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神医毒圣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往事

第一百六十八章 往事

作者:在路上的驴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神医毒圣在都市 !

    易阴阳在经历过地狱般的痛苦折磨后,渐渐地,喊叫声越来越弱,躺在地面上没有任何生息。

    现场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咕咕——

    千年雪蟾跳跃到龙女右手指尖前,一口咬住她的食指,为她吸取体内毒素。

    “呃…”

    过了几分钟。

    龙女悠悠清醒过来,一下子坐起身,打量周围的环境,当她见到周围地面上被血玲珑炸出的一道道深坑和那些唐门高手的尸体时,脸色大变,却没发现杨帆的身影。

    “杨帆!杨帆!”她嘶声大喊数遍杨帆的名字。

    回应她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杨帆去哪儿了?”龙女内心惊疑不定,略微低头望着指尖前的千年雪蟾。

    这是杨帆收服的灵兽,如果杨帆离开了,不可能没有带走它。

    而且,这些唐门高手都被击杀了,那么杨帆他人呢?难道出了意外?

    想到这里,龙女便惊出一声冷汗,咬牙站起身,转身朝身后的悬崖望去,在一旁还发现了杨帆身上几块破碎的衣布。

    “难道他…”龙女的心顿时冰冷下来…

    ……

    悬崖下,是一条蜿蜒河流。

    杨帆的身子被河水冲击到岸边,趴在那里也不知道浸泡了多久。

    这个时候,一名绝美的绿衣女子,身上背着一个装满药草的竹篓路过河边,目光发现浑身是血昏迷在河岸的杨帆时,脸色一惊,慌忙卸下身上的竹篓,跑到岸边将杨帆的身子从水里拉出来,平放在地,葱玉般的右手指尖搭住他的脉搏,给他切脉。

    杨帆是因为有元气护罩的保护,中了血玲珑的攻击时,被那强大的爆炸气浪给冲击下悬崖,他也当时被震昏过去,身上衣袍多处破碎,有很多被血肉模糊的伤口,看起来很吓人。

    女子给杨帆切脉时,脸色越来越惊讶,到最后已经是万分震骇了,目光紧紧盯着杨帆身上插着的五根金针。

    五绝针法!

    百草堂秘传的用来保命的针法,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受伤的青年男子身上?

    而且,他身上有这么多伤,像是跟人打斗,被击落下山崖的。

    他怎么可能懂得百草堂的针法?

    女子脸色变幻不定,立即动手将杨帆身上的金针一枚枚拔出来,放入她的腰带中,旋即略微用力,将杨帆的身子给背了起来。

    女子的身材看似纤细窈窕,但是力量却很惊人,将杨帆背在身上,看上去没费什么力气,随后,她走到竹篓旁,一只手提起竹篓,就背着杨帆朝前方一个深幽密林中走去。

    ……

    第二天下午。

    一个小木屋内,热气腾腾,扑来一阵阵奇异草药芬芳。

    木屋中央有一个大木桶,此时,杨帆的身子就浸泡在这木桶内,面上飘着一层草药。

    一名穿着朴素灰色长袍的白胡子老头和一名穿着麻布上衣的憨厚青年站在木桶旁,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杨帆。

    以他们的医术,只要给杨帆把过脉,就能立即诊断出杨帆使用过五绝针法。

    五绝针法,对应人体五脏的五行属性,以透支精血为代价,瞬间激发人体潜能,将功力提升一个层次。

    这个针法,只有百草堂的弟子才会使用。

    现在突然出现在一个来历不明的坠崖年轻人身上,那白胡子老者和青年想淡定都淡定不下来。

    “师父,我们百草堂的最后一脉,都已经归隐到这山谷中,这个男子怎么可能懂得我们百草堂的针术呢?真是奇怪了。”青年男子百思不得其解。

    白胡子老头摸了摸他的胡须,摇头道:“倒是便宜这个小子,用了老夫这么多珍贵显然草药来救治他,这个问题,只能等他醒来,再询问他。”

    他的话才说完。

    泡在木桶内的杨帆略微皱了皱双眉,嘴里传来一声轻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眸。

    “师父师父!他醒了!”青年见状,激动地说道。

    白胡子老头笑着点了点头,仔细盯着杨帆的脸色变化。

    杨帆的身子泡在这木桶里,感觉很舒服,没有一丝受伤的疼痛,当他耳边听到那青年男子的声音时,猛然一惊,立即睁大眼眸看着身前的情况,不禁呆滞了片刻。

    “小子,感觉怎么样?”白胡子老头笑眯眯地问。

    “是你们救了我?”杨帆问。

    鼻子用力嗅着木桶中的药香,顿时就分辨出这个木桶内的用药成分,心里更是震惊了,这居然是百草堂的还魂汤!治愈重伤的伤者,有着很起死回生般的疗效。

    那白胡子老头如果不是知道杨帆在身上施展过五绝针法,也不可能用这么珍贵的药汤来救治杨帆。

    他听了杨帆的问话,笑道:“你躺在这里,如果不是我们救了你,还能有谁?”

