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二十一章他生了一场叫南星辰的病

第二十一章他生了一场叫南星辰的病

作者:青薯宝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容谨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南星辰完全蜷缩在沙滩,双臂紧紧的抱着。

    “星辰”

    容谨大喊着,冲上前将她抱起来,目光在触及她苍白痛苦的面色后,眼底掠过浓浓的怜惜,“星辰,你再忍忍,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轻柔把她放在副驾驶,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为她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离开。

    车中的温度,逐渐让南星辰意识回归。

    毫无血色的唇瓣扯出一抹弧度,“容谨,不要去医院”。

    “不行,你必须去医院,你忘记当年医生怎么说的了吗?”容堇皱眉,神色复杂。

    他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遇见她,当时她就浑身是血的倒在他的车旁,如果不是知道她和容安是同学,他估计都认不出来那是她,当时她才十八岁,可就遭受了那样的罪,身体早就经不起折腾这样折腾……唇角抿了抿,容堇面上划过一丝苦涩,或许从那个时候,他就爱上了这个总是看似柔弱又坚韧不拔的女孩儿了吧。

    “容谨,我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是受凉了而已,而且,去医院的话,如果被媒体拍到我们两人,由于你的身份,我一定会被挖出来身份的,我这幅样子一定会对冷氏的股票有影响”,他刚回国接受集团,这个关键时刻容不得丝毫差错。

    “星辰,都什么时候,你还为冷氏考虑”,容谨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更加心疼,她总是这样为别人考虑。

    南星辰虚弱的笑了笑。

    “我现在已经好多,你不用担心,到药店停一下”。

    “好”。

    车子停下来后,南星辰下意识就要推门而出,容谨却拉住了她。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药”。

    “可是”,南星辰面带难色,她怎么让他一个男人去拿避孕药。

    “你不用说,我都懂”。

    容谨垂眸敛下落寞,从刚才看到她,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身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几乎瞬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没有猜错,今天就是冷逸白回国的日子。

    “谢谢你,容谨”,南星辰压下心中的苦涩,神色感激。

    容谨拿了药也买了水。

    吃了药,南星辰紧绷的神经有一瞬间的放松,可是腹部的绞痛却并没有缓和。

    容谨看着她咬牙的模样,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突突的暴起。

    “星辰,今天太晚了,你今天先住我的公寓”

    撇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十一点了,这个时候回去,还是这个样子,一定又在冷家弄的上下皆知,南星辰只好点好,“好”。

    两人回到容堇的公寓,容堇从衣柜里拿出来一套女生的衣服递给南星辰,“这是容安放到这里衣服,全部都是崭新的,你也知道她就是总爱买衣服,很多衣服连动都没有动过”。

    说道容安,容堇脸上都带着哥哥对妹妹的宠溺。

    “谢谢”,南星辰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向浴室走去。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南星辰就出来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姜味,就看见容堇端着一个杯子走过来。

    “星辰,喝杯姜茶,暖暖身体”。

    南星辰接过水杯,闷声道,“容堇,他回来了”。

    “你在酒吧就是被他带走的?”

    虽然是问句,但是容堇语气却很笃定,他回国的消息早在前几天就已经占据了整个媒体的头条了。

    冷氏独子留学两年完成学业后并没有回国,独自创业短短两年就让公司上市,在美国创下一片天地,可是最近却高调回国接任集团……他想不知道都难。

    “是”,南星辰点了点头,她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他,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安安回家了吧?”

    “嗯”,容堇点了点头,“我和安安在酒吧没有找到你,给你打电话也没接,我看她也是迷迷糊糊的,就先把她送回了家”。

    “对不起,我手机静音了,没有听到”。

    “没事”,看到她自责的模样,容堇心里隐隐作痛,“星辰,你打算怎么办?”

    南星辰摇了摇头,她该怎么办?

    看的出她的疲惫,容堇揉了揉她的脑袋,目光温柔,“现在先好好睡一觉”

    “那你呢?要回安堇苑了吗?”

    安堇苑,容家庄园的名字。

    “不了,你就安心睡吧,我在这里睡”,容堇拍了拍沙发。

    “还是我睡沙发吧”,他这185多高的个子睡这里肯定不舒服。

    “星辰,听话”。

    看着他严肃下来的模样,南星辰只好点头同意,虽然他是容安的哥哥,但是在她心里也是一样把他作为哥哥。

    ……

    次日,一早南星辰就起来了,看着沙发上仍旧熟睡的男人,留了一张便利贴就打车回了冷家。

    一个妇人看着她进来,急忙迎上前,“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昨晚可把夫人急坏了,还好容少爷回信说你和容小姐在一起”。

    “刘妈,我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南星辰柔柔的一笑,如果说在这个还有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话,大概也只有面前这个妇人了。

    轻声走到二楼,在经过第二个房间时,脚步缓缓停下,看着紧闭的房门,杏眸划过一丝哀伤,她日后怎么在这家继续下去?他要怎么才能放过她?

    “怎么,一清早就想着进我的屋吗?”

    男人倚着屋门,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只不过在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后,深邃的眼眶不易察觉的一缩。

    头顶上戏谑的声音,让南星辰吓的一颤,瞳仁大睁的后退了几步,看到他身上的墨色西装,眸低掠过一抹爱恋,在她的印象中他很少穿西装,可是近两年她总能在杂志上看到穿西装的样子,这样子的他,褪去了青涩,多了更多的成熟男人味。

    脑海浮现昨晚的场景,垂头低语,“哥,早”。

    “早?”,男人挑眉,嫌弃的看着她,“南星辰,你还真让我大开眼界,大学没毕业就和男人在外面过夜”。

    一如既往的嘲讽,让南星辰心尖划过丝丝苦涩。

    “我”,她刚要开口解释,却又硬生生咽下了解释,他怎么会听她的解释,在他心中,她永远都和他妈妈一样。

    看着垂眸的样子,冷逸白嘴角勾起一抹讽刺,果然如此,“昨晚,你可真让人倒胃口”

    一把推开她,男人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脚下一个不稳,南星辰的身体直接碰上的墙沿,看着他的背影,眼眶发红,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恨她,敛眸压下眼底的泪水,拖着沉重的身体向房间走去。

    整理好一切好,她对着镜子扯出一抹酸涩的笑容,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

    ……

    “星辰”。

    南星辰刚走近云大,就有一个身影从旁边跑过来。

    看到容安,南星辰有一丝的歉意,“安安,昨天晚上我……”。

    “你不用说了,我哥都告诉我了”,容安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啊?”南星辰皱眉,她的事情让容堇知道都已经是迫不得已了,她尽量很少去告诉容安,因为她不想让唯一的好朋友担心。

    “看你紧张的”,容安狡黠一笑,“我不会嘲笑你的,不过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上个卫生间也能迷路,哈哈”。

    原来容堇是这样说的,心中松了一口气,南星辰也陪着她笑。

    “星辰,你的毕业舞蹈设计的怎么样了?”

    说道这里,南星辰秀眉微蹇,摇了摇头,“我最近没有灵感,一直也想不出到底以什么作品呈现”。

    她们此次的毕业作品,导师让以“爱”为主题,可是她始终都不知道怎么去设计动作。

    爱?

    她的爱已经在七年前尽数给了那个笑容!

    “哎呀呀,我们舞蹈学院的一枝花都不知道怎么设计,可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啊”!

    看着她夸张的表情,南星辰只能无奈的摇头。

    临近毕业,课业基本上很轻松,只需要去完成最后的设计就可以了,容安上午没过完就跑走了,用她的话说,她早去追求爱情。

    南星辰下午是被她卫澜接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