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美食之神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汝窑之美

第七百四十八章 汝窑之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来到《世界厨神大赛》的现场,谁能顺利进入下一轮,谁就能赢得触摸世界厨神宝座的机会。”

    “没想到第二轮我们是一个上场。”林萧低下头,将自己袖口挽好。

    “这轮比赛的规则不知道有没有变,还是观摩艺术品做菜吗?”刘芒朝台下看去,看到坐在中间的井田怀树,连忙点头示意。

    “不知道,管它呢。”

    “刘芒君,没想到真的和您分在一组。”站在刘芒对面的井田次郎走过来。

    “是啊,我也很意外。”刘芒笑道。

    “其实,我曾想过有这么一天,如果和刘芒君一起站在这里会怎么样。”井田次郎腼腆的笑了下:“结果,这天真的来了呢。”

    说到这,井田次郎仰起头,表情郑重:“刘芒君,虽然你在我心里,就像一座大山一样,难以逾越,但我是不会放弃的!”

    “呃,次郎先生……只是做个菜而已,不用那么悲壮吧,又不是生死决斗。”刘芒打了个哈哈。

    “当然要认真了!”井田次郎垂下头,深深鞠了个躬:“刘芒君,能和您同台竞技,是我的荣幸!”

    “好吧。”井田次郎这样郑重的态度,反而令刘芒有些不习惯:“次郎君,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过程。”

    “下面有请我们这次的特约嘉宾,来自英国博物馆的哈特维格?费舍尔先生。”主持人话音落下,一个西装革履,下巴蓄着整齐小胡须的男人走上舞台。

    “大家晚上好,我是哈特维格?费舍。”

    “看来规则暂时没有变,还是看艺术品做菜。”林萧转过头,朝着刘芒小声说道。

    “哈特维格?费舍先生,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著名的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今天您来,给我们观众和选手带来了什么惊艳的藏品?是埃及罗塞塔石碑?还是埃尔金大理石雕塑?”

    “都不是。”哈特维格?费舍摇摇头,接过话筒:“其实我来的时候也很踌躇,就像从无数钻石中挑选最耀眼那一颗那样。但幸好,有一位女士帮我给出了答案。”

    哈特维格?费舍拍拍手,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走上台,把手里提着的金属箱子放到舞台中间的展示台上。

    “这位女士告诉我,今天的两位厨师都来自东方,用一件东方的艺术品来诠释比赛,是最恰当不过的。”

    哈特维格?费舍打开箱子,戴上白色手套,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箱子里东西放到台上。

    “这……这是汝瓷?”当看到哈特维格?费舍拿出的东西时,林萧顿时眼前一亮。

    哈特维格?费舍从箱子中拿出的是一个不大的碗,可这个碗却霎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北宋汝窑天青釉碗,没想到还能在这看到!”刘芒几乎叫出声来。

    “中华之美,宋为极致!”贺东临也激动不已:“这轮值回程票了!”

    “总厨,小林师傅,你们那么兴奋干嘛?不就是一个碗嘛。”单简忽闪着眼睛,不解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碗!这是汝窑啊!汝窑啊!全世界目前已知的,只有区区五十几件,平时轻易可看不到。”林萧差点跳起来。

    “各位,用这件珍贵的艺术品来检验你们的厨艺,没有问题吧。”哈特维格?费舍放好碗,又退后几步,仔细检查了一遍,说道。

    “费舍先生,我们可以近距离观看吗?”林萧问道。

    “当然没问题了。但最好不要触摸,因为太珍贵了。”哈特维格?费舍让开身,耸耸了下肩。

    刘芒、林萧以及井田次郎等人走上前,瞪大眼睛,仔细观看起来。

    在灯光的照射下,这件将近千年的瓷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种光是很内敛的,含蓄而不刺目。凝神细看,在如雨后天空的天青色釉面上,布满了冰裂般的细密碎纹,而正是这些碎纹,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残缺美。

    “雨过天青云**,者般颜色作将来!只有亲眼得见,才知道什么叫美得不可方物!”贺东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啧啧赞叹。

    “总厨,我虽然觉得这个碗很漂亮,但却不知道漂亮在哪里,能讲解一下吗?”单简问道。

    “极简质朴,其美自珍!”刘芒吸了口气:“宋是中华文明的一个高峰,宋之前,比如唐,它做出的瓷器都是花花绿绿的,但宋却在繁华之间提出素朴风格。你看这个碗,它的颜色很素,雾面,亮都不亮,没有一点花边,没有一点火气,完全不表现,却令人看过一眼之后,会第一时间,从心底升起由衷的喜爱之情,这是很难很难的。”

    “次郎先生,你觉得怎么样。”略微向单简讲解了一下,刘芒朝一旁的井田次郎问道。

    “美!实在是美!”井田次郎激动得脸都红了:“这是可以让人沉醉,忘却一切烦恼的美。”

    “那你想好用什么菜,来展现这种美了么?”刘芒笑道。

    “这……”井田次郎一愣,变得吱吱呜呜起来:“刘芒君,我……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放轻松,咱俩一样。”刘芒拍了拍井田次郎的肩膀:“还真是为难呢。”

    “老刘,这次怎么搞?”围着展台看了半个小时,众人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这一方,商议起来。

    “不好做啊!本来以为是咱们中国的东西,还沾沾自喜,现在一想,简直不要太难。”贺东临一脸愁容。

    “是啊!这怎么做嘛,以菜品味道?色泽?还是气味?我的个天,那个女人是谁?怎么给费舍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林萧抱怨道。

    “除了这件精美的瓷器,费舍先生还邀请了一位特约嘉宾,加入我们今天的评审阵容,有请凯萨琳·大维德女士。”

    一位穿着粉色套裙,头上戴着圆顶礼帽,举止优雅大方,年龄大概在四十到五十岁左右的女人,从幕后走入评委席,朝观众们挥手致意。

    “凯萨琳·大维德?这名字好熟悉啊!”林萧一愣,脱口而出:“原来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