    “这还魂汤可是你的方子?”杨帆目光吃惊地仔细打量身前这白胡子老头。

    “什么?你连我的还魂汤都认得出来?你这小子倒有两下子。”白胡子老头更是吃惊。

    “这有何难。”杨帆淡淡一笑,脸色渐渐平静下来,从这白胡子老头和青年身上,他能够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内功气息,分明是修炼了调神养元术,他们莫非是百草堂的弟子?可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山谷里?

    不简单!

    白胡子老头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看不透一个人,立即问道:“小子,我问你。你的五绝针法是谁随学来的?”

    “自然是我师父。”

    “你师父是谁?”

    “在回答你的问题前。你得告诉我,你的还魂汤方子是跟谁学的?”

    “那当然是我师父。”

    “你师父是什么门派的人?”

    白胡子老头脸色一怔。

    身边的青年哼声道:“说出来怕吓死你。我祖师的师门便是天下第一次医药门派的百草堂。以你的伤势,要不是我师父用还魂汤救了你,你早就在河边被野兽给吃了。”

    杨帆听了青年的话,内心一阵惊骇不定。

    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他们是百草堂的弟子。

    “百草堂的弟子向来隐居在娲神山与世隔绝,你们为什么出现在神农谷?”杨帆目光闪动不定地盯着白胡子老头问。

    白胡子老头和青年一听杨帆这话,心头猛然一震。

    青年吃惊道:“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百草堂曾经的山门?”

    “曾经?”杨帆情绪顿时有些激动,从木桶内站起身子双臂用力抓住青年的肩膀问道:“快告我,后来到底发什么事情了?”

    青年被杨帆这举动吓了一跳,肩膀都被他给抓得有些疼了,没好气道:“你快松开我,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恰巧。

    这个时候,那绿衣女子手里提着两桶热水走进来,突然进到杨帆光着身子抓住他师兄的肩膀,呀地一声惊呼,手里的木桶掉落在地,她慌忙用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杨帆眼角目光瞥见那绿衣女子,这才意识到尴尬,稍稍冷静下来,重新坐回到木桶中。

    那白胡子老头刚才一直在暗中观察杨帆的情绪变化,不知道杨帆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激动,便问道:“你说的后来,是指的什么事情?你能一眼认出老夫的还魂汤,又懂得五绝针法,莫非当年还有弟子逃出来,你是百草堂弟子的后人?”

    杨帆眼眸里目光闪动。

    如果按照辈分,这白胡子老头还得叫自己一声祖师爷爷。

    但自己毕竟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就算在这里说出自己的身份,这白胡子老头他们会相信?

    所以,杨帆觉得暂时隐瞒住自己的身份,点了点头,道:“我的确是百草堂弟子的后人,但是家父一直没有跟我提起百草堂当年的事情。我想知道百草堂弟子离开娲神山的原因。”

    “哦?看来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缘分,能够让我们同门在这里相聚。”白胡子老头微微一笑,道:“这个事情说起来就话长了…”

    “事情的源头得从两千多年以前说起。我们百草堂出现了一宗悬案,有一名天才祖师,原本是下一任堂主的继承人,被同门师兄诬陷用毒术杀害无辜之人,逼得祖师跳崖了。堂主之位,后来被诬陷他的师兄继承。自此以后,也是百草堂走向衰败的开始。因为新任堂主心术不正,就算是得到了《天道医经》,也无法领悟到其中精髓,在修炼中走火入魔却浑然不知。为了长生不死,他的心智完全被魔性蒙蔽,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被同门的几位祖师发现,带领部分弟子想要强行逼迫新堂主交出《天道医经》,让出掌门之位,结果导致百草堂内部发生了一场灾难性的内战……”

    “这场内战,同门相戈,死伤无数,让百草堂元气大伤。新任堂主因为修为精深,将反对他的同门师兄弟击杀了,余下的‘反叛’弟子因为寡不敌众,只能选择离开山门潜逃,部分活着逃出来的弟子从此就在这神农谷内隐居下来,不再踏足世俗世界。”

    杨帆静静听着白胡子老头的话,内心更是怒不可遏!(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