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风起龙城 > 第六一五章 我要死了

第六一五章 我要死了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风起龙城 !

    龙城,闸南区警务司门口。

    魏相佐坐在车内,冲着王道林摆了摆手:“那我们先走了?”

    “走吧,回头电话。”王道林疲惫地回了一句。

    “哎。”

    二人沟通完毕,两台车缓缓离去。

    顾佰顺坐在车内,扭头冲着魏相佐问了一句:“吃个饭去啊,一会我送你回去?”

    “行啊,”魏相佐笑吟吟地说道:“今天我请你。”

    “哥,我看刚才给于正也快吓尿了,他是真怕你拿烟灰缸干他啊。”肖二坐在副驾驶上说道:“你打周鹏的时候,他脸都绿了。”

    “呵呵,整个协会,就长老会的这帮人艹蛋。”魏相佐冷笑着说道:“要不是他们带节奏,整个会内也不会被带得乌烟瘴气。你看东港那帮王八蛋,现在做事还有规矩吗?他们连小孩都贩卖,唉,这么搞下去啊,不论谁当政,早晚有一天协会会被取缔的。”

    “别想那么多了,时代就这样,这不是哪个人能解决的。”顾佰顺宽慰了一句。

    魏相佐也没吭声,只托着下巴,扭头看向了窗外。

    ……

    闸南警司内。

    周鹏被扔在了待审监室内,四仰八叉地躺在椅子上,哼哼唧唧地喊道:“不行了,我脑袋疼,我要死了。”

    铁栏杆外面,王道林背手看着他问道:“扛不住啦?”

    “不行了,我难受,我想死……!”周鹏捂着胸口,叽叽歪歪地喊着。

    王道林回头喊道:“给他整个大夫检查检查。”

    “我要见律师,不行了,我稿丸都疼了……!”周鹏撒泼打滚,完全没有所谓的大佬风采。

    王道林伸手从兜里掏出烟盒,低头点了一根后,走进了铁笼子,坐在对面,跷着二郎腿说道:“周鹏,你说你也算是个地面上的人物了,你整这一出难看不?”

    周鹏哼哼唧唧的也不回话。

    “我要真给你上点活,给你搞得上吐下泻的,你说你还有脸吗?”王道林吸了口烟:“怎么的,能不能聊聊?”

    “我跟你聊个几把。”周鹏出口成章:“你先让我见了律师再说!”

    “呵呵。”王道林看着他的死样子,莫名一笑:“有用吗?”

    “扑棱!”

    周鹏猛然坐起,拿着脑袋咣咣撞水泥墙:“我不活了,警员打人了!警匪勾结啦!”

    “嘭嘭……!”

    周鹏用脑袋撞了三四下墙壁后,脑瓜子再次飙血,模样惨不忍睹。

    他不是假模假式的闹啊,那是真的在用力撞啊,对自己下手非常狠,没多一会脸上也跟个血葫芦似的。

    门外,四名警员冲进来,第一时间摁住了他。

    “给你脸,你不要脸是吗?!”

    “想撞是吗?来,我帮你撞!”

    “噼里啪啦!”

    这四名五大三粗的警员冲进来,摁着周鹏的脑袋和肩膀,咣咣咣的又往墙上撞了数下。

    撞完后,大家伙还觉得不解气,上去就是一顿大嘴巴子加扁踹,直接把周鹏踢到了凳子下面。

    “呕,呕……!”周鹏倒在地上,剧烈呕吐了起来,秽物和鲜血蹭得满脸都是。

    “你弄死我,王道林!你要是个战士,你把我整死,老子不活了!”周鹏在地上像个疯狗一样的乱滚乱撞,根本不服。

    王道林冷冷地看着他,没有插手,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小会,一名医生走了进来,低头看着恶心的呕吐物,十分厌烦地骂道:“你说你也是个人了?我特么好好在办公室里看片,你非得把我折腾起来!”

    说完,医生粗略检查了一下周鹏的外伤,以及心跳脉搏啥的,随即扭头冲着王道林说道:“这是作呢!”

    王道林缓缓起身,走到周鹏的身边,提着裤腿子蹲下:“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能不能像个人似的,咱们聊聊?”

    “你弄死我!”周鹏闭着眼睛喊道。

    “我弄死你干什么?我押你就够了啊!”王道林指着周鹏的鼻子骂道:“我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了哈!来,把他给我弄狗笼子里去,手脚全绑上,关三天。”

    “我特么十来岁就在外面混,在华区没饭吃的时候,我连瘟死的小鸡仔都吃过!”周鹏瞪着眼珠子吼道:“你跟我玩这个啊?我进监狱的时候,你还是三好学生呢!来,你给我挑个最难活的地方,老子挑战一下!”

    王道林从警多年,什么样的滚刀肉没见过?他知道对方在激他,想让自己动手,给他打伤了,他好顺势去警务署医院。

    “呵呵,行,那你就先蹲着吧。”王道林起身喊道:“给他弄走!”

    “王道林,尼玛必死!你老婆必搞破鞋!你儿子必得绝症!!”周鹏被四人架起来后,依然疯狗,依然喷得一句话都不带重复的。

    “唉。”

    王道林目送周鹏离去,长长叹息一声:“这玩应真的难搞!”

    周鹏这样的人,在底层不知道摸爬滚打了多少年,要阅历有阅历,要弹性有弹性,他们的生存技能远超常人想象,关键时刻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只要方法有用就行。

    “你们盯着点他,先押三天,回头再收拾他。”王道林已经下定决心跟周鹏打持久战了,扭头冲着副队长吩咐道:“还有哈,把周鹏切实的犯罪证据都给我趁这几天夯实了。他是让码工协会内部松动的口子,肯定是难啃,但啃下来他一个,后面的就都是墙头草了。”

    “明白!”

    “我上楼休息一会,再熬要猝死了。”王道林扔下一句,迈步就奔着楼上走去。

    ……

    与此同时,驻军司令部内。

    一名参谋低声冲着谭恒强说道:“司令,章明的意思是,无论如何要把周鹏给捞出来,不然……码工协会那帮墙头草,可能不会相信章明有主持大局的能力。”

    谭恒强皱了皱眉头:“谁抓的人?”

    “闸南的王道林。”

    “你给那个……什么……鹏的弄个身份,明天想办法提出来他。”

    “好,明白了。”参谋点头。

    “跟警务司那边也打个招呼。”谭恒强补充道:“人要出来,就囫囵个的出来,弄得好看点,也算给章明站站台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