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修真必须死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蹈火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蹈火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个老师两两相对位于沙坑的两侧,他们是保护学生安全的。操场旁边的一众亲友团被要求在沙坑的另一侧。赵刚向这些集训的学生喊话“你们谁先来?”

    丁乙还在分析,这通过这条鹅卵石通道时,脚掌和石头接触的时间多少为合适,步幅多大为好等等,身后几只手已经不容他考虑清楚,把他推了出去。

    ‘王八蛋。’丁乙恨得牙痒痒的,对于身后的那些家伙的鸟肚鸡肠,丁乙给了这些家伙一个大大的负评。

    不过既然已经被推到了沙坑前面,也不容许他再去计较和那些同学的不快了。他把目光投向了沙坑对面的齐休。齐休向他微微的点了点头,丁乙这才笃定下来。

    把鞋袜都脱了下来,左右手各拎着一只,深深的饱吸一口长气,丁乙开始了他的玩命演出。

    心中默念五行相生相克的口诀,冲了出去。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刚刚念完五行相生的口诀,脚底板那种炙热灼烧的感觉就让他差点动作变形。丁乙和其他参加集训的学生不一样,对于‘蹈火’他还真的是有点研究的。

    所谓‘蹈火’,有些地方称为‘走火’、‘跑火’。在南岛、在椰曼,碎页群岛,甚至在南疆这种所谓的‘蹈火’都很盛行。其实它就是利用人在急速跑动的过程中,脚底跟木炭接触的短暂时间,木炭传到脚上的热量还不足以对脚造成伤害的时间差。只要敢跑,跑得够快,就会安然无恙。

    一般的‘蹈火’通道只有十几米长,而且一般是在木炭上面进行这种‘蹈火’的仪式。像这样长达四十来米的‘蹈火道’如果没有其它的原因,应该问题就是出在这些看似普通的鹅卵石上面了。

    事实上当丁乙的脚刚刚踏上那些看着吓人的鹅卵石上面的时候,脚下的触感并没有那么的灼热。但是光着脚板走在暗红的木炭中间,那种炙热灼烧的感觉还是很强烈,那种随时会被烤焦,甚至失去生命的感觉,会一直伴随着走完全程。

    ‘噼啪’的声音不时传来,是木炭被石头碾压炸出的声响。狂暴的火星四溅,溅到裸露的皮肤上还是很痛。

    ‘蹈火’的要领就是速度与勇气,还有就是自己能通过的信心,当然你还要让你的光脚板尽量的不要踩在木炭上面。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

    心中还在念着这五行相克的口诀,丁乙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红红的木炭上面。这是刚刚炸响的一团火星干扰造成的后果。这时丁乙已经走到了火场的中间,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个状况。一阵强烈的刺痛感传来,让丁乙的身体又是大幅度的一个摇摆,大多数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差不多以为将看到了丁乙失败的结局。

    强忍着剧痛,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心慌,‘我行、我能、我做得到!’丁乙暗自给自己打着气。挑战自我、超越自我,我一定要做到对自己的超越。丁乙迅速的抬起脚,又把变形的动作纠正了过来。

    四周的人群都是鸦雀无声,大家都摒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边的声音会影响到了那火场中的‘蹈火人’。

    王帅甚至还流下了眼泪,牙齿都快要把嘴唇咬破了,因为他的胳膊被许曼丽正死死的拽着,他的手被许曼丽一口紧紧的咬着……

    只剩下最后的十米,坏心肠的赵刚最后竟然没有铺鹅卵石,最后面那些看起来是鹅卵石的石头,原来是石炭石!

    原来真正的考验在这里,丁乙已经没有时间去抱怨了,这样的设置对应的是所有人,并不是单单针对他的。

    “水克火”丁乙把心中的默念大声的喊了出来。动作并没有停顿,大步踩了上去,脚底板针扎的让人几乎要跳脚,第二只脚却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前。

    “火克金!”丁乙还在喊,顽强不屈的信念支撑着他继续前进。

    木炭被踩碎,火焰更胜,暗红的木炭开始发亮,有红色的火苗窜出来,舔着丁乙的双腿,丁乙的双腿下全部都是升腾的火焰。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烈火中丁乙倔强的身影并没有走形,大声的念着口诀,坚定不移的勇往直前。

    四十米长的‘蹈火道’终于被丁乙走完。

    一名老师连忙迎了上去,丁乙认识这是学校的校医陈医生。

    是意志力战胜了火魔,还是精神力克服了烧灼,丁乙的双脚只是略有一点红肿,并没有什么大碍。

    赵刚的脸上也露出了一副赞许的神色。

    走过沙坑,袁真和许曼丽他们就可以上前去了,一团人赶紧冲上前去,接过医生给的药膏,赶紧帮他涂抹起来。阿东继续给丁乙做着按摩。

    王帅则是泪流满面的在最后头,明明最痛的人是我,为什么就没有人来安慰我呢。

    “切,这有什么难的,第二个我来。”早就看不惯丁乙,跑圈跑了第一名的桑克佑,勇敢的接过第二棒。

    这是一名身体素质很优秀的学员,直接踢飞掉自己的鞋子,大步的冲向‘蹈火道’,前面的十几步他都走的很从容自信,不过他仍然犯了和丁乙同样的错误,火星的炸响使他的动作,变得走了型,他一脚踏上了红红的木炭,突如其来的失误,让他的身子停顿了那么一小会。

    就是这么一小会儿,彻底的影响了他后续动作的发挥,他慌了,第二脚又踩在了木炭上面,剧烈的烧灼感和那升腾起来的火焰,让他惊慌失措。胡乱的向前冲,结果是仍然没有踩在石头路上。反而由于他的慌乱,整个‘蹈火道’被他破坏,以至于他再仅仅跑了四五步,就跌倒在了火场中,挑战失败!

