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侠萧金衍 > 第280章 凉凉

第280章 凉凉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金衍来到河边时,迪丽娜扎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正在拨弄自己的辫子。她看到萧金衍,连忙站起身来,“萧大哥!”

    为了这次会面,迪丽娜扎特意穿了一套节日盛装,银白色里衬,淡绿色比裢,上面点缀着宝石和银器,蛮腰盈盈可握,皮肤白若凝脂,她对这身装扮很是自信,本来以为,萧金衍见了她,会夸自己好看,谁料萧金衍只是淡淡问,“姑娘找萧某人有何吩咐?”

    迪丽娜扎道,“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嘛?”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颗圣女果,递到了萧金衍面前。

    萧金衍对前日她以臭李子戏弄自己之事记忆犹新,不堪伸手去接,一脸戒备的望着果子。

    “放心,没毒。”

    萧金衍打了个哈哈,摆手道,“算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迪丽娜扎满脸不悦,“你的意思是,在你眼中,我是一个可恶的毒蛇了?”

    “我只是打个比方,若是唐突了姑娘,还请见谅则个!”

    “哼,萧金衍,姑奶奶好心好意给你弄来了好吃的,却被你弃如弊履,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话刚出口,迪丽娜扎就后悔了,她今日特意约萧金衍出来,就是想跟他相处一会儿,怎么才一见面,就控制不住自己脾气了?想到此,她连忙换了一副语气,“萧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能不能陪我在河边散散步?”

    萧金衍点点头,“这个可以有。”

    他走在河边,与迪丽娜扎保持三四步距离,迪丽娜扎加快脚步,想与他并肩而行,萧金衍故意拉开与她的距离。

    “有你这样陪人散步的嘛?”

    萧金衍这才放慢脚步,等她跟了上来。迪丽娜扎一副乖巧女孩的模样,一边走,一边跟他介绍沿途风景,偶尔有遇到赶马到河边饮水之人,便大声招呼,顺便引荐给萧金衍。

    “月牙之泉,这就是昨日救你回来的那个汉人?”

    迪丽娜扎笑吟吟道,“正是呢!”那人打量了萧金衍半晌,道,“不错,比玛格要好看多了。月牙之泉,你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你不要胡说!”话虽如此,迪丽娜扎羞得满脸通红。又走了片刻,迪丽娜扎道,“萧大哥,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先答应。”

    萧金衍苦笑道,“你若让我自杀,我也先答应嘛?”

    “那个……”迪丽娜扎犹豫了片刻,似乎鼓足了勇气,低声道,“明日月亮节上,我想让你向我求婚!”

    “什么!”

    萧金衍大吃一惊。

    他早已听阿里说过,月亮节上,玛格要向迪丽娜扎求婚,这也是族内人尽皆知的事,迪丽娜扎这一开口,却是出乎她所料。

    “什么什么?”迪丽娜扎见他一副不甘情愿的模样,仰起头,望着他问,“我漂亮吗?”

    “漂亮!”萧金衍如实回答。

    “那你不想娶我嘛?”

    “不想!”萧金衍依旧如实回答。

    “为什么?”

    萧金衍也没有料到,迪丽娜扎的问题如此直接。中原女子说话多很含蓄,就算心中有意,也不会如此直接了当的问出来。但迪丽娜扎从小在草原上长大,做事喜欢直来直去,顺从自己心思,她觉得自己喜欢萧金衍,就大胆直接的开口,倒让萧金衍有些招架不住。

    “因为……”萧金衍考虑了一番,决定实话实说,“我有喜欢的姑娘。”

    迪丽娜扎一愣,觉得脸上挂不住,“她有我漂亮吗?”

    “没有。”萧金衍决定撒谎,若论相貌,宇文霜并不输

    给迪丽娜扎,而且她身上有一股英气,是迪丽娜扎身上没有的。

    “这不就得了!”

    迪丽娜扎嘟囔道,“父亲答应我,给我一千匹马的嫁妆,你若娶了我,这些都是你的。”

    萧金衍奇道,“你为何非要嫁给我?”

    “因为,我不想嫁给玛格那个在危难之时抛弃我的混蛋。而那个混蛋,将在明天月亮节上向我求婚。”

    “那你不答应就是了。”

    迪丽娜扎道,“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父亲虽是古邦族长,但族内还是分为了三支,还有三个长老,玛格父亲就是其中一名长老。这些年来,他们与霍乐人眉来眼去,早想脱离古邦族。父亲为了缓解部落内部矛盾,才答应将我嫁给玛格,来换取族内团结。按照我们古邦族风俗,玛格向我提亲,需要在全族面前接受年轻族人的挑战,他是古邦第一勇士,恐怕族人没人敢挑战他。但你不一样,你是外人,如果你打败了他,这场婚事就可以避免,至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

    萧金衍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做挡箭牌了?”

    “也不全是。”迪丽娜扎道,“其实,萧大哥,这些日子相处,你救了我三次,我心中……也是喜欢你的。”

    说到最后一句时,迪丽娜扎满脸通红,声若蚊呐。

    萧金衍一时语结,望着河水,没有作声。

    河水清澈,游鱼可见,流水击在石上,溅起一朵朵浪花。

    “你倒是说句话!”

