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空间农女:灵果逆天 > 第74章 半桶油的威力

第74章 半桶油的威力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家人虽然躲进屋里,但也从窗缝看着外面,野猪王拱塌别人家房子,他们都看见了,又见朝自己家来,吴三叔急了,告诉吴三婶抱吴小兰从后窗快跑,他竟然从前窗跳出来,拿了一把斧头朝野猪王迎了过去!

    许红衣就在自爱院里看着,替他们捏了一把汗,以为他们快点快,从屋子里跑出去,应该能躲过,却没想到吴三叔出来了。

    不只他出来,吴三婶担心他,感觉自己和女儿也跑不掉,抱着吴小兰竟然也从屋里出来,哭喊道“他爹,要死咱们死一块!”

    许红衣吓呆了,在心里默念“完了,这一家人真要死了!”

    出于本能和同情心,她迈步向那边跑去,两家之间的篱笆碍事,伸手一划便推开!

    万幸的人,在吴家一家人冲出来之后,野猪王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头一次遇到敢迎着它过来的人,判断一下对方的实力。

    但仅仅停了一下之后,便再次前冲,张嘴就去咬吴三叔。

    吴三叔手里拿着一把劈柴的大斧,挥起来也向野猪王砍,然而他的丸体型和野猪王没法比,多一把斧子也强不到哪去,根本不可能砍开野猪王坚硬皮甲。

    这时候许红衣赶到了,情急之下,她指尖的法力更强,比之前又长出二尺,挥手向野猪王的脖子划去!

    以她判断,这一下就算不能把野猪王的头斩下来,也能让它受到重创,落荒而逃。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这野猪王的皮竟然出奇的坚硬,比她从前试过的任何物体都坚韧,指剑划在猪皮上,竟然能感觉到反弹的力量,把她的法力弹开一部分,剩下一部分也没那么强劲,竟然只在猪脖子上划出二尺多长,几寸深的一道口子。

    这样的伤口,换在一般动物身上或许致命,但野猪王实在太大了,脖子上这一道伤,只能算是让它挂彩了而已,并没失去战斗力,反倒把它激得更怒,转头注视着许红衣,喉咙里发出狂躁的吼叫。

    许红衣大惊,慢慢向后退着,却没打算逃跑,因为吴家人还在旁这,自己逃跑,他们就完了。

    她两手之上还蓄着法力,却在心里衡量,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战胜这头野猪?是跟它死磕到底,还是把它收进空间?收进空间省力又安全,但是要怎么解释?

    她犹豫着不动,那头野猪却向她冲来了。

    许红衣双手齐挥,就要再给这野猪几下子,然后再看效果。

    可就在此时,沈白丁却突然从旁边冲出,手提半桶油,哗地泼在野猪王头上,然后手里的火把就丢了过去!

    刹时间,一片金黄色的火焰从猪头上腾起,把猪头烧成了一团!

    “嗷!”

    野猪王又是一声怪叫,猪头拼命地甩,想把火焰甩开,却根本没效果。

    它本能地掉头,撒开蹄子向前蹿。

    头上着火看不见东西,冲出院子过路,一头撞上对面人家的下屋,把屋子撞倒,它头上的火也灭了。

    但是又被指剑划伤,又被火烧,它无心再战,一溜烟地冲出村子逃跑了。

    直到野猪王跑远,吴家人才回过神来。

    以为必死无疑的吴三婶抱着吴小兰,突然放声痛哭起来“他爹,他爹!你没事吧!咱们没死,没死啊!”

    她哭吴小兰也哭,母女俩都在后悔。

    吴三叔过去把这母女俩人抱住,连声安慰。

    许红衣也惊魂未定,慢慢收了指剑,转头看向沈白丁,问道“白丁,你怎么来了?”

    沈白丁生怕她受伤,上下打量着她说道“我来看你啊,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来看我干什么,你家里没事吗?”

    “没事,猪从我家门前过去的,我看它毁了别人家的房子,奔这边来了,怕你有事,就帮忙了!”

    虽然许红衣有办法对付野猪王,但还是佩服沈白丁的智慧和胆量,说道“你太聪明了,竟然想到用火烧,如果其他人早想到这办法,或许早就把它赶走了。”

    沈白丁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到的,太着急吧,可是好像真的死了好多人,我刚才过来,还看到有人扒房子哭呢,我们去帮忙吧!”

    都是乡亲,出了这样的大事,谁都不能看着。

    许红衣说道“走,快去看看,早点把人救出来还能有口活气儿。”

    他们两人向院外跑。

    吴三叔听到他们要去救人,也对吴三婶说道“你抱孩子回去,我也去救人。”

    吴三婶和吴小兰回屋,吴三叔也跟着跑出来了。

    许红衣虽然把门顶上,可是阮氏也从屋里把窗子打开了,许红衣和沈白丁与野猪王惊魂恶斗,阮氏全都看在眼中,和许根宝也想跳出来帮忙,可是她们出来的时候,野猪王都已经逃走了。

    见到许红衣和沈白丁、吴三叔向别人家跑,她担心地大叫“红衣,红衣你小心啊!”

    “我知道了娘,你们快回去吧!”

    说着人已经跑远。

    阮氏不能留许长和一个人在家,也不敢让许根宝跟去,拉着他把门打开,又回到屋子里,担心女儿有事,还经常出来看。

    许红衣和沈白丁、吴三叔向村中跑,斜对面那户人家屋中有没有人不知道,吴三叔和他家的关系好,跑过去找了,许红衣和沈白丁又向别家跑。

    路过大伯家的时候,看到大伯家的屋子也被撞倒了,而且是所有的屋子都被撞倒,看样子猪在他家是转了一圈儿,不是一走一边就算了。

    再向前跑,看到与沈白丁家院两家的人家,房子倒了,男人一边哭一边挖,好像媳妇和孩子都埋在里面了。

    沈白丁跑过去帮忙,许红衣也在后面跟着。

    往院里跑的时候,又听到有人在蒋二家喊“蒋二哥,蒋二嫂,大侄子!你们都搁哪呢,有没有人啊!”

    许红衣向那边看,只见蒋二家已经一片光秃秃了,房子不只被撞到,都已经蹬平了。

    大半夜的,人不可能外出,叫了这么久都没人答应,估计一家都不能幸免了。

    许红衣觉得太残酷了,因为一片地,竟然酿成这样的惨剧,真是不值得。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