就一直不会主动联系她呢?

    男人好看的眉毛微皱,“颜沐,我最近刚接任冷氏,确实还有很多事务要处理”。

    看到他神色的不悦,颜沐立刻软下语调,“我知道”,娇嗔的看着他,“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要注意休息,过几天我就去巴黎参加演出了,你可要按时吃饭”。

    “嗯”,冷逸白扯了扯嘴角。

    “总裁”,一道声音打断两人之间的氛围。

    冷逸白的助理林飞走上前,看了一眼颜沐,不知下面的话当不当说。

    “说吧”,冷逸白示意道。

    “我到蓝调的时候,小姐已经不再了”。

    “到最后一步了吗?她是怎么走的?”冷逸白狭长的凤眸紧紧凝视着他。

    “没有,小姐是被容大少爷接走的”。

    不知为何听到没有两字,男人心底竟然松了一口气,但是听到她是被容堇救走,眸色骤然变的阴鸷,“你去吧,把东西放出来”。

    南星辰,这是你自找的。

    坐在一旁的颜沐听到他们的对话,双眼不断变得复杂,她到刚才到冷氏找冷逸白的时候恰巧听到了冷逸白和林飞的对话,所以此刻两人的对话,她也很清楚。

    可是,逸白,你为什么又要让林飞回蓝调找她?

    想到两人上次在阳台的情况,颜沐牙齿都咬的作痛。

    ……

    南星辰再次醒来,入目的就是刺目的白。

    看到她颤动的眼帘,容安率先就开了口,“南星辰,你是不是傻,谁让你一个人去那个地方了,上一次的经理还不够吗”。

    看着她红红的眼眶,南星辰虚弱一笑,“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别哭了,你可是容大美女”。

    “别说好听话”,容安破涕为笑,扶着她靠坐起来。

    容堇进来看到她醒了过来,扬了扬手中的早餐,“来,吃饭了”。

    “给我吧”,容安接过来粥喂着她,“星辰,你可要多吃点,你现在可是有宝宝的人,幸好昨天我哥去的及时,要不然可怎么办”。

    “安安~”,容堇想要阻止她却还是晚了一步。

    “什么意思?”杏眸圆瞪,南星辰惊慌失措的盯着他们两人。

    “对啊,你难道不知道吗?”容安天真的以为她的孩子是容堇的。

    “星辰,你别激动”,容堇试图安慰她,“你确实怀孕一个多月了”。

    还真是,南星辰嘴角扯出一抹苦涩,那次宴会,因为颜沐对她的嘲讽,她也忘记了吃药……她该怎么办?

    难道还要像四年前那样吗?

    “哥,怎么回事?”容安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我回头给你说,你先去外面等着我”,容堇把她推到一边,坐下来。

    “星辰,医生说你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打胎了,你这次要考虑清楚”,容堇紧缩的眉头染着痛,当年那件事情对她身体造成的伤害,他们都太清楚了,这次必须慎重。

    苍白的脸上划过一丝哀伤,南星辰凄哀的垂眸,这是他的孩子,她也想要,可是这注定是不可能的。

    “星辰,嫁给我,我会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容堇怜惜的看着她,心底一阵抽痛。

    南星辰抬头震惊的看着他,“容堇……”,他已经帮了她太多了,她不想让他把自己的婚姻都搭上,“你不需要为了我这样”。

    “星辰,我不要求你去忘记他,但是,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南星辰迟迟没有说话,脑海却在飞快的运转着,还有不到两个月她就会毕业,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开……

    “容我再想想”,她现在脑海很乱,“我现在要赶紧回家”。

    “好,我送你”。

    三人走下楼后却没有发现从一边进来的颜沐。

    看到南星辰的身影,女人眸低掠过一丝暗芒,目光幽幽的看向她刚才走出的病房。

    踱步走到门口,恰巧整理病房的护士也走了出来。

    “小姐,你有事吗?”

    “我想问问刚才从这里出来的人是什么情况?”颜沐试探性的看着她。

    这里可是妇科,南星辰就算出了事情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奥!刚才那位小姐怀孕了,受了点撞击有点出血现象,不过她男朋友很好,陪了她一整晚”,单纯的小护士一脸的羡慕。

    怀孕?

    颜沐双手死死的攥紧,唇线紧绷绷,“谢谢!”

