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八十四章 不差钱

第八十四章 不差钱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王福眉头一挑冷冷道:“就算我儿子犯了什么错,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老师来教训,你算什么东西?让他当众在食堂跪了一个下午,你这是自卫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做法,对我儿子的心理伤害有多大?我告诉你,惹到我王福头上,趁早给我准备卷铺盖滚蛋!”

    “王总、王总,有话好好说。”何主任忙上来打圆场。

    王福哼道:“这样的人也能够当老师,简直是在给你们学院抹黑,没什么好商量的,我在教育局有人,这个老师敢这样打我儿子,我要让他以后都别想在教育系统里干下去!”

    楚芸芸冷着脸道:“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你以为教育局的人是你爹啊,有本事你就去投诉!”

    “你说什么?”王福脸色大怒。

    杨帆微微摇头,望了眼王福,语气始终很平静,道:“王先生,王超是我的学生,也算是我的弟子,以后会跟我学习针灸,但是,我的针灸术绝不会轻易传给心术不正之徒,你儿子的品行还远远无法达到我的标准,如果他不改正,我以后不会让他来上我的课。”

    王超顿时不屑道:“你以为你是谁?我稀罕跟你学医术?”

    王福冷哼道:“年轻人,你的口气倒是不小,你能有几分本事教导我儿子?”

    这时候,黄山讪笑了一下,道:“王先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办公室里面的这位杨老师,是我们院长特意从华天医院请过来的,他就是击败千圣手的杨帆。”

    “就是他?”王福听了,脸色不觉呆滞一秒。

    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杨帆?这怎么可能?

    王超的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目光惊疑不定地望着杨帆。

    杨帆微笑道:“王先生,我教导学生的方式固然严厉了一些,但我只是希望他以后毕业,能够成为一名有悬壶济世之心的人才,否则又何必来学习中医?若没有求学问道之心,这只是在侮辱中医这个神圣的职业,你还是考虑给他换一个专业,这样的学生我不会教。”

    王超怒道:“就算你医术很高又怎么样?你只是一个教书的,教书是你的工作,我想怎么学中医,关你什么屁事,用得着你多管闲事吗?”

    杨帆沉声道:“王同学,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以你父亲的地位和身份,你在这里已经够给他丢人了。”

    王福一脸难堪。

    他并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当初听到自己儿子被一个老师这样教训的事情,心里是怒气冲天,一个小老师凭什么资格教训自己儿子?可是现在知道杨帆的身份,他不得不冷静下来思考,杨帆虽然做得过分了,但是自己儿子在学校里这样蛮横,确实让自己面子上很难堪,不过,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要教训儿子,不管杨帆是什么身份,还轮不到他来用这种方式教训,就算是自己,也从没对儿子这么狠心过。

    “杨老师,我儿子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会教育他,但你用这种方式教训学生就是不对。你的医术很厉害,但不代表你会教书育人,我不仅要投诉你,还要让你向我儿子当面道歉!”

    杨帆轻笑道:“王先生,我想你还不明白中医这个职业的意义,所以无法理解我教训你儿子的用心,这样吧,你先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你想怎么跟我谈?”王福哼了一声,就在杨帆办公桌前坐下。

    楚芸芸心里为这情况有些感到焦急。

    如果处理不好,杨帆很可能会为此丢掉这份工作。

    那教务处的何主任开始也没想到这个新来的老师居然是杨帆,心里惊讶之余,在暗中想办法怎么调解这场老师、家长、学生三方关系之间的矛盾。

    杨帆仔细望着王福的脸色,过了一会儿,语气略有几分凝重,问道:“王先生是否长期酗酒?”

    王福一怔,道:“你问这干什么?我公司的业务很忙,经常应酬喝酒在所难免。”

    “哦?那我再问你,你的腹部是否有时候会感觉闷胀,隐隐作痛?”

    “偶尔会有这种感觉,你怎么会知道?”王福一脸惊讶。

    “把你的右手给我,我为你把脉看看。”杨帆道。

    王福心里忽然感到有一些紧张起来,下意识把右手伸到杨帆身前,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杨帆没说话,右手单指按上王福的脉搏,微微眯起眼为他把脉。

    王超莫名奇妙,他爹过来为自己出气,怎么现在这情况弄得跟诊病一样。

    一分钟、两分钟……

    五分钟时间快去,王福有些不耐烦起来,不知道杨帆想跟自己玩儿什么把戏。

    杨帆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眸,收回切脉的右手,重重叹息一声。

    王福心头不觉一沉,道:“杨老师,你给我看出什么来了?”

