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七十七章 生死由他

第七十七章 生死由他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s市花柳区,相比起市中心的浮华喧嚣,这里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却是绿荫成林,一栋栋红墙瓦砾的四合院建筑,安宁静雅,风景别致。

    杨帆跟菱若诗在餐厅门口分别,就坐着一辆出租车来到一栋四合院大门前。

    付了钱下车,走到门前轻轻叩响门环。

    等了一会儿。

    一名体格彪悍的西装保镖打开门,见到站在门口的杨帆,脸色略微一变,朝他点了点头,用生硬的中文道:“请进。”

    杨帆进入院子里,药香扑鼻,只见这院子里种植着不少草药、鲜花、果树。

    泰恒智穿着一身韩国传统的黑色长褂,身子坐在正厅门廊下的一个老藤椅上沐浴阳光,闭目养神,身前煮着热气腾腾地香茶,此时见到走来的杨帆,略微睁开眼眸瞟了眼他,眉头旋即拧起,顿时从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捂着嘴剧烈干咳起来,另外一只手颤抖地指着杨帆,眼神复杂地盯着他,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杨帆会找到这里来。

    杨帆见到泰恒智此时的情况,和自己预料中果然一样,才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好像苍了十多岁,面相憔悴,眼珠深陷,脸上皱纹密布,就连身材都消瘦了很多,和之前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一袭雪白长裙的泰妍从西侧一个房间里走出来,见到站在院子中央的杨帆,俏脸闪过一抹惊讶之色,迅速走到泰恒智身边给他推拿背部穴位,为他顺气。

    泰恒智喘了几声粗气,这才平静下情绪,将沾染血迹的手帕放下来,怒视杨帆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救你的!”

    “你这是存心想羞辱我吗?我不需要你的好心!送客!”

    两名西装保镖顿时一左一右走到杨帆身前。

    杨帆皱了一下眉头,道:“只有活下去,你才有机会打败我。”

    “送客!”泰恒智脸角肌肉抽搐地道。

    他的情况,他自己很清楚,就算是华佗、扁鹊这种神医在世,也不可能调理好自己的身体。

    “爷爷,杨帆是我请来的。”

    “什么?”泰恒智不可置信地回头望着身后的泰妍。

    泰妍道:“就让杨帆试一试吧,只要身体好了,总有机会再打败他。”

    “让他给我治疗,我宁愿去死!”泰恒智怒拍茶桌,准备站起,突然满脸痛苦地捂着胸口坐倒了下来。

    “爷爷!”泰妍惊呼一声。

    杨帆见状,立即快步冲了过去。

    身前两名保镖也不敢去阻拦,见到泰恒智这样子,都被吓得不轻。

    “他刚才情绪波动太大,诱发心中病根,现在情况很危险。”杨帆说着,也不顾泰恒智那痛苦愤恨的脸色,动手快速解开他的外衣,露出整个胸膛,便从袖子里拿出针盒,放在一旁的茶桌上,从中抽出两枚金光闪闪的毫针。

    泰妍的心恐慌极了,早知道是这样,昨天在酒楼就不应该答应杨帆来救治爷爷。

    “拜托你了,快救救我爷爷!”她声音哽咽道。

    这里只有杨帆的医术最高,她只能将希望放在杨帆身上,但是,当她注视着杨帆手中那两枚毫针,心头忽然剧烈一震。

    那两枚毫针在杨帆内劲的灌输下,针头一震嗡嗡颤动,好像活过来一样,和杨帆气息完全融合为一。

    华夏国古中医里,用气功针灸,能够增强针灸的治疗效果,是一门很神秘的绝学,懂得气功的中医更是万里挑一的存在,毕竟气功可不是那么好学,就算知道修炼方法,也不一定能够学成功。

    上次杨帆跟爷爷比试的时候没有用气功,难道这是说,他连一半实力都没拿出来?

    泰恒智见到杨帆此时手里的金针,顿时也被刺激得不轻。

    杨帆当时击败自己,只是以纯粹的天龙双龙针术,更没想到他居然还隐藏着气功没施展出来。

    现在他才彻底明白杨帆的医术厉害到什么地步,天龙双龙针加气功增强治愈效果,这种医术,说是绝世无双也不为过。

    杨帆略微沉气,看准泰恒智胸膛上的气户穴,右手便一针准确刺了下去,针头深刺入皮肤中,外加针上灌输的内劲对穴位的强度刺激,瞬时缓解了泰恒智脸上的痛苦神色,旋即拇指、食指缓缓揉捻针尾连续刺激这个穴位,一会儿后松开手,将毫针留在其中,把泰恒智的右手臂放稳在藤椅扶手,另外一针刺向他的内关穴,以天地双龙针术紧急抢救。

    泰妍在一旁望着下针的杨帆,小嘴吃惊得略微张开,哪怕是爷爷在这种突发情况下,也不可能做到像杨帆这种如此快速、精准的下针。

    过了半个小时。

    杨帆收起两枚毫针放入针盒里,望着脸色红润不少的泰恒智,微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泰恒智脸色阴晴不定,只有亲身体验过杨帆的针术,他才知道自己的针术和杨帆比起来,差距大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杨帆暗中以内劲下针,为他疏通了体内经络,身体感觉很轻松、充满精力,连他都不得不暗自惊叹这个年轻人的针术。

    “杨帆,现在我败得心服口服。”泰恒智认真地说。

    杨帆叹息道:“泰先生,这一场重病让你元气大伤,就算我以天地双龙针术为你疗伤,也是损有余而补不足,顶多只能为你续命一个月的寿命。”

    “一个月?”泰妍脸色一变。

    能将一个垂死之人续命一个月,这是什么概念?

