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敦煌天机 > 第285章 没有退路(1)

第285章 没有退路(1)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有人追踪到飞机,*已经锁定,为了安全起见,马上就要进逃生舱。”电隼气急败坏地说。

    北方大帝下车,被电隼拖着,迅速向右侧奔去。

    我刚刚推开车门,迎面就有两只短枪指上来。

    “不要冲动,我配合检查,任何层次的检查。”我立刻出声提醒。

    北方大帝的安保措施十分得力,不会出现被人入侵的软肋。他的人用枪指着我,自然是怀疑我身上藏有追踪信号器。

    飞机在飞行过程中被锁定,绝对是凶多吉少的事,我也不愿看到这一点。

    “喂,龙飞是我的客人,请他过来,我们一起走。”北方大帝在远处叫起来。

    逼着我的两名保镖进退两难,不敢做主,齐齐地向后退了一步,却没有垂下枪口。

    “过来,带他过来。”电隼也在远处叫。

    两名保镖得令,马上一左一右架住我,快步跟上电隼等人。

    我们的确是在机腹之中,飞机此刻正在快速地左右摆动,试图摆脱敌方的锁定系统。

    机腹内共有三辆汽车,全都被铰链和钢索固定在地板上。当飞机的晃动幅度继续加大时,铰链松动,汽车也左右滑动起来。

    “将军阁下,请进入救生舱。”电隼急促地说。

    飞机救生舱只够一个人使用,也就等于说,当敌人的武器击中飞机时,北方大帝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活下来的人。

    “不行。”北方大帝回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电隼一愣,向我怒目而视。

    我很明白,北方大帝找不到古舞台上出现的反弹琵琶的女子,已经心如死灰,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在他心目中,我是唯一仅存的“找人”希望,所以我必须活着,帮他找到那女子。

    “飞机在什么位置?”我问。

    此刻,争辩谁逃谁留没有意义,我必须做到的是,最大限度地让更多人获得生存的机会。

    “在外蒙古西部,距离边境线四百公里。按照航标图,飞机贴着边境线向北,目标北极圈中心点。”电隼指着机舱侧面的大屏幕回答。

    “降低高度,准备低空跳伞。达到低空极限位置后,飞机转入自动驾驶,所有人跳伞求生。”我大声吩咐。

    从屏幕上显示的世界地图可知,外蒙古的西北部并没有高山、大河之类的天然边境线,而是一种草原、朔漠、戈壁、浅流混合地形,野外求生的条件相对成熟。即便没有补给,也能坚持三天以上。

    只要能成功落地,电隼马上联络快速接应部队,最快一天内就可以赶来救驾。

    其次,我分析过本区域的各国关系,没有任何一个邻国敢于公开与北方大帝为敌。所以,敌人最有可能来自于国际*流窜团伙,使用车载武器,秘密锁定了这架飞机。

    那么,以电隼等人的突击作战能力,消灭百人以上的*队伍,胜算至少五五开。

    我的命令是基于精确计算之上的,一瞬间将各种有利、不利条件全都计算在内,才得出了最正确的结论。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必须对于“大数据”有充分了解,才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你不要下命令,我的人,我会指挥——”电隼叫起来。

    “听他的,听龙飞的,听他的命令。”北方大帝声音不高,但威势十足,一下子把电隼的气势压了下去。

    “是,是。”电隼低下了头。

    “按我的吩咐,飞机全员跳伞求生。”我不卑不亢,重复着刚才的命令。

    电隼转身跑去安排,机舱内经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混乱,接着便安静下来。

    “如果有什么不测,帮我找到她。”北方大帝深深地苦笑着,“我国境内有很多功力高深的灵媒,就算我死了,仍然可以将这消息传递给我,让我的灵魂在死后可以无牵无挂地上天堂。”

    近在咫尺之间,我能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那种别人无法拯救的绝望。

    对于人类来说,“情”是一道险关。有些人渡劫重生、破茧成蝶,因为爱情的成全而一飞冲天;有些人却栽在“情”字上,一蹶不振,人生原本的光明坦途出现了断崖,荣耀与生命一同失去。

    像北方大帝这样的一世之雄,可以拥有一万个绝色美女,但却无法满足内心对于“情”字的追求。

    可以说,出现在古舞台上的反弹琵琶的女子,就是北方大帝生命中的冤家魔星,一出场就剥夺了他的快乐。

    “你的枪法是不是真的跟外媒传说中一样,百步穿杨,弹无虚发?”我岔开话题。

    “当然,当然。”北方大帝意识到我的好心,立刻挺直腰杆,振作精神。

    他是领袖,这种危急时刻必须彰显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领袖风范,而不能放任自己的情绪,变成为了男女感情而扭捏作态的蠢男人。

