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修真必须死 > 正文 第四十七章愤怒

正文 第四十七章愤怒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铮本来都不再抱希望了的,可是听姐姐这话里的意思,应该还有钱,不然应该会干脆的拒绝他,而不会要等丁肇鼎回来再说。他的心思又活泛了。

    “其实吧,我是这么想的,姐夫在货栈当个小管事,一年能赚多少?三四个金元到顶天了,跟着我一起经营渔场就不一样了。不说别的,我保证最少翻个五倍,我这样也是为了大家。老姐你也不用那么辛苦,起早贪黑,风吹日晒的。以后每天只管跟我和姐夫送三餐饭,啥事都没有了,姐夫出去也倍有面子,大小也是个老板,毕竟是自己经营的事业不是?说实在的那片水潭真的不错,离城里又近,安全上面也有保障,我看小乙也别去读书了,我们爷三个,一起打拼,是不是小乙?”吴铮对丁乙笑道。

    “舅舅还真是好算计,”丁乙都快要被气炸了,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把我也给绕进去,你两个儿子,那个学习比我好?我就得去做工,你的两个儿子就可以去读书。我们家出钱出力,来换你当大爷,我们成了你吆喝的伙计,听你摆布,甚至连饭钱都要我们家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想假如我们家真的投资渔场,那我请问舅舅谁做老板?是你,还是我爸?到时候买鱼苗,买鱼饲料又是谁来接洽呢?就算如此,鱼长大了又是谁来主导鱼的买卖?老鸦岭,那是法外之地,出了事情,这损失算是谁的?到时候,你还有什么可以赔的?你只出一张嘴,感情这资金,人力都落在我们丁家。你欺负我爸爸在这方面人面没你广是不是?连伙食都要算计。你这么有能耐,自个儿去借钱做你的渔场主就是,别让我们丁家为你买单。”

    丁乙一气说完,屋子里的人都呆住了。

    吴淑惠刚开始还觉得弟弟的这个点子不错,大家是亲戚,一起合着做生意应该还不错,待又听到弟弟说道做渔场的收益,更是心动,她不在乎自己吃多少亏,反正都是一家人么,这肉还不是烂在锅里?只是弟弟要丁乙辍学和他们一起干,她心里很是有些不喜。要知道这些钱可以说都是丁乙弄来的。等到儿子把话挑明,她才发现弟弟的这个经营渔场的计划,是那么的不公平。她也觉得弟弟的这个主意实在是有些不怎么好。

    吴铮这时突的发现,以前那个不起眼的小家伙,现在也已经长大成人了,说的话不仅条理清晰,而且分析得头头是道。一时愣住,片刻就恼羞成怒了。

    “没大没小的,我在这里和你妈商量大事,你懂什么?去打了两天工,你以为你就是大人了?告诉你,你舅舅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懂什么?舅舅是你拿来糟践的吗?我会这么没脸没皮的祸害你们?我哪里有对不起你们丁家?那次你们丁家不是我吴铮接济的,力哥儿去读书,你问问力哥儿我是怎么对待的?我亲自送他到的凤凰城!你小乙到我家里来是那次少了你吃,还是不让你进门?……”混市井的嘴皮子功夫还真不是盖的。

    “我煞费苦心的是为了啥?是为了夺你们丁家的家产?还是为了谋害你小乙的性命?我图的是什么?你小乙今天给我说个清楚,道个明白?”咄咄逼人的语气,让屋里的人一时静默了。

    丁力连忙上前安慰舅舅道“舅舅这些年为了帮我们丁家劳苦功高,丁乙小孩子家的没什么见识,舅舅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吴淑惠也连忙要丁乙赔礼道歉,丁乙却不言语,只是生着闲气。毕竟吴铮曾经为了帮助丁家,也是出了大力的。虽然不待见自己,对老妈和力哥还是极好的。

    “这还幸亏只是你力哥儿大爷爷送来的钱,又不是你的钱,你瞎起什么哄,传出去我吴铮一世的英名就毁在你的嘴上了。”吴铮见丁乙不说话,以为占了上风,愤声说道。

    “这就是我的钱,这都是我赚的钱,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爷爷送钱过来,给你们家买鱼档的钱还是我跟老爸说的,力哥上学的钱也是我准备的,家里债务也是我还的,你满意了吧,我就是不允许你买渔场!

    你一向看不起我,今天我就告诉你,我丁乙不是你以为的小瘪三,没有你的帮助,我丁乙照样能挑起丁家的重担,我不仅赚的比你们这几十年来赚的都多,我还偏就要去读书,让你看着我在读书上面也比你家的阿志、阿德强。”丁乙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说完这些话,丁乙摔门而去,进到自己的卧室反锁了房门,扑到床上,这口气还是难消。

    “姐,小乙说的都是真的?”吴铮感觉这一切有些太不真实。

    “嗯,这都是真的,你也别怪小乙,他是孩子气,不过你总是轻慢他,这孩子自尊心可是很强的,其实这个小家伙叫我怎么说呢,我这个做妈的平时对他也是关心比较少。他爸爸,你也知道是个闷葫芦,只有在他闯祸了才教训他,这么些年过来,他就在这样的环境长大,谁知道这个孩子的悟性其实不比他哥哥差呢,他第一天去上工,就让工坊的管事大吃一惊,那个管事第一天就任命他做了监工,管几十号人呢。”吴淑惠一方面有些自责,一方面又有些骄傲的说道。

