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三百一十章 察觉端倪

第三百一十章 察觉端倪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澈的声音从电话听筒中传了出来,但是落在殷郑的耳朵中,就像是久久不能停下一样,甚至,殷郑在陈澈说完这话之后,好一阵儿,都感觉自己的耳朵里面还在回响着这句话。

    对于殷郑来说,这件事情其实并不是可怕,最可怕的,是殷郑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处理好这件事之后,让自己的爷爷失望。

    一向做事十拿九稳的殷郑,在面对目前公司出现的危机的时候,也不由得有些迟疑了——自己如今真的能够处理的好吗?

    而现在,殷郑知道,他一直以来的成功,也是建立在自己所有的事业一帆风顺的基础上面,对此,殷郑瞬间觉得,似乎曾经以为的把握和筹码,在逆境中,都不好用了。

    他从来没有碰过壁,在事业的一开始,就是接手了殷老爷子给他打下来的殷氏的江山,所有人,包括合作伙伴,都是要依靠着殷氏的鼻息存活,所以殷郑才能在做每一个决定和完成每一次艰难的项目的时候,最根本的基础,其实是坚实的。

    他少有,甚至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多阻碍。

    而现在,除过事业上面的不顺,在感情上,殷郑也面临了难题,一时之间,殷郑甚至有点找不清楚方向了,就像是看不懂自己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喂?老板……”

    陈澈好一阵儿没有听见殷郑的声音,于是,疑惑之余,不由得出声喊了一句殷郑,正是这一声‘老板’,又暂时让殷郑从一种混沌的思维中,暂时的清醒了过来。

    殷郑回过神,然后在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后,对着电话那端的陈澈开始发号施令“让财务部门加班,把最近一年的所有年度、季度、月度的详细明细都整理出来,然后查!”

    这件事情,殷郑直觉感觉并不简单,完全就像是一个人为的阴谋,在殷郑并不知道,或者说没有在意的时候,就被人布了下来,然后,暗暗等着时机,直到殷郑和宋荷之间出现了分明的矛盾,在殷郑一门心思只顾着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的时候,才爆发出来。

    完全就是有针对性的。

    殷郑在对陈澈说完这话之后,又一次的陷入了沉思中,他不由得想到,如果是殷氏的竞争者的话,又是怎么能够这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私人生活和感情呢?究竟是怎么把握住这么准的时机,让殷郑完全没有一点的防备。

    忽然之间,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出来的感觉,让殷郑一时之间只觉得有一种浑身冒出冷汗的感觉,也就是这种一瞬间的想法,让殷郑完全不敢再接着想下去了。

    但是,偏偏就是这么个突然之间生出的念头,让殷郑越是琢磨,就越是觉得有可能——殷氏,或者说是殷家,肯定出了内鬼。

    不然,殷郑完全想不到任何的理由,能够解释为什么对方能够这么精准的把控住时机,在自己正在为宋荷不顾一切,甚至连公司事物都暂时抛下的时候,出现这种危机。

    那么,内鬼究竟是谁?

    顺着这个想法,殷郑就不由得开始排出自己身边亲近的人,能够从财务上面搞出文章的人,肯定不会是公司的最底层的普通员工,至少是能够拿到公司里面每个月的财务报告的。

    陈澈那边,听见了殷郑的一地步计划,现在对方在暗处,而殷郑这边在明处,尽管对于陈澈来说,先从财务报告上面走,尽管费时费力,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虽然说现在殷郑他们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却又似乎只能这样做了。

    这么想着,陈澈就开口说道“好的,老板,我知道了,这就按照你的吩咐去通知财务部门。”

    说完这话之后,陈澈就准备挂断电话了,但是,就在陈澈刚刚做出这个行为的时候,忽然听到电话听筒中又传来了殷郑的声音,于是陈澈几乎是立刻就将自己手中的电话再度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上,认真的听着。

    电话里面,殷郑的声音十分的低沉,一听,就能够听出来殷郑现在心情十分的沉重“陈澈,我觉得这件事,殷氏里面,肯定有人在帮忙。”

    随着殷郑说完这话之后,陈澈先是沉默了,但是很快的,陈澈就想明白了殷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也正是殷郑这话,让陈澈这段时间以来的疑惑,忽然恍然大悟了起来。