    “没事”

    小护士看着面前刚才还一脸优雅的女人瞬间变的阴沉无比的气息,麻溜逃开了。

    ……

    南星辰回到澜苑后,刚走进屋门就发现客厅中的人都在盯着她,就连佣人的目光都很异样。

    “看看你做的好事”,卫澜起身,拿起桌上的报刊狠狠的摔到她脸上。

    尖锐的纸角划过,娇嫩的皮肤瞬间泛起了几道红印,刚刚消肿的脸袭来一阵刺痛,南星辰捡起地上的报刊,双眸在触及到上面的照片后,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着,“不是的,不是的……”

    冷家大小姐南星辰私生活混乱,和众多男人厮混……

    她在蓝调被欺辱的照片占据了整个报刊篇幅。

    凌乱不堪衣服,迷离恍惚的神色……各种姿态她都被清清楚楚的放在大众面前。

    她在一夜之间变成云城众所周知的淫乱不堪的女人……

    拖着灌铅的双腿,南星辰麻木的走到冷逸白面前,惨白的唇瓣没有一丝血色,“哥,你知道昨天的情况,你说话啊”。

    冷逸白冷眼睨着她,看到她双眼中的戚哀,心中隐隐一刺,他蹇眉,他最厌恶的就是她这种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男人薄唇就扬起了一抹邪肆,“我昨天一直都在公司”。

    他的话无异于压倒了南星辰心底的最后一丝希冀。

    “哥……昨天明明是你让我去蓝调的啊”,南星辰震惊的看着他冷漠的表情。

    “有吗?”冷逸白冷淡的看着她,似是回忆似的皱了皱眉,“我可不记得有这档子事”。

    他的话让南星辰所有的神经在这一刻崩塌殆尽。

    哥,你为什么要说谎?

    万箭穿心般的痛,南星辰脚下一个不稳,一个趔趄直退了好几步。

    “你给我上楼去”,卫澜狠狠的拽起她就向楼上走去。

    “澜澜,你别激动”,冷致恒皱眉,发生这种事情,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你别管我”,卫澜不顾他的劝说,大步扯着南星辰走上楼。

    一把把她甩进屋,冷声道,“你给我进屋好好反省反省吧”。

    楼下。

    冷致恒脸色看起来很不好,“逸白,这件事情真的和你无关吗?”

    “呵”,男人冷嗤一声,讥讽看着他,“是我又怎样,不是我又怎样”。

    “冷逸白”,冷致恒震怒的瞪着他,“星辰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妈早就死了,我哪里来的妹妹”,冷逸白脸色顿时沉下。

    冷致恒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是不能接受他们母女吗?”

    “没有她们,我妈怎么会死”,冷逸白低吼道,额头的青筋暴起,“都是因为你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活生生把我妈逼死的”。

    看着他狠戾的目光,冷致恒胸口一阵抽搐,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你妈的事情……”

    “致恒”,卫澜从楼上小跑下来帮他顺气。

    男人狭长的凤眸厌恶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身离开。

    南星辰蜷缩在床脚,看着手机上满天绯闻,她的照片被在网上疯传,红肿的杏眸晕着晶莹,她抱着头埋首在腿间。

    偌大的房间断断续续的哽咽声,让人听起来酸涩不已……

    南星辰以为这就是最痛了,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切才是毁灭性的开端……

    “扣扣~”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浸在悲恸中的南星辰,她扶着床沿站起来打开门,“谁啊?”

    “星辰,是我”,女人妆容精致的脸上略显担忧,“我刚看到网上的事情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我没事”,南星辰嗓音寡淡,敛眸压下其中的凄凉。

    “星辰,你知道这些照片是为什么发到网上的吗?”红唇扯出一抹弧度,颜沐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南星辰诧异的抬眸。

    心中隐隐有了真相,可她却天真的逼自己去把昨天的事情当成一个意外。

    “我该说你是单纯呢?还是该说你傻呢?”颜沐用力一拉,直接把南星辰从门口拉了出来,嘴角扯出一抹残忍,“你真以为这就是恰巧吗?”

    心底涌出一股惊恐,那一个念头疯狂的涌出,南星辰双肩不断耸动,并没有注意颜沐对她的动作。

    “其实你也有答案,不是吗?”颜沐冷下神色,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昨天逸白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在,这都是他安排的,她就是要你成为云城众所周知的荡妇……”。

    南星辰红肿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她拼命的摇头,尖叫出声,“不可能……”,用力挣脱她的胳膊。

    心像是被冰刃戳中一样,痛的几乎窒息!

    这真的是她一直爱你人吗?

    她是不是真的错了?

    她以为的他只是恨她,折磨她,但是她错了,他是要毁了她!

