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二十章瘸了,被时光掩藏的秘密

第二十章瘸了,被时光掩藏的秘密

作者:青薯宝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支舞跳完,南星辰匆忙回到了换衣室,身上的衣服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刚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阴鸷的声音,“南星辰,看这么多男人为你尖叫,是不是让你感觉很过瘾?”

    “啊!”南星辰回头看到冷逸白阴沉的一张脸,吓得尖叫,恐慌的揪着裙子抱着。。

    “你这幅身体我早就玩透了,有什么好遮掩的”,男人唇边泛着冷笑,肆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果然卫澜一个样,贱到了骨子里,他一直以为她只会古典舞,可是刚才看到她在台上的那一面,他才知道他真是小瞧这个女人了。

    冷冽的话语袭来,南星辰眼底掠过一抹苦涩,她还真是知道怎么来伤她。

    玩?

    对,他说过的,她只是他的一个玩物。

    在他嘲弄的视线下,南星辰胡乱把手中的裙子套在身上,抬眸看着冷逸白冷冽的神色,双眼染痛,“哥,我只是替朋友来这一次”。

    “呵,不用替啊,你干脆接替她正好,我看你挺适合这一行”,冷逸白的犀利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南星辰,你最好守好你这幅身体,我可不喜欢和别人共享一个玩物”。

    “哥,在你的心里我难道就是如此不堪的人吗?”,南星辰凄哀的凝视着他,“我没有”。

    听到她的解释,冷逸白阴郁的表情有些许松动,随即转身离开,“没有最好”。

    嘴角苦涩的勾了勾,南星辰拿起包也向外面走。

    刚走出换衣间,就被堵在了电梯口。

    “呦,这不是刚才跳舞的妞吗?”

    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南星辰杏眸惊恐大睁,脚步不断后退,为首的秃顶男人却不断紧逼,猥琐的笑出声,“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清纯的一面啊”,肥腻的大手说着便覆上她的胳膊。

    “滚”,南星辰拿着包摔到他手上,脚步趔趄。

    “妈的”,男人旁边的一个人咒骂出声,上前拽起南星辰的头发,“知道这是谁吗?苏爷你也敢打,找死啊”。

    发根带起,整个头皮都在发麻,南星辰咬牙推他,却被他狠狠摔到墙角,后背袭来撕裂的疼痛。

    “四儿,一边去”,苏爷推开他,朝南星辰靠近,“看不出啊,还是个辣妞,不过,我喜欢”。

    眼看着男人满口的黄牙,散发着恶臭味凑近,南星辰狠狠的抬手,巴掌还未落下,身体却被推开了。

    “苏爷,这里姑娘这么多,您随便选”,玲姐娇笑着,把南星辰挡在身后,“这位可不是咱这里的姑娘”。

    容大小姐特意交代过她,她可不能让让她在这里出了问题。

    “滚犊子”,苏爷一把扯开玲姐,“老子今天就要她”。

    玲姐被大力的摔到墙上,痛的根本无法起身。

    “玲姐”,眼泪冲出眼眶,南星辰冲她摇头,不要再关她了。

    就在南星辰后面不远处看着眼前情景的许然,似是惋惜般的叹息,“这妞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这个老家伙出了名的喜欢玩嫩的,刚才被摔的那一下,看着都疼啊”。

    “正好啊,你可以选择英雄救美”,席诚推了他一把。

    “我可不敢碰逸白的人”,许然身体后倾时突然撞到一个人,急忙道歉,“对不起啊”,抬眸看到面前森冷的神色后,身体一顿,“靠,你不是走了吗?怎么站在这里一声不吭?”

    他连环炮的问题并没有换来冷逸白的回答。

    想到自己刚才的话,许然挠头痞笑,“逸白,我刚才就是说着玩的,你别当真”。

    这位大爷他不敢惹。

    冷逸白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的情况,显然没把他当回事!

