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六十二章 传说中的白马王子?

第六十二章 传说中的白马王子?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霸道男嘿嘿笑着望着杨帆,道:“杨医生在能医术界打败韩国名医,给我们华夏人争了口气,我很欣赏你的医术,只是不知道杨医生这次投身商业界,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我很期待的表现。”

    杨帆微微一笑,道:“我对钱不感兴趣,只有别人会用这东西找我买命,这次我只是看在朋友交情上才出手相助。”

    “朋友?”霸道男瞥了眼瑶姬,忍不住大笑出来,摇了摇头也起身离开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杨帆三人,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经历刚才的谈话,杨帆却对瑶姬的家世有了一丝好奇,但不好意思问出来。

    瑶姬轻笑道:“杨小哥,我估计他们几个月以后会为今天的话后悔得想吐血。”

    菱若诗噗嗤一笑,道:“他们根本就是不相信杨帆的天香膏比爷爷的药方还好,能在市场上竞争过日本公司。”

    瑶姬笑道:“这个珍宝株式会社,有山口组的背景,就算想报复他们,我们暂时也还没这个实力,只能在市场上跟他们一较高低!”

    杨帆道:“我今天到这里来,只是想骑马,如果没什么事儿,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他根本就不对这种商业上尔你我诈的事情感兴趣,要不是为了骑马,他根本不会到这里来。

    瑶姬道:“还有最后一件事。”

    “什么?”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公司的项目经理,协助若诗继续完成我们的产品上市计划。你的药方已经很成熟,不需要再花费时间重新开发研制,就可以直接建立药厂投产。这次姐姐是把所有老本都拿出来放在你身上了,你要相信姐姐不是在利用你。”瑶姬认真地说。

    “项目经理?那是什么工作?我只会施药救人,你还是考虑请其他人吧。”

    菱若诗道:“这只是你在公司的一个挂名职位,最多是在产品的生产方面帮助公司监制产品质量,提出管理意见,主要工作还我来做。”

    “好吧,随便你们怎么安排。”杨帆不禁摇头。

    女人的心思都很细腻。

    瑶姬和菱若诗见到杨帆这态度,心里暗感惊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面对这么大的商业利益,他都始终无动于衷,漠不关心,她们猜不透杨帆的内心。

    菱若诗起身道:“走吧,我带你去马场。”

    杨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欣然起身跟着她走了。

    这个别墅,只是马场提供给客人一个商务谈判的地方。

    瑶姬很害怕骑马,没有跟着一起去,她得立即回去准备支付股东的股权转让资金。

    杨帆跟着瑶姬一起来到马场的综合服务大厅,从这大厅门口,几乎可以看到马场全景,有一条长约2公里的沙地赛道,旁边是一条1公里多长的障碍训练场,周边是一片绿荫草地、花丛,景色风光很美。

    此刻,正有几位客人在教练的教导下练习跨越障碍,看得杨帆一阵摇头,更他不解的是,这些客人,都穿着一身古怪的骑术服,黑色的长袖外套、白色丝袜、长筒皮靴,头上戴一顶黑色圆帽,在外人眼里看来,显得极具优雅风情,可杨帆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怎了么?”菱若诗见到杨帆这眼神奇怪地问。

    杨帆道:“是不是骑马都要穿那种衣服?”

    “你不喜欢?”

    “感觉怪怪的,我才不会穿那种衣服骑马。”

    菱若诗一翻白眼,道:“这是骑士的绅士礼仪传统,你不想穿,也没人强求你一定要穿,我现在就安排驯马师带你去选马,你在场地上等我就行了。”

    说着,她进入大厅里,找到一位中年驯马师,让他带着杨帆去选马,自己去服装间换衣服。

    杨帆跟着那驯马师走到一个马场围栏前,那儿站着十多头骏马,驯马师一脸得意道:“你看它们体型,饱满优美,毛色和四肢,是多么光滑强健,这是我们马场最好的马种,如果你是第一次骑马,我建议你选一匹母马,性格比较温顺,容易驾驭。”

    杨帆扫了一眼,目光却是注意到一旁的另外一个围栏,那里只拴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头细颈高、皮薄毛细,体型纤细优美,衬托弯曲高昂的颈部,勾勒出它完美的身体曲线,它就像马中王者,高昂着头,气势和一般的马有明显区别。

    “就它了。”杨帆指向那头骏马。

    驯马师脸色一变,不禁笑道:“先生,你眼光真不错,这是我们马场最珍贵的纯种汗血宝马,平时只是放它出来给客人参观而已,就算我们马场最有经验的驯马师都没能驯服它。”

    “是吗?那我倒想试试。”杨帆微微一笑,顿时伸手在嘴边吹起一个响亮口哨。

    嘘——

    那汗血马一听杨帆的声音,立即如吃了兴奋剂般高扬起前蹄,仰头嘶鸣。

    “就是它了。”杨帆极喜这匹汗血宝马,顿时不顾那驯马师阻拦闯入围栏里。

    那汗血宝马见到杨帆更是惊喜、激动,像是遇上伯仲一般,立即在他身前地下高昂的脑袋。

    “我从见过这么好的骏马,放在这里参观,岂不是太可惜了?”杨帆喜爱地摸着这汗血宝马的脑袋。

    “天!为什么这性子激烈的汗血宝马会对你这么温顺?”慌忙敢到杨帆身边的驯马师吃惊极了。

    杨帆道:“马和人一样都有灵性,像这**中之王,一般人想要驯服它很难,给我配一套马鞍过来,今天我就要试试这汗血宝马到底有多威猛。”

    “不行,这太危险了。”

    “让你配就配!出了问题,我自己负责。”杨帆有些生气道。

    他太喜欢这匹汗血宝马了,如果条件允许,他都想买下来!