    “我的枪法也还可以,落地之后,我们可以比试一下。”我说。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的突击步枪点射技术毫不逊色于特种部队战士。”北方大帝笑起来。

    我们交谈之际,电隼已经安排好所有事项,飞机也开始急速下降。

    “将军阁下、龙先生,落地后跟着我。”电隼亲手为我和北方大帝背上降落伞。

    我已经做了决定,不用他们保护我,而是全力出击,化解这一次的危机。

    大家同在一条船上,杀光*,就是保护这条船的唯一办法。

    机舱中央的红色警示灯闪烁起来,播音系统反复提醒:“请注意,一分钟后,舱门打开,可以跳伞……请注意,一分钟后,舱门打开……”

    “我们中国人有句禅语——镜花水月。感情这件事,也真的像是镜中花、水中月,来时无踪,去时无影。将军阁下,我希望你能跳出这个感情的阴暗囚笼,重新回到阳光之下。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所有让你心动的美女都只是莎士比亚笔下老套的重复故事。保重,保重。”利用跳伞前最后一分钟,我给予北方大帝最诚恳的忠告。

    世上所有宝贵的感情都值得尊重,这是一个人在心里用“人性”战胜“兽性”的终极表现。

    此刻,即使明知道北方大帝爱上的或许是“一场空”,但我还是愿意祝福他,给他一线希望。

    就像我和顾倾城一样,虽然知道穿越时空都未必能找到她,但我还是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去争取最好的结局。

    舱门滑开,我第一个跳出机舱,向着雾沉沉的大地俯冲。

    北方大帝谈到了“突击步枪点射技术”,那是他们国家特种部队的强项,因为他们有为之骄傲的突击步枪品牌,销量稳居步枪之冠,绝对是百年来的“第一神枪”。不过,与*对决时,几乎用不到突击步枪,大部分时间,军用匕首和拧上消声器的手枪已经足够解决问题。悄然掩入,一招毙敌,神出鬼没,无声杀人——这些才是突袭战的诀窍。

    北方大帝的“强者”称号里带着很多表演的成分,真要进入实战的话,他就要相形见绌了。所以,这一次我第一个出击,就是不愿他卷入危险。

    在飞机上,他顾念着我,不肯一个人乘救生舱逃走。无论这种“顾念”出于何种原因,都让我有小小的感动。

    下降一段距离后,我的视野之中出现了大片的银光闪闪的湖面。湖面向右,十几堆橘色的篝火点亮了暗夜。再仔细观察,篝火位于树林与湖泊之间,可见是有着丰富的野战经验的队伍选择的驻扎地点。

    我拉开降落伞,顺着风向,飘落到树林的右侧。

    落地之后,我扯掉伞包,快速将降落伞藏进落叶堆里。

    天空中,飞机一直向北,夜航灯闪烁着,表面看来,一切正常。

    我不敢耽搁,马上摸进树林,向着篝火那边潜入。

    飞机上的人会陆续落地,假如有人飘落至湖面之上,便会行藏败露,令敌人觉察。一旦交火,就会造成无辜者损伤。

    我能做的,就是快速进入战斗,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穿过树林后,我出现在篝火的东南方。

    敌人的目标是天上的飞机,而此刻飞机已经到了篝火的西北方天空,能够吸引这批人的注意力。

    “注意,最新命令,目标已经跳伞,全体进入警戒状态,务必活擒目标。一队二队,环湖埋伏;三队四队,进入树林;五队六队,继续唱跳。”就在篝火边,一个瘦削的女子握着扩音器大声下令。

    原先,每一堆篝火边都围坐着十几人。那女子下令后,近处的人全都起身撤离,一部分向西,消失在湖边,另一部分向东,进入树林。

    稍停了一会儿,仍然坐在篝火边的人开始弹琴哼唱,载歌载舞。

    活擒北方大帝比杀死北方大帝要有意义,最简单的一点,北方大帝手中有着大国最重要的“核密码手提箱”。谁若拿到它,就能掌控大国核武,成为全球各国最恐惧的“战争死神”。

    用核武来威胁其它国家,一直都是几个西方超级大国的拿手好戏。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既然那女子是这伙人的领袖,那么,只要擒下她,就已经掌握了先机。

    我贴地爬行,在草丛、乱石间前行了五十米,渐渐接近篝火边的一排白色帐篷。

    这伙人为了掩饰身份,故意使用了这种徒步旅行者最常用的骆驼牌四层复合帐篷,从外表看,与一个大型的徒步旅游团没什么两样。

    我使用了“伏地听音”的手法,精确地判断出那女子下令后返回了第三座帐篷。而且,那帐篷里只有她一个人,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的脚步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