    “来吧,妞”,苏爷倏地把南星辰翻过身,抱在怀里,肥腻的大手不断游走,“你要多少钱,爷都会给你”。

    全身都在泛着恶寒,南星辰忍着后背的疼痛,用力挣扎,泛红的杏眸突然在看到前方的那个身影后,闪过一丝希望,用力的嘶喊,“哥,救救我”。

    苏爷被她的声音惊住,看着前面的三个男人不禁皱眉,这个女人真的认识这三个人吗?

    这里面不管哪一个他都惹不起。

    南星辰包含希冀的看着他,可是冷逸白始终纹丝不动,就那样冷眼看着她。

    “哥”,泪水滑落,南星辰哽咽的看着他,用力推搡着旁边恶心的苏爷,心揪的生疼,他难道就要硬生生看她被带走吗?

    面对这样的情景,许然悄悄碰了一下席城,“什么情况?逸白真的不要帮她吗?”

    席城看了一眼冷逸白,随即冲他挑眉,“你感觉呢?”

    许然茫然的摇头,“我可猜不透”!

    冷逸白在看到那双清澈的杏眸中的哀痛后,垂在双侧的手不可抑制的攥紧。

    在他刚要抬脚的瞬间,手臂骤然被挽上,让他的脚步戛然而止。

    颜沐走到冷逸白身旁,脚步略显急促,“逸白,抱歉,傍晚临时多了一场钢琴演出,没能及时过来”。

    “没事”,男人垂眸,揉了揉她的长发。

    在看到那对颜沐那深情宠溺的动作,南星辰彻底放弃了挣扎,脸上的泪水肆意横飞,她却毫无知觉,唇边甚至淡出一抹笑,此时她甚至告诉自己,是不是看她真的被带走,他心里会不会好受一点,不再那么恨她呢?

    苏爷在看到三人都没有动作后,怀里的人也不再挣扎后,拽着她就要离开。

    “住手”,苏爷猛然被推开,南星辰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操,那个不长眼的”,苏爷咒骂着,他身后的几个男人也急忙冲上前要动手。

    “你们是想和容家作对吗?”容堇凌厉的看着他们。

    容家?苏爷皱眉,云城四大家族冷家为首,许,容,席三家不差上下,他是一个都动不得,可是他却不甘的说道,“容少,事情总要有先来后道,这可是我看上的女人”。

    “容家未来的儿媳妇,你也敢碰?”容堇扔下这句话,拉着南星辰就向外面走。

    在经过冷逸白旁边时,南星辰脚步顿下,通红的眸低掠过浓浓的哀痛,心都揪在了一起,即使他再怎么羞辱她,她都还是没办法去恨他。

    她对他的爱,已经融入骨血了,忘不掉,去不掉。

    “星辰?”颜沐略显诧异,其实她刚才赶过来后就看到这里的情况,但是她却没有及时过来,就是看到冷逸白想动的时候才拦住了他。

    外界都知道冷逸白对她很好,但是只有她明白,两人在美国四年,他从来没碰过她,可是他却和南星辰做爱,虽然她告诉自己他只是为了折磨南星辰,可是她却无法忍受,没有哪个女人能看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人做爱,无论出于什么理由。

    疯狂的妒忌在她心底滋生。

    当年离开之前她就知道南星辰喜欢冷逸白,特地警告过她,可是她却不把她的话放到心里。

    “吃饭了吗?”冷逸白丝毫没有看南星辰一眼,低头宠溺看着身旁的人。

    “没有呢”,颜沐略带撒娇的一笑,眼角掠过南星辰,眸低飞快的掠过一丝暗芒,双手勾上他的胳膊,“要不你带我去吃夜宵?”

    “走吧”,冷逸白拦着她向外走去。

    “星辰,再见”,颜沐回头冲她灿烂一笑,南星辰却只觉得她的笑容很刺眼。

    看着两人亲昵的画面,心底一片刺痛,他什么也会那样温柔的和她说话呢?

