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八章 医生的四等境界

第八章 医生的四等境界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稍晚的时候。

    菱元洪回来了,见到杨帆在翻阅自己研究日久的《景岳全书》,心里很高兴,对杨帆竟生出一种知音难得之感,不动声色走到杨帆身边。

    杨帆察觉到来人,抬头一望,发现是菱元洪,立即放下手里的书准备起身,被菱元洪阻止道:“你能来我这里做客,我很高兴,不要讲那么多礼节,就当自己家一样随意。”说着,他在杨帆身边坐下,问道:“对这本《景岳全书》,你有何见解?”

    杨帆微微一笑,道:“在我杨某人心中,大夫,一直有四等境界。”

    “哦?何谓四等境界?”

    “最低等,是庸医。庸医杀人,医术浅陋,却又狂妄自大,孤行己见,误认性命。此类庸医,不配担当大夫二字。第三等,是仁医。医术平庸,却有救苦救难之仁心。第二等,是圣医,医术非凡,受万民所敬仰。第一等,是神医,有世无双之才,圣手回魂之术!。依我所见,写这本《景岳全书》的大夫,算是圣医之流。”

    菱元洪目光一亮,笑道:“杨帆,你年纪轻轻,却对中医造诣很深,那么你认为,你算是这四等境界中的哪一等?”

    杨帆一笑,道:“杨某不敢妄自尊大,勉强算是仁医吧。”

    菱元洪笑道:“你这是特意贬低自己的医术,太过谦虚了。”

    杨帆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百草堂的弟子,也从不会高调张扬自己的医术,换了个话题问道:“菱院长,你今天盛意邀请我来你家吃饭,是为了跟我探讨医术吗?”

    菱元洪笑道:“这倒不是。我听小霜说你被工厂解聘了,有没有考虑过以后的生计问题?你开给我看的治疗血癌药方,我仔细看过,知道以你的能力,就算不接受骨髓移植手术,也能调理好这绝症。但你想过病愈以后,该靠什么在这繁华都市里生存下去?难道还想去工厂流水线上班?靠这点儿薪水,工作一辈子都买不到s市一个房子的厕所。”

    杨帆略微皱眉,道:“那菱院长有何想法?”

    菱元洪道:“你医术这么厉害,有没有考虑过当医生?当然,如果你愿意来我们医院工作,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也没问题。”

    杨帆道:“杨某不会用自己的医术谋取钱财,你的医院每天有这么多病人,我确实很翔帮助他们,来你们医院上班也可以,但我有要求。”

    菱元洪弄不明白杨帆的想法,奇怪道:“是工作安排上的要求?还是薪水问题?”

    杨帆摇头道:“凡是来我杨帆手下诊病的病人,你们都不能收取任何医疗费用,免费诊病。你们只需给我提供一个住所和日常三餐即可。”

    菱元洪听了杨帆的话,内心触动极深。

    光是杨帆这句话,足以体现他的医德仁心。这家伙,简直是一个学中医的天才!

    “哈哈哈。”菱元洪突然大笑道:“你的条件没问题,反倒让我觉得这样亏待了你。杨帆啊,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不枉我将那《伏羲金针》赠送给你,相信你不会辜负这套神针!如果可以,我真想跟你结为忘年之交。”

    杨帆轻笑道:“菱院长,我杨帆何德何能跟你结为忘年之交。”

    菱元洪摇头笑道:“你是袖里乾坤,深藏不露啊,在我面前太谦虚了。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等你再修养一段时间,感觉身体没有大恙,我就正式安排你上班。

    ……

    时间到了傍晚,一名中年保姆准好了一桌丰盛晚餐。

    餐厅里,吃饭的只有杨帆、菱元洪、菱霜霜三人。

    菱元洪似乎很久没有像这天这么开心过,特意开了一瓶陈年茅台小饮几杯,不过杨帆因为身体问题,不能沾酒,只能喝些饮料。

    饭后,菱霜霜便去医院值班了。

    菱元洪让杨帆今晚就住在这里,这里的房间很多,以后在医院工作了,也可以在这里长住。

    两人在饭桌上聊了很久,主要都是一些关于中医的探讨,杨帆对中医的见解言谈,颇让菱元洪吃惊、受益,难道这个杨像自己师父一样,是出自中医世家的人?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年纪就对中医如此独到的见解?

