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医心记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切皆有因果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切皆有因果

作者:振鹭于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见浚只说在废储一事上,自己没能如了金铃儿的愿,打算在别的地方好好补偿她。他这次生病之后,心态奇异地变得平静了许多,说是认命也罢,说是年纪到了也罢,总之不再像以前那样焦躁地停歇不下来。自己心态平稳了,就可以好好陪伴金铃儿了,再不会叫她一个人孤枕难眠、东想西想。可是刚刚有了这个心,金铃儿却又出了这样的事。

    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命御医全力救治,身边的人好好伺候,让她的日子好过一点罢了。

    只是金铃儿一开始是怎么被吓到了,后来又怎么中风的,这个事情陈见浚要问清楚。

    虽然陈见浚自己的病也还没全好,时不时会感到眩晕,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把事情一件一件安置好。

    他赏赐了御医,让他们务必尽全力救治皇贵妃,就打发他们下去了,然后他离开寝宫,到了偏殿,命袁鸿去叫玛瑙进来回话。

    不一会儿,袁鸿带着战战兢兢的玛瑙进来了。

    因袁鸿沉默稳健,陈见浚又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因此这段时间对袁鸿十分倚重,审问玛瑙也没有叫袁鸿出去。

    玛瑙就知道会有这一出,心里早就反反斟酌,话该怎么说。

    如今皇贵妃已然是不中用了,自己没有必要再替她隐瞒。以后如果万一事情被抖出来,皇帝发现自己撒谎,自己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此其一。

    其二,皇贵妃娘娘出事,皇帝异常恼火。若是皇帝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八成会迁怒到服侍的人身上,自己是第一个倒霉的。如果皇帝知道,皇贵妃想去击杀昭明真人,在王母殿反而受惊吓奔逃,就会明白冤头债主是谁,就不会拿服侍的人撒气了。

    所以自己最好实话实说。但是要说实话,却也不能说得太痛快,不然皇帝会觉得自己薄情寡义,主子刚刚病倒自己就把她的底兜出来。

    所以在陈见浚问到皇贵妃是怎么想起找张惟昭做法事的时候,玛瑙露出一副怔忪不安的样子,跪在地上低下头说:

    “皇贵妃娘娘这几日觉得身上不舒服,心里也不安宁,想着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撞客到了什么东西,宫里人人都传昭明真人法术了得,娘娘就召昭明真人来安喜宫做一场小法事,祈福禳灾。昭明真人却回说安喜宫在紫禁城的坎位,不适合做法事。请娘娘到飞仙宫的的王母殿去。到了约定的时间,娘娘就去了,谁知……”

    陈见浚不耐烦地打断她:“你寻思你是皇贵妃得用的人,朕就不敢动你是不是?朕没时间跟你打马虎眼,你最好马上说实话,不然朕叫人打断你的腿扔到乱坟岗喂狗!”

    玛瑙马上磕头出声,求饶道:“陛下饶命!奴婢不敢隐瞒!实在是娘娘有命,奴婢不敢不从……”

    “少废话,讲!”

    玛瑙一咬牙,道“是!前些日子,梁公公来求见娘娘。”

    “梁芳?”陈见浚冷冷道。

    “是!梁公公和娘娘说了好一阵子话,奴婢不在跟前儿,不知内情。梁公公走了之后,娘娘就让奴婢去找几个人来……”

    “什么样的人?”

    “两个宫女、两个宦官,都要体格健壮,干事利落的。”

    听到这里,陈见浚已经猜到金铃儿想要干什么了,但他还是咬着后槽牙道:“找这样的人干什么?”

    “让他们,让他们……”说道这里玛瑙声音越来越低:“让他们袖子里藏了绳子和榔头,等昭明真人来安喜宫做法事的时候,就说昭明真人借机诅咒娘娘,将昭明真人就地诛杀。”

    “哼!”陈见浚冷哼一声:“但是昭明真人并没有来,而是叫你们去飞仙宫去是不是?”

    “是!娘娘按照说好的时辰去飞仙宫,昭明真人殷勤地出门迎接。娘娘就带着奴婢和那四个人进了王母殿。昭明真人说她要去换法衣,就离开了。”

    “之后发生什么事?”陈见浚知道关节点就在这里。

    “说来也奇怪,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事。”玛瑙其实一直弄不明白,在王母殿里发生了什么,弄得娘娘那么惊恐。因为玛瑙年纪尚青,从来没有见过季灵芸,当然也没有机会看到过季灵芸的遗像,加上当时预谋杀人很紧张,根本没有察觉王母殿里的两个宫女和张惟昭有什么异常。虽然张惟昭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玛瑙却以为那是做法事时必要的装扮。

    “并没有发生什么事?”陈见浚诧异道,皱紧了眉头。

    “昭明真人去换法衣的时候,出来两个宫女,一个请娘娘落座,另一个让娘娘喝茶。娘娘却显得很惊恐,把茶盏都摔了。但奴婢看那两个宫女,眉眼周正,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知道娘娘为什么突然那么害怕。”

    “还有呢?”陈见浚身体向前倾,继续追问。

    “还有就是昭明真人换好衣服出来,打扮得如仙子一样,说话腔调也变了,娘娘一见她出来,就开始大叫。叫了几声就往外跑。”

    “她叫的是什么?”

