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空间农女:灵果逆天 > 第85章 叫破嗓子她也不会回来

第85章 叫破嗓子她也不会回来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根宝见许红凤占了那么大面积,一声不吭就下了床,到外面找到许红衣,拉着她的手说道“姐你进屋看看,二姐把床都占了,就给咱们俩留那么点地方,一会儿肯定挤死了!”

    许红衣就知道许红凤会这样,说道“我先不进,你进去瞅着吧,一会儿我就让她滚蛋!”

    许根宝眼睛发亮“姐你要放老鼠了?”

    “是啊,你进去瞅着吧,你就大声说‘困死了,我要睡觉’,然后我就放老鼠。”

    许根宝乐了,转身就跑回屋子。

    许红凤不喜欢被别人看到她脱衣服,已经趁许红凤和许根宝不在屋,脱衣服躺下了。

    许根宝进到屋里,见许红凤果然已经进了被窝,跳上床叫道“困死了,我要睡觉!”

    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许红凤斜眼瞪着他,没好气地说道“困了还叫那么大声,你困别人不困啊,吵得别人都睡不着……”

    她正说着,忽然感觉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动,快速地拱来拱去,还爬到她脚上。

    她猛地一哆嗦,使用抖脚“啊,什么东西!”

    叫着坐起身把被掀开。

    这一掀不要紧,两只大老鼠露出来,还有只一被被子带落在腿上。

    “啊!”

    许红凤叫得比见了鬼还恐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那么敏捷,本来是坐在床上的,转眼就跳下去,光脚在地上腾腾跳。

    阮氏许长和在另一个屋正说话呢,听到她的叫声跑过来,问道“红凤咋了?”

    许红凤吓得脸都青了,哭着叫道“老鼠,老鼠!!!”

    这时许红衣也没没事人似的进来了,看到她吓得魂出窍的样子心里暗乐,脸上却平淡没有表情,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两只老鼠而已,往天比这还多呢,经常在床上跑来跑去的,它又不咬你。”

    许红凤失控地大叫“怎么不咬!它什么都咬,我小时候就被老鼠咬过!”

    “那也是你乱动了它才咬你,你好好躺着,不理它不就没事了……”

    说着又往床上指“你看你看,那里还有呢,天天这么跑,从来都没咬过我和根宝,根宝你说是不是?”

    许根宝小脸都笑出花儿来了,说道“是啊,我家老鼠可多了,不只床上有,柜子里也,哪儿有,从来不咬人,二姐你别怕!”

    许红凤不怕就怪了,往床上一看,又有三只老鼠在自己被窝里乱蹿。

    她实在受不了了,嗷地一声就冲了出去,穿着中衣光着脚,就那样跑回家了。

    阮氏十分惊讶,跟到门口叫道“红凤,红凤你慢点,你倒是穿上鞋啊!”

    可是许红凤都已经跑远了,根本不敢再回来。

    许红凤见许红凤走了,立刻把老鼠收起来,然后才跟出来看,见母亲叫许红凤,说道“算了娘,你就别叫了,叫破嗓子她也不会回来的。”

    阮氏回头狐疑“红衣,咱家咋会出来这么老鼠,是不是你弄的?”

    许红衣一脸无辜“娘,这怎么会是我弄的,老鼠又不听我的,咱家本来就有老鼠啊,确实上过床,就是我和根宝都不怕,没跟你说而已。”

    “真咋的?”

    “真的,千真万确,不信你问根宝。”

    阮氏知道问了也白问,这姐弟俩一条心,就算不是那样儿子也会帮着女儿的。

    她揣着疑惑回屋,小声跟许长和议论这事,女儿早上说有神仙帮她的事,夫妻俩人已经讨论了一天,现在又突然出了一窝老鼠把许红凤吓走,他们要不怀疑才怪。

    许红凤不以为意,回到屋里把许红凤的被褥卷起来推到一边,对许根宝说道“好了根宝,咱们睡觉。”

    许根宝一直在屋里偷笑,都快笑出眼泪了,小声问道“姐,那二姐不会再回来了吧?”

    许红衣小声说道“她敢回来,就直接发把老鼠扔她脖子上,吓死她算了!”

    说着她也上床,把自己的褥子扯起来往地上抖了抖,又翻面铺着,等明天洗了褥里重新做好再翻回来,不然她也嫌老鼠脏。

    姐弟俩刚躺下,许长贵就来了。

    别说没有证据是许红衣做了什么,就算真知道是许红衣把许红凤怎么样,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把许红凤的被褥拿走,告诉他们,许红凤不会过来住了,自己回头把家里床加宽一下,还让许红凤在家里住。

    他走了之后许红衣还在小声嘟囔“能把床加宽为什么不早加,非得让许红凤到咱家来住,他那闺女什么样自己不知道。”

    阮氏听到训斥她“行了吧你,别那么多嘴,挺大的闺女,跟爹娘睡一张床那么方便么!”

    许红衣不懂,不服气地反驳“有什么不方便,她又不光着睡。”

    阮氏气得无语,又回屋去了。

    总算消停下来,时间也晚了,许根宝真困得不行,安静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许红衣累了一天也不能休息,又悄悄从空间里出来,来到沈白丁家找他。

    沈白丁这小子虽然性格顽劣,可是却真用功,她来的时候,沈白丁又坐在院子里练功,许红衣看得出他很专注,也很投入的样子,也有点怀疑,为什么这家伙就是练不出什么门道呢,这么长时间了,再怎么也应该有一点点反应,可是听他说,完全就是没练一样,还真是够奇怪的。

    她看了半天才招呼沈白丁。

    沈白丁轻手轻脚从院中出来,跟她走到远处,两人进空间里烧了一下粮袋子,计划了怎么分派,然后就开始动手。

    除去财主卢金山家,其他人家没受灾的送一袋粮,受了灾的送五袋,许红衣家和沈白丁家都一样,院子里也都放了一袋粮,以掩人耳目。

    别人家还好,就是发到大伯家的时候,许红衣心里有点不平衡,明明大伯母借了自家的粮还没还呢,又要送给他家五袋,真是便宜他们了。

    可又不能特殊对待,不然很容易被人看出来与自己有关,给了也就给了,就当是看大伯面子,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房塌了最发愁的是他,给几袋粮安慰一下,心情也能好些。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