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最动听的事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最动听的事 !

    张逸露不可置信地摇头:“叶抒微,你为什么要接受这一切的安排?尹姐在门口听见你亲口承认和贝耳朵才刚刚认识,甚至连她耳朵部位的皮肤容易过敏都不清楚,你们怎么可能是交往大半年的情侣?”

    “她听错了。”叶抒微目光骤冷,“没想到她不仅是化妆技术差,听力方面也一样。”

    张逸露:“……”

    叶抒微提了提手上的袋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逸露面色僵冷地留在原地。

    午后的阳光忽的暗了下去,一片微凉的阴霾覆在她的精雕细琢的脸上,她闭上眼睛,一点点地平复胸口急促起伏的呼吸,让自己冷静。

    叶抒微在撒谎,他这么掩护贝耳朵一定是有某个原因,只是她暂不清楚是为什么。

    贝耳朵,怎么也不能轮不到她。

    张逸露的思绪追溯到了很久以前,她第一次感觉贝耳朵讨厌是因为她喜欢的数学课代表在课间为贝耳朵解题,当时,他站在贝耳朵的桌侧,俯身耐心地拿笔在试卷的空白处写下解题过程,那是她从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她也曾鼓起勇气拿试卷上前向他请教,但被他礼貌地回绝了,表明这题很复杂,他自己也解得很生硬,还是直接问老师比较好。

    那一刻,细微的嫉妒就像是纤细又扎人的蔓藤,从心间生长,一点点包裹住它整颗心。

    “贝耳朵倒挺漂亮的,讲话的声音很好听。”

    慢慢地,她又听到某些男生这么说。

    男生果然肤浅的外貌主义者,只会注意一些长得好看的女生,从不在意对方的内涵。

    她每天早晨照镜子,看着自己的细眼塌鼻和偏厚的唇,都有冲动把镜子砸了。

    她讨厌那些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赢得男生好感的女生。

    秋游的那天,所有女生褪去了死气沉沉的校服,穿上属于自己的靓丽衣裳,有些还化了淡妆,涂了唇彩,她张逸露也一样,之前就为了秋游的到来做了准备,去商场买了一件淡米色的束腰风衣,下摆由风琴褶子拼接而成,缀着素雅的花纹,她穿上后,认真地梳头发涂唇彩,觉得自己比平常要亮眼很多。

    没想到,在校门口集合的时候,她发现贝耳朵身上穿了一件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风衣。

    “贝耳朵,这件衣服好漂亮,哪里买的?”

    “你穿得好合身,如果我有你这么瘦的身材,我也敢穿。”

    “这个腰带上的银饰好别致。”

    张逸露当下只有一个想法,自己为什么要穿这件鬼东西来秋游?

    但想脱掉已经来不及了,围在贝耳朵身边的女学生们纷纷转过身,看见了身穿同一件风衣的她,她们的表情先是诧异,再是探究,最后透出了比较的意思。

    “张逸露?你和贝耳朵今天简直是姐妹花么!赶紧过来,我给你们合一张照。”

    她尴尬地走过去,贝耳朵已经露出了友善的微笑,那微笑够刺眼的,她不想去看,直楞楞地站在贝耳朵身边,在女生们的起哄下,拍了一张传说中的姐妹花照片。

    那天从启程到结束,无数人议论她们撞衫的事,无数人起哄她们是姐妹花,无数人看她的表情都带着玩味。

    她隐忍到上了公车,直至回家后关在房间里大哭,任由母亲怎么敲门都不开。

    她泄愤地脱下衣服,拿剪刀乱剪一气。

    她厌恶长得丑的自己,也厌恶贝耳朵,为什么那么多衣服,偏偏要和她穿一样的?让她那么痛苦。

    读书的时候的她很青涩,藏不住内心的敌意,讨厌一个人就摆在脸上,开始对贝耳朵冷言冷语,抬杠挑衅,再是最不堪的那种形式,背地里疯传贝耳朵坏话。

    初中到高中,整整六年,她一直没赢贝耳朵,她不服。

    大学后两人不在同一个城市,她经过两次整容有了一张完美的脸蛋,偶然间听到贝耳朵混得不好的消息,有了一雪前耻的畅快淋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命运转盘上的幸运格终于停在自己这边。

    却没想到贝耳朵能认识叶抒微,连她都不敢去觊觎的人物,贝耳朵公然站在他身边,有他的承认,被他保护,还有万千网友的羡慕,所有的一切让她嫉恨之入骨。

    那种很久没有动过恶意再次浮现,她不能轻易让贝耳朵赢,她要想办法戳穿贝耳朵的谎言。

    贝耳朵并不知道张逸露发现了端倪,因为叶抒微没选择告诉她,让她有机会瞻前顾后。

    这样的事情,他自己处理就绰绰有余了。

    “明天我做饭给你吃。”他发了条短信给她,表示兑现承诺。

    “去哪里吃?”

