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空间农女:灵果逆天 > 第1章 仙果重生

第1章 仙果重生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浩瀚巍峨的碧霖山,终年白云缭绕,仙气飘渺。

    山中有一座定光洞,洞里靠一侧种着大片仙草。

    其中有一个棵绛珠草,长得分外茂盛,只是繁茂的枝叶间,只结了一颗果子。

    果子已经成熟了,薄薄的果皮透明如蝉翼,里面殷红的果子闪着玛瑙一般的光泽,分外诱人,只是与周围其他散发着香气的仙草相比,却显得平凡多了。

    这洞的主人元齐神君闭关百年,刚出来就检查他最为珍爱的药圃。

    看这株绛珠草十分不悦,问道“铭垚,这棵绛珠草怎么还在这儿种着,我不是说不要它么!”

    跟在他身边的弟子低头说道“师父,这绛珠草挖来前就已经生长了五百年,弟子觉得不是普通的绛珠草,或许会有其他功效……”

    “能有什么功效,就算有也微乎其微,根本不能用来炼丹,种它浪费我的神土,赶紧挖掉!”

    “是,师父。”

    铭垚过去就要把绛珠草拔下,却不想绛珠草竟然说话了“神君,求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会努力多结果,不浪费神君的神土!”

    铭垚惊讶“师父,它竟然生出元灵了,还要拔掉它吗?”

    元齐神君不耐烦“拔掉,等阶太低,生出元灵用处也不大!”

    铭垚伸手便拔。

    绛珠草惊恐地哀求“师兄,放过我吧,拔掉我会死的!”

    铭垚却不理它,手下用力,把它从土里拔出。

    绛珠草的根拼命抓起一片神土,叫道“那求你让我带点土吧,不然我会死的!”

    铭垚用力抖着说道“放开,你也配带走神土!”

    绛珠草仍旧死抓不放,铭垚手里出现一柄铲子,“咔”地一下戳在它茎和根的交接处,把它的根生生斩落。

    “啊!”

    绛珠草发出一声惨叫,声音如同受到重创的女子。

    铭垚只当没听见,又在落地的根上狠戳了几下,碎断的草根立刻被神土分解吸收,转眼消失,然后拿着断根的绛珠草出了洞府,飞到堆积了几万年的炉渣山前甩手扔掉,连那惟一的果子也没兴趣收,转身回洞府去了。

    绛珠草躺在炉渣山上,整个植株瑟瑟发抖,它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把植株中储存的灵气拼命往果子上输送。

    那颗殷红的果子更加鲜艳,外层包裹的种衣越发轻薄,看起来更加美丽。

    到了最后,果子上闪起一层微光,终于脱离植株落在地上。

    用尽一切灵气把它催熟的母株也消耗掉所有的能量,干枯在炉渣堆上。

    晶莹果子躲在蝉翼般的种皮里,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一阵微风吹来,它借着风力滚离原地,蹦跳着向炉碴山下滚去。

    历代定光洞修士都擅长炼药,不止攒下了惊人的炉碴山,山脚下还扔着其他废料。

    绛珠果一路滚下来,一头扎进一个小小的废鼎中停止,好像找到了安身之所。

    这个鼎有着复杂的铭纹,造型古拙中透着精致,鼎身上却有一道明显的裂痕,不知什么原因造成,但几乎不可逆转,这应该就是它被丢弃的原因。

    一个无根果,一个破损鼎,都是被弃的东西,可是凑在一起,却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在绛珠果落进鼎中停稳之后,它与破鼎产生气机交融,慢慢的,一起闪起光芒。

    这次的光芒,要比绛珠果脱离母株的时候亮得多,它亮鼎也亮,释放着带有裂痕的光芒,含着绛珠果,把光芒射向某个方向。

    在它们光芒达到极致之后,光芒的前方忽然出现一个漩涡,破鼎带着绛珠果飞进漩涡之中,然后漩涡收拢,转眼就消失了。

    柔和的白光里,不知哪个方向有哭声传来“红衣,我的女儿,你不能死啊,你看娘一眼……”

    这哭声像是对绛珠果发出的召唤,它在鼎中的光芒突然强起来,携着破鼎向那边扑去,冲入光点,最终彻底消失!

    ……

    这里也是一片大山,方圆数千里。

    一个叫花溪村的小村庄,住着二十几户人家,坐落夕阳的光线里,宁静又祥和。

    然而这祥和的气氛,却被悲惨的声音打破。

    村中靠东边一户姓许的人家刚刚死了女儿,母亲阮氏正在放声大哭!

    她的女儿许红衣被财主家狗咬伤,治了半个多月不见好,终于熬不下去咽气了。

    十三岁的许红衣有点傻,但却听话又懂事,从来不惹人讨厌,爹娘把她当心头肉来疼,突然死了,简直挖了父母的心一样。

    “红衣,我的女儿啊!你就这么走了,是想让娘心疼死,你可让我怎么活啊!”

    阮氏抱着女儿的尸体嚎啕痛哭,哭得撕心裂肺,嗓子发哑,凄惨得让人不忍听。

    她的丈夫许长和瘦成一把骨头,坐在旁边的地上,低着头不出声,虽然没像她一样哭嚎,却也十分难过,只是男人不能像女人一样肆意宣泄情绪,强忍着而已。

    阮氏哭儿子许根宝也哭,哭得鼻涕眼泪糊满脸,悲痛欲绝。

    他今年七岁了,从小被姐姐带大。

    他不在乎姐姐傻不傻,只知道姐姐对自己好,财主儿子让狗咬的是自己,是姐姐冲过去把狗挡住,她才会被咬死的。

    他不想让姐姐死,拉着姐姐的手一直摇晃。

    绛珠果原配本只承载着母株的记忆,记得那被拔出土地的绝望、记得那被断根的痛,可是现在,它又有了其它记忆名叫许红衣,十三岁,因为傻经常被欺负,有父亲母亲和弟弟,父亲生病无力下田,家里很穷……

    慢慢的,她睁开眼,第一次用眼睛看周围的一切。

    阮氏只顾哭了,没发现怀里的女儿已经醒来。

    倒是许根宝感觉到姐姐的手指动,往她脸上看,见到许红衣睁眼,他突然止住哭声,愣了一下后大叫“娘,爹,我姐活了,我姐又活了!”

    阮氏和许长和不信,谁都没动,只是阮氏在哭的同时往女儿的脸上看了一眼。

    结果一眼看下去,哭声戛然而止,也惊讶地叫道“红衣,红衣你醒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