    “多多大师你应该知道吧?就是许记的那个小个子傀儡师父,也是很喜欢他,亲自教他傀儡术,送了他好些的傀儡,还给他买了新衣服,我这个做娘的,都没给他置过一身新衣服呢……”说道这里不禁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个孩子也还就有一些造化,这城中的几位修真者,不知怎的还就相上了这个孩子,几次三番的过来请他去赴宴,这些都是他带回来的礼物换来的。”吴淑惠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姐姐你怎么不早说。”吴铮大吃一惊,即而责怪道。

    “我哪里敢说,你家里那位在旁边,我要是说了不是凭空给我们带来灾祸,那些可是修真者,要不是小乙把话说穿挑明了,我都不会同你说这些的,你回去以后应该知道那些话是不能够说的,在你家里的那位跟前尤其不能说,你姐夫家的祸事,你是知道的,这些话你可要记住了。”吴铮点头称是,再也没了先前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没有了再去谈渔场的兴致。和丁力点了点头,也没了在姐姐家吃饭的念头,本来还想向丁乙认个错,终究没有敲丁乙房门的勇气。

    丁力招呼丁乙吃饭,丁乙才从屋里出来。丁云已经回家了,老爸去赴了许管事的约,舅舅也已经离去,家里就四个人吃饭。

    吴淑惠不提舅舅的事情,丁乙、丁力则是各自想着心事,饭桌上只是丁云和吴淑惠讲些家长里短的闲事。她还不知道舅舅来过。

    大锅里,鹿狡肉炖的咕嘟咕嘟的作响,丁乙却没什么胃口,巴拉了一碗饭,借口不舒服就回了自己的卧室。丁云询问的看向哥哥和老妈,他们都是一副你别问我的神情,也就没有追问。随着丁乙给家里带来了巨额的财富,家里对待他也有了几分别样的敬意。

    拿出多多送的傀儡术的几本初级教程,丁乙从来没有这么的认真过。经过这一次和舅舅的激烈交锋,终于让丁乙明白,要让别人尊重,就要有让别人尊重的实力。

    他也想通了很多以前没有想过,或者刻意不去深思的问题。他混进慕园是顶着一个傀儡师的称号,再次的出席无上神殿的宴会也是因为有这个小傀儡师的头衔。只是他的身份没有被人拆穿,他不可能总有这样的好运气。

    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幻想着成为修真者,把希望寄托在几十万分之一的概率上面,终究是不现实的,而现实中,就有着这么一个机会,一个不需要什么资质门槛的机会,不去把握它,而去追寻那些不太真实的梦么?

    丁乙这一刻十分清醒的理清了自己的思绪,明白了自己的目标。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努力和辛勤的付出了。

    这一夜,丁乙都在记忆那些无规则的线条与元石,平面的,立体的,单层的,复合式的。丁乙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渴望成为一个傀儡师。

    但是这一切的努力,效果并不明显,哪怕是最后躺下睡觉,闭上眼睛那些线条和元石在脑海里堆叠,延展,碰撞,一晚上的成果也是了了的。

    清晨,丁肇鼎叫醒了丁乙,丁乙头昏脑涨的还有些睡意。看到丁肇鼎一脸的严肃,丁乙只好去洗脸,净口,待做完这些事,丁肇鼎把昨天和许荣发约见的事告诉了丁乙。

    原来这许荣发竟然有了独立于许记之外,另开设一家傀儡工坊的想法。而且是拉丁肇鼎入伙,许荣发出人,出技术,原物料和销售也一并由他负责,包括承揽各个矿山的傀儡机器,许荣发只需要负责场地的租聘,和人员的管理,还有一部分启动的资金。分红的比例是五五分。这让丁肇鼎无疑有些心动,他一时有些难以取舍。决定回家后找丁乙问问,父子两人一起合计合计。

    许荣发对丁乙无疑还是不错的,不论是工资待遇,还是身份,这都让丁乙对他印象不错,但是两家合在一起做买卖,还是得慎重考虑一下。更别说许荣发是私下里背着许氏家族和丁家合干,除去道德层面的东西,里面有没有什么陷阱呢?

    再说一个工坊的矗立,需要的钱也是一笔庞大的数目,尤其是做矿山傀儡这样的物什,也许丁家全部的钱投入进去,就算再卖掉还剩下的两件修真物件都不见得够。丁家有必要这么孤注一掷么?

    丁乙也一时拿不定主意,末了丁肇鼎留下一张许荣发起草的临时合约让丁乙再好好考虑,自己则上班去了。

    这又是给丁乙出了一个难题,对许荣发背叛家族私下里和丁家合作,丁乙还是打心里觉得不怎么舒服,一个连自己家族都背弃的人,和他合作又有什么诚信可言呢。

    可这也的的确确是一个机会,一个比那个舅舅的渔场要好上太多的机会,自己到底该不该信任许荣发呢。丁乙陷入了沉思。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