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十八章 销魂玉露

第十八章 销魂玉露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中年医师道:“从你以往的病史和你的工作职业来看,你这是典型的肾虚,长期加班熬夜,年龄大了,这对身体的精气损伤是很难恢复的。我给你开副药方,禁欲一个月,准时吃药调理就可以治愈。”

    病人不满道:“我看过的中医,每个都是这么讲,就没有能够快点见效的办法?还禁欲一个月?你让我夫妻什么和谐维持下去?”

    “这…”中年医师一脸为难。

    这个关系全世界男人幸福的难症,要是他知道有什么见效快的办法,还用在这里当医生么?

    “让我来看看。”杨帆微微一笑,走到中年医师身旁。

    彭主任一见是杨帆来了,立即道:“杨帆啊,现在你来得正好,这位病人的问题比较棘手,看你有没有什么良方妙计。”

    杨帆点了点头,将病人来到自己办公桌前。

    病人一脸怀疑,道:“他这么年轻就能当上主治大夫?到底会不会诊病?不行,我就换一家医院,老子不缺钱!”

    杨帆微笑道:“把你的手伸过来,我切脉诊断一下,如果不行,我愿意付钱让你去其它医院治疗。”

    病人听了,倒举得这年轻医生口气不小,将信将疑,就将右臂伸到杨帆桌前。

    杨帆单指切脉的动作,让彭主任等人觉得很惊奇,都在悄悄关注杨帆。

    “你这种病症,我以前给大户人家诊病时,见过不少,是典型的房事过度,不注意身体调养,挖空了体内精髓。我胆敢问一句,你有几位妻妾?”

    “啊?”病人呆了呆,倒是听明白了杨帆的意思,心里暗自佩服,给自己诊个脉,连这都能看出来,得意道:“我s市一家上市房地产公司的项目总监,家中除了一位妻子,在外面还包养了6位情人。现在做男人不容易啊,白天忙着拼命工作,晚上还要忙着伺候老婆、情人。”

    “了解。”

    杨帆微微一笑,从袖子内将针盒拿出来,道:“以后每天这个时候,来我这里扎针,持续一个星期,再配以药方调理一个月,就可以病愈。但你这个月内,每个星期行房事不得超过三天,每天不得超过两次。否则,你这病就是神医来了也治不好。”

    “好、好,只要能治好我这病,我会适当节制。”病人一脸惊喜。

    “杨帆,你这扎针管用吗?”李副主任顿时激动地走过来关心询问。

    杨帆点了点头,道:“以我的名誉保证。”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李副主任高兴地拍着杨帆肩膀,在杨帆耳边悄悄道:“你要是能根治好这病人的病症,改明儿也给我扎几针试试。”

    杨帆点了一下头,旋即就带着那病人前往针灸室。

    彭主任等人当医生多年,都没见过杨帆这种独特疗法,立即都跟了上去围观。

    在针灸室,杨帆让病人裤子,只穿一条内裤躺在床上。

    而后,从针盒内抽出毫针,以《九脉针术》针刺病人右脚底的涌泉穴、脚跟的太溪穴和肚脐眼下两寸位置的关元穴。

    他出针精准、干练,或深或浅连续针刺这三个穴位,病人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彭主任在一旁点头赞叹道:“杨帆挑选的这三个穴位,果然很独到,涌泉是肾经之气,源于足下。太溪是‘回阳九穴之一’,能‘补肾气,断生死’。天元穴,是人身体一个阀门,将人体元气关在其中不让其泄露,长期施针刺激,可以补充病人损耗的精元之气。今天真是开了眼界啊。”

    两名实习生都睁眼睛,迅速做好杨帆的诊病笔记。

    李副主任和两名中年医师都很吃惊,显然是小瞧了他的医术。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肾气精元本就日渐衰弱,今天学到杨帆这个法子,正好解决了他们这种年纪行房事力不从心的尴尬。

    ……

    菱若诗的办公室里。

    她早上一来公司,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内什么人都不见,到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公司各个部门的员工都在小声议论这冷暴力总裁今天的不寻常反应,估计是昨天受到什么刺激了。

    “你这个瘪三,老娘画圈圈诅咒你以后生儿子没屁眼!不过,你惹了老娘,连以后生儿子的机会也没有!”

    菱若诗手拿一个人偶娃娃,在娃娃身上写上杨帆的名字,用钢笔尖一阵狂桶,发泄心中的怨恨之气。

    直到两只手都累僵了,她这才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话筒,犹豫一会儿,按下一连串电话号码。

    嘟嘟——

    电话通了以后。

    一名略微低沉浑厚的男子声音传来,似乎很意外,笑道:“若诗,今天吹的是什么风,你会主动打电话给我?答应我的约会了?”

