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空间农女:灵果逆天 > 第6章 掳走卢大旺

第6章 掳走卢大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红衣愤怒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住了,教训畜牲不用在当场,可以慢慢来,不然对方势力确实大,惹了麻烦全家都不好过。

    幸好她在人间“观摩”过三百年,不然作为一棵草,真的不会考虑这么周全。

    她阴森地盯着卢大旺的背影打主意,许根宝急切地拉她的手“姐快走,快走!”

    这孩子害怕起来力气出奇的大,把许红衣拉得踉跄,一路向家中走去。

    回到家里,两人都没说遇到卢大旺的事,点火去给父亲熬药。

    从前的许红衣脑了有问题,父母很少让她干活儿,倒是弟弟许根宝什么都会做,点火烧水很麻利。

    许红衣在旁边看着默默记下,以后自己是人了,这些事情都应该会,不能真把自己当成傻子。

    药熬好后给许长和端来,阮氏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知道小蓟不是毒药,吃了也不会有危险,就喂许长和服下。

    丈夫受伤阮氏没心情吃饭也没心情做,告诉许根宝把剩饭热热,和姐姐吃完早点睡,她一直在丈夫身边守着,生怕丈夫熬不过去。

    许红衣和弟弟一起吃完饭,姐两个到床上躺着。

    许根宝担心父亲又不敢说出来,躲在被窝里直哭。

    许红衣躺在旁边看着,心里叹气,人的生活怎么这么难,贫病伤痛,生死悲欢。活下去就已经够艰辛了,却还要受人欺凌。

    不行,自己来到这个家,就不能让他们被欺凌下去,欺负他们就是欺负自己,任何欺负自己的人,都要受到惩罚,就从眼前的卢大旺开始!

    她看了看身边的许根宝,似乎已经不再抽泣了,轻轻掀开被角,见这孩子已经挂着眼泪睡着。

    小小年纪,就要忍受贫苦的折磨,见识这世间的无情,真够可怜的。

    许红衣心生不忍,慢慢放下被角,没把许根宝吵醒,轻手轻脚下了床。

    晚饭过后,她的体力比之前又强了一些,对这个身体也更加适应,不再觉得走路那么奇怪。

    外屋的阮氏为了省灯油,夜里没点灯,开着门窗借亮。

    许红衣见她背对自己,头倚在床框上歪着,应该也是太过疲惫在打磕睡。

    她更不敢出声,悄悄地出了门,没被任何人发现,出院子向村头走来。

    卢财主名叫卢金山,住在村子北边,院子出奇的大,几乎赶上村子三成的用地,院子里房屋十多间,马车七八架,还有二十多个仆人,除去侍候女眷的女仆之外,其他都挤在院东的大厢房里。

    明天卢大旺就要成亲,今天卢家忙成一团,大晚上的还灯火通明,仆人们还在各种准备,杀鸡宰羊,擦桌洗凳。

    许红衣站在卢家斜对角看了看,自己总不能大摇大摆进去,卢家一大家子人,自己根本不斗不过。

    想了想她沿着许家院外的篱笆向院后走去。

    院子里亮,院外就显得极外黑,她悄悄走过去也没人看到。

    卢家的院子东边,就是果园那,只是没有连着,中间隔了一条路,都用篱笆围着。

    果园这边种的是晚熟的品种,现在才半熟,味道有点涩。

    许红衣因为自身的特殊,对于酸涩的感觉不太强,尝到更多的是甜味儿。

    她路过果园的时候,见到伸出来的枝上有一串半离的海棠,顺手扯了一个想要吃。

    摘果子扯得树枝哗啦一下,听到果园里面有动静,似乎什么人在里面。

    她把果子放在嘴边转头看,果然看到里面有个人影儿。

    本来她是来报仇的,不希望被人发现行踪,但她感觉那里面的人似乎也在躲藏,竟然问道“谁在里面?”

    她一问,里面的人也奇怪“咦,许红衣?你不是死了吗?!”

    许红衣把果子拿开,说道“你才死了呢,死了我能在这儿吗?你到底是谁?”

    那人从树后走出来,小声说道“傻子真没办法,连我也不认识,你赶紧走吧,到这来又招狗咬么。”

    他走近了,许红衣看出,这是长得瘦小枯干的少年,从身形上看,也就十二三岁。

    她没好气道“谁傻了,你不就是沈白丁么,有什么不认识的,说,你跑到果园里干什么?”

    沈白丁吓了一跳,连忙朝她摆手,说道“你别这么大声,被人听见就糟了,我就是来摘点果子吃,快点走吧,咱们都走!”

    说完他先转身向果园里面走去。

    许红衣奇怪,这边的果子没有远处的好,而且还离卢家近,容易被发现,他到这边来干什么?

    不过她对沈白丁并不熟,仅知道他与爷爷相依为命而已,没有心思管太多,见沈白丁离开,她继续向前走。

    到了院后,她站在篱笆外向院里看,想找到卢大旺的踪影。

    这边的灯光暗些,看向院子里也有些吃力,虽然时常有人走动,但也看不出哪个是卢大旺。

    等了半天也没发现卢大旺,许红衣暗暗琢磨,难不成卢大旺睡了,今夜根本不会出来?那么到明天人来人往,肯定更没机会下手了,不能立刻报仇,心里真是憋得慌。

    她正琢磨着,忽然听到院前有人大叫“着火了,柴堆着火了,快点救火!”

    许红衣担头看去,只见靠近果园那边的院角亮起火光,看样子点的还是干草,火光很快就冲起一人多高,把院里照得大亮。

    她突然想到,那里不是自己见到沈白丁的位置么?难不成火是那小子放的?

    很有可能,卢人要份子钱,可是朝全村子的人要的,沈白丁和他爷爷也逃不了,估计是把这小子也惹急了。

    不过干得漂亮,这时候乱起来,卢大旺肯定要出来了。

    她又往树后面隐了隐身子,注意院子里的动静。

    果然,“救火”的叫声响起来之后,院里很快就乱了,仆人们拿盆找桶,叮叮咣咣,打了水过去浇。

    卢财主和他的大老婆小老婆们也跑出来了,大呼小叫着指挥仆人灭火。

    紧跟着卢大旺也出来了,身上还套着大红的喜服,看样子是在试衣服。

    “咋的了,咋的了?咋会着火呢!”他也大声叫嚷。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