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皇明风云录 > 正文 第一卷第一章第十四节 苦战

正文 第一卷第一章第十四节 苦战

作者:东仙轩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明风云录

    第一卷   辽东惊变

    第一章将门虎子赴辽东

    第十四节  苦战

    长宁堡北墙。

    建奴举着大盾冲向了北堡墙。

    陈铭挥舞着腰刀,大声吼叫着“死战!死战!谁敢后退,别怪本防守不留情面,临阵脱逃者,立斩!”

    长宁堡的兵丁们见上官如此,也都强自守在墙上准备作战。

    张勇环顾一起从军的兄弟们,说道“兄弟们,咱们今日就死在这里了!报仇!”

    “报仇!”

    建奴已经冲到了五十步内,躲在大盾之后的弓箭手纷纷拉弓放箭,压制墙头的明军。建奴善用强弓重箭,射击的角度刁钻、箭法又准,明军只要露出头来就会被射死、射伤。一时间明军被建奴的箭雨射的抬不起头来。

    陈铭心急如焚,如果不能及时还击阻止建奴登墙,以自己手下的战斗力,北墙失守是必然的!

    “火铳手、弓箭手,打啊!”

    “彭!”

    “彭!”

    火铳手将火铳伸出墙外也不露头,直接胡乱放铳;而弓箭手在建奴的压制下,根本抬不起头来。建奴没有阻拦的冲到了墙下。

    “云梯!云梯!”

    陈铭发现箭雨停了下来,知道建奴正在架设云梯,大叫道“滚木礌石!都他妈的动起来,不想死就给我往下扔!”

    陈铭也发了狠,带头抱起一块石头朝着建奴扔了出去,只听一声惨叫,一个建奴被石头砸下了云梯。

    张勇也带着兄弟们疯了一样往墙下仍石块、木头,滚烫的开水、恶臭的金汁如下雨一般倒了下去。

    “啊!”

    “该死的明狗。”

    “举盾!举盾!”拨什库大声叫道,“弓箭手放箭!压制墙头的明军。”

    墙头上的明军猝不及防被射倒一片,建奴趁机爬上云梯登城,双方开始肉搏!

    “死就死了!”陈铭率先冲向了建奴,长宁堡的兵丁见上官如此悍勇,也都冲了上去。张勇也带着手下的兄弟们与建奴战在了一起。

    北堡墙上杀声震天。

    刘云威一刀劈死了一个建奴,这时北墙上突然传来了厮杀声,刘云威骇然望去北墙上可没有家丁支撑场面啊,张勇手下的农民和陈铭手下的卫所兵,对上建奴只有被屠杀的份!刘云威心中十分焦急。

    正在此时,陆英带着援兵赶了过来,“大哥,我来了。兄弟们杀!”

    “北墙危急,你先去北墙。”刘云威又与一个建奴战在了一起,同时叫道。

    陆英带着手下加入混战,暂时稳住了局面,趁着间隙对刘云威说道“大哥放心,东、南两边没事,开山去北面支援了。”

    刘云威心中略安,不再多话,翻身杀向了建奴。

    北堡墙。

    陈铭、张勇二人苦苦支撑着,面对如狼似虎的建奴,明军毫无还手之力,北堡墙上的明军越来越少,长宁堡的兵丁原本孱弱,能坚守到此时已经是奇迹了,此刻就要崩溃了。

    此时,跟着张勇一同从军的兄弟已经全部战死了,张勇悲愤不已。这些汉子在家园被毁的时候没有反抗,背负了耻辱。但在长宁堡打出了汉人的骨气,他们用生命捍卫了国土,洗刷了耻辱。

    张勇已经累得站不直了,用刀戳着地支撑着身体,见到有两个建奴狰狞的向自己扑了过来,不由怒骂了一声,心想“看来我就要到这里了,我今日也算是保家卫国了,死而无憾了。”

    “狗鞑子!”张勇将刀扔到了一边,心里盘算着“看我亲手杀了这两个建奴,也算是为家人报仇了!”

    张勇环视四周,看见了一旁有一颗震天雷,心中一喜。此时建奴已经冲到了眼前,张勇猛地向旁边一仆,躲过了建奴的攻击。张勇在地上顺势一滚,将震天雷抱在怀里,摸出火折子将其点燃。

    张勇看着扑过来的两个建奴大笑着“哈哈,贱鞑子,今日爷爷送你们上路!”说完,张勇猛地迎着那两个建奴冲了过去,长矛入体,张勇不予理会;建奴的腰刀不停地砍在张勇身上,张勇同样不去理睬,猛地爆发出一股惊人之力,将两个建奴扑倒在地。

    “去死吧!”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四溅,张勇与两个建奴瞬间灰飞烟灭!

    “兄弟啊!”陈铭在远处被一个建奴堵住,目睹了这一切,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兄弟们!杀!杀光这帮鞑子!”

    建奴步步紧逼,明军缓缓后退。北堡墙上失守的地方越来越多,整个防线即将崩溃。陈铭带着残存的十多个士兵,被建奴包围了。众人紧紧组成一个小圆阵,苦苦支撑着,随时都可能被建奴消灭掉。

    陈铭心中绝望“看来今日,长宁堡就要陷于胡手了。”

    突然,东面传来一阵喧嚣声,紧接着喧嚣声变成了喊杀声,并且不断向陈铭所在的方向靠近。而明军的压力瞬间减小了,建奴纷纷舍弃陈铭等人,向东面跑去,。

    “出什么事了?”陈铭心中疑惑道。

    此时,明军在北墙上的守军只剩下不足十个人了,而且无论体力、意志力都已经是极限了。来不及多想,陈铭带着幸存的几个士兵边杀边退,暂时脱离了战斗守在一边。

    陈铭不断向东面张望,只见越来越多的建奴登上城墙,向着喊杀声响起的方向围了过去。

    突然,陈铭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这个人他认识是赵开山!

