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空间农女:灵果逆天 > 第61章 指掉脑袋也不怪你

第61章 指掉脑袋也不怪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红凤还不在意,说道“我的头发能怎么,出来之前梳好的,照了好几遍……”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头发噗地一下松了,头皮还一阵发凉。

    她抬手向头上捂,结果却把发鬏抓下来,毛茸茸的一团在手里,还把她吓了一跳,惊叫一声丢出去,手里的鱼篓也松开了,落到何春一个人手里。

    何春也跟着她惊叫“啊!二姐,二姐的你头发掉了!”

    这时许红凤也看清地上扔的是自己的头发,她又抬手向头上摸,一摸一把参差不齐的头发茬子,有些落下来,已经把眼睛挡住了。

    她抓着碎头发惊叫“啊,我的头发,我的头发!”

    许红衣抱着肩膀看,一脸幸灾乐祸。

    许红凤叫着叫着,伸手指许红衣“许红衣,是你!是你把我头发剪掉了!”

    许红衣怎么可能承认,把手一摊说道“你胡说!我有剪刀吗?我有碰到你吗?有谁看到我剪你头了吗?都没有吧?都没有就说我剪掉你头发,讹人也没这么讹的吧!”

    “可是是你说的我头有问题的!”

    “说说怎么了,看到当然要说出来,我说说就会把你头发说掉么?要是那样的话,我说你脑袋掉了,你还就死了啊?”

    “你……许红衣,你欺负人!”

    许红凤气得跺脚,哭着跑出院去。

    何春愣愣地看了半天,见到许红凤跑开,她大声叫道“二姐,二姐!你等等我!”

    许红凤听到也当没听到,捂着脑袋往家里跑。

    何春提着鱼篓去追,可是走了两步又回来,把许红凤丢地上的头发捡起来,吃力地拿着鱼篓也走了。

    她们出去之后,沈白丁看着许红衣,小声说道“可真有你的,这下要把她气死了吧?没准你大伯母又来要来打你。”

    许红衣说道“她凭什么?上次也就罢了,我确实打了许红凤,可是这次我把她怎么了?我碰都没碰她吧,自己把头发得瑟掉了,关我什么事!”

    沈白丁偷笑,许红凤的头发到底怎么掉的,别人不知道,自己可清楚,许红衣这就是耍无赖呢。

    不过也难怪,谁让许红凤先耍无赖,惹了事就要承担后果,削掉她半边头发,也是给她一个教训,不然没准以后干出什么来。

    阮氏之前在屋里忙,听到许红凤的哭出声出来看,结果人都走了,也没看清到底怎么回事,问道“红衣,红凤怎么哭了,我听她喊什么头发头发的,到底怎么了?”

    许红衣假装无辜“我也不知道,她的头发掉了,就说是我弄的,我根本都没碰她。”

    许根宝蹲在篱笆边帮阮氏摘菜,把事情看了个清楚,说道“娘,是我姐弄的,我姐用手一指,我二姐的头发就掉了,就像割韭菜似的!”

    许红衣狠狠瞪他“不要瞎说,怎么会我一指就掉了,我手指上又没有刀,你是嫌没有罪证怎么的,还帮二姐说话,她把咱们的鱼都赖走了你没看见?”

    许根宝不说话了,蹲在那里龇牙笑。

    阮氏也不相信,女儿随手指一下,就能把许红凤的头发指掉了,纳闷地说道“她好好的,头发怎么会掉呢?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许红衣觉得好笑,说道“嗯,她就是得病了,把人品都病坏了。”

    阮氏没当回事,进屋继续做饭去了。

    许红衣和沈白丁把鱼搬下车,拿进屋里放好。

    沈白丁要回家,阮氏把刚做好的蒸糕装了几块给他拿着,省得他回家再做饭了。

    沈白丁不好意思拿,正在推辞着,院外何氏带着许红凤就杀来了,后面还跟着满脸无奈的许长贵。

    没等进院何氏就叫道“许红衣,你给我滚出来!你干什么剪红凤头发,你给我说清楚!”

    这种场面许红衣见过一次了,完全不在意,来到屋门口等着。

    阮氏正往沈白丁怀塞蒸糕呢,听到声音也停下来,来到许红衣身后往外看。

    当她看到许红凤那疯子似的半边头发的时候也吓了跳,还以为许红凤只是掉了一绺头发,没想到半边都没了,头侧边短到露头皮,可真是丑死了。

    何氏气红眼,进院指着许红凤仍旧大叫“许红衣你是作死咋的!你干什么剪红凤头发?你把她头发剪成这样,让她怎么见人!”

    许红衣一脸无所谓“她爱怎么‘见’怎么‘见’,关我什么事,头发是她自己弄掉的,你朝我吼什么!”

    屋里的沈白丁听了她的话又笑,这丫头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话让人听着犯寻思不知道么。

    何氏气懵,根本没听出有什么不对,继续叫道“什么她自己弄掉的,分明是你给剪的!我花钱买你的鱼,还买出错了,你剪红凤头发,是看红凤好欺负怎的,逮着她往死里祸害,她是你上辈冤家啊!”

    阮氏见她一个劲儿指责女儿也不干了,从屋里出来说道“大嫂你弄清楚了再说,红衣什么时候剪红凤头发了,她又没拿剪子又没拿刀,就在院里说几句话,红凤头发掉了,就赖是她剪的,根本就没有的事,你们怎么能冤枉人!”

    “谁冤枉人了,红凤都说是她剪的了,你们还想赖!你们咋那么缺德,一家子合伙欺负红凤!”

    这时许长贵也从后面上来,拉着她说道“你可行了吧,又跑这来吵,何春都说了,红衣没碰红凤,头发不知怎么掉的,你干什么非说是红衣剪的!”

    许红凤头发掉了一边,都快窝火死了,又跟许长贵跳脚“怎么不是她剪的,就是她!她用手指的,一指我的头发就掉了,就是她!”

    许红衣逮住她的话柄说道“你听你听,赖人还有这么赖的,说我把她的头发给‘指’掉了!头发是能指掉的吗?那你也指我,你可劲指,我让你指一天,别说把我把我头发指掉,就算把我脑袋指掉,我也不怪你!”

    “你……”

    许红凤看看她的头发,又看自己的手指,自己哪有那个本事,别说“指”掉许红衣发头了,就算让自己用剪刀剪,也要费点力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