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全职公敌 > 第三七一章 超生猎人(1)

第三七一章 超生猎人(1)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全职公敌 !

    一片领空的确会比土地便宜一些,却也便宜不了多少,因为早已经无比成熟的反重力科技,让天空城、浮空岛这一类的建筑成为了现实。

    几乎所有的大城市中,都会有这样的庞大建筑存在,而且都是这个时代“上等人”的领地,或者是“奢侈消费”的所在。

    而购买领空,再加上建造浮空岛的价格加在一起,可比买下一块地皮和大厦更加昂贵。

    陈古倒吸一口凉气:弥尔格蕾当赏金猎人的那些人,还真是赚了不少钱呀。

    而一头沉睡的超级生命……真的能卖出一个极好的价格。

    陈古之前和乔家、上官家有过类似的合作,甚至乔家还曾经有意向雇佣陈古一起去狩猎超级生命,不过这事情后来不了了之,时候乔双义私下里为家族解释过:最后关头这个“项目”被自由盟一家友好的势力打包买走了。

    对方对这个“项目”似乎有着更加迫切的需要,出的价格让乔家无法拒绝。

    而狩猎超级生命回报率超高,但也可能亏得血本无归。

    比如超级生命的强大远远超出了预期,比如超级生命有着某种擅长逃遁的本命技能,都会造成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

    可是沉睡的超级生命,至少保证了超级生命逃走的可能极度趋近于零。

    风险减少了至少三分之一。

    而且狩猎超级生命,怎么能少了自称星海第一超生猎人的聂赫?

    弥尔格蕾之前就跟陈古说过这件事情,随后却不再多提,一直等到陈古真的成了她的联络人,才把这个筹码放了出来,用意不言自明。

    陈古马上答应了弥尔格蕾,但是要怎么用这样一头沉睡的超级生命做诱饵,钓出聂赫……陈古还要仔细而周全的规划一下。

    想要把声势弄大,引诱聂赫主动加盟,陈古的“分量”还是轻了一些,所以陈古请了校长和阿薇洛娅一起商议这件事情。

    而这是私事,在秘安局不合适,陈古决定找个高端一点的场所,请两位第九能级吃个饭。

    毕竟他这个当学生和下属的,还从来没有请两位大佬的客。

    ……

    一大早许久没有在爷爷面前露面的不肖子孙陈自立忽然打来电话。

    “你……后天晚上有空吗?”陈自立有点扭扭捏捏。

    “什么事?”

    “我想……一家人一起吃个饭。”陈自立磨磨蹭蹭的说着:“我带个人来给你们看看。”

    “嗯?”陈古一下子想起来了:“杨尧尧?”

    “不是……”陈自立声音有些不好意思:“她叫胡可可。”

    杨尧尧、胡可可,你小子是不是喜欢这一类型的?

    陈古呵呵笑了:“好呀,后天晚上是吧,在哪里?”

    “古宴。”陈自立说了个饭店的名字:“我把地址发给你,后天晚上六点钟,千万别迟到呀。”

    挂了电话,陈古摸着下巴贼兮兮的笑了起来,同时也有些好奇。自己最初加入联盟,陈自立和他们学生那些男孩子们,为了那个杨尧尧还“暗战”了一番。

    陈古当然力挺自己的大孙子,很是装了一波,让其他的男生灰头土脸。

    那个时候陈古也能看出来,杨尧尧和大孙子之间至少互相之间是有好感的。

    怎么变成了这个“胡可可”?

    陈古马上给孙女打了个电话,结果这次接电话的,竟然是陈清雨的助理。听说是陈古,助理赶紧把电话给了陈清雨。

    陈古笑道:“可以呀,这么红了,已经有生活助理了?”

    陈清雨撒娇:“您也来打趣我?还不都是靠着您我才能红起来的?”

    和孙子之间的交流完全不同,跟孙女的交流是愉快而轻松的,陈清雨连连诉苦,红了之后真的好辛苦,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还要时时刻刻在镜头前面保持最佳的状态。

    陈古也是心疼孙女,很是关怀了一番,然后才问起来:“跟你打听一个八卦,陈自立那小子约我后天吃饭。”

    “嘿嘿嘿!”陈清雨就怀笑了起来:“您是想问杨尧尧怎么回事吧?”

    “有什么八卦?”陈古兴趣高昂。

    陈清雨倒是很清楚:“当然有了。”小丫头最喜欢就是背后说自己那个“愚蠢的弟弟”的八卦。

    “那个杨尧尧和陈自立本来发展的挺好,可是谁也没想到两个人最后越相处越发现彼此兴趣相同、行事准则相同,最后竟然慢慢的从准情侣发展成了好兄弟……”

    陈古愕然:“……”

    这是大家实在太合拍了,所以只能做好兄弟,不能当情侣的节奏?

