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修真必须死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分歧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分歧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速鹫和铁鹰降落了三次,运送了十来吨重的粮食,手中有粮,心里不慌。新天地开始了全速的运作。

    丁肇鼎亲自到和平里负责招工的事宜。由于城里面大多数的工坊、商店市场都被破坏,数十万的平民一下子变成了没有工作、没有住房、没有衣食来源的游民。

    轻而易举的丁肇鼎就招募了五百青壮,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有从事过机械加工经验,或者是其他手工业的年轻人。这些人在新天地员工的带领下前往前屿,立马就投入了新天地的临时大棚建造工作。

    他们中的五十个年轻女子则被吴淑慧带领,去做‘片粥’。‘片粥’是集云城的一种大众食物,苹实果磨成粉加入葛根,山药等根茎类植物薄薄的切片,制成的稀粥。这是集云城贫苦人家常吃的一种食物。这时却成了救命的粮食。

    粥场就设在前屿,几十口大锅同时开煮,前来领食物的平民排着长长的队伍,这场景在这个大过年的当下显得分外的凄凉。

    几大世家,还有青云派,集云城工商总会在集云城的各处也都设有粥场,最大的是市政厅附近的救济处,这边除了施粥之外,灾民还可以凭着良民证,每家可以领到三公斤的粮食。

    不过大多数人家房屋都倒塌了,家里的财物、粮食都掩埋在废墟瓦砾当中,谁会有心逃难的时候带着这玩意,所以来这边领粮食的人并不多。

    玫瑰作为新天地的代表在和市府谈判。作为同时还具有四海商会身份的玫瑰,市府并不怎么甩她脸色,灾后的利益分配牵扯到了太多的利益方,谈判变得很艰难。

    丁乙正在规划未来工厂的蓝图,袁真走进了丁乙的办公室。

    “阿真,你进来能不能先敲敲门?你突然闯进来吓了我一大跳。”丁乙不满的看着袁真。

    “小乙,曼丽姐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你还在这里写写画画,你怎么都不去安慰一下她,昨天夜里曼丽姐差点就被倒塌的横梁砸到了,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袁真看到丁乙还在图纸上绘制,按捺不住心头火起呵斥道。

    “阿真,这外面有多少人到现在还眼巴巴的盼着一口饭吃,她自己不想吃,我有什么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起心动念想得是什么,你让我怎么安慰她?现在这么多人的家园被摧毁,这么多人的生活没着落,我们是不是该把重点放在这边呢?”丁乙叹息道。

    “小乙,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其实我发现你其实是一个大傻瓜,你没发觉吗?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像什么?就像那些幻碟里面的男主角,悲天悯人,仁爱慈悲。这些都是骗人的。现实远远比幻碟里面演的要复杂一百倍,一千倍!幻碟中的主角要是活在现实中早就被人干掉了。你居然会这么幼稚的去相信幻碟里面的事,模仿他们,你以为你很伟大吗?你以为就你高尚吗?你这是傻,你这是中了和幻碟的毒。”

    “你知道我在来你这里之前去了什么地方吗?我去了市府的救济署,你知道市府的粮食储备有多少吗?四十万吨!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数字,只有你这种傻帽才相信集云城没粮食了,还去到处买粮食。这是人家市府和城里的几大世家联手布置得一盘棋。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青云派了。”

    “你这是在虎口拔牙,去争夺市府和世家的利益,这是在玩火!你以为这个世界就你最聪明,其实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你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功,你只不过是四海商会推出来和市府争权夺利的棋子而已。你费尽气力设计的蓝图一钱不值,这不是你可以玩的游戏,你还是回归到现实面,清醒的去看一看这个世界吧。”袁真怒气冲冲的吼道。

    丁乙平静的听完袁真的发言,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袁真会有这样一番说辞。

    也许袁真说得都是对的,自己的确深受那些幻碟和的影响,有些书呆子气。自己也明白这城里的世家是个什么德行。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也相信他的父母、还有许荣发他们都知道这个事实,可是他仍然义无反顾的施行了他的计划。因为他觉得在自己还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施以援手这不仅仅是一种良知,这更应该是一种普世的情怀。

