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婚谋已久:夫人拐到手 > 第七十二章 狼女

第七十二章 狼女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二章前言

    冯氏由月桃扶在软榻上轻轻靠着,心绪好像还没有缓过来。奴婢送来了参汤,月桃服侍太皇太后喝下。

    在冯氏太皇太后喝完后,月桃蹲在她身边轻轻地按摩着。

    月桃观望着太皇太后的脸色,低声的问道:“老主子,今天这是怎么了?那容贵人有什么不妥吗?”

    太皇太后轻闭的眼,微微睁开,像在沉思。

    良久后,突然吐出一句话,“她像那个狼女,太像了。”

    狼女?

    月桃疑虑,“老主子说的是多年前的那个狼女?”

    在月桃疑惑,惊讶的眼眸中,冯氏木愣着神色,轻语,“是她,真的是她,她来找哀家了,她来报仇了。”

    说话间,冯氏身体发抖。

    月桃忙安慰着,“老主子想多了,多年前那个狼女已经死了。”

    “不,哀家近几个月来经常会梦到那日,梦到那个女人,她的脸哀家永远记得,是她,是她——”

    冯氏眼神晃悠,坐立不安,心情恐惧到了极点。

    “老主子,她是高府千金,不是那个女人,别担心哦。”月桃像哄孩子一样哄着精神有些崩溃的太皇太后。

    “不,她来报仇了,她来要哀家的命,哀家该怎么办?”

    看到精神状况如此的老主子,月桃忙唤道奴婢,“快把贾太医请来!”

    月桃伺候着冯氏上榻休息,等贾太医看过后,症断只是精神恍惚,开些安神药汤就行,心里也放心了。

    喝过药,睡了一觉后,冯氏已经冷静了很多。

    她坐在软榻上,沉静地回忆起多年前。

    冯氏淡漠地对月桃说了多年前,那个留在她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那个狼女。

    她说,那狼女曾救过哀家,那是十七年前,和平六年,先皇献文帝刚刚继位,魏国国地到处发生瘟疫,当时献帝还小,处事还不够机智,什么事都是由哀家去处理。

    而疫情最严重的当属平城以东的阳高村,村民严重感染。为了查明疫情真相,哀家亲自前往巡看。

    只是不曾想,谁透露了哀家的行踪,哀家身遇刺客。刺客来得不少,哀家带去的皇宫禁军不少遇害。

    在哀家惊慌心乱之时,不知从哪里跳出来一名少女,手握弓箭,身后还跟了一条凶猛的白狼。

    那少女射杀不少刺客,哀家才得以脱身。哀家永远都记得那一幕,那少女眼中的凶狠,就像她身后的那条狼一样。

    月桃静静地听着,在太皇太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停下时,她默默地道:“老主子是说,那狼女救了您,而如今的容贵人长得就像那狼女?”

    太皇太后默默地点点头,轻叹一口气,又道:“是,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这高昭容看似比较柔弱,不管是看她的身体还是面相,都没有当年那狼女的凶狠和勇猛,当然哀家也知道不可能是她。”

    说着这话,太皇太后似笑非笑了下,又继续说着。

    那狼女不值救了哀家一次,还曾刺杀过哀家。

    月桃不明白,道:“那是为什么?”

    太皇太后轻笑了下,很不相信那次遇刺的真实。

    后来在皇兴五年,十一年前,当时的先皇献文帝已经十六岁了,那年 宿卫监李奕身亡,哀家去李奕墓前惦念。

    而那狼女竟然在山野墓园出现,这次她是来刺杀哀家的,哀家怎么也不相信。

    她的眼眸充满仇恨,对哀家毫不留情。比起那次舍身救哀家,眼神更凶猛,更可怕。

    她的身后依旧跟着那条白狼,白狼很是凶猛地护主,咬伤了不少哀家身边的人。

    哀家当年身边最贴心的侍女叙雅就是死在了白狼的口中。

    不过可惜的是,哀家当时怎么也没弄明白,为什么第一次救了哀家,而第二次见面竟然是要刺杀哀家。

    只是那次,哀家有禁军救驾,那狼女受伤逃离。

    那日,狼女剑剑怒朝哀家刺来,双目怒瞪,对哀家厉声呼道,她说要哀家还她父亲的命来。

    后来,匆忙回宫后,哀家命人才查清了,那狼女是乙浑的女儿。

    她是来找哀家为她乙家报仇,为她父亲报仇。

    之后,哀家再也没有见过她,这么多年过去了哀家一直记得那眼神。

    冯氏轻摸额头,叹气,“近几个月来,她频频出现在哀家的梦里,都是在重复那日不停地刺杀哀家。”

    月桃听得愣神,轻语安慰,“老主子,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姑娘那日不是受了重伤离开的,你老都早已经认为她死了,肯定就早已经不在人世了,老主子放宽心就好。”

