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修真必须死 > 正文 第八十八章送花

正文 第八十八章送花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丰收节的彩排,丁乙没有去,他把这件事扔给了宁少,丁乙对这些唱歌跳舞的活动没有兴趣,学校每年组织这样的大型活动,对丁乙而言只是一场毫无意义的烧钱活动而已。不过这也使得他这几天有了充裕的时间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彩排的第二天,丁乙就不负责任的翘课了。丁乙终于决定不管许曼丽在不在,先去见多多再说。

    “你就是丁乙吧?”一个长得有点小帅的男生拦住了丁乙的去路。

    集云城是不可能有剪径的蟊贼,这个人的突然出现还是吓了丁乙一跳。待看到这个小帅男生手里的鲜花,丁乙更是觉得莫名其妙。

    “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丁乙看着这陌生的男生,心里有点奇怪。

    “王帅,云蓓学校初中部,三年级五班的王帅就是我,你确定不认识我?”王帅有点小郁闷,自己好歹也是云蓓学校的校草一枚,有点知名度的好不好。丁乙盯着眼前这个叫王帅的学长,只见他身穿一件浅绿色的丝织衬衣,头发长长披肩,眼睛迷离,略带一点颓废忧郁,带有一种艺术家的气息。不过丁乙确定没见过这个人。

    “那么王帅学长,你找我有事吗?”丁乙问道。心里想到看来翘课的不止我一个。

    王帅一甩头发,以一个自认为潇洒的姿势对丁乙说道“听说你曾经以不道德的方式和许曼丽小姐交往过,对吧?”

    丁乙大吃一惊,‘不道德的方式’这是个什么梗。难道关于许曼丽倒追他的事情有了新的版本?

    “做为你的学长,我觉得还是要给你一个忠告,任何的不光彩、不道德的手段,都不要用在追女孩子身上,她们像鲜花一样美丽,像七色的彩虹一样迷人,和她们交往,我们男生要有风度要有温度,还要有耐心。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王帅突然问道。

    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谈‘爱情’有没有搞错?不过这位叫王帅的年龄也不过十三四岁,这也太有些奇怪了吧。

    看着眼前这个小帅哥,丁乙有些无语,自己到这边来可不是在这街道的转角和人谈论什么爱情的。

    “啊,爱情,圣洁而迷人的字符。璀璨的星星只能点缀夜空,灿烂的言语道不尽我的情愫,是那千百世的轮回祈愿……”

    这一位仿佛幻碟中某个男主转世,又好像城外发癫狂的疯子投胎,整个就魔怔了。

    “王帅学长,您还有什么事吗?我其实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做。”丁乙很是有些无奈。看着王帅痴情的、煽情的浮夸造作的表演,丁乙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终身大事,不是最要紧的是吗?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还有什么事情比这还大?”王帅反而不乐意了。

    丁乙心里面腹诽不已,对这个浪漫的学长实在是有点无语。

    看话题又绕回到了原先,王帅这才满意的继续说了下去“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宿命,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我相信这就是我的唯一,这缘分为我特定……”

    这是情诗朗诵专场么?可是这些情诗干嘛要念给我听?

    “王帅学长,你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呢?”面对眼前已经进入角色的情圣,丁乙决定还是单刀直入,快刀斩乱麻,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抒情的朗诵被人打断,王帅有些小小的不快,不过眼前的小子这么上道,自己也不好再这么表演下去。不过能够不花钱就请得动人办事,这么卖力的秀痴情也是值得的。

    “你把这些鲜花还有这这封信交给曼丽小姐,还有我的祝愿,还有我的心。”王帅夸张的做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捧心动作,丁乙看得一阵恶寒,心里想到这人也太作了。

    接过鲜花和厚厚的一个信封,丁乙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丁乙突然回头恶趣味的说道“你不怕我再把曼丽姐姐抢走?”

    “切,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毛孩子,曼丽小姐怎么可能会喜欢你?”王帅自信的说道。

    不过万一许曼丽就是喜欢丁乙这样的小正太呢?王帅也有些小紧张了。

    丁乙打了一个趔趄,好吧,情圣你能够有这份自信那还真是好极了。丁乙暗自想到。

    “嘁嘁。”一个声音莫名其妙的在旁边响起,许记旁边的‘老通宝’店门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丁乙站住看时,一个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绸衫,手拿一把青玉扇,年龄大概十六七岁的公子哥正向他在招手。

    丁乙只好凑上前去,看看这位又有些什么话说。

    “这是那个穷酸要你送的?”那个公子哥第一句话,就带着人身攻击。丁乙一愣,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没有给你跑腿费吧?”公子哥又问道。