    “你来我这里吃。”

    “去你住的地方?方便吗?”

    “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去你那边好了。”

    ……这不是同样的不方便吗?

    不过他有车,开车过来确实比她坐车过去要方便很多,经过不短的时间商议,贝耳朵答应把吃饭的地点定在自己的小窝。

    为迎接一米九零的“男友”来家里做客,贝耳朵紧急给房间来了个大扫除。

    把厨房的流理台和餐具擦得一层不染,把客厅的桌子地板都清洗了一遍,把阳台上囤积的旧报纸和过期周刊卖了,给窗台处的一排小盆栽浇了水,甚至连卫浴间瓷砖上的头发丝都一根根地捡干净,喷上了空气芳香剂。

    归纳整理后,整个房子的空间大了很多,他走进来应该不会太局促。

    显然,她想法过于乐观。

    隔天中午,叶抒微提着东西走进来,打量了一下她的屋子:“这么小的地方,连空气都拥挤。”

    他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直接走向阳台,把一排窗玻璃移开。

    “那样太热了。”贝耳朵拿手挡了挡额头,“今天外面有三十九度。”

    “晒太阳可以杀菌,补钙,对你身体好。”

    “还有。”叶抒微拿起窗台的玉露,利落地挪到角落的花架上,“这个不易暴晒。”

    再扫了她花架上零零落落的多肉植物和一个堆满玻璃球的小鱼缸,略显杂乱,也缺少美感。

    他问:“你没有考虑过种一些蔬菜和水果吗?譬如小番茄,很容易养,熟了后可以摘下来吃。”

    提到小番茄,贝耳朵就想起自己两只红得吓人的耳朵。

    没记错话,他调侃过那很像两只小番茄。

    现在提起……真的是无意的吗?

    他没有给她展开奇怪联想的时间,目光很快掠过来,语气轻松自如:“我现在去厨房给你做吃的。”

    “好,厨房在这边。”

    “还用得着提醒?这么小的地方,厨房很显眼。”

    “……”

    叶抒微是自带食材,优质的肋排,新鲜的胡萝卜,香菇,葱姜蒜耗油冰糖等调料也都一一备齐。

    “需要我打下手吗?”

    “你帮我找一条围裙,再帮忙系一下后面的带子。”他说。

    “就这样?”贝耳朵确认,不用她洗菜什么的吗?

    “对。”

    贝耳朵找出了压在抽屉最下面的一条大号黑色围裙,这是她超市卡积分到三百后的奖品,因为尺码太大,她穿不了。

    正好今天给叶抒微。

    叶抒微套上后,贝耳朵着手帮他系背后的带子,顺势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头发简直要“高山仰止”。

    “开始了吗?”他声音很低。

    “嗯,正在系。”她发现他虽然个子高,但人偏瘦,腰部很匀称。

    他听到她在系带子的声音,很轻很窸窣,不由想到了实验室里那种常常躲在澡盆后挖沙坑的白鼠。

    同样的迷你。

    “好了。”贝耳朵退后,“那我不打扰你了,你慢来。”

    她记得他做菜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

    “嗯。”

    贝耳朵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吃,环顾了一圈客厅,奇怪地发现,平常一个人住不认为房子小,还觉得挺宽敞的,怎么叶抒微进门的刹那就觉得空间特别挤呢?

    好像是巨人跑进了矮人国,还是一个男的。

    因为自小徐贞芬就不允许女儿邀请男同学来家里做客,贝耳朵从没有和异性共处一室,叶抒微是第一个公然进来,还占据了最具人间烟火特色的厨房,掌勺给她做饭。

    如果被徐贞芬知道,肯定要训斥她不知检点,说女孩子怎么能轻易让异性登堂入室,知道不知道危险?

    危险……会吗?

    贝耳朵顺着炒菜声,视线往厨房门口一喵。

    叶抒微炒菜的背影很正派,一看就是来专门给她做饭,而不是为了打什么主意上来要一杯咖啡的那种。

    除了那天拍摄宣传片,他多亲了一下她的耳朵之外,他至始至终表现得很正人君子,没有占过她便宜。

    他是值得信赖的。

    贝耳朵这么想。

    等排骨饭放进电饭煲,焖饭的中途,叶抒微洗了双手,喊来贝耳朵,帮忙解开围裙。

    他转身的时候,低下头,很自然地在她耳畔提醒:“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条件。”

    “记得,唱一首歌给你听是吧,你想听什么类型的?”