    杨帆的语气却说得他好像还做得不够好,这已经是很恐怖的能力了。

    泰恒智苦涩一笑,道:“现在你看了你想要的结果,我会答应你从此不再涉足医学界,你走吧,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你。”

    杨帆道:“泰先生,那场比试对我来说,只是为了证明我们中医文化的正统地位,只是医术上的切磋,我从没想过要将你怎么样,让你不再涉足医学界,当初也只是一时气愤之言,希望你不要当真。”

    “哼!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又怎会出尔反尔?”

    泰妍暗松口气,神色复杂道:“杨帆,我很感谢你这次救了我爷爷,你还是走吧,不要在这里打扰爷爷休息了。”

    杨帆微微一笑,道:“我的针术虽然救了泰先生这一次,但是我还有一个药方,能够让泰先生寿命过百岁而百病不侵。”

    泰恒智和泰妍一听杨帆这话,都觉得这不可思议。

    “世上根本没有这种药存在。”泰恒智不禁笑着说,认为杨帆这是在夸大其词,他根本就不会相信。

    “当然,天地双龙针术的存在,也只是一个传说,有多少人会相信它的存在?”

    泰妍顿时忍不住道:“如果真有这种药存在,能够让爷爷过百寿命,我愿意出价购买,只是你怎么验证它的功效?”

    杨帆微笑道:“这个简单。你们应该都知道水中有一种浮游生物,它们的寿命最多只有一天,而我的药,至少能够让它们寿命达到一天半。”

    泰恒智哼道:“那只是一种水中生物,怎么能够跟人相提并论?”

    杨帆道:“浮游虽小,却也是天地生灵。浮游的生命在我们人眼里看来,不过短短一天,但我们人的存在跟天地比起来,一样也只是沧海一栗的存在。泰先生,你只是以世俗的眼观看待生命,却不知我们医者仁心,哪怕再渺小卑微的生灵,它的生命价值跟人一样珍贵。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我可以免费让你食用,渡过这次生死难关,你便自会明白我不是在信口开河。”

    “爷爷,现在你的身体要紧,就不妨试一试吧?”泰妍轻声劝道。

    泰恒智面无表情道:“那我就看看你能拿出什么药治好我!”

    现在他的心情万般复杂,死也杨帆,生也杨帆,自己堂堂一代圣医,性命被他给捏在手中,那感觉相当无言苦涩。

    杨帆点头一笑,道:“那我就先告辞,等我的药制作出来,一定会第一时间登门再访。”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泰妍望着杨帆远去的背影,在此刻才惊讶地发现,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为爷爷洗刷耻辱,是一种多么无奈的心情,恐怕连挑战他的资格都远远不够。

    “他的医术,绝对不是全部继承自鬼医门。”泰恒智沉声道。

    泰妍轻叹道:“爷爷,以前是我们小看了华夏中医的实力。”

    泰恒智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了。

    早知道杨帆有这样的实力,他当初根本不会想到挑战中医,现在这一切,都是自己自酿的苦果。

    ……

    杨帆回到别墅里的时候,快到下午五点。

    下午跟泰恒智会面的结果,让他很满意。

    想要拍卖丹药,提高它的价值含量,那么最好的突破口就是泰恒智,没有比他更适合验证自己这丹药功效的人选了。

    菱霜霜盘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电视剧,见到回来的杨帆,可爱地笑道:“杨帆,你这一天你都跑哪儿去了?”

    杨帆微笑道:“我去了见老朋友。”

    “谁呀?”

    “泰恒智。”

    “啊?你去见他了?”菱霜霜惊讶地一下子从沙发站起身子。

    “他病危了,我只是去过救他。”杨帆微微一笑,走到菱霜霜身边坐下。

    “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菱霜霜不禁摇头,将手里一块橘子带到杨帆嘴里。

    “酸!”杨帆差点儿被酸出眼眼泪。

    菱霜霜咯咯笑道:“我今天还想找你逛街的,谁知道你一大早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这是有事情嘛,不用这么整我吧?”杨帆摇了摇头,勉强将橘子吞了,说道:“我准备后天就从医院离职。”

    “那以后还住这里吗?”菱霜霜顿时抱着杨帆的手臂紧张地问。

    杨帆摇了摇头,在这小妮子细嫩脸颊上捏了一下,笑道:“这时间,你和菱院长已经够照顾我,但总是麻烦你们不好,男子汉大丈夫,该有自己的事业。”

    这段时间,他考虑的东西很多,待在这里,只是为了暂时安身,虽然小霜和菱院长都对自己很好,但自己不可能一辈子都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