    从陈清雨的讲述中,陈古慢慢知道了,这个胡可可和陈自立同年级,入校之后一直很“不起眼”,衣着朴素,也不化妆,每天戴着个帽子,遮住了大半容颜,各科成绩都很普通。

    可是大学里,空气里飞舞的着的都是荷尔蒙,胡可可只低调了一个多月,就被那些整天打量女同学的男生们发现了,其实她的容貌非常秀丽,虽然在开学初期错过了“校花”“班花”的评选,但是随后就被一致公认,是一位“宝藏女孩”。

    随后很多男生开始追求,然而胡可可反应十分冷淡,依旧是每天素面朝天,一个人上自习、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抱着书本穿梭在学校的林荫道上。

    陈自立则是另外一种状态,因为和杨尧尧的关系不错,他在学生会里混的风生水起,成了年级的风云人物。

    这两个人本来没什么交集,但是有一次学生会组织的征文活动,胡可可的一篇文章脱颖而出。

    而征文冠军的争夺,最后居然是在胡可可和陈自立之间展开!

    陈古大吃一惊,大孙子还有文才?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然后陈自立主动退让,借口是自己是学生会的人,冠军给了自己,会让人感官上觉得“不公平”。

    结果公布之后,胡可可确很不高兴,直接去找了陈自立,把他训了一顿!

    然后两人的发展,就是典型的“欢喜冤家”了,胡可可不管怎么低调,总能在各种场合跟陈自立撞在一起,闹出一些“不愉快”。

    那些追求胡可可的男生,自然就把陈自立当成了“主要竞争对手”,这让陈自立受到了很多的针对。

    陈自立火了,去找了胡可可,很是坚定地表明了一番心迹:我对你没兴趣,以后别老在我周围晃悠,被误会了可就不好!

    胡可可气得不轻,然后被激出了性子,还真的就开始针对陈自立。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稀里糊涂的走到了一起。

    据陈清雨说,杨尧尧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极大地“推波助澜”的作用。

    陈古不由得感叹一句:“这小子,总能让人刮目相看呀。”

    最后,陈清雨又提醒了一句:“爷爷,后天您可要对胡可可友善一点,我知道咱们家现在不同以往了,胡可可应该出身不高,您别有门户之见,我那个蠢弟弟很看重这个女孩呢。”

    “我是那种人吗?”陈古说道:“放心吧,只要品性不错,他们彼此真心,我肯定会接受的。”

    陈清雨笑嘻嘻的道:“我对您当然放心,但是我爸那人的性子,您是知道的。”

    原来她真不放心的是茅坑里的石头陈继先。

    陈古拍着胸口保证:“交给我了,我还治不了他了?”

    陈清雨笑而不语,祖孙俩挂了电话。

    陈古理解陈清雨的担忧,虽然陈继先真正的工作保密,但是陈清雨应该能够看出一些东西来,陈继先身上这些时日来必然有“上位者”的一些气质体现出来。

    而陈清雨已经是当红新星,自己表面上的身份更是巨兽联盟的超级巨星,陈家的家世称不上“豪门”但怎么也不能算是普通了。

    而且关键是陈继先总看着儿子不顺眼,对儿子各种苛刻,难保在这一次双方的会面上,会给陈自立小女友脸色看。

    况且……陈继先那张臭脸,平日里半耷拉着眼皮子是正常状态,就这个这场状态,别人看起来就是“我很不高兴”。

    陈古吹嘘自己能“管住”陈继先,陈清雨对家里的情况心知肚明,当然是不信的。但是有爷爷在一旁“牵制”,陈继先总不会太过分。

    打听完了八卦,陈古也没有过多的去关心这件事情,原本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请客,现在看起来这家【古宴】不错,就这里了。

    校长当然要来了。

    他对这个“好学生”是真的爱恨交加,有这么一个机会,狠狠地宰这个学生一顿,当然不会平白放过。

    校长甚至暗戳戳的筹划着,学校食堂的物价,单独对陈古提高五成——这三成可以跟那些档口商家商量好,三成归自己,两成归他们。

    当然仅仅是筹划。

    阿薇洛娅也来了,不过是被彩虹拖来的。

    陈古知道彩虹前辈在阿薇洛娅面前有面子,所以专门拜托了一下。条件当然是这事情中,尽可能地给乔家分润一些好处。

    校长来了专门挑贵的点,满满一大桌子吃的大呼过瘾。但是陈古把自己的计划一说,校长就翻脸无情道:“不妥!”

    “嗯?”

    校长摆摆手:“如果沉睡的超级生命是从弥尔格蕾这里泄露的消息,你有没有想过将来会发生什么?”

    陈古被他一提醒马上就反应过来:弥尔格蕾既然能够提供一头容易猎杀的超级生命的情报,那么那些贪婪的家伙们,肯定会觉得弥尔格蕾还知道其他沉睡的超级生命的消息。

    他们会想方设法的逼迫弥尔格蕾交出这些情报。

    这正是校长极力避免的情况,因为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其结果不外乎这几种:第一个弥尔格蕾桀骜不驯,是死也不会就范,然后反出共合体,因为终身雇佣契约,弥尔格蕾身死,共合体损失了一头战力相当于自身第九能级的超级生命。

    第二种仍旧是弥尔格蕾不肯妥协,校长和陈古为了大势保护弥尔格蕾,和其他的多方势力势同水火,共合体内部不睦。

    第三种是弥尔格蕾妥协了,交出了这些情报,但是到最后会是什么样子呢?那些人肯定不信只有这些,仍旧会认定弥尔格蕾有所隐瞒,会进一步紧逼不止。

    陈古是因为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所以才会忽略了这一点,而校长所处的角度更加客观。

    现在白在陈古面前的难题是,怎样解决这个情报来源的问题。

    而校长看似不经意的忽然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针对聂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