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红楼之公子无双 > 第425章 女王手段、笼络皇帝、反转

第425章 女王手段、笼络皇帝、反转

作者:司马匪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是洗面药澡豆方也需要猪胰、皂荚、葳蕤、土瓜根等七味药,捣筛均匀,一般的洗面药方也有八味药。”

    茜香女王说完,贾琮认真听着,末了女王道:“不知道大人的配方有几味药呢?”

    “啊?噢?呵呵……”贾琮故意打哈哈,暗道这小娘皮想套我话呢!才刚套了宝琴妹子,以为我也是那么容易露馅的吗?

    贾琮顾左右而言他,但是转念一想,这茜香女王闾丘推葵的话,还是给了自己不少信息的,当然他也有留意这方面的东西,毕竟自己是要暗中赚钱的。

    一般来说,这时代的洗面、洗衣洁净用品,皂荚和猪胰的原料居多,这两样是不可或缺的。

    其他诸如茜香女王所说的配料,那也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

    而贾琮从小是庶子,也不可能有这些上好的东西提供。

    李时珍《本草纲目》对此有详细记载,“肥皂荚,十月采荚煮熟,捣烂和白面及诸香作丸,澡身面,去垢而腻润,胜于皂荚也。”

    关于猪胰这本书是这么说的,“一名肾脂,生两肾中间,似脂非脂,似肉非肉,乃人物之命门,三焦发源处也”。可以治疗“面粗丑黑,手足皲裂,唇燥紧裂”。

    另外,在此时空生活这么久,贾琮也知道一点,很多好的香皂肥皂,里面是掺杂了丁香、檀香、麝香等去除异味的。

    所以,不仅贾琮知道,茜香女王也根据贾琮的售价猜测到,贾琮的这种肥皂成本、效用一定是性价比最高的,有接近于这个时代好肥皂的效用,却又是成本比那些好肥皂低的。

    毕竟贾琮的配料只是小苏打、石灰、卤水、猪油几样易找且价格不高的东西。

    “噢,其实这个肥皂茜香小王也愿意合作的呢,学士大人可以慢慢考虑,我和你可是不打不相识,当初大人威震海岛,以一己之力周旋于列强之间,解我同胞之危难,我实是铭感五内,时时望于报答万一呀。”

    “因此上,我今天和你一番洽谈,也都是为了大人好。大人不想想,你若暗中做大了生意,到了富可敌国的那一天,您该如何自保?沈三贯是被你削了权和钱的,哪一天您自个儿也成了盐商沈三贯呢?屠龙者屠了恶龙,可他最终也会变成恶龙。”

    “这个时候,按照大人的说法,你需要转移国内的矛盾,转到海外去,转到大航海发现的全球去,可是这点班底还是远远不够开拓全球的,不说远的,单论近前,大人发明的东西,不管是肥皂香皂,还是砷凡纳明,都会冲击到同行的利益,不然太医院干嘛跟你闹呢?你所做的一切不是济世利民么?可这只是看似济世利民,短时间来看,它是害民的,有效新生物品的快速发展,势必冲击市场和一些生产者,让他们失业,无以为生,加速暴乱和动荡。”

    “还远远不到那一天的。”尽管贾琮嘴上这么说,但是英国工业革命的教训,他是了解的,就算是本国的科技进步产品,在丝织业上也明明有更好的机器,但是没人敢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用,因为冲击的后果太可怕了,断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

    “按照大人从未放下的做法,总会到的。”

    贾琮哼道:“女王可真会谈话,口口声声为我,还不是为了保障你自己的利益,你是希望我私下和你们茜香一起赚钱吧。”

    “那是你的选择,毕竟你还有一个师姐、两个亲信在我们那里呢。”茜香女王笑吟吟道。

    若是外人看见他们谈话的样子,真会以为二人是亲朋好友亲密无间了,而此时贾琮已逼近了茜香女王,一字一句道:“你千万不要尝试着威胁我,不然我可以保证你这个京城都出不去,绝对!”

    “……”茜香女王脸色忽红忽白,没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两年前贾琮还在他们的京都承天府被他们的将军陈华刺杀过呢,当然贾琮是活着回来了。

    最终贾琮还是考虑了以后会和她接洽的。

    因为她说的对,到时顺朝的国内矛盾一冒出来,贾琮必须不得不把这种矛盾转移到国外。

    既然要赚钱、赚大钱,贾琮还想着把红楼世界的丝织业也改革一番,那个时候的矛盾会更大,而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抓住大航海后时代对外的贸易顺差不放,赚足外国人的钱,把痛苦转移给他们。

    这就要求他有更大的权、更多的钱、更强的势。

    一想到这些愿景和美好的未来。

    还有身边值得他珍惜的一些亲朋,贾琮的热血就不禁慢慢激荡了起来。

    ……

    西城,薛家恒舒典当铺,与贾琮只有短短几里之隔。

    薛蟠大眼睛呆呆地转动:“刘公公,我妹夫可是常说起您老的侠义心肠、义薄云天,绝世无双啊,在内宫四司八局十二监绝对是一顶一的好!”

    薛蟠竖起大拇指:“因此上,我妹夫说,得叫公公秘密带我们进京进献一下药材,名义上就是我们进贡一些江南的贡品,以及查看一下我们的经营,像前些年我们薛家做皇商一样,可行?”

    刘知远被夸得飘飘然,心花怒放,心想贾琮不愧为自己的知交好友。

    他也看到了两边停留的冯紫英、柳湘莲,他不知道这些话都是冯紫英和柳湘莲商量过的。

    “这是可行的,只是进宫时你麻利一些,不能带其他人,还好你们以前是皇商,这些规矩应该懂了,跟我来吧。”刘知远欢喜不迭,只要皇上能用得着他,他就有希望。

    而每次出来都和贾琮脱不了干系,这就更让他打定主意要抱紧贾琮,暗中加强联络,里应外合了。

    大明宫暖阁。

    凌决袆问道:“你可知它具体是治疗哪些症状的?”

    薛蟠早背好了措辞:“这些太医院的人应该也清楚,砷凡纳明不仅仅是治疗花柳病,而单单花柳病外呢,又有好几种表现形式,每个人都有差异,不一而足的。”

    此时的暖阁十分私密,没有起居注的太监,除了皇帝的亲信侍卫,再无其他人。

    凌决袆点头叫薛蟠退下。

    几天后,在对宫里的一些人进行了充分的实验和观察之后,皇帝也秘密注射了这种药。

    又过一旬,宫里传出圣旨:

    “金陵薛氏宗族,悬壶济世有功,敕谕暂复薛氏宗族皇商之位,着族人薛蝌暂时带领。”

    宫内,皇帝看着一本《飞仙记》、一本贾琮讲的《海舆图》,一些贾琮研制出来的玻璃管里面的药水,一时心思复杂,难以下决策。

    而这时不参与的权贵们还在等着砷凡纳明的总体售卖情况,他们不相信这么高的价格还会卖出去多少,忠顺亲王派系等的人,也在看着一道又一道弹劾后,贾琮会被冷落成什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