    他很不满意袁真的说辞。

    “那我应该怎么做,袖手旁观吗?这些灾民中间有好多还是你我的同学,街坊邻居,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忍饥挨饿,是的,我相信最后市府和那几大世家最后都会出手,他们会榨干这些灾民手中最后一块的铜板,那些无辜的老弱甚至还会被他们驱赶出集云城,变成城外乡民再一次凌掠的对象。而那些强壮的平民会被迫签下不平等的契约,为了他们的家小能够果腹,成为这个城里最悲催的劳力,流尽最后一滴血汗。这些都是事实,都是将来一定会发生的故事。这些就是你要看到的吗?”

    “我是一个大傻瓜,我处心积虑的在考虑帮助这些人,我知道自己将来会面临怎样的结果,我能够用所学的傀儡术帮助到这些人,我感到很荣幸,这是我觉得我存在的价值!难道你想让我成为那些无血无泪的冷酷修真者一样的人吗?”丁乙毫不客气的辩驳道。

    “我没有说不让你去帮那些人,小乙,你开设粥场,搭建一些简易的房屋,这些就足够了,你没有必要把自己陷进去,这是傻瓜才去做的事情,你不能去动修真者的利益,你这是在玩火,迟早会被烧到自己身上,最后你会被那些修真者烧得尸骨无存的。”袁真咆哮道。

    “对了,我忘记你也是修真者了,修真者大人对不起,我动了你的利益,你是要把我烧死,对吗?”丁乙讽刺道。

    袁真怒不可遏,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第一次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事情别做过了头,你只是一个凡人,你没有那么伟大,为了你,为了你的家人,为了曼丽姐,你不能这么自私的把他们,都拖进这个漩涡里面去!”

    “我知道我是一个凡人,修真者大人是在教我怎么做事情对吗?哇,好感动啊,我是不是应该跪下来表示感谢呢?修真者大人,要不干脆一把火把我烧死算了,因为我是不会放弃的,这可怎么办才好呢?”丁乙道。

    “小乙,你不要再这么说了!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要再说那些讨厌的话了。我没有恶意,我们是朋友,我想帮你,我不想看到我的朋友卷进这场大麻烦里面去。”袁真气的要吐血,他就不明白,明明简单的事情丁乙偏偏要无谓的去坚持。

    丁乙也很生气,压抑多日的情绪也是一股脑的宣泄了出来。他也知道自己说了很多不当的话,可是不知怎的那些过激的话没经过大脑就迸了出来。

    其实丁乙对袁真还真的有一些负面的情绪。一种长期担心受怕的情绪反弹,还有就是对自己这个神经大条的朋友一种莫名的嫉妒,他需要宣泄这种情绪。

    许曼丽刚刚经过这边,正好听到了两人的争吵,她不明所以的恰逢其会走了进来。

    看到两人斗鸡似的剑拔弩张,有些奇怪,正想劝解这两人。丁乙说道“你不要假惺惺的说什么为我好这样的话了,你是担心她吧?”

    “曼丽姐,你不是要找一个修真者做老公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人,你都没有发现么?”

    许曼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丁乙这话说得是什么意思。

    刚刚丁乙好像是说袁真是修真者,这怎么可能?这个天天屁颠屁颠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会是修真者?开什么玩笑,袁真可是连校集训队,都没有进入的家伙。可是她也知道,丁乙一向很少讲谎话,说袁真是修真者,这还真的叫人难以置信呢。

    “你还楞着干嘛,赶紧的表演一下你的隔空取物神通,给你的心上人看啊,你们一个郎有情妾有意,天作之合,实在是绝配……”丁乙愤愤的说道,不过袁真一个附身冲拳,揍到了他的脸上,打断了他的话。

    丁乙没有还手,只是冷冷的看着袁真,袁真大怒接连又是几拳。

    许曼丽怔怔的看着袁真痛殴丁乙,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尖声长叫一声跑了出去。

    “曼丽姐……”袁真停止了动作,连忙追了出去。

    丁乙左边的脸肿了起来,袁真的拳头还真是够劲,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颓然坐到椅子上。