    冯氏并没有因为月桃安慰话而松下心来,她想起了当年那日,救走狼女的是那个人。

    当时,她被禁军护卫在身后,可她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来救狼女的是他。

    那个人的本事,她清楚。

    回宫后,她派遣了大量的军队出城寻找,都让她失望了。

    那个狼女犹如消失了一样,从此不再出现。

    冯氏回过神来,一道如刀般锋利的眼风扫向月桃,她怎能容忍这么一张脸晃在她的面前。

    月桃看出了老主子的杀气,忙跪地一拜,“老主子,她可是皇上才纳进宫的贵人。”

    永乐宫。

    已近午膳时辰,餐桌上摆好了膳食,冯悦言  将她饭桌上的碗筷都推到了地上,怒火冲天地坐在椅上生着闷气。

    春梅伏身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

    而他宫里的内监李德正安慰地在相劝。

    “皇后娘娘,别因为那个贱人气伤了自个的身子,她才进宫,皇上宠着她也不能说明什么,明儿皇上肯定会和娘娘一起用膳,毕竟娘娘您可是皇后。皇上他不看您的面子,还不看太皇太后的面子吗?皇上他肯定会来。”

    冯悦言稍气消了点,瞪目瞅着李德。

    不知她想到什么,突然呵呵一笑,对李德道:“容贵人可是新贵,作为皇后的我,怎么也得给她点恩赐不是么。”

    李德恭敬地听着。

    不知皇后要说什么,不过她的表情很是奇怪。

    “李德。”冯悦言一声轻呼。

    “奴才在。”

    “去,让御膳房准备一盘油炸蚂蚱,送到昭阳宫去,就说是本皇后赏的,你还要看着她吃完。”

    冯悦言说完后,掩嘴奸笑。

    “诺,奴才这就去准备。”李德附和着她的笑。

    “看着皇上不在的时候去送,知道了吗!”冯悦言瞪眼吩咐着。

    “奴才明白。”李德应后忙去准备他们的恩赐品。

    已近黄昏,天色昏暗,李德躲在昭阳宫外,见皇上已经起驾走了,才向身后的内监招手,两人笑嘻嘻地走进昭阳宫。

    到了院内,李德便道:“皇后给容贵人恩赐菜肴,请容贵人笑纳。”

    昭阳宫里的人都相互望了眼,不知道那内监手上端着的瓷碟里装的是什么。

    我走近桌边,朝还没有打开的瓷碟看了眼,道:“本宫已经吃过了,请公公转告皇后娘娘,说本宫谢谢她的好意了,还请公公将这菜碟端回去吧。”

    李德很是为难的轻笑了下,道:“这是皇后娘娘对容贵人的恩赐,容贵人不接下,那就是皇后在这后宫里可起不到作用,是不是?皇后娘娘可说了,要是容贵人不全吃了,那就是奴才没有做好,会饶不了奴才的,所以还请容贵人将这盘菜都吃了吧。”

    昭阳殿里的奴婢们悄悄地观望着我会怎样,也不知道皇后娘娘什么意思。

    竹砚上前,将桌上的菜碟揭开。

    一盘油炸蚂蚱呈现在眼前。

    见到这样的东西,奴婢们纷纷开始反应,连瑛琳都想吐,她们可从没有吃过这个东西。

    见我面不改色,漠视了她们一眼,她们立马低眸不再有任何表情。

    竹砚见到碟里东西的那一刻,也是脸色一沉。

    不过是皇后赐的,而且还说的这么明显了,就是想要我把它吃下。

    皇后是为了向我证实,她才是后宫之主,想要我容贵人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竹砚比谁都清楚和明白,皇后这是在给我下马威。

    “容贵人,请吧,奴才还等着贵人吃完,收盘子呢!”

    李德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昭阳宫里的所有人都快看不下去了,可谁都只是沉默。

    不过我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一盘小小的蚂蚱可还难不到我,坐下来。

    拿起筷子,夹起一只送到嘴里。

    这一连贯的动作,我竟是那么的自然,脸色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奴婢们惊得大大的嘴,不可思议地都傻愣着。

    李德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而我就这么一只一只地吃起来。

    像没感觉似的,依旧慢慢吃着。

    瑛琳想将我的筷子抢走,不让我吃了。

    我制住瑛琳抓住我的手,只是朝她一笑,又继续吃着。

    她噗地一跪,边流泪边道:“主子,别吃了,会吃坏身子的。”

    我轻微一笑后,神情依旧静默,在吃的同时,冷漠地看向李德。

    李德被我的这种阴冷的神色,看得一怔一怔。

    心虚的有点害怕,从他眼里看出还真佩服我的胆识。

    等到最后一只终于吃完了,我放下筷子,瞪向李德,冰冷地说道:“麻烦李公公去回禀皇后娘娘,就说我高昭容不负她所望!”

    李德面部抽筋似的一笑,忙拿起盘子拔开腿就走了。

    他都感觉自己来错了地方似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