    “随便,只要你能让我舒服就行。”

    “……”怎么感觉他的话好暧昧。

    叶抒微伸手,越过她的肩膀,推上厨房的壁柜后,手指还贴在凉凉的柜面上。

    贝耳朵又一次被他圈在中央,不免地抬高脑袋看他,他正好低头,两人的目光汇集在一块。

    有些微妙。

    “怎么了?”他问,“头抬得这么高,脖子不酸吗?”

    “还好。”贝耳朵提醒,“我们出去等吧。”

    叶抒微收回手:“也对,厨房太小了,很多事情做着不尽兴。”

    贝耳朵一愣,竟然胆战心惊:“你指的是什么事情?”

    “刚才洗香菇,切排骨,炒菜,都很不方便。”叶抒微瞟了她一眼,“难道你脑海里想的不是这些?”

    “……”

    随后,两人坐在客厅等焖饭,等饭好了,他们就并排坐在沙发上吃,因为叶抒微嫌方桌太小,伸不了腿。

    叶抒微做的排骨焖饭非常好吃,酱汁是他特调的,鲜香中带着一点甜,均匀地浸润在每一颗饱满的米粒上,看起来金灿灿的,是麦浪的颜色。贝耳朵连吃两口才停下来称赞:“你做的排骨焖饭味道非常好。”

    “错了,是叶氏喷香排骨焖饭。”他纠正。

    贝耳朵笑了,拿过纸巾压了压嘴角,看着他说:“叶抒微,我发现你有时候说话很有意思。”

    “比郁升有意思?”他回应了一下她的目光。

    “这个我不知道,因为我和他又不熟,怎么回答你?”

    “你们那天在树下旁若无人地聊了七分钟。”

    “你还计时了?”贝耳朵咬了咬勺子,越发觉得他有些细节与众不同,很有意思,“好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

    “那会我和郁总在聊唐栗,我从他话里中可以感觉到,他对唐栗的关心有些多了。”

    “很正常,利用职务之便接近自己的女下属,这样兔子吃窝边草的事情,远远不够踩到郁升的道德底线。”

    “……”贝耳朵又一次默默领略了他的毒舌,他一句话就把郁升从云端贬到泥土。

    “唐栗很崇拜他,甚至是……暗恋他。”贝耳朵说出口,立刻提醒他,“这件事,我真的就告诉了你一个人,你千万别和第三个人说。”

    “通常会说这句话的人。”他顿了顿,“本身信誉度就很低。”

    贝耳朵语塞。

    他放下盘子和筷子,眉眼淡淡的:“不过你说的事实令人匪夷所思,有生之年,我竟然会得知有人暗恋郁升。”

    “对你来说……郁总也许不像是个男人,但对唐栗来说,他是男神。”

    他沉吟了一下:“那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

    “这个,因为我……”贝耳朵迟疑。

    “因为你的关系?”他的语气压了下来,暗藏风暴,“贝耳朵,你对郁升也有向往?”

    她如果敢点头,他立刻走人,离开这间小屋子。

    “怎么可能?”贝耳朵第一时间撇清,“你想太多了,我说的是,因为我觉得唐栗这回有点患得患失,怕表白失败后连带丢了工作,所以不敢告诉他,我很想帮她,但也知道感情的事情自己处理是最好的,别人帮忙只会是添乱,无论如何,我尊重她的选择。”

    叶抒微眼眸的坚硬之色一点点褪去,收到了符合心意的答案,心里的阴霾缓缓散开。

    贝耳朵又就这件事说了很多。

    叶抒微得到满意的答案,不想再继续这个和他们无关的话题:“快点吃吧,吃完后你还要唱歌。”

    他果然算得很精,贝耳朵想。

    收拾了碗筷,贝耳朵打开电脑,看了看自己私藏的曲目和歌词。

    “你有特别想听的吗?”

    “我想听什么,你就会唱吗?”

    “只要不是太冷门的,我听过的就行。”

    “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母亲很喜欢听一首歌。”他回忆着说,“名字叫天天想你。”

    “……”

    他竟然点了这首歌,是不知道歌词有多肉麻吗?

    这首情意缱绻,诉尽衷肠的歌曲,贝耳朵觉得再ktv唱没有问题,在家里,单独唱给他听很奇怪。

    他拿起玻璃杯喝茶,又一次望向她,目光让她无处可逃:“定了,我就想听这首。”

    “要不换一首?”

    “这首歌应该大部分人都听过,在你的能力范围内。”

    “可是这首歌,貌似是关系很亲密的恋人之间的歌曲。”

    “我知道,以前我母亲天天唱给我父亲听。”他的口吻理所当然,“现在,轮到你唱给我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