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皇明风云录 > 正文 第二卷第四章第十二节 前哨战(中)

正文 第二卷第四章第十二节 前哨战(中)

作者:东仙轩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明风云录

    第二卷横行齐鲁

    第四章自古齐鲁多猛士

    第十节暗流涌动(下)

    徐鸿儒派来的那队人马在获准进入石佛口之后,便被周围的甲士将武器和马匹全都收走了,然后众人便在那数十甲士的看押下进入了石佛口。

    此时的石佛口早已经不是王森初建时的模样了,经过王森、王好贤父子的苦心经营,此时的石佛口已经被建成了一座城池一般,从远处望去十分的壮丽。

    徐鸿儒的使者一路上不断打量着周围,只见石佛口主城周长大约只有四里,但是房屋规模却特别讲究首先,王森父子在石佛口主城的四围设置了前亭张亭子、后店后店子、东谷雷谷庄,后改称雷庄、西楼徐家楼,以负责接待四方前来朝贡的教众。而石佛口主城则是修建得结构严谨、气派十足,四围城墙牢固、城门雄伟;城内东西大街两头修筑有两大牌楼,上面分别刻写有“青山主人”、“弥勒转世”。

    石佛口主城城外则建有庞大的庙宇群:城东北山脚下为"神主庙"后人惯称其为"雹神庙",庙内供奉两米高红色花岗石石雕弥勒佛像;西关为老爷庙、娘娘庙、土地祠、三官庙,南关为菩提寺寺内正殿供奉千手千眼佛,其身后便是手执金刚杵的韦驮佛、八仙观、城隍庙。更有显示气派的则是皇陵一般的王家陵墓,整个陵墓占地百亩,竖立有二十四座龟趺蟠龙透雕碑。整个石佛口虽然占地不是很大,但是极尽奢华、气势不小,甚至被周围的百姓称为闻香教的教都!王森父子的财富之多、用度之奢靡,从石佛口的建造中就可见一斑。

    使者和一行随从在甲士的押送下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了位于石佛口主城内的王家大院。

    这时,那名甲士头领指着使者说道“你一个人进去吧,其他人在此等候。”

    那使者不敢多说什么,便跟着两名甲士走进来院子。使者进入院子之后,只见整个王家大院非常的气派内院有客厅、书房、绣楼、花园,侧院有卫厅、武场、膳房、鱼塘……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使者被带到了一处凉亭边,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在亭子里写字画画,此人便是王森之子王好贤。

    一名甲士上前禀告了一番,王好贤闻言楞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笔,看了使者一眼,然后说了些什么,便坐了下来喝起了茶。

    那名甲士便对着使者招了招手,然后便站在了王好贤身边侍立。

    那使者见状连忙上前,朝着王好贤下跪叩拜,说道“小人拜见教主,祝教主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王好贤依旧面无表情的喝着茶,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刚才是在叫我吗?我可不是徐鸿儒啊,怎么叫我教主呢,你叫错了吧?”

    “教主说笑了,王家永远都是教门之主,小人怎敢叫错。小人是徐鸿儒舵主派来的使者,我这里有徐舵主写给教主的信,请教主过目。”使者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双手递了过去。

    王好贤并没有接过书信,而是大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止住了笑意,对那使者说道“他徐鸿儒不是一直都在说我参不透教义,无法带领教众度难成佛吗?徐鸿儒不是说我根本不配称为教主吗?他不是在山东已经自封为教主了吗?如今怎么变成舵主了,还管我叫起了教主?简直可笑至极!”

    使者见王好贤动了怒,急忙说道“教主息怒,徐舵主已经知道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是错的,所以才派小人前来,就是想要将山东的一切还给教主,以便为自己赎罪;徐舵主甘心成为教主的属下,成为教主的马前卒。”

    听完使者的一番话,王好贤有些愣住了,紧接着便觉得一股寒气直冲头顶,心中暗道“这个徐鸿儒为何突然变成这样了,他难道是盯上了石佛口?想要施展什么伎俩吞并我的教众?不对,那徐鸿儒远在山东那边,就算是有心为之也是鞭长莫及的,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那徐鸿儒遇到了生死攸关的大难,来找我求援来了?”