    菱若诗一脸厌恶,忍着对男人的恶心,冷笑道:“龙少,你不是追老娘很久了吗?那好,现在老娘就给你一个机会。”

    “哦?”男子砰然心头,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只要我能办到,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少给老娘来这套恶心的话。有一个瘪三,在华天医院的中医科上班,叫杨帆,我给你三天时间,把他的双手给我剁了扔江里去,老娘以后都不想再看到这个死瘪三。”

    “那小子倒是不长眼,敢惹到若诗的头上,对付一个小小的医生还不简单吗,明天等我的电话。”

    “好了,那就先这样。”

    “若诗,你难得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就不多陪我聊会儿吗?”

    “我现在很忙。”菱若诗没好气地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死瘪三!”末了,她不忘狠狠咒骂一句杨帆,拿出一个白色诺基亚私人订制的手机,又拨打了一个联系号码,对方名字是,死三八。

    “小贱人,好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哦。”一道女子的调笑声音传来,娇腻、感性。

    “死三八,老娘今天心情不好,出来陪我聊会儿。”

    “呦,你这小贱人今天是失恋了?”

    “老娘不谈恋爱好多年,失恋个屁,出来再慢慢说,地点约在艾菲斯。”

    ……

    杨帆一天时间在中医科看了四位病人,他施展的针术,着实让彭主任等人大开眼界,病人的任何病症,经过他那只右手切脉,就能将病症看得分毫不差,堪称圣手,连彭主任和李主任这样的老中医都甘拜下风,院长请来的人,果然是有几把刷子。

    到了五点下班。

    杨帆直径离开中医科。

    他这一身行头,走在门诊部大楼内,很吸引年轻护士的目光,见到他都是在背后一阵小声议论。

    “他就是上次那个医治好十三位重症病人的杨帆呢,之前还是血癌科的病人,现在一下子就转换成中医科医生,真是厉害。”

    “我早就听说过了,他是院长安排进来的,好像跟院长关系很不一般。”

    “长得确实挺帅,就可惜是个病秧子,得了血癌哪有那么容易治疗的。”

    杨帆听到两名小护士在身后窃窃私语,对此一笑而过。

    从住院部大楼出来。

    他放在腰带内的手机响起,拿起手机看去,是一个陌生的来电号码。

    “喂,请问你是谁?”

    “杨帆啊,我是菱院长。”

    “菱院长?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呵呵,我从小霜那里问到。我今天晚上有一个学术界饭局,就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去吧。”

    “哦,是这样啊,我知道了。”

    “记住,这几天出行要小心一点儿,我真担心若诗那孩子会对你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菱元洪叮嘱。

    杨帆笑道:“我会的。”说完,他挂了电话,又给菱霜霜打一个电话过去,询问别墅的具体地址。

    随即,就一个人去医院外拦了辆出租车打车回家。

    上次那个车间主任推辞自己在厂里的工作,留了三千块的现金。

    这现金一部分被他带回家,身上只留了几百块备用。

    经过这段时间的生活,他已经能够接受自己的身份,在这里适应生活下来。

    ……

    回到别墅的时候,菱霜霜已经上班去了,家里就只有保姆。

    进入别墅里。

    保姆走过来说道:“杨先生,你让我采购的药材,已经运回来了,放在药房里。”

    杨帆微笑着点头道:“麻烦你了。晚上不用叫我吃饭,我要在药房研制【**玉露】,不能被打扰。”说完,他加快就朝菱元洪的药方走去。

    菱元洪的药方,是一间一楼的主卧室改造而成。

    杨帆拿着菱元洪今早交给自己的钥匙,打开房门,就进入了里面。

    一股浓烈的中草药味儿扑鼻而来。

    这个药方,分为三个区域,药库区、制作、加工区、煎药区,各种工具应有尽有。

    杨帆这是第一次进入菱元洪的私人药方,稍微打量一下,十分满意。

    随即,将门反锁好。

    他走到药库区,三个大药柜的抽屉上,都有一块竹牌,分别写着各类草药的名字,杨帆粗略计算了一下,一共有882种草药,而且都是较为少见稀有名贵的种类。

    药柜前,有一个长约五米的红木桌,上面堆放着菱元洪各种研究材料。

    保姆采购回的淫羊藿和海马,用两个玻璃瓶装着,就放在这红木桌上。

    “这药房真不错。”杨帆一脸欣喜,挽起长袍的袖子,就开始了他的工作。

    将炼【**玉露】的各类药材依次取出,便走到煎药区开始煎药…

    ……

    一直忙到深夜12点多。

    杨帆此时已屏住呼吸,浑身皮肤呈现一片浅红色,手里一个水晶杯装满着一种如香醇红酒般的液体,不断冒出腾腾白雾,旋即用引导管,将这杯内液体引入一个巴掌大小的葫芦,用木塞密封好,迅速服下一粒事先准备的解毒丸,身子那股难熬的燥热感才渐渐消退,很快恢复正常,长长出了口气。

    有这【**玉露】在身,就算遇见内功高手也不怕。

    这【**玉露】是一种经过特殊方法提炼的液体,这液体一旦和空气接触,就会挥发成烟雾状的气体,被人吸收,或者皮肤接触,就会立即中毒。

    在没有完全恢复功力之前,只能用这最简单有效的毒术来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