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修真必须死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扫把星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扫把星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丁乙这一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又因为害怕自己被暴露,也是煞费苦心的在挣扎。不论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精神波动,还是策划逃跑,可谓是用尽了浑身的解数,还真的没有怎么关心过自己的这个大哥,直到在这巷子中两人相遇。

    多少次的兄弟重逢,那种亲密无间的手足深情,那种骨肉相连的感情现在慢慢的变淡,中间的隔阂却越来越深,这让丁力和丁乙都感到十分难受。

    两人都想改善这种渐渐疏离的感情,不过显然两人都没有做好。

    两人相向而行,最终相互在小巷的中部两人相拥在了一起。

    “这位就是丁力大哥吧,我叫许曼丽,是丁乙的老婆。”许曼丽上前和丁力做了一通自我介绍。再一次的跌破了丁力的眼球。

    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老三竟然这么早熟?居然都有老婆了,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丁力被一件又一件事情搞得都有些怀疑人生了。这不会是自己在做梦吧?眼前的这一切也太离奇了。暗自掐了一把大腿,这疼痛感告诉自己眼前的事情都是真的。丁力有些恍惚了。

    许曼丽是个能言善道的主,顿时舌灿莲花般的奉上一顶一顶的高帽子,什么常听到公公、婆婆说起大哥如何如何啦,丁乙也常常如何如何敬仰自己的大哥啦,巴拉巴拉的一大堆,把个丁力吹捧得如同坐在云端之间,好不快活。

    看到弟弟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竟然找到了这样一位漂亮贤惠,知书达理的老婆,丁力也是很高兴。

    暗自比较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女友,丁力发现许曼丽竟然毫不逊色,谈吐举止,穿衣打扮无不说明眼前的这个弟妹,其实也是一个大家族里养成的人物,这让丁力不禁有点气馁,这也太不合情理了。

    自己好歹还是凤凰城高中的高材生,不论长相还是学识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弟弟可只是一个还不满十岁的少年,怎么想都想不通,这中间的奥妙。

    自己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形,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说是所谓的家族联姻,以丁家的状况,是那个家族这么没头脑的会进行这样的操作,而且丁力发现,好像作为联姻对象的牺牲品那个叫许曼丽的女孩,不仅没有抗拒这桩荒唐的婚事,反而是甘之如饴,抵触这件婚事的看得出来竟然好像是丁乙。这让丁力的脑袋瓜是彻底的蒙圈了。

    重新又回到家里,丁力这才知道,老爸老妈等一会儿也会回来。幸亏自己遇到了丁乙,不然很有可能自己会再次和父母擦身错过。

    丁乙让许曼丽陪着丁力说话,自己则去了袁真的家里。

    袁真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丁乙担心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这让丁乙一阵的恐慌,推说袁真可能去了刘航家里,丁乙赶紧走出了袁真家。丁乙无法面对袁真家里的人。

    现在该怎么办?丁乙一片的茫然。

    到底是谁抓了袁真,丁乙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该怎么办?不要说幽浮现在还没有做出来,单单是袁真被陷进去了,丁乙也没有扔下他独自离开的道理。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丁乙一时头皮发麻,六神无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小黑屋里,袁真也是忐忑不安,先前的那只手放在他头上的时候,他是如此真实的感受到了死亡。这是一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社会。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只手遮天。作为平民大众,除了默默忍受,几乎没有人敢兴起反抗的念头,哪怕明明知道要被修真者杀死,除了引颈待戮,好像从来也没有谁胆敢出来反抗。

    袁真很愤恨自己,没有反抗,没有抗争,那五指箕张的大手,覆盖住自己头顶的时候,自己没有拼死一搏的决心。

    自己被关在这小黑屋里,等待自己的究竟会是怎样的命运呢?

    那只可怕的大手,是否依然会再次的出现,袁真心里的恐惧可谓到了极点。

    不,我不甘心这样糊里糊涂的死去。不甘心死的没有一点价值。自己绝不能这样束手待毙,自己绝不能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

    袁真这个时候太需要丁乙的帮助了,不过袁真也知道老友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不怨恨丁乙,在生死之间游走了一番后,他也渐渐明白了老友的那一片苦心。

    要是丁乙处在这种环境,他会怎么做呢?袁真有时不禁会这么想,那个总是会有奇思妙想的脑袋,会不会想出一个绝妙的好主意让自己逃出升天呢。

    一只大手无声的出现在丁乙头顶,划过一道弧线箍住了丁乙的脖子。丁乙正在茫然失措的时刻,这一下子的惊吓,差点让丁乙魂飞魄散。

    “猜猜我是谁?”

    待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之后,丁乙这才把悬着的心落回到肚子里面。

    “兰萱大哥,是你?”丁乙惊喜到。

    转过身来,可不就是兰萱那张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脸么。

    “兰萱大哥,你和慕姐姐他们回来了?”丁乙欣喜的叫道。

    兰萱点了点头。

    “一到集云城就来找你小子,哥哥我够意思吧。”兰萱道。

    “兰萱大哥,你太够意思了!”丁乙说道。

    “跟我走吧,一大帮子老朋友都在慕园等着呢。”兰萱也很高兴,集云城这破地方,除了慕嫣然也就是这个小家伙还有点意思。自己自告奋勇的出来找丁乙,没想到一切这么的顺利。

    想到慕嫣然那张亦喜亦嗔的笑颜,丁乙心里也是莫名的悸动。不过想到自己的朋友现在生死不知,心里又是一阵难过。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

    一个声音传来“小乙,你要去哪里?”