    对啊,他说过的,他绝对不会让她这么顺利嫁入冷家,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他那天的话。

    她只是一个玩物,他对玩物又怎会心软。

    可是,哥,你知不知道我也会痛呢?

    哥,这就是爱你的代价吗?

    心像是被剜去一块一样,血淋淋的浇灌着她遍体鳞伤的身体。

    “颜沐姐,你骗我的,对不对?”南星辰哭泣着,双手紧紧摇晃着她,水眸晶亮的望着她。

    怎么可能,他即使再恨她,也不应该这样的。

    颜沐红唇勾起一抹清浅,“星辰,我为什么要骗你”,随即推开了她颤抖的身体。

    南星辰一连退后了好几步,处于崩溃边缘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就是楼梯,只需两步便会滚落而下。

    颜沐继续逼近她,一向柔和的面庞像是毒舌一样发着幽光,“像你这样人尽可夫的女人,怎么也配喜欢逸白”,她的双手不动声色的覆上她的小腹。

    牙齿紧咬,去死吧!

    “不是这样的,不是”,南星辰像是发了疯一样扯开了她。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颜沐从楼梯滚落了下去。

    南星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我……

    整个澜苑都混乱了……

    医院内,走廊中。

    颜家夫妇焦急的守候在病房外,冷逸白面色阴郁的抽着烟,视线在触及到墙角那个瑟缩的身影时,大步流星的走向她。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冷逸白大手钳住她纤细的脖子,施力,狠戾。

    南星辰吃痛,被迫抬头与他对视,一双杏眸满是惶恐,喉咙干哑,“哥,我不是故意的,咳咳,我不知道会这样,我……”她当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后面就是楼梯。

    “你这幅假兮兮的样子还真是会演戏”,冷逸白继续发力,额头青筋暴起,南星辰喘不过来气,小脸憋的通红,张着小嘴试图去呼吸一点空气。

    “谁是病人家属?”

    病房前,医生喊道。

    “我们是”,颜家夫妇匆忙走上前。

    听到医生的声音,男人的手才有了缓和,狭长的凤眸满是愤恨,“南星辰,你给我等着,这么掐起你未免太便宜你了”。

    身体狠狠的撞到墙上,南星辰双手一直抱着小腹,大口的呼吸着,心揪得生疼,她真怀疑,如果不是医生出来,他是不是真的会掐起她。

    “病人现在还在昏迷,其他地方没有大碍,就是左手手腕碎裂,精细的工作是不可能做了”。

    “那弹钢琴呢?”颜氏夫妇担忧的问道,“我女儿可是学钢琴的”

    “倒是可以弹琴,但是弹出顶级的音乐可能有难度,毕竟力度不会像正常人一样把握的准确……”医生惋惜的摇了摇头。

    “怎么可以这样”,颜夫人瞬间就开始哭泣。

    ……

    病房,颜沐醒来后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走啊,你们都走”。

    颜沐冲颜是夫妇大吼着,不可以,她还要去参加钢琴节比赛,这样她怎么可以拿奖!

    “沐儿,你不要激动,不弹钢琴了,我们还有颜氏”,看着她焦躁的样子,颜母试图上前安慰。

    “你们都走啊”,颜沐尖锐的高声吼着,右手直接把床上的枕头扔到她们身上。

    “我来吧”,冷逸白推开门看到这种情况,对颜氏夫妇点了点,“伯父,伯母,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颜沐”。

    两人担忧的看一眼了女儿暴躁的模样,只好点了点,“那辛苦你了,逸白”。

    冷逸白把地上的枕头捡起来做到她的床头。

    “逸白”,颜沐抱住他,哽咽的哭泣,“我该怎么办,我学了这么久的钢琴,就是为了在巴黎钢琴节拿奖,它四年才举办一次,我在美国学习了四年就是为了这个,可是我的胳膊现在拿奖根本是不可能了……”

    冷逸飞眉头皱了皱,轻柔的安慰道,“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伤,以后我们找最好的医生,一定可以恢复正常的”。

    颜沐在他怀里渐渐停止了哭泣,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左手臂,眼底掠过一抹狠辣,抬起头,委屈的看着冷逸白,“我真的不知道星辰为什么要把我推下楼”。

    “你怎么去找她了?”冷逸白皱眉。

    “我看到新闻,感觉她并不像是这种女孩,怕她太难过就想着说去看看她,可是星辰不仅不让我进屋还把我推了出来,让我走,我以为她是太难过了,就还想再劝她,她直接把我推了下来……”,颜沐眼底又泛起了水光。