    “娘娘叫的是,别过来,还有王母娘娘在看着什么的。”

    陈见浚沉吟不语。

    玛瑙自动接下来道:“娘娘回到宫中,还是惊骇不已,一直在叫说大鬼、小鬼什么的。”

    “大鬼小鬼?”

    “是,娘娘说有一个大鬼带着几个婴鬼来纠缠她。”玛瑙说到这些的时候禁不住打颤。

    陈见浚也浑身发冷,觉得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力量在快速流失,强打起精神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玛瑙极力回忆:“对了,昨天晚上,娘娘睡得很不安稳,半夜大叫着醒过来,似乎受了很大惊吓。”

    睡得不安稳,究竟是因为第二天准备杀人,心头不安呢?还是因为心中升起了杀念,招来了什么东西?

    这就不是能从玛瑙嘴里问出来的了。

    问到这里,陈见浚实在没有力气了,对玛瑙说:“你好好伺候皇贵妃,如果有一点差错,数罪并罚!”

    玛瑙诚惶诚恐地谢过皇恩磕头出去了。

    陈见浚用手撑住头,只觉得一阵眩晕。

    一直沉默不语的袁鸿这才过来问道:“陛下,要不您先躺在软榻上休息一会儿?”

    陈见浚道:“先不用。玛瑙刚刚说的你都听见了。你现在去提皇贵妃带进殿中去的那四个人来审问,看他们怎么说。”

    袁鸿另安排稳妥的人服侍陈见浚,自己去审问那四个人,不多时进来回禀道:“启禀陛下,那四个人说的和玛瑙八九不离十。他们当时带着绳子和榔头进的王母殿,准备在殿里动手杀人。这会儿有一个人一直说王母娘娘显灵了,她现在头痛得像要裂开,定是遭了王母娘娘的罚了。”

    陈见浚听了之后,只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实在是撑不住,他在袁鸿的服侍下,在软榻上躺了下来,打算休息一会儿恢复一下精神气。

    人是躺下休息了,可是心却平静不下来。

    他早就跟金铃儿说过不要去动张惟昭,金铃儿也答应了。但是她完全没有遵守诺言,多次陷害不说,这一次甚至要亲自动手杀害张惟昭。想到这里,陈见浚觉得金铃儿实在太让人生气了。可是气又有什么用?金铃儿人已经完全废了,气息奄奄地躺在这里。想到这一点,陈见浚又觉得十分心痛。

    陈见浚自己也觉察到,他对金铃儿的感情就像是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清。爱与恨,依恋与厌恶交织在一起,让人筋疲力尽。

    而张惟昭,又是另一个让他觉得矛盾重重的女人。他知道金铃儿带着人去诛杀张惟昭,若是让她逆来顺受、坐以待毙,那恐怕是太有违于人道了。但是,她要自保可以,手段却太厉害了,一下子让金铃儿把余生都葬送了进去。

    对于张惟昭,自己该恼怒吗?该严厉惩罚吗?可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陈见浚只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

    陈见浚只听见自己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说,算了,就这样吧。这就是命。人还能争得过命?金铃儿害了那么多条性命,这次害不成人,反而把自己折进去了,就当是对以前罪愆的折抵吧。

    他又想起来金铃儿的胡言乱语,大鬼带着几个婴鬼来抓她。大鬼,想必就是季灵芸了,婴鬼,就是自己那些夭折的,或者是没来及出生的孩子吧。想到这里,陈见浚不由内心刺痛。

    自己固然辜负了金铃儿,可金铃儿对自己的伤害,又何尝少了?

    算了吧!算了吧……

    这都是命。事到如今,再追究这些都没有用了。陈见浚只希望,金铃儿在余生之中少受些苦,到了阴曹地府之后,也最好不要因为她做过的那些事遭遇酷刑。她做的那些事情固然不对,但是,若不是因为她心里太苦了,又如何会变得这样刻毒?

    一切皆有因果。只是,这最初的因是从哪里种下的呢?陈见浚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