    在她初遇的那一天,他对待她永远都是厌恶不堪的神色。

    看着她痛苦的神色,容堇抿了抿唇角,抱着她也向外走,“星辰,对不起,我来晚了”

    思绪回归,南星辰诧异地看着他,“容堇,你怎么过来了?”

    “是安安告诉我来这里接你的”,容堇皱了皱,在知道容安让星辰替她来这里后,他狠狠责备了一顿她,南星辰和容安不一样,她是容家大小姐,来这里自然有人照应,而星辰却不同,外界根本没有人认识她。

    “这件事情别告诉安安,不然她又该自责了”。

    看着她苍白的脸上冒着冷汗,容堇心底一阵疼惜。

    冷逸白和颜沐上车后。

    车上的冷逸白通过后车镜看到蓝调门口的两人,握在方向盘上的骨节都在泛着白,彰显着男人的不悦。

    “逸白?”

    颜沐看着他,可是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看到他的目光所在,颜沐垂在腿上的双手不断攥紧,南星辰,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逸白”,她再次重复。

    直到后车镜中的那个身影消失,他才淡淡的应了声,“嗯?”

    “我们去吃小混沌吧”。

    “好”。

    …………

    次日清晨,澜苑餐桌。

    “星辰,今天周末你有事吗?”卫澜淡淡看着她。

    “没有”,南星辰不解,“怎么了吗?”

    “没有的话,我和你冷叔叔商量过了,约个时间和冷家见一面”。

    冷致恒附和道,“容堇那孩子不错,能力很好”

    看着他和蔼的面容,南星辰握着汤匙的手不断发紧,从她来到冷家,冷致恒对她也很关爱,甚至超过冷逸白,但是正是因为如此,她却无从反驳。

    南星辰抬头的一瞬间,恰好和对面的男人视线相撞,心尖一抽,慌乱的搅动着饭碗,低声道,“我和容堇只是……”朋友。

    “星辰,你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卫澜一声打断了她的话,“我和容夫人昨天商议过了,她说容堇对你印象很好,我们决定明天大家一起吃个饭,先大致定下来,等你毕业再结婚”。

    她强硬的语气丝毫不给南星辰反驳的理由。

    “我走了”,冷逸白冷嗤一声,讥讽的撇了南星辰一眼。

    那神色分明在说她是多么下贱,一心想着嫁入豪门。

    “逸白”,冷致恒不悦的望着他,“作为哥哥,明天晚上七点,凯悦酒店,你也给我过去”。

    男人不以为意的勾了勾薄唇,并未言语。

    “混账”,冷致恒咒骂出声,捂着心口,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咳~”

    “致恒”,卫澜一边帮他顺气,一边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水送给他,“你先喝点水,我一会陪你去医院……”。

    “咳~”,冷致恒似是故意咳嗽了一声,冲卫澜使了一个眼色。

    “吃完了,就上楼”,卫澜瞪了一眼南星辰。

    看着两人之间的怪异,南星辰却无心多想,她难道就要这样订婚吗?周日,凯悦酒店。

    南星辰被卫澜细心打扮了一翻才来了宴会,看着餐桌上已经到了的其他人,努力扯出一抹笑意,“容叔叔,容阿姨”。

    “嗯,嗯”,两人满意的看着她,笑着点头。

    目光在触及到容堇时,南星辰手不自觉抓紧,从昨天得知这件事情后,她一直就想联系容堇,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容安自从看见南星辰进来后就很兴奋的冲她挑眉。

    “爸,妈,你们先点菜,我和星辰去一趟洗手间”,容安冲容氏夫妇说了一声,不待南星辰反应过来就拉着她走出了包间。

    两人来到洗手间后,南星辰没好气的看着她,“你又要做什么?”