    萧金衍长叹一口气,道:“姑娘还是另寻高明吧!”说罢,他几个纵跃,离开了河边。

    “你……”

    迪丽娜扎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若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萧金衍闻言身形一顿,终究没有转身,向营地那边走去。

    迪丽娜扎将额头上月牙装饰扯落在地上,气冲冲的回到自己营帐内,遇到了正在读一本《诗经》的姐姐古力热巴。

    古力热巴心思细腻,见妹妹一早兴致勃勃的出去,如今满脸泪痕回来,这个妹妹向来喜怒不藏于色,遇到半点委屈,便哭鼻子。

    妹妹对任何事都大大咧咧,就算当初与玛格的婚事,她也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有觉得什么,但自从萧金衍到来之后,妹妹仿佛变了个人,不是说萧金衍坏话,就是想办法找马努和布达打听萧金衍的事。昨日萧金衍将她救回时看,她整个人晚上兴奋地没睡着,一个劲儿拉着自己,跟他说萧金衍怎么救她,古力热巴就知道,这个傻妹妹,是动了真感情。

    可见到他这副模样回来,便已猜出了七八分,于是好生劝慰,“没事,会过去的。”

    迪丽娜扎一听,眼泪吧嗒吧嗒落了下来,扑在姐姐身上,道,“姐姐,我的命好惨啊。”

    古力热巴叹了口气,“还有人比我惨嘛?”

    迪丽娜扎显然没有听出姐姐话中含义,道,“你说我该怎么办?明天月亮节,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怎么帮?”

    迪丽娜扎道,“你帮我想。”

    ……

    第二日,便是古邦族的月亮节。

    天色微亮,整个部落中便充满了节日气氛。按照习俗,古邦族以家族为单位,在营帐内准备好一口大锅生火,熬好一锅马奶酒,家族中的长辈、妇女留守营帐招呼客人,男丁则以长子为首,带着牛羊肉,分别拜访其他家族。每到一家,就切一块牛肉、羊肉投入对方大锅之中,然后去拜访对方家中的长辈,喝一杯马奶酒。

    萧金衍第一次参加古邦节,跟随阿里、布达一家分别去拜访部落中其他人,小马努则兴高采烈地跟在后面,每到一户,

    都能拿到几块奶酪糖,心中崩提多么兴奋。

    拜访完一圈下来,已将近中午,回到营帐之内,自己家中那一口大锅,也煮着其他家送来的牛羊肉,称作百家牛羊肉,等肉煮熟,一家人拿出来,用刀切好分食。

    饮了一场酒,下午休息,到了晚上,将是彻夜通宵。

    深夜来临。

    营帐最中央,早已架起了一丈多的篝火,部落中的人,都聚到一起,载歌载舞,饮酒吃肉,好不痛快!

    族中的姑娘们,也都盛装出席,在一个老妪带领下,绕着篝火边唱边跳,旁边则是雪琴、边鼓伴奏。歌词无外乎两种,一种是感谢长生天赐给一年的食物,另一种则是表达对爱情的向往。

    古力热巴、迪丽娜扎两姐妹,也都穿了一身古邦民族服饰参加月亮节,姐姐显得十分文静,坐在篝火旁的一个毛毡之上,妹妹则浑然忘记了昨日的不快,与几个古邦少女一起跳舞唱歌。

    半个时辰后,几声鼓响。

    族长古勒带着一副牛肉面具出场,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萧金衍看来到篝火旁,双手举过头顶,似乎用古邦语在祈祷什么。

    众人十分虔诚跪倒在地,也跟着祈祷。

    祈祷完毕,他将一杯烈酒倒入篝火之中,营帐之内,篝火瞬间燃起了三四丈高,琴、鼓声起,整个古邦部落,如一片欢乐的海洋!

    这时,玛格忽然站起身来。

    来到正中央望向迪丽娜扎一家方向,满怀深情的唱了起来,“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河水,美丽的白云,我的爱人!”

    声音越唱越高,盖过了琴鼓声。

    玛格这小子,相貌虽然有些粗狂,但却生得一副好嗓子,唱起情歌来,倒也很有一套,不说迪丽娜扎,在场的许多姑娘,就满是深情的望着他。

    唱完之后,他来到萧金衍身前,道,“小子,今儿是我与月牙之泉的好日子,你也来一首!”

    其他人也与萧金衍熟络起来,跟着起哄,“中原人,来一首!”

    萧金衍道,“我不会唱歌。”

    “那就表演个节目,什么样的都行。你们中原的小调儿也可以。”

    他抬头正看到在人群古力热巴,她手中捧着一块洁白的哈达,又看到在人群南边的迪丽娜扎,不知什么时候,手中摘来了一朵鲜花。

    萧金衍想了片刻,“好,我来一段。”

    说罢,他来取过一个边鼓,一边击打,一边道,“打南边来了个迪丽娜扎,手中拿着一朵鲜花,打北边来了个古力热巴,手中捧着一只哈达,拿着鲜花的娜扎要用手中的鲜花换拿着哈达的热巴的哈达……”

    萧金衍气息悠长,一口气说了一大段。

    “嘘!”

    “什么乱七八糟的!”

    现场嘘声一片。

    玛格也觉得这个节目不伦不类,不过,听到嘘声一片,他更愿意看萧金衍出丑,于是道:“萧朋友,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你这个节目有些太草率了吧。”又问众人,“你们说行不行?”

    “不行!”

    “再来唱一段!”

    萧金衍说,“我是真不会。”

    “我定亲之日,你推三阻四,这分明是不给我面子。”

    “真要唱?”

    玛格还想看他出丑道,“真唱。”

    萧金衍深吸一口气,缓缓对玛格道,“今日是古邦族月亮节,也是你的大喜之日,在下才疏学浅,一首《凉凉》送给你们,献丑了!”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你在远方眺望,耗尽所有暮光,不思量自难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