    杨帆道:“王先生,我要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你这是肝癌。肝癌的早起症状并不明白,而你忙着工作应酬又没仔细注意自己的身体,现在快发展成晚期了,以后的各种症状会越来越明显。”

    “肝肝肝、癌?”王福一听杨帆这话,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下来,像是哮喘病人一样,一时喘不过气来,被刺激得不行。

    “爹!你怎么了?”王超大吃一惊,慌忙走过去扶住王福那快从椅子上跌倒下来的身子。

    楚芸芸听了杨帆的话,都吃惊极了。

    就连蔡康明都不禁抬起头望着王福的情况。

    “爹,肯定是他在耍你!”王超也被吓得不轻道。

    王福大口深呼吸,缓过气来,睁大眼睛盯着杨帆,道:“你这是跟我开玩笑?”

    杨帆道:“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如果你怀疑我的诊断,可以去医院做检查,要是我的诊断有错,我可当面跟你赔罪。另外,这办公室里还有一位天京金匾御医堂的老师,她祖上十二代是御医,负责教授《中医诊断学》,你也可以让她为你把脉看看。”说着,她望着楚芸芸,便站起身子。

    楚芸芸脸色惊讶地走过来,坐在杨帆的椅子上,略微蹙起眉头道:“让我帮你把脉看看。”

    王福此时确实是被杨帆的话吓住了。

    他如果想整自己,根本没必要说自己有肝癌,这种事情去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此时又知道楚芸芸的身份,心里更是吃惊,将信将疑,放好右臂,让她给自己把脉。

    黄山和那何主任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一会儿后。

    楚芸芸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道:“王先生,杨老师刚才的诊断没有错,你的确是患了肝癌,临近晚期,我建议你立刻住院接受治疗,停止一切工作应酬,否则你的病情会继续恶化,发展到晚期,就算是神医也救不了你。”

    王福这下子是彻底被吓得魂不附体。

    “神医、神医,杨老师不就是神医吗?”他顿时将救命的目光望着杨帆,哪儿还敢再提杨帆教训自己儿子的事情,现在是保命要紧。

    他身边的王超更是脸色苍白,如遭晴天霹雳,就好像是他自己得了肝癌一样。

    楚芸芸轻叹口气,站起身子望着杨帆道:“你真是厉害,光是从面相就能诊断出病人病症,对你来说,再为他把脉,只是一种象征意义吧?”

    杨帆道:“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诊断结果有分毫错误。”

    “杨老师!”王福身上没了那咄咄逼人的气势,精神快濒临绝望地望着杨帆,颤声道:“你连千圣手这样的神医都能击败,你的医术一定很高明,你有办法救我吗?”

    人生更大的悲剧不是活着没钱花,而是死了以后还有很多钱没花完。

    杨帆道:“救你的办法当然有,看你想怎么个治法。”

    “只要能治好,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我有得是钱!”王福忙道。

    杨帆不禁笑道:“既然你认为你不差钱,那就更好办了。我有一个上策疗法可以完全根治你的病根。当然,我想王先生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复杂,对我的话多少有些怀疑,我建议你先去医院做常规检查,诊断结果出来,你就知道我和楚老师的诊断结果是否正确。如果你相信我的治疗方案,到时候可以再考虑来找我。”

    “好好好,我这就去做检查。”王福忙站起身子。

    杨帆道:“王先生,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明白,你儿子到学校里来学中医,身上担负着的是救死扶伤的重任,如果像你现在这样身患重症,没有优秀的医生为你治疗,你只能痛苦等待死亡降临,这不是你有再多钱就能解决的。”

    “是是是,杨老师教训的是,回去我会好好收拾这个臭小子。”王福现在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顿时拽着王超的手臂,对杨帆连连称谢,带着他就朝办公外走去。

    何主任和黄山一脸愕然。

    蔡康明的眼神却是在暗中变化不定。

    杨帆单指断脉之术,他好像在哪儿听说过?

    楚芸芸见王福带着王超走了,俏脸有几分怒气道:“像他这样的人,你就不应该告诉他患有肝癌,让他自己等病情恶化到晚期才察觉!”

    杨帆微笑道:“他觉得他很有钱,只要他来找我,那我就按照不差钱的法子来治他。”

    现在泰恒智是自己那丹药的第一位潜在客户,那么这个王福如果来找自己,就是第二位潜在客户,他们两位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不差钱。

    黄山不可置信道:“杨老师,那可是肝癌患者,你能治好吗?目前我们中医治疗这类疾病,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