    赵开山将自己的开山斧舞动如飞,手下的家丁们也大多使用大斧、长刀一类的重型武器,有这样一群悍不畏死的猛士在前开路,东墙过来的卫所兵又随后掩杀,一时间建奴节节后退、死伤狼藉。

    赵开山一路见到明军将士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着大怒不已,又见北墙上涌上来了数十个建奴,以为明军已经集体战死了,于是大声询问着“张勇!陈百户!还有活着的没有!”

    陈铭听到了赵开山的呼喊,急忙大声回应道“赵大人,我还活着!”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建奴注意到了守在一边的陈铭等人,于是杀了过来。

    “兄弟们上啊!”陈铭大急,招呼手下迎战,但是此时手下的明军心智已经濒临崩溃了,又如何抵挡?一边倒的屠杀再次上演!

    陈铭见身边的手下一个一个的被建奴杀死,双眼燃起了怒火,一头撞向一个建奴,两人倒在了一起,就在地上相互厮打着。陈铭趁其不备,猛踢建奴裆部,一把将其掀翻在地,摸出匕首直接插在了建奴的心窝。

    待陈铭抬起头,却发现身边的手下已经全部战死了,数个建奴围了上来。

    陈铭想起了战死的张勇“张兄弟慢走,咱俩路上搭个伴吧。”

    “啊!”陈铭突然蹿起,朝着站在墙边的一个建奴冲了过去,没等那个建奴反应过来,陈铭就抱着他一起跌下了堡墙。

    赵开山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虎目含泪,大声叫道“好!好汉子!兄弟们杀鞑子,报仇啊!”

    家丁和长宁堡的明军见到北堡墙的同袍全体阵亡,看到陈铭壮烈殉国,都悲愤不已。此时,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不顾一切的与建奴搏杀、拼命,面对建奴砍过来的刀剑不躲不挡、以命换命。

    建奴的士气陡然下降,他们虽然比明军强悍善战,但是一夫拼命百夫莫当!面对冲向自己以死相拼的明军,建奴胆怯了、害怕了,阵脚不断向后退却,很快就退到了堡墙边上。

    赵开山此时已是杀红了眼,自己的开山斧劈中一个建奴,却嵌在骨头缝里拔不出来,于是弃斧拔刀再战,连杀三人战刀劈断!赵开山双眼赤红,抄起旁边的一段房梁般的檑木抡向旁边的建奴,那建奴肝胆俱裂横刀抵挡,怎奈檑木沉重一把将刀崩断砸在建奴的脑袋上,瞬间那建奴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炸开。

    周围的建奴看到挥舞着檑木呼号酣战的赵开山,如同见鬼了一般,见其杀了过来便四散而逃,家丁和长宁堡的兵丁趁机掩杀,堡墙上的建奴纷纷从云梯逃了下去,更有甚者被明军逼得急了直接跳了下去,一时间建奴死伤惨重。

    堡墙下的建奴想要放箭掩护同伴撤离,又怕误伤同伴进退两难。

    远处,尼禄目瞪口呆的看着堡墙上的厮杀,明明已经将北面的堡墙占领了,勇士们怎么又被明军赶下来了?怎么会这样!

    “放箭!掩护勇士们退回来。”尼禄大声下着命令,一双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着堡墙上的明军,“不攻破长宁堡,杀尽堡中的明人,我尼禄誓不罢休!”

    当晚,刘云威与陆英、吴兴、温破虏、赵开山在防守官厅商议接下来的战事。

    刘云威脸色阴沉,问道“兄弟们伤亡如何?”

    陆英脸色同样不好,沉声说道“家丁们阵亡十一人,尚有二十五人,长宁堡中的军士还剩六十七人,活下来的基本人人带伤。”

    吴兴说道“大哥,咱们要早作打算了,咱们带来的家丁好说,这长宁堡的兵丁本就战力堪忧,经过这两日的激战,快要打光了,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啊。”

    “是啊。”赵开山说道“说实在的,开战前我并不看好这些卫所兵,但是这一战打下来不得不说,他们都是好样的,打到现在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温破虏说道“大哥,怎么办?你拿主意吧,兄弟们没有二话!”

    刘云威沉默不语,屋内安静了下来。

    过了许久,刘云威说道“破虏,后半夜,你带着手下兄弟冲出去找援兵来。”

    “不行!”温破虏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大哥,你带着我手下的兄弟们去求援,我们兄弟坚守长宁堡。”

    “你要抗命!”刘云威瞪着温破虏说道。

    温破虏看着刘云威毫不退让,说道“这样的命令我不接受,我宁可死!”

    陆英等人说道“大哥,你去求援,我们守城!”

    刘云威正要发怒,突然长宁堡外一片混乱,杀声震天。众人大吃一惊,连忙跑到外面,只见西面建奴营地方向火光冲天恍如白昼。

    刘云威大声喝道“陆英守城,全军集结!随我杀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