    而后。杨帆在二楼挑选一间空房,在房间里看电视休息。

    但他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菱元洪安排自己工作的事情。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也能理解别人将自己当成‘精神病’的意思。

    现在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想要回到秦朝,估计不太可能,暂时在菱元洪的医院里工作,不失为一个安身之计。

    ……

    9点多的时候,杨帆去二楼的浴室内洗澡。

    这浴室建造得很雅致,浴池用青花瓷打造,就像是一个小温泉,浴池旁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挂着一卷青竹窗帘,透过帘缝能看到别墅外那明亮的灯光夜景。

    用热水器洗澡,这还是在病房里高援朝教会他的。

    他知道贴有红色标志的水龙头表示热水,蓝色表示冷水。

    将水龙头打开,放了一池热水,随即调和好水温,他迅速脱下衣服,将身子泡入浴池内,舒服极了。

    身子躺在浴池内,目光望着头顶那精美的吊顶装饰还有浴室灯光,感叹道:“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如此新鲜古怪,还没见过不灯油等就能点亮的灯。”

    “小霜今晚值班去了,浴室里怎么会有人在洗澡?”这时候,一名穿着粉红蕾丝睡衣的女子,俏脸冷冰冰地走到浴室门口。

    她的相貌,跟菱霜霜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乌黑长发微卷披散在肩,窈窕动人的玲珑曲线,手指甲和脚趾甲上涂抹着一层五彩色的水晶指甲油,身材比菱霜霜还要火辣丰满得多,好似人间尤物,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有一种强烈的占有**。

    “小霜,是你在浴室里吗?”菱若诗问。

    浴室里的杨帆当时被这声音一惊,道:“我还在洗澡,你不能进来!”

    菱若诗听到这男人声音的第一反应,俏脸冷得像似寒霜。

    就算小霜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把男朋友带回家里洗澡!那么,这个男人是谁?还占用了自己的浴室?

    这个世界上,她最讨厌的动物是什么?

    男人!

    这个世界上,她最恶心的东西是什么?

    男人!

    这个男人现在还用了她的浴室在洗澡!

    菱若诗脸角泛着冷笑,猛地伸手,将身前那竹木推拉门拉开。

    “杀气?”

    杨帆像是惊弓之鸟,一下子从浴池内跳出来,身子在半空中随手扯下一条白色大毛巾,做了一个在菱若诗眼里看起来很不可思的动作。

    他手里那条大毛巾随着他的身子凌空旋转一圈,围住身体重要部位,而后,双脚稳稳落在浴池旁,一脸紧张地盯着站在门口的菱若诗,脸色当时呆滞住了。

    菱若诗那身性感的蕾丝睡衣,白皙肌肤在灯光下若隐若现,魅惑娇艳,跟妖精似的,看得杨帆差点心神失守,顿时用力一咬舌尖,在剧烈刺痛下,大脑恢复清醒,惊疑不定地问道:“小霜,你不是去医院了吗?现在回来干什么?”

    他不明白自己在洗澡的时候,菱若诗为何这般不知羞耻地闯进来。

    菱若诗没有如杨帆想象那样立即转身回避这尴尬一幕,反而用戏谑地目光上下扫视杨帆**的身体,当她目光定格在杨帆腰部那条围巾上时,俏媚一挑。

    这个遭千刀万剐的家伙,居然用的是自己洗澡的浴巾。

    一想到自己的浴巾沾染上他那里的气味,她感觉胃部一阵翻涌,但为了保持冷艳气势,脸上没有任何反应,就这么冷冰冰的盯着杨帆。

    杨帆被看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不自在,同时也在仔细打量菱若诗。

    这个女子,虽然长得跟菱霜霜一样,但脸上的神情和身上的气质,跟菱霜霜完全判若两人。

    “哪来的狐狸精!敢冒充小霜魅惑我杨帆?想要夺取我的精元么?你太小看我杨帆的心智了!”杨帆确认眼前这人不是菱霜霜,立即怒声指着菱若诗大喝,摆出《太乙五行拳》的起手式,随时准备跟这狐狸精生死较量!

    在下山行医的时候,经常要翻越荒山野岭,他就亲眼见识过有狐狸精乔装成美貌女子,诱惑壮年男子行苟且之事,吸干那壮年男子精元,以为自己驻容养颜!永葆青春!

    “狐狸精?”菱若诗蓦地一怔,不屑冷笑道:“在弄死你之前,你先回答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小霜是什么关系?”

    杨帆哼道:“我杨帆正气满怀,你这邪魔妖精也想伤我?我是小霜护理的病人,你以为冒充小霜就能魅惑得了我吗?”

    “胡说八道!你只是小霜的护理病人,她怎么可能带你回家!想骗人,也不用编出这么幼稚的谎话吧?”菱若诗身上杀气直线飙升,攥紧的双拳骨节传来一阵连续脆响。

    杨帆在那一瞬间,感觉整个浴室的温度骤然下降到冰点。

    “嗯?这狐狸精还修炼有内功?”杨帆通过这响声判断,能清楚感觉到菱若诗的内力在筋骨、脉络中运转。

    杨帆脸色无比凝重。

    自己的《先天内劲》早已全部丧失,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到跳崖前的功力,凭自己现在这孱弱之躯,只用外功《太乙五行拳》怕不是这狐狸精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