    原来却是许曼丽久不见丁乙回来,出来看看情况,正好听到兰萱要带丁乙去慕园赴宴,赶紧出来。

    今天晚上还有集训的任务呢,这可是悠关丁乙的人生大事,怎么能够随便去赴宴呢。

    兰萱扭过头来看了眼大门口倚门而立的女孩,女孩长相还算漂亮,身材比例也很均匀,不过整体还是略显稚嫩,是一个还未长成的美少女。

    这女孩子有点眼熟,以兰萱修真者的天赋,几乎有过目不忘的本领,须臾之间就想起来了对方在哪里见过了。

    不过兰萱对眼前的小美女没有一点兴趣,更不关心这个小美女为何会出现在丁家。

    兰萱的贸然出现,让本来茫然失措的丁乙突然有了希望。在丁乙所认识的修真者里面,有好感,值得信赖的修真者兰萱绝对算的上是一个。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两人的身份地位,年龄差异,背景其实是天差地别,而且两人也并没有多少的交集,可是丁乙就是对兰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曼丽姐,这位是兰萱大哥,在无上神殿你们应该见过的,慕姐姐回来了,邀我去慕园玩,我今天就不去学校了,你等会儿帮我去学校请个假……”丁乙找到了一位会天听地视的修真者朋友,想当初兰萱就是凭借他那神奇的法术找到的丁家,找到自己的,丁乙怦然心动。请兰萱帮忙去找袁真,现在丁乙总算是有了一个比较靠谱的主意。

    许曼丽这时也认出了在无上神殿有过一面之缘的帅气青年。

    “不行,你要去的话,我也要去!”许曼丽那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修真者的聚会耶,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聚会,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去参加。

    “不行,你不能去,我和兰萱大哥他们还有好多的事情要谈……”丁乙大急,他就搞不明白了这个平时对自己还算言听计从的‘老婆’,现在犯了哪门子的邪,自己可是要去救人,人命关天啦,这疯丫头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路,在这里犯倔。

    “我不管,反正你要去的话,就要跟我一起去,否则就不放你走!”许曼丽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

    丁乙急的要跳脚,可是许曼丽的态度也很坚决,一时拧在了这里。

    “她要去,就跟着一起去吧。”兰萱充当了调解员,丁乙气的牙痒痒的,却一时也没有办法。

    正好丁肇鼎夫妇和许荣发回来撞到,看到是以前来过这边的兰萱,三人连忙向兰萱行礼。在这个修真者就是天的社会,哪怕兰萱只是一个小年轻,作为平民的三人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得知兰萱是要带丁乙和许曼丽赴宴,吴淑慧又是骄傲,又是惶恐,一方面叮嘱二人去赴宴,一定要有礼貌,不得冒失,另外对兰萱能提携丁乙,参加这样的宴会是千恩万谢。

    丁肇鼎和许荣发作为知情人,心里则是百感交集。丁乙和这边的牵扯实在是太深了,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离开集云城还真是一个大问题。

    许曼丽像一只猫咪一样,上了顺风车,表现的倒还中规中矩。不过看她紧贴着丁乙,死死的拽着丁乙的手臂,兰萱似乎明白了许多事情。

    丁乙不想在许曼丽面前,谈论援救袁真的事情,这个扫把星让丁乙恨不得一脚把她踢下车去。

    看着丁乙尴尬的表情,兰萱饶有意味的上下打量,越来越觉得有趣。

    “这么看来,小乙你这是主动退出了追求嫣然小姐的队伍了。”兰萱调侃道。

    丁乙满脸通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兰萱大哥不要调笑了,外子才疏学浅,能够与兰大哥,慕小姐这样的年轻才俊、天之骄子结识,本来就是天大的福泽,外子性情敦厚,却是从来不敢有这种非分的想法的,再说外子已经有了我,也发誓过不会再有二心,兰大哥就莫要再取笑他了。”许曼丽造作的说道。

    兰萱刚刚抿了一口水,听到许曼丽的这番话,差点被呛住,一时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丁乙算是彻底的被许曼丽弄得没了脾气,这都是些什么啊,一口一个外子,好像自己跟她有多亲密一样。还胡说什么自己发过誓,自己什么时候会许下这样的誓言?可是丁乙却不想节外生枝,再生出事端,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丁乙这时候真的恨不能撞墙。

    看到这古灵精怪的‘小夫妻’,兰萱快活极了。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

    “有人吗?外面有人吗?有没有人在啊,我要上厕所,我快憋不住了……”袁真拍打着铁门,铁门被拍打的咚咚作响。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外面没有人搭理他。这就像是一个被遗忘了角落,这个小黑屋好像与世隔绝一般。

    袁真跪在铁门跟前,绝望的痛哭起来。

    “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救命啊,谁能帮帮我,小乙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无边的黑暗,无边的恐惧吞噬着袁真,在暗黑的世界里,这种恐惧被无限的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