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二十九章 让你断子绝孙

第二十九章 让你断子绝孙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龙二!”马所长身子哆嗦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借尸还魂来找自己报仇了!

    杨帆、周正伟、萧思雨等人,此时都将目光转向餐厅入口。

    西装、墨镜、冷酷…手拿一柄骚包的纯银沙漠之鹰,配上那强壮体格和脸颊刀疤,一身血性硬派气质,彪悍、霸道、嚣张!

    身后跟着四名跟他同样着装、气质的男子。

    这里的狱警、犯人此刻再见到龙二都惊呆住了。

    这家伙不是法医鉴定死亡了么?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可思议!

    啪。

    龙二右手拇指撬开火机盖,潇洒地点燃嘴里叼着的一根雪茄香烟,深吸一口,带着四名手下大步朝杨帆这里走来。

    “你是什么人?”周正伟一声大喝。

    带来的四名专案组警员和萧思雨慌忙将配枪枪口对准走来的龙二等人。

    “警卫都干什么去了!是怎么让他们闯进来的!”马所长被最近这一连串刺激得快要发疯,红着眼怒喊!

    龙二等人脚步没停,直径走到杨帆身前。

    “兄弟,我还得还算及时吧?”龙二笑着问,完全无视身边的周正伟等人。

    杨帆皱眉道:“我好不容易帮你越狱,你又回来干什么?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他这话,却在一旁的周正伟等人内心掀起一阵巨浪。

    龙二的猝死,是杨帆一手造成的?

    他怎么可能瞒过法医的鉴定技术?

    周正伟脸色一脸数变。

    龙二冷冷一笑,道:“老子说过,只要我能出狱,就会风光接你出去喝酒!我们的事儿等会儿再说,先找这群孙子算账。”

    “算账?”杨帆一怔。

    “你是先来,还是我先来?”龙二一笑。

    “当然是我!”杨帆一听就爽了。

    看这情况,龙二敢来这看守所接自己出去,有十足的把握,那自己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只争此刻!

    他杨帆怕过谁?

    啪!地一声脆响。

    马所长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脸颊顿时浮现一道清晰五指印。

    杨帆这一巴掌,当时把他打蒙住了。

    “**敢打我!”他那目光顿时愤怒得像是要喷出火焰。

    啪!

    杨帆反手一耳光打去,这次是左脸。

    “这是替你娘教训你,没教过你要天天向上,认真工作吗?”

    “**还敢打!”

    啪!

    这次换右脸。

    “这是替看守所内被你毒打过的犯人出气!”

    啪!啪!

    左脸、右脸一起抽!

    “这是因为我被你冤枉入狱!”

    啪啪啪!

    “这是我看你不爽,忍你很久了!”

    啪啪啪啪!

    马所长的脸,顿时红肿得像是个猪头,都想捂着脸哭了,“你、你为什么还打?”

    “这是因为我还没打过瘾。”杨帆活动一下五指关节,右手银光一闪而现。

    突然在马所长下腹部的关元穴扎了一下。

    马所长脸色当场面如死灰,惨叫一声,虽然没感觉到任何疼痛,可杨帆的针术让他有很深的心理阴影。

    “你、你对我干了什么?”

    “也没什么,让你以后阳痿不举,丧失生育能力,断子绝孙而已。”杨帆轻描淡写道。

    这针法,相当是变相阉了马所长。

    马所长听完杨帆这句话,吓得一口气没缓过来,身子猛地抽出一下,昏倒在地。

    所有人见到杨帆这疯狂举动,都呆住了。

    周正伟此刻冷静下来,正想厉声喝止杨帆,龙二这时候不慌不忙从西装内掏出一个红色小本,展开放在周正伟眼前。

    国安第十二局特勤组,龙二,名字下,是一个鲜红的国安五角星印章。

    周正伟只是望了一眼,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知、知道。”周正伟下意识点头。

    “你涉嫌偷看国家,我现在有权枪毙了你!”

    咔嚓!

    枪栓拉动。

    龙二身后一名特工手中的沙漠之鹰顿时瞄准住周正伟的眉心。

    只要他稍微扣动扳机,瞬间就可以见到爆西瓜的场景。

    专案组的警员等人脸色一片死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周正伟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是踩到地雷上去了。

    龙二冷笑道:“周局长,当初你带着特警、武警抓捕我龙二,倒是好威风啊,被上级领导嘉奖的感觉很爽吧?现在知道为什么查不出我的身份资料了么?要不是杨帆,老子差点就你们这群混蛋抓去枪毙!”

    冷汗,从周正伟脸颊一滴滴滑落。

    “长、长官…我、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执行任务。”

    龙二冷冷一笑,道:“现在我要把杨帆带走,你有意见吗?”

    “不敢、不敢。”

    周正伟变得跟龟孙子一样,哪儿敢反驳一句话啊。

    国安十二局的人,那是什么概念?