    “对不起啊,星辰”,容安满怀歉意的抿着红唇,“那天在蓝调的事情,我听我哥哥说了,是我考虑欠缺,害你受伤”。

    看来容堇还是告诉她了,南星辰佯装生气的白了她一眼,“知道对不起我,以后好好补偿我”。

    “好好好”,容安揉着她的小脸,“你马上就成为我嫂子了,我敢对你不好吗,不然我爸妈和我哥都饶不了我,不过,星辰你和我哥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连我都不告诉,发展够快的嘛,我妈说要定你们结婚的事情的时候,我都要吓了一跳呢”。

    南星辰扯了扯嘴角,心里叹了一口气,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她也不明白容堇为什么要说两人在交往。

    “走吧,我们出来时间不短了”,南星辰拉着她就向外面走。

    餐桌上,氛围一片寂静,却又没有人动餐具,因为冷逸白还没有来。

    冷致恒看了几次手机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咱们先吃吧,不用等他了”。

    “吱”,的一声响,包间门被打开了。

    男人嘴角噙着笑,“抱歉啊,路上堵车了”,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歉意。

    “来了就赶紧坐下”,冷致恒瞪了他一眼。

    看到他做到自己旁边,南星辰身体逐渐变的僵硬。

    开始用餐后,卫澜优雅的看着容夫人笑道,“我们星辰现在还没有毕业,我和致恒是想让她毕业后再结婚,你们怎么想的呢?”

    “我们当然是尽快最好”,容夫人满意的看着南星辰,“像星辰这么好的女孩儿和我们堇儿在一起,是他的福气”。

    “是啊,我妹妹可是非常好的女孩”,冷逸白深邃的视线看向南星辰。

    四目相对,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眸底戏谑,心脏丝丝抽搐着。

    “冷夫人,你们两个孩子的关系可真好”,容夫人撇了撇嘴看着自己旁边的两个孩子,“我们安儿和堇儿可是经常打架”。

    “呵呵”,卫澜干笑了两声,冷逸白的话让她也是一惊。

    不过她清楚的知道冷逸白对她们母女的恨,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么急着要南星辰嫁出去,不然……她怕时间真的来不及了。

    看着冷逸白的神色,容堇脸色逐渐下沉。

    “呕”,南星辰夹起一块鱼肉刚要放进口中,心头就涌上一股恶心,虽然她的声音和动作很微小,但是旁边的冷逸白还是注意到了,眼角不易察觉的蹇了蹇。

    “我一趟洗手间”,南星辰歉意的看了一眼在做的人,飞快的冲出屋门。

    一直注意着她的容堇也注意到了她神色的痛苦,刚要开口,冷逸白却先开了口,“我先走一步”。

    不待人反应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了。

    “我也出去一下”,容堇冲冷氏夫妇和爸妈点了点头。

    看着这种情况,卫澜尴尬笑了笑,“来,咱们吃”。

    南星辰一路冲到洗手间后,不断的干呕,喘息过后,看着镜子中凌乱的自己,脑海中猛然想到四年前发生的事情,神色掠过浓浓的慌张。

    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惶恐,南星辰刚要开门,却被进来的一道身影拽到了洗手台上。

    “哥?”南星辰神色未定的看着面前的人,坚硬的瓷砖抵着她本就受伤的后背,隔得生疼。

    “南星辰,作为一个罪人,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你以为嫁入容家就可以摆脱你和你妈的罪过了吗?”

    看着他深壑的瞳仁中蕴着无法言喻的冷肆,南星辰浑身发凉,“不是的,我根本没有和容堇交往”。

    她爱的自始至终不过一个他,可是他却恨她入骨。

    “呵”,冷逸白只当她是在狡辩,菲薄的唇紧绷着,“别以为自己能这么顺利嫁入容家”

    他偏不让她们母女如意。

    他身上的散发的戾气让南星辰心惊,“哥,你要做什么?”

    “你很快就知道了”,冷逸白邪魅一笑,甩开了她。

    脚下一个不稳,南星辰直接摔到了地上。

    冷逸白走出洗手间,看到门口的容堇,脸上并没有过多变化,反倒是容堇看到他,神色复杂,咬牙道,“冷逸白,星辰是你妹妹,你最好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男人眉头皱了皱,凌厉的扫了他一眼,“我冷逸白还不用你来教我做事”,而后直接越过他离去。

    “容堇,我没事”,南星辰从里面走出来。

    “可是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容堇想要去扶她却被她直接避开了。

    手尴尬的缩了缩,容堇自嘲的勾了勾唇,“星辰,你是不是在责怪我说我们在交往的事?”