    “好吧,那你要签一个合同,出了问题,跟我们马场没有任何关系。”驯马师知道能来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他得罪不起,而且,他也想看看杨帆到底如何驯服这批汗血宝马,说完,去一旁的凉棚里拿来一套马鞍和一张合约。

    曾经,也有自认骑术高超的骑师都试过驯服这匹汗血宝马,但因为它性子太激烈,结果以失败而终,菱若诗就是其中一员,不过,因为她身手不错,虽然失败了,却并没在驯马过程中受伤。

    驯马师将合同和钢笔交给杨帆,便去小心地给那汗血宝马安装马鞍,这次,这汗血宝马出奇地平静配合,让驯马师暗中称奇。

    驯马师马鞍装好。

    杨帆将手里签好的合同交给那驯马师,便迫不及待地蹬上马背。

    那汗血宝马嘴里发出一阵浑厚低沉的咆哮,前蹄不停犁动地面。

    驯马师擦了擦脸颊上的冷汗,将拴着马的缰绳一解开。

    “架!”

    杨帆顿时兴奋地用双腿夹紧马背,坐下的汗血宝马仰头咆哮一声,在杨帆驾驭下,直接跳跃出围栏,看得驯马师目瞪口呆。

    杨帆驾驭这汗血宝马在场中自由驰聘,它配合得很好,放佛跟杨帆心有灵犀一般,顿时以闪电般的速度朝障碍训练场冲去,在杨帆驾驭下,以矫健身姿跨越过各种栏杆障碍。

    “他是谁?我的天啊!他居然驯服了这匹性格最刚烈的汗血宝马。”

    “他的骑术真是厉害!”

    在这里训练的教练和学员,见到杨帆纵马奔腾的身影,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

    菱若诗穿着一身骑士服装从大厅出来,她换上这骑士服装,看起来有一种高贵、典雅的绅士情调,不失为一道靓丽风景。

    此时,她一眼就望见马场里杨帆的身影,脸色不禁一呆。

    杨帆在障碍马场跑了两圈,觉得不过瘾,就骑着这汗血宝马朝赛马场奔驰而去,心情畅快淋漓,大呼过瘾。

    而菱若诗身后的大厅内,许多人都闻讯赶出来观看,心里当时震惊极了。

    “好、好厉害,我从没见过谁能跑出这么快的速度。”

    “这么厉害的实力,让他去参加奥运会恐怕都可以拿块金牌回来!”

    在场的这些骑师,一些人甚至参加过国际型的比试,见到杨帆展现的惊人骑术,深为折服,自叹不如。

    “啊,这不是我们马场连续夺得八季度冠军的若诗小姐吗?”

    这个时候,有人认出了身边的菱若诗。

    菱若诗很喜欢赛马这项运动,连她的坐骑,都是由这马场专门饲养,为此每年要缴纳高昂的费用,在骑术上,她自认就算是一些国际骑师都不一定能赛赢自己,可是现在见到杨帆的速度,她不得不认输,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变态。

    ……

    “救命…救命啊。”

    杨帆刚刚在赛马场内跑了两圈,耳边隐约从前方远处的一片树林中听到女子恐惧地叫喊声,顿时皱起眉头。

    ……

    “你现在被逼入绝境了,跑!不停地跑!不要回头!感情再逼真、形象一点!虽然你很绝望,可你还在憧憬能有一位白马王子出现在这里救你!在绝望中想象一下那样的情景!好好!就是这样。”

    一名带着黑色太阳帽的络腮胡导演,手里拿着一个扩音器,坐在摄影机前大声喊着。

    一名一袭白衣长裙的绝美女子,在林中仓惶奔逃,嘴角挂着丝丝血迹,那如皓月般的精细脸颊,就如画中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三名黑衣杀手,手持三尺利剑,腰后悬着钢丝绳,在树林中凌空飞跃,追杀这名女子。

    在女子身后,正有一名骑着白马的英俊少侠,身背一柄长弓,身后带着十多名骑着骏马的武士火速追赶而来。

    这是一个剧组在这马场附近取景拍摄。

    “架!”

    杨帆手中猛地一甩缰绳,迅速追上那名骑着白马的英俊少侠,在众位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的目瞪口下迅瞬间越过那名骑着白马的英俊少侠。

    “他是谁啊?”

    “我们这一集的场景里有这样一个角色出现吗?”

    “那帅哥穿着白袍的样子好帅哦,比我们男一号还要有气魄哦。”

    杨帆快速冲到那名女子身边,顿时略微侧腰伸手直接环抱住她那纤细腰肢,将她抱上身前马鞍坐稳身子,猛地一提缰绳,坐下的汗血宝马顿时扬起前蹄咆哮一声,把女子吓得脸色泛白,啊地一声惊呼出来的,旋即,汗血宝马做出一个让在场众人觉得不可思议和经典一幕的镜头,竟然180度转过了身,而后,前蹄重重踏地,直视那冲来的三名黑衣人。

    咻!

    杨帆袖中银针在他劲力催发下,像飞刀一样朝一名飞扑下来的黑衣人疾射出去。

    “啊!”

    那黑衣人惨叫一声,胸膛穴位被银针精准刺中,眼前一黑,直接昏死过去,身子在钢绳悬挂下,像是秋千一样在半空晃荡。

    “这镜头太他妈完美了!经典!”导演一下激动得情绪失控从椅子上站起来,做了一个重重握拳的手势。

    “呃…导演,这好像不是我们剧组的演员耶,我们这场戏里没这个人物出现。”身边一名女助手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