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空间农女:灵果逆天 > 第69章 太残忍

第69章 太残忍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啊,反正是拔完了。”

    许根宝迫不及待地跑进屋中,马虎地洗了洗手,抓起干粮就啃,干重活还这么晚吃饭,真饿坏了。

    许红衣和张氏进到屋中,一家人点着灯吃晚饭,许红衣想到蒋家挖陷阱的事还在跟父母讲。

    许长和也替蒋家惋惜,说道“唉,蒋家那田是好田,就是开的地方不好,正在野猪来回走的路上,别人家的不祸害,就祸害他家的,搁谁都上火。”

    许根宝就惦记着吃,说道“不知他家到底能不能抓住野猪,蒋二伯说了,抓到的话,请大家吃猪肉。”

    阮氏说道“野猪肉没什么好吃的,怪味重,还不如吃鱼呢……”

    许红衣跟父母聊这些,却没敢问何青娘去大伯家问庚帖的事,敏感话题还是不要提的好,免得弄得全家都不舒服,想知道回头自己去他家偷听好了,反正空间门还定在他家没收回来。

    为了早点去何家打听消息,她吃完饭从屋里出来,假上茅房,却进了空间。

    她从空间里听空间外声音的时候,直接听到的是自己在空间外停留之处的声音,空间门外的声音,要动了打算从那里出去的意念才能听到。

    进来之后,她便专门去听。

    何青爹娘似乎也刚要休息,屋里响着一些零碎声音,好像在铺床洗脚。

    何青爹还在问何青娘“青儿后天就要去院试了,他要的新砚台你还没给买呢,那个旧的都磕掉角了,让他怎么好意思往出摆。”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多少遍了,我本来打算今天去镇上合八字一块买的,谁成想把庚帖弄丢了。”

    “说你也是,办什么事都不稳当,拿个庚帖还能弄丢,这下人家不给了,那闺女还要退亲,事情卡到这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不就一个八字么,我早晚能打听出来,要不是不好意思,我就问你姐了,等以后的,我让春儿多去打听,肯定能知道……”

    许红衣这才知道,原来她早晨去大伯家,根本就没跟大伯母打听自己的生辰,那就好,就这么拖着吧,反正只要没下聘礼,这亲事就不作数,不用再理这个茬儿了。

    她出空间回了屋,上床后又到空间里修炼了一会儿,然后出来睡觉。

    头天干活少太累,第二天早上醒来,觉得身上酸疼,而且疼得还很奇怪,那两条贯通的经脉处完全没感觉,其他地方却很明显,清楚的感觉到差别。

    她躺在床上不起来,暗暗思忖,以后是不是应该挤出更多的时间修炼,进步得再快些,到时候身体就好了,做事也不这么吃力……

    她想这些的时候,没发现外屋里静悄悄,本来应该在做早包的母亲并不在。

    躺来躺去,听到院里有脚步声,母亲跑回来了,进屋先扎进父亲的屋子里,说道“长和,老蒋家真抓到野猪了,足足抓了五头,真要给大伙分肉呢,刚才我们去他还说,他们弄不过来,谁要吃肉,就自己去割,要不一会儿我也去割点吧,反正那么多,他家吃不完,猪死了就坏了。”

    许长和说道“那倒也是,不吃确实都坏了,要不你去割点,给他家留点钱吧,白拿不好意思。”

    许根宝本来还睡着,结果在睡梦里听到“吃肉”两个字,立刻就醒过来了,带着睡间叫道“娘,蒋二伯真抓到野猪了?我要吃猪肉!”

    阮氏又到这屋来,说道“行行,快起来吧,要吃咱就去割,你和你姐去吧,带着盆,再拿把刀,看有别人割开的地方你们就割点,回来早的话,娘就给你们做了!”

    许根宝腿就从床上跳起来了,套上裤子穿鞋,又往身上披衣服,招呼许红衣“姐你快点,咱们割肉去!”

    许红衣无奈,这臭小子也太馋了,娘都说野猪肉不好吃了,他还惦记着。

    也行,想去就去吧,跟他割些回来,难吃的肉也是肉,尝尝也不错。

    她也起来穿了衣服,匆匆梳洗,然后拿着木盆和刀子,姐弟俩出门向蒋家走。

    走出去没几步,就遇沈白丁拿着盆跑来,见到他们问道“红衣,你们是去蒋家割肉吗?”

    “是啊,你也是吗?”

    “对啊,我是专门来找你们的,走吧,一起去。”

    三人一边走,沈白丁和许根宝一边兴奋,沈白丁说道“蒋二伯还真厉害,竟然真抓到野猪了,这陷阱没白挖。”

    许根宝说道“他挖那么多天,当然不能白费劲,这回抓到野猪,地就不会被祸害了。”

    沈白丁又道“可不是,蒋二伯真是气坏了,我听说连大带小抓到五个,还没抓完呢,他把两个小的砍断腿扔在田边,吓唬其他野猪,家里这三头大的,也是活割的肉,说要把它们剐了出气!”

    许红衣听了傻眼“活割肉?那也太残忍了,抓都抓到了,弄死再割不行么。”

    “这不是气的么,野猪祸害他家田啊,猪吃了人就没得吃,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看谁厉害呗。”

    许红衣不出声,野猪祸害庄稼也不是故意的,它哪知道什么是人种听,什么是山里长的,跟野兽赌气犯得着么。

    想着已经来到蒋家,看到好多人都来割肉,有的拿着空盆刚来,有的已经割到肉走了。

    正看着忽然听到野猪惨厉的嗥叫,转头看去,见几个人按着一头猪,在那里活剥皮,猪的腿也被砍断了,身上一片一片的血窟窿,血流得到处都是。

    许红衣心头重重颤了一下,倏地把头转向一边,实在不忍看下去了。

    沈白丁不觉得怎样,招呼他们“快走,咱们也去割,不然好的都被人割没了。”

    可是没等他迈步,许红衣却把他拉住,摇头说道“不要了白丁,咱们别去了,太惨了,我看不下去,要是死的吃就吃了,活的怎么能这么折磨,它们又不是十恶不赦。”

    沈白丁不理解“可是红衣,它们是牲畜啊,生来就是被人吃的,活着割的肉新鲜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