    周边的老师抢救的还算及时,没有让他的头部接触到那燃烧的木炭,否则这个家伙被毁容都有可能。不过腿部和背部还有左手,还是有一定程度的灼伤。

    剩下的二十二个人,这时也都收起来轻视之心,开始认真的去思考如何面对这场危险的挑战了。

    赵刚又光着脚走到了火场,重新的布置了‘蹈火道’。那些燃烧的木炭对他好像一点威胁都没有,光着脚把这块石头拨拨,那块石头弄弄,感觉就像那些火红的木炭不存在一样。

    用脚把散落的鹅卵石重新布置好,赵刚也不给这些人更多的考虑时间,直接就开始了点人“你,对就是你,穿黑色夹袄的那个,你可以开始了,旁边穿浅红色毛衣的是下一个……”

    穿黑色夹袄的是集云城赵家的子弟赵令城,虽然赵刚也姓赵,不过赵刚既不是这个城里的人,他也和集云城的赵家有什么的关联。

    不过显然赵令城要比桑克佑要好很多,他的观察力和身

    体的协调性都很不错,本身的胆识也是有的,他基本上没犯什么错误,就一气呵成的走过了沙坑。

    赵家的亲友团也立马的围了上去,校医也跟了过去。

    二十四人的队伍,最终无虞通过的有十七人,包括桑克佑在内的七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通过。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三个女生这一次竟然全部都通过了‘蹈火’的挑战。

    上午的集训结束,赵刚要求下午两点还是在这个地方集合,说罢就跟着其他的老师扬长而去。

    麻溜的阿东趁机布置好餐具,午餐是芙蓉楼的席面,林沐风早就安排好了的,四道冷盘,四道热菜,全部都是事先做好,放在食盒中准备好的。许曼丽也吩咐袁真取出丁家制作的食物,两相比较,芙蓉楼做得更精细,考究,丁家的则是实惠量足。

    丁家现在也算的上是小有资产,在吃的方面吴淑慧也是费了些心力。知道来帮儿子加油打气的人多,既要考虑到儿子的营养摄取,还要考虑到帮忙的人数,所以做得都是些荤菜。扎扎实实的牛肉,鹿脯、猪猡肉、腊肠……

    丁乙看到有不少参加集训的学生在干嚼面饼,也不管熟不熟让刘航和李文昊把他们拉过来一块吃,虽然有几个学生个性有些孤傲,没有加入,但是也邀来了不少的学生。

    原本有好几个学生对丁乙很不感冒,心里还存有芥蒂,看到丁乙是一片真诚,也都放下了成见,接受了丁乙的邀请。

    大家吃的热闹,聊得开心,早就把早上的不快抛到了脑后。

    不过丁乙单薄的小身板还是不停的被人拿来说嘴,不过众人待看到许曼丽犹如母老虎一般的狰狞表情后,大家明智的选择了换一个话题。

    丁乙端着一盘子肉,离开了人群走到了桑克佑的身边。

    桑克佑是平民家庭的小孩,他们家兄弟五个,他是老二,本来他也是和丁乙一样是休学的状态,小学三年级就早早的辍学了,他曾经是丁乙他们这一届的打架王。从小的贫穷生活,和他父亲的粗暴教育,让他的个性变得有些暴戾。袁真和他打过架,不过他们是四个打他一个。那是袁真和丁乙不光彩的失败事件之一。最后虽然袁真他们取得了胜利,不过待这位摸出刀子来了之后,还是被这位一个一个挨个修理得很惨。

    桑克佑的烫伤还是有点重,虽然抹了药,看起来还是有点惨。右腿现在都红肿了起来。

    丁乙把盘子放到桑克佑的身边,看到桑克佑想起身离开,他按住了桑克佑的肩膀。

    “听耗子说,你在新港码头做事,别做了,以后跟着我,还有那个长的和你一样壮的桑家老三,叫什么来的,就是抢袁真弟弟袁奎帽子的那个,以后也不要跟着你做了,过来帮我。”丁乙说道。

    “一个月二十块银元的薪水,算是你们两兄弟的酬劳,下午完事之后,就叫你弟弟去前屿。”丁乙把盘子推到桑克佑身前。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以前还揍过你。”桑克佑瓮声瓮气的问道。

    “我还不是打过你?别忘了当时你的熊猫眼就是我打的。”丁乙道。

    不理会桑克佑的感慨,丁乙走回人群。

    突然心里面一阵莫名的悸动,他抬起了头。

    实验大楼上一个大头娃娃正咧着嘴对着他在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