    确实,不仅仅是殷郑,就连陈澈,都感觉到了这件事背后极有目的的针对性。

    “您是说……”

    陈澈说到这里,似乎现在陈澈身处的地方也并不方便,随后,殷郑就听着陈澈有了一点走动的声音,隔了大概半分钟之后,随着一声关门的声音,殷郑才听见陈澈继续说了之前没有说完的话“您是说,咱们的身边,有内鬼。”

    “嗯。”殷郑回答的很干脆,对于这件事,殷郑刚刚就已经想清楚了——世界上绝对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可以让对方能够这么精准的把握到殷郑当时的状态,以及因为宋荷而撒手不顾公司的行为。

    要是没有内鬼透露出消息,甚至是要是没有内鬼将公司内部的情报传出去,殷郑绝对不相信,自己的公司能够被栽赃上这么一件黑锅。

    陈澈也是一个聪明人,因为要找适合说话的地方的这段转移的时间,就已经让陈澈明白了这当中的关键所在,于是,陈澈立刻十分果断的对殷郑说道“我觉得,应该先从财务不查起。”

    “不用。”对于陈澈的提议,殷郑很快的否定了“没有必要打草惊蛇,我们现在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要是这个时候从公司的财务部开始查这件事,不仅很快的就会让对方能够察觉,还会搅和的公司内部人心惶惶。”

    殷郑的目光,从自己眼前白花花的墙壁上转移到了窗户外面阴沉沉的天空中,他看着天上厚实沉重的浓云,冷锐的开口说道“我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没有时间耗费在查谁是内鬼这件事情上面了,就让财务部先把明细账目叫出来,坐不住的人,自然还会继续通风报信。”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殷郑的双眼中忽然蹦发出十分锐利的视线,他盯着那些变幻莫测的云头,冷冰冰的说道“如果公司现在的状态忽然急转直下的恶劣起来,那么,就只能说明,内鬼在财务部门。”

    这是试探。

    殷氏上下几千号人,公司高层管理也有好多个,殷郑没有时间一一排除,所以,就只能用这种方法,尽可能的在有限的时间中,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转圜的余地。

    从财务部门着手,要是是太忽然严峻,那么肯定就是财务部门出现了内鬼,内鬼将财务部门最近的、最新的资料消息透露了出去。

    如果没有,事情还是循序渐进的继续恶劣下去,那么,能够让殷郑怀疑的,就只有和财务部门打交道的几个比较亲密的部门了。

    这么想着,殷郑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从自己突然接到宋荷开始生产的消息,一直到现在,殷郑几乎是一口气一直悬在嗓子眼儿上的,甚至精神的高度紧绷,让殷郑完全没有办法能够好好休息,在保持体力的前提下,解决公司目前的危机局面。

    殷郑甚至现在觉得,他都已经快要累的昏过去了。

    但是,殷郑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够倒下,宋荷和孩子还需要自己,殷氏和殷家也需要自己,还有很多人都看着自己,甚至殷氏那些还在上班的员工,都是需要殷郑继续坚持下去,他们才能继续生活。

    殷郑的身上背负着太多的指望和目光,当所有的压力都随着这场危机冲击而来的时候,殷郑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力都已经要紧绷的似乎快到了临界点。

    这种感觉,一直围绕着殷郑,久久不散,但是殷郑还是必须要坚持着,咬牙撑着,甚至有时候,殷郑鼓励自己的就是‘爷爷当年都能够做到的事情,自己肯定也是可以做到的’。

    殷郑不愿意让自己最后沦为一个只能在一帆风顺中才能驾驭殷氏的笑话,连一点磨练都经受不起,殷郑觉得不该如此。

    陈澈听着电话那端殷郑忽如其来沉重的一声叹息,不由得也觉得殷郑最近确实是太过于劳累了,对于殷郑现在经历的这些,虽然说陈澈不能感同身受,但是陈澈就从自己自身的情况来看,加诸于自己身上的压力,就已经够大了,更何况殷郑呢。

    这么想着,陈澈甚至开始考虑起来自己有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在下一次去看望宋荷的时候,‘不小心’的透露点什么东西给宋荷,让宋荷从侧面开导开导殷郑,至少让殷郑自己的精神压力不要这么大。

    这么想着,陈澈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起来自己下一次见到宋荷的时候,应该怎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