    闻言,冷逸白的神色无法凌厉,“果真个她妈一个样”,都会玩逼死人这种把戏。

    “或许,或许,星辰是太难过了才不小心失手了……”。

    颜沐似是为她解释,实则句句都在说南星辰推的她。

    “你不用为她解释”,冷逸白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胸腔里席卷着狂风暴雨。

    看到他这样,颜沐心底不禁冷笑。

    …………

    从医院回来后,南星辰刚踏进卧室,卫澜随后就进来了。

    一把扯过她虚弱的身体,高声喊道,“南星辰,你什么时候能给我长点志气?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为什么要把颜沐推下去,这样只会让冷逸白更加痛恨我们母女两人”。

    南星辰抬眸,菱唇扯出一抹讥讽。

    看,这就她母亲,她也不相信她。

    “那你又为什么要把我接回冷家”。

    当年父亲生病去世之后,卫澜找到了她说完把她带走,她不答应,可是卫澜说她在那样的小城镇,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前途,当时的她刚初中毕业,镇里根本没有高中,她心动了,当时的她一心都是舞蹈,说道底,还是她太贪心了……

    如果不是她的贪心,也不会发生这一切事情。

    “我还不是想要你生活的好点”,卫澜皱眉,“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竟然去酒吧,还……你知不知道,你和容堇的婚事很有可能保不住……”

    心底一片悲凉,南星辰都在心里替自己可悲。

    南星辰,你还真是悲哀至极!

    连你的亲生母亲都不相信你。

    “别说替我考虑,你不过是为了你自己的虚荣心,女儿嫁入豪门也会让你有面子不是吗?”南星辰第一次对卫澜怒吼出声,“可是,你永远都是第三者,我们都要背负着冷逸白母亲的死,你是罪魁祸首,身为你的女儿,我……”

    “啪”,不待她说完,脸上就袭来一个响亮的耳光。

    “南星辰”,卫澜凌厉的凝视着她,“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我”。

    谁都可以说她,可是自己女儿这样说她,卫澜的自尊绝不允许。

    “这两天不许出门,给我在屋好好反省”。

    ……

    南星辰在家被紧闭了两天再次回到云大才发现世界早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看,那个就是云冷家的大小姐嗳”!

    “什么冷家大小姐,不过是个小三的女儿,她可不姓冷”!

    “是啊,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你看前两天网上的照片了吗?”

    “看了,真是看不出来,这外表一副我最清纯的样子,骨子里……啧啧”

    “是啊,要不是这个学校冷家是最大的股东,她这种人早就开除了”

    身边走过的人不停的指指点点的看着她,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有色眼镜。

    听着耳边不堪入耳的讽刺,南星辰脸色变的刷白,不断攥紧自己的裙角。

    哥,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如果是,你做到了!

    心里抽搐的厉害,她实在没了力气再往前面的脚步,刚要转身离开,就被一道力气拉着向里面走去。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容安冲四周的人呵斥。

    四周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也不再言语,悻悻的走开了。

    “安安?”南星辰抬头,感激一笑,“谢谢你,不过你不用这样做”。

    她这样做无异于会招惹到是非。

    “我是容家大小姐,我还怕她们了不成”,容安红唇一扬。

    她张扬的模样惹的南星辰低低笑了两声。

    “真丑”,容谨撇了一眼她强颜欢笑的神色,心里涌出一股不舒服,“星辰,你怎么可以这么傻,那是你母亲的过错,你没必要替她承担,冷逸白太可恶了”。

    “你都知道了?”南星辰恐慌颤了颤。

    “是,我哥都告诉我了”,容安眼眶开始发热,“南星辰,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女人,爱了一个人七年,甚至还为他……”

    “别说了,安安”,南星辰打断了她的话,敛眸低声道,“这都是我自愿的”。

    为了爱他,她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只为再看见阳光下那样温和的他……

    “你”,容安想责备她可是又不忍心,冷逸白已经这样对她了,她怎么还可以这样。

    “安安,让你哥提出解除婚约吧”,她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可以再去沾染容堇,因为她就是个污点。

    “我哥是不会这样做的,而且你也需要一个照顾自己的人”,容安不再多说,因为她答应了哥哥的要求,不告诉南星辰。

    哥哥为了星辰已经和爸妈闹僵了,他执意不会解除婚约。

    秀眉皱了皱,南星辰低声说道,“你告诉你哥,他说的那个提议我考虑过了,我不会答应的”。

    知道她的执拗劲儿,容安只好点头,“好,我会告诉我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