    许曼丽脑袋昏沉沉的,她心里乱得很,刚刚发生的故事她还没来得及消化。

    袁真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她。

    四处都是残砖碎瓦,断垣残壁,许曼丽跑到了一个废弃的屋檐边,停了下来。袁真也停住了脚步。

    “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我不会想不开的。”许曼丽生气道。

    “曼丽姐,我怕你遇到危险。”袁真诚实的说道。

    “小乙说你是修真者,他说得是事实吗?”许曼丽问道。

    袁真没有回答,一张半掩埋半露出的椅子从瓦砾堆中升起,飘到了许曼丽的身前。

    许曼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丁乙说得都是真的呢。

    许曼丽没有在椅子上坐下,她径直向袁真走去。

    袁真的小心脏碰碰乱跳,手心里都是汗。他都有些不敢去正视逐渐走过来的身影。

    走到了袁真身前,许曼丽看着还比她矮一头的男孩,咚的一下,一个爆栗,打得袁真身子一矮。

    “你什么时候觉醒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鬼?”许曼丽没有一丝面对其他修真者的局促。

    看许曼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袁真也就坦然了。

    “就这几天,就是在慕园的那天,我莫名其妙的就觉醒了。”袁真解释道。

    “莫名其妙就觉醒了?你可知道,有多少人一直徘徊在这觉醒的大门之外。”许曼丽娇嗔的说道,似乎想起了什么许曼丽的声音不由放缓了些。

    “我现在是修真者,我可以保护曼丽姐了。”袁真再次强调说道。

    许曼丽爱怜的摸了摸袁真的头。

    “阿真现在可是了不得的存在了,以后我和小乙可就全靠你保护了。”

    袁真眼中的热情消退了,他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丽人。

    “小丽姐,你不是要找一个修真者做你的男人么,小乙明明就只是一个凡人……”他激动的说道。

    许曼丽抚摸着袁真的头发,眼中带着一种氤氲的雾气,看着远方。

    “姐姐其实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生,会幻想着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寻找一个修真者的夫婿,这的确是我曾经的想法。为了达成这件事,也哭过,闹过,还耍过小伎俩,可是那懵懂青涩的岁月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清醒了,那终究只是一个美丽的梦。

    凡人终归还是凡人,再怎么努力,还是改变不了我凡人的本质。我曾经想过融入修真者的生活,想过自己委曲求全,就这样过完这一生,可是当我真正接触了修真者,真正涉足修真者的圈子,我这才发现其实这根本就是两重天。别说融入她们的圈子,就是和她们交流都成问题。”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当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终于卸下了心里的执念,原来我可以活的这样的轻松。阿真,姐姐知道你的想法,道理我刚才都说了,我们不是一路人,谢谢你喜欢姐姐,不过姐姐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是的,我喜欢小乙,他虽然有些霸道,有些蛮不讲理,可是他是我见过最帅气,最聪明的小男生。我的心中已经被他占据,再也容不下别人。”

    “可是他不是修真者,我才是,每次看到他对姐姐你不理不睬的样子,我就很生气,姐姐你也是高傲的人,可是每次都一味地迁就他,我……”袁真急道。

    “你们两个是好朋友,一向都是一文一武,配合相得益彰,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闹得这么不愉快,可是阿真,小乙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的责任,他无时无刻都在和命运做着艰巨的抗争,你是他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能够多帮帮他。他有脾气也只敢跟我们发,他很累很累,却不敢停下来,因为四周到处都是敌人,他从来都没有跟我抱怨过,他从来都是孤军奋战。其实好多事情我都知道,只是没有跟他说,怕又给他增加麻烦。”

    “阿真,小乙真的很孤单,他只有你这么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够放下心里的芥蒂,去理解他,看着他那个样子,我其实心里很不好受。”

    袁真落寞的脸上一片灰白,这是他成为修真者后遭遇到的第一次挫败。许曼丽离开后,他还驻留在原地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