    这可是掌握国家最高机密的特工机构。

    当初抓捕龙二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龙二身后会有这么大的背景来历。

    那些趴在桌子底下的犯人都试着缓缓站起,万分震骇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杨帆和龙二在他们心中俨然成为无比敬重的英雄。

    这可是史无前例的犯人逆袭。

    杨帆摸了摸脸颊残留的一道淤青伤疤,目光一扫,嘴角泛起冷笑,走到上次用警棍抽自己的那名狱警身前。

    那狱警身子一抖,快被吓哭了,哭丧着脸道:“大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家有娇妻,我不想变得跟马所长一样,不然她非得给我戴绿帽、闹离婚不可,求求你放过我吧。”

    哀求得那个伤心,跟死了爹妈一样。

    杨帆微微一笑,在那狱警右肩轻轻拍了两下。

    没说什么,双手背在身后,转身就朝餐厅外走去。

    那狱警的手臂,以后每天晚上都会定时痉挛两个时辰,这是让他永远记住这个教训,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悲剧,在那里暗松口气。

    整个餐厅一片沉寂。

    所有人都呆呆望着杨帆和龙二等人离去的身影。

    “彪哥,跟我一起走吧。”刚刚走到门口,杨帆回头朝文德彪招呼一声。

    “唉。”文德彪立即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龙二一怔,笑着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他知道,要不是文德彪帮了忙,杨帆根本没机会接触自己。

    周正伟见到杨帆等人的背影消失在眼中,一下子如释负重。

    龙二的声音不失时机从门外传来,“见过有老子这么霸气的坏人吗?你这种蠢货还能当上局长,以后不用干了,回家种田去。”

    周正伟一听,郁闷得差点喷出半斤鲜血…

    ……

    杨帆换上进来时那身黑色长袍,从看守所大门出来。

    对面,停了两台台迷彩色悍马h2。

    众人陆续上了车,很快离开了看守所。

    ……

    没过多久。

    五辆装甲运兵车急速飞驰而来,顿时停在看守所大门前。

    “今天到底是发生么大事儿了?”

    看守所大门内的执勤武警见到这部队的装甲车,惊得一阵咂舌。

    嘭!

    车门打开。

    荷枪实弹的警卫士兵迅速冲了下来。

    在营长宁志勇指挥下,很快排列好整齐队伍,一招手,就带着部队涌入看守所内。

    那些武警只是站在原地呆呆望着,谁都不敢上去阻拦。

    可惜宁志勇晚来了一步……

    ……

    10点整。

    悍马车在华天医院门口停下。

    杨帆从第一台车的副驾驶下来,脸色略微泛白。

    车内的龙二朝杨帆笑道:“现在我要回去汇报任务,改天有时间再来s市,我一定会请你喝酒。大彪我会帮你安置好,现在你去处理你的事情吧。”

    “龙兄、彪哥保重,我们后会有期。”杨帆一点头。

    旋即,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医院里冲去。

    “那个穿黑色长袍的,好像是杨医生?我是不是看花眼儿了?”

    “真的好像是杨医生哦。”

    “杨医生不是被抓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医生?”

    路上的护士mm见到杨帆急速奔跑的背影,一脸惊讶小声议论。

    杨帆一口气跑到住院部。

    嘭地一声,冲入护士值班室。

    “小霜在哪里?”他气喘如牛地问。

    值班室里的护士见到突然出现的杨帆,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护士长下意识道:“今早才被转送到六号重症监护病房。”

    她的话才说完,杨帆一下子跑得没影儿。

    六号重症监护病房外。

    菱若诗穿着一袭白色连衣长裙,脸色憔悴痛苦地坐在重症病房门外的长椅上,不知道在乱想什么,手里夹着的香烟都快燃烬了都不知道。

    这时候,杨帆的身影很神奇出现在菱若诗眼前。

    “杨帆!”菱若诗尖声大叫。

    杨帆没有理会身后的菱若诗,目光紧张地透过门上的玻璃,观望病房内的菱霜霜。

    “你这个混蛋!”菱若诗不敢相信杨帆会出现在这里,不管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她愤怒之下,抬起右手就朝杨帆脸上扇去。

    杨帆一惊,慌忙朝一旁闪避,怒道:“你这疯娘们儿!小霜都这样了,你还报复我?”

    菱若诗怒气冲冲道:“要不是因为你,小霜会变成这样?”

    说到这里,她无力地痛哭起来。

    杨帆被菱若诗这反应弄得不知所措,问道:“小霜情况怎么样?”

    “呜呜…爷爷说因为救生气垫充气不足,小霜摔下来的时候,大脑受到强烈震荡,就算救醒了,以后也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菱若诗抽泣地说,身上完全不见那副让人敬而远之的冰冷形象,就像是一个柔弱无力的小女人。

    此时,她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睁大红肿的眼眸,不可思议地盯着杨帆,大叫道:“杨帆!你、你不是在看守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