    丁乙点了点头。

    公子哥鄙夷得看着丁乙手上的花束,向店里喊了一声“阿东,快把东西拿出来。”

    然后对丁乙说道“这个看来是那个穷酸偷摘的花,连苦菊也被夹杂在花束里面,这是要上坟吊孝吗?泡妞也太不专业了。这年头什么都得讲究包装,啧啧还用红头绳系,他以为这是在捆柴火吗?这信封装的是什么,情书?拜托,怎么能用白色的信笺呢,这估计也是那个穷酸自己写的,哇,这么厚厚的一摞,以量取胜吗?他以为他是谁,大诗人李杜?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自己写?我找的可是职业诗人国真老师,这可是出过《情诗三千首》专业作家……”这一位满嘴的都是批判和否定。

    一个小厮从店里面抱出来一大捧由水晶玫瑰,香水百合组成的巨大花束,花束用好看的彩纸裹成一束,再用丝绸扎成美丽的蝴蝶结。花束的中间夹着一张粉红色的信笺,字都是用花体书写的,丁乙只看到了一行字不经意的一眼相望,我却堕入了思念的海洋……

    在公子哥的示意下,那个叫阿东的小厮把一块银元塞到了丁乙的口袋。

    丁乙弱弱的问了一句“还不知道哥哥你的大名,我怎么和许姐姐说呢?”

    这时那个公子哥才想起来,用扇子轻轻敲击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我介绍道“林沐风,城中芙蓉大饭店,锦绣前程大饭店都是我家的产业,你叫我林少好了。”

    看在这一块银元的份上,反正送一束花和送两束花又有什么区别呢。礼貌的向林少告退,手捧着两束大小不一的花走向了许记。

    心里不禁对许曼丽招蜂引蝶的本事大为佩服,这也轻减了不少对许曼丽的负罪感。

    刚走进许记,丁乙就被拦了下来。许荣发吩咐把送花的赶出去。直到丁乙在那一大捧花后面喊了声“许管事,是我。”才没有被撵出去。

    看到是丁乙,本来唬着个脸的许荣发,立马换上了招牌式的微笑脸孔,连忙招呼丁乙,连同那些花也被小叶收下。

    “小乙你人过来就好,还带什么礼物,什么这些花是别人送给曼丽的……呵呵……这个先放到一边再说,你能来许记看我们,有这个心意就足够了。”

    这些天许荣发正准备进行接下来的计划,没想到丁乙这个时候会到许记来。许荣发显然很高兴,嘘寒问暖的问候,无微不至的关心,这让丁乙很是感动。许管事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呢,丁乙暗自想到。

    许曼丽娉娉婷婷的从阁楼走了下来,原来许曼丽也没有去参加丰收祭的彩排。怪不得王帅会翘课,原因出在这里呀。

    像是无意,又像是有心看了丁乙一眼“哟,这不是大傀儡师丁乙么,怎么会到我们许记这样的小店里来呢。怎么,现在不做傀儡师改当送花的小弟了……”

    丁乙讪讪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许荣发呵斥道“曼丽,你这是怎么说话的,丁乙好不容易来许记一趟,是我们许记的客人,不许这么没礼貌。小乙,你不要和你小丽姐姐一般见识,这几天外面的一些浪荡子,天天来这边捣乱,又是送花又是唱歌的烦都烦死了。你小丽姐姐心情有些不好,你可别见怪。”

    许曼丽哼了一声,径直从丁乙身边走了过去,叫住小叶,在花束中取下信笺,就这么在店里的椅子端坐,打开来细细的看了起来。

    多多像旋风一样的从工坊冲到了店里“小乙,你这次又带来了什么作品?”丁乙不觉有些惭愧。这近两个月的时间自己还真的没有做出点什么东西出来。

    看到丁乙有些不好意思,多多也没有在难为他,拖着他就进了他的卧室兼工作间。丁乙只好向许荣发表示了歉意。

    原来上次和丁乙的合作,也让多多获益良多,这些时间也开发出了新的作品,正要请丁乙品鉴。

    丁乙到多多的房间,有些日子没来,这里又变成了以前的模样,丁乙不得不一边帮着多多收拾,一边听多多讲解。

    多多这次的作品是一个像螃蟹一样的机器傀儡,看得出来,这件作品是多多准备汰换掉传统的野牛采矿傀儡。

    复合式的链式传动,改变了传统的齿轮结构,螃蟹的两只前螯取代了野牛的犄角,身上的六只腿比以前的野牛的四条腿咬合力更强,而且还有一定的攀爬能力。这是一具威力更加强大的开采傀儡。

    这具傀儡上面有一些还是丁乙上次和多多研究出来的设计。整个傀儡看起来不论造型还是理念,和野牛傀儡比起来都有了长足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