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权倾盛世 > 第865章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第865章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权倾盛世 !

    内殿,密室。

    君宸玄慌张跑进密室。

    水晶缸的水已经浑浊,安宁不肯进去,蜷缩着双腿在哭泣。

    “阿宁,跟娘走,娘带你走。”鲛人族的女人偷偷溜了进来,想要带走安宁。

    “娘,我不走……”安宁摇头,她想和君宸玄在一起。

    “太后的人马已经兵临城下,凤鵉的皇城要变天了,跟娘走,走……”女人拉着安宁想要强行带她离开。

    “我不走……我要和他在一起。”安宁很叛逆,她不想和母亲离开。“鲛人族的人也都是坏人,是他们害了父亲,我们回去还是危险。”

    “娘带你走,咱们离开凤鵉皇城,离开鲛人族,咱们去没有人能发现我们的地方。”女人的声音有些失控。

    她已经失去了丈夫,她不能再失去女儿了。

    “娘,女儿长大了……求求你,让女儿留下吧。”

    “留下就是送死!”

    安宁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地上的碎片捡起来,抵在了脖子上。“如果娘一定要带走安宁,安宁宁愿去见父亲。”

    密室外,君宸玄走着的脚步僵住,站在外面听了很久。

    安宁,愿意留下陪他一起死。

    苦涩地笑了一下,君宸玄觉得不值,替安宁觉得不值。

    “跟你母亲离开。”君宸玄走进密室。

    “阿玄!”安宁惊慌地起身,赤足跑到君宸玄身前,用力把人抱紧。“我不要走。”

    “听话……”君宸玄声音沙哑。

    “不要。”安宁摇头。

    鲛人族女人惊慌地看着君宸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跟你母亲离开,你知道我一直都在利用你。”其实安宁一直都清楚,君宸玄也从来没有骗过安宁。

    安宁知道自己只是替身,也只是君宸玄用来发泄情感的工具。

    可安宁明知道君宸玄是在利用自己,可她还是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心甘情愿与他共享生命。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就是不想走。”安宁摇头,用力抱紧君宸玄。“别赶我走,如若真的撑不住了,我想和你死在一起。”

    “值得吗?”君宸玄小声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可我娘亲说过,我们鲛人族一生只爱一人,一旦爱了,就算是死都不会忘记。”安宁摇头,哭出来的眼泪幻化成斑斓的珍珠。

    鲛人,只有在极度悲伤和感情最浓烈的时候,才会哭出珍珠。

    女人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手指在发抖。

    她当然知道,女儿泣珠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动情,也意味着情伤。

    君宸玄双手发麻地接住安宁哭出来的珍珠,整个人傻了很久。

    “傻瓜……”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瓜,愿意心甘情愿地去爱一个人,与这个人共享生命。

    ……

    龙渊,入口。

    “花花,你听话,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处理完我就会回来见你。”君临陌让花花先回去。

    花花很听话的点了点头,紧张地看着君临陌。“你要尽快回来哦。”

    君临陌点头。

    看着花花进了龙渊,君临陌的视线渐渐冷凝。

    瞳孔扩散红色,离墨翻身上马。

    他不放心凤卿。

    这一次……一定要想办法让凤卿先回去。

    ……

    鲛人村,地下密室。

    “告诉皇城的人,人我们都已经抓住了,一个都不剩。”族长笑着开口,看着被困在铁笼里的众人。

    轩辕修护着小水,警惕地盯着族长。“你不配做鲛人族的族长。”

    “我给你们机会了,可惜你们知道得太多。”族长冷哼,再次开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也是为了族人的长久发展。”

    “你骗我……”被族长所骗,又害了同伴,陆旭全身都在发抖。

    “蠢货。”族长嘲讽地笑了一声。

    “我们的族人都是你害的,我们的父母也是你害的,我杀了你!你这个叛徒,我一定会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的真面目!”陆旭失控地喊着。

    “可惜啊,你们没有这个命能活着出去了。”族长笑着离开,让人看守好。

    轩辕修拉住陆旭,冲他摇头。“老狐狸太狡猾这件事不怪你,不要自责。”

    陆旭抱着轩辕修哭了起来。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逃出去。”阿舍栗警惕地看着四周,蹲在地上。“进来之前,我观察了地形,后面便是龙渊的禁地海域。”

    “可是我们鲛人族不能进龙渊。”有人害怕。

    “关系到整个鲛人族的命运,我相信神女会体谅的。”

    鲛人族是龙渊的守护之人,他们不能随意进出龙渊。

    但现在已经逼到了不得已的地步。

    “好。”

    ……

    凤鵉,皇城。

    凤卿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外面的人奋力破墙。

    皇城的城墙都是专门的石块堆砌,表面光滑,无法攀岩,就算是竖上云梯,也很容易推倒。

    “弓箭手。”凤卿慵懒地抬了抬手。

    太后的人虽然早就将皇帝架空,并且在皇城外囤积兵力,但这些都是些散兵,没有经过正统的训练。

    何况,他们为了掩人耳目根本不敢大规模排队,操练。

    弓箭手在合适时机放箭,对方防不胜防。

    “石块,火油,都准备好了吗?”凤卿回身问了一句。

    “已经准备好了。”禁军统领已经对凤卿心服口服。

    战争一起,凤卿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仿佛战神附体,让人有种惊愕的恐惧感。

    她,好像就是为了战场而生的。

    “凤卿姑娘,现在倒还是?”统领紧张地看着一波又一波的叛军,扛着云梯跑了过来。

    “等等。”凤卿眯着眼睛,等着对方上城墙。

    有人已经爬了上来,被凤卿一剑斩杀。“倒!”

    瞬间,暗红的火油倾倒,弓箭手带着火焰的箭跟了上去。

    瞬间,所有在云梯上的叛军都如同一条线上的蚂蚱,被点燃,摔下。

    凤卿扬了扬嘴角,伸手拿过身边弓箭手的箭,冲着远处领头之人射了过去。

    “嗖!”一声尖锐的响声,那只箭刺穿了对方的胸腔。

    “好箭法!”禁军统领激动地拍手叫好。

    凤卿抬了抬下巴,低调地摆手。“哪里哪里。”

    一旁,黑袍人深意地看着凤卿。

    太后的兵力人数上占尽优势,就算这城墙再结实,也未必能撑得过这三天……

    他也许应该尽快做出决定,投诚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