    想到这里,王好贤接过了使者手中的书信,有些急迫的打开读了起来

    “教主在上,罪人徐鸿儒泣血禀告今有官军汉威营押运朝廷税银途经山东,其部主将探知我山东分教财物众多,竟然与济南高家串通一气,窥伺我山东教众之财,企图将教门在山东的基业连根拔起。现在高家手下的游侠儿正在四处捕杀教中精锐,而汉威营则直接向郓城扑来。面对如此危局,吾弟徐和宇带人前往济南和高家理论,不成想却被高家就地杀害!

    罪人徐鸿儒斗胆恳请教主率领教中精锐南下山东,与山东分教精锐会师于安民山、马踏湖一带隐藏,伺机截击汉威营,以救山东教众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敢劳烦教主亲历战阵,罪人会亲带山东分教的全部精锐正面对战官军,吸引其注意力,而教主只需截断其后路便可。之后,还望教主能够移步,与罪人一同前往济南剿灭高家,以报我之血仇!

    如若教主不计前嫌前来相助,则鸿儒感恩戴德,所得汉威营押运的税银及高家家财,鸿儒只留一成,其余全部献给教主;并且如若教主不弃,从今以后鸿儒便是教主最为忠心的属下,用为教主驱使!

    罪人徐鸿儒泣血盼望教主来救,万望教主怜之!救之!”

    看完书信,王好贤冷笑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书信,说道“他徐鸿儒当我是三岁的孩童吗?光凭这样一封书信就想要骗我南下山东,是想借机除掉我以便一统教门吗?”

    使者闻言大惊失色,急忙跪了下来,说道“教主误会了,徐舵主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实在是因为那汉威营和高家已经将山东的教众逼上了绝路了,徐舵主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教主要是不去相救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教门在山东境内就要销声匿迹了!那可都是老教主的心血啊!”

    王好贤闻言也是有些迟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想了一会儿又问道“徐鸿儒的弟弟徐和宇真的死了吗?”

    “启禀教主,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那高家连同徐和宇在内一共杀了咱们教门二十来个兄弟呢!”

    “难道说这信上所言都是真的?徐鸿儒真的是来求援的?”王好贤的心里开始有些动摇了,心想“要是那徐和宇真的死了的话,这封信中所说也许就是真的了。毕竟为了杀我而牺牲自己的亲弟弟,这个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会如此不安呢?”

    想到这里,王好贤又问道“就算是我前去救那徐鸿儒,可是灭了那高家还好说,可要是杀了一营官军的话,这个动静是不是太大了?徐鸿儒打算如何善后?”

    使者回答道“启禀教主,徐舵主已经疏通了兖州府的关系,到时候徐舵主还会招来一伙山寨人马前来顶缸,所以教主不必担心。”

    王好贤听完使者的话又想了一阵,便不再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左右将使者带走,便继续画起画来了。旁边的甲士见状便将那使者带了下去,临行前使者还在不断地大声叫道“教主开恩啊,教主开恩啊,救救徐舵主吧,山东的兄弟都快被官军和高家斩尽杀绝了!”

    随着使者的叫喊声越来越远,到了最后已经完全听不到了,王好贤的心情却越发的烦躁了。见到自己的画作有些凌乱,王好贤恼怒的将手中的画笔丢在了地上,然后将画了一半的画作撕成了碎片。

    撒过气之后,王好贤有些疲累的坐在了椅子上闭目养神,心中却依旧在不停的盘算着徐鸿儒的来信,但是始终拿不准此事的真伪。

    这时,旁边的一名亲信凑了过来,轻声说道“教主,对此事您可有什么章程?”

    王好贤没好气的说道“没有!”

    那亲信见状欲言又止,想了一下便默不作声了。过了一会儿,王好贤见亲信没了下文,便睁开眼睛看了过去,问道“怎么不说话了?这件事情你有什么见解吗?”

    那名亲信笑了笑,便附在王好贤的耳边,小声说道“启禀教主,是这样的小人在京师有个眼线,前两天给我传来了消息,说是听闻朝廷将一笔粮饷运到了登州城附近,好像就是交给了那个汉威营了,至于具体数量是多少、要运送到哪里就不清楚了;还有一件事,我想那徐和宇应该是真的死了,据说有人在济南东面的一个村子里见到了他的首级,就是那个汉威营干的。”

    话音刚落,王好贤便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瞪着那名亲信,吓得那名亲信差点坐到了地上。过了一会儿,王好贤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传令,召集所有人手,将所有甲士集结起来,随我一同去山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