    “容堇,我是不明白”,南星辰皱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星辰,我喜欢你”,容堇疼惜的扶住她,“而且只有这样你才能尽快离开冷家,摆脱冷逸白”。

    微微挣脱他的触碰,她低语道,“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你还是尽快给阿姨和叔叔说清楚吧”。

    看到他双眼中的炙热,南星辰垂眸,面上掠过一丝晦涩,嗓音轻柔,“容堇,别对我这么好”。

    因为她早已经破败不堪了,为了这样的她,不值得。

    周一,下午练完舞,南星辰就提前离开了练舞房。

    昨天她对鱼肉的反应,让她今天一直恍恍惚惚。

    四年前她也有过这种反应,可是她当时并没有在意,以至于会在后来付出那么惨痛的代价……

    走出云大,她带上遮阳帽和口罩刚要打车去医院,却接到一个电话。

    “南星辰”。

    对面是一贯熟悉的冷冽,南星辰诧异,“哥?”

    他怎么会给他打电话,这应该七年来,他给他打第一个电话吧!

    “你去蓝调402拿一个文件送到冷氏”。

    不待她回应,手机就已经黑了屏,南星辰急忙打车去了蓝调,却迟迟没有进去,那天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仍旧心惊胆战,但是想到冷逸白,她还是坚定的走了进去。

    有了上一次,她对这里已经有了方向感,径直走到402。

    “扣扣~”,她敲了几声门却没有回应,不禁开口询问,“有人吗?”

    没有得到回应,南星辰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里面却是一片漆黑。

    “有人在吗?我是来取文件的”,南星辰颤抖着嗓音。

    “嘭~”,灯光亮起。

    眸中一刺,南星辰眨了眨眼,看到沙发上的几个阴冷的男人,身体一僵。

    “动手吧”,坐在中间的男人向旁边几个人示意。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南星辰匆忙就向门口跑,用力的拧着把手。

    “省省力气吧,门已经锁死了”,男人残忍的打破了她的幻想。

    几个男人一把擒住她,拿着一个酒杯向她口中灌,她用力挣扎摇头,尖叫,“放开我,放开我~”,可还是有不少浸入了口中。

    很快,身体就升起了一股热流,南星辰瘫软在地。

    热,浑身像是着了火一样,迷离的双眼在看到其中一个男人脱衣服后,她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有一丝清醒。

    那个男人提起她按压在沙发上,抬手就要去撕扯她的裙子。

    “滚~”,南星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他。

    “啪”,一个耳光响亮的打在她脸上,南星辰整个身体直接被甩了出去,小腹撞到桌角,袭来一阵抽痛,让她昏迷的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

    “妈的,老实点”,男人拽起她的长沙扔到沙发上,直接覆了上去。

    南星辰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眼泪冲出眼眶,杏眸满是绝望。

    “开门,开门~”,门口传来一阵剧烈的敲打。

    “先住手”,为首的男人皱眉,走到门口,“谁?”

    “开门”,男人低吼道,脚用力的踹着门。

    “嘭”~门直接被踢飞了。

    容堇冲进去,提起南星辰身上的那个男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都他妈找死啊!”

    为首的男人看到来人,眉头皱了皱,“我们走”。

    “容堇”。

    听到南星辰干哑的嗓音,容堇才停止了动作,“都他妈滚蛋”。

    看到她异常红肿的脸色,容堇抱起她就向外面走,“星辰,你再忍忍”,目光在触及裙子上的鲜血后变的暗沉,“我们马上去医院”。

    如果不是玲姐说好像看到星辰在蓝调,让他过来一趟,他真的无法想象这种后果。

    “我肚子好痛”,南星辰说完这句话就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