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最动听的事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最动听的事 !

    贝耳朵的声音清润干净,唱到柔情的部分略带甜腻,却不做作,很适合浅吟低唱一些简单的情歌。

    她的声音让叶抒微想起了被阳光照拂下的清溪,冬日里的一杯热茶,在路边眯眼打盹的一只流浪猫。

    她唱歌的时候,脸上的每一分细微变化都被他收入眼眸。

    贝耳朵每唱完一首歌,对上叶抒微的眼睛都有些不自在……那眼神,让她感觉,他已经默默盯着她很久了,要把她整个看穿一样。

    她低头看了看时间,提醒了一句:“你等会还要回研究所吗?”

    叶抒微镇定地收回目光:“看吧,或许会。”

    “那你还要吃西瓜吗?”外面天气这么热,吃一点凉爽的东西对恢复心情很不错。

    “不用了。”他起身,“我去处理一件事情,处理好就回去。”

    “什么?”贝耳朵跟着过去。

    然后目睹了很不可思议的一幕,叶抒微把水池里的碗洗了,把流理台擦得光可鉴人,把上面的瓶瓶罐罐都归纳好,顺便把自己带来的自调酱料包放进她的冰箱。

    “做任何事都要收尾,这是我的惯例。”他关上冰箱,“好了,我走了。”

    贝耳朵送他到门口,他说了声“等等”后,伸手从裤袋里拿出一盒蓝色的东西,递给她:“给你吃的,护嗓。”

    贝耳朵接过,看了看盒子上的英文,是蓝莓味的咽喉糖。

    “你特地买给我的?”

    “嗯,可以这么说。”

    “谢谢。”没想到他还挺贴心的,在她唱完歌后准备了这个。

    “我走了。”

    “再见。”

    “就到这里?”

    “……那还要怎么样?”

    他们对视了一点五秒,贝耳朵迫于压力投降:“我送你下楼吧。”

    于是,在叶抒微的车完整消失在贝耳朵的视线范围,她才回去。

    回去打开冰箱一看,叶抒微留给她的四包调料,包装外都贴着标签,上面备注“酸甜”“耗油”“咖喱”“酱汁”等,均是他自制的,从刚才那盘喷香排骨饭看来,味道肯定很好,她可以用此拌面,拌饭,或者是吃小火锅的时候蘸肉片。

    他真的很细心,起初的时候不觉得是这样,但越相处越能感觉到他有和冷漠外表截然相反的一面。

    这样的男人,任谁和他接触久了都会产生好感吧。

    刚才她差点就要把心里话说出口了,现在想一想,过于冲动了,如果说出口被拒绝,之后的相处会很尴尬。他之所以现在会对她这样,多半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一张合同,为了一起更顺利地完成任务。

    他就是那种既然要做,就会很认真行动的男人。

    贝耳朵喝了一杯酸奶,回到书桌前,对着电脑发了一条微博。

    “有阳光的午后适合唱歌,尤其是唱给身边的人听。”

    很快,下面有了上百条回复。

    “你一发博,我就嗅到了叶抒微的气息。”

    “抒微的耳朵,改了名字是寓意自古到今,女人就是男人身上的一个器官吗?”

    “没有他的照片,差评。”

    “一直觉得你的声音挺甜,方便的话,上传一首自己唱的歌行吗?当然如果能和你男人一起唱就更好了,想念你们的声音。”

    “你们还会去上节目吗?希望你们能去,就算不去也记得多晒照片。”

    “现在你进展到哪一步了?肿么感觉依旧那么含蓄呢?”

    “有阳光的午后适合接吻,尤其是吻身下的人。”

    ……

    每次贝耳朵发微博都会被一圈网友调戏之,起初某些言论都不忍直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况且她连昵称都改成了“抒微的耳朵”,还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呢?

    不过,等宣传片发布后,网络舆论应该会比现在喧哗多倍。

    “听说叶抒微很会做饭,真的吗?”

    贝耳朵瞟到某条评论。

    她回复:“对,他做的排骨焖饭很好吃。”

    针对她这条回复,很多人盯上了。

    “排骨焖饭很难做的,火候控制不好,会变得干巴巴或者是很稀烂。”

    “排骨焖饭的步骤,一香菇,胡萝卜切丁,二排骨洗净入开水锅烫一下除血水,三过水后……”

    “我也会做,三岁的女儿特别爱吃。”

    “他不会还一口口地喂你吃吧?”

    “叶抒微也会做饭?!我以为会做饭的都是脑袋大脖子醋,就像我家那头肥猪,咬帕,简直太不公平了。”

    “够了,排骨焖饭是什么鬼东西?”

    “表示家里有一个只会对你腻歪撒娇要吃的巨婴男真心累,眼看饭点到了,我又要去忙了,拜拜。”

    ……

    事实证明,广大网友都对叶抒微的一切赞口不绝,而对她却暗有非议,有些酸溜溜地说她个子太矮了,会影响下一代的身形,也有公然质疑,叶抒微到底喜欢她什么,条件不匹配的爱情不会持续很久……

    当然,那些反对的声音比较小,大部分网友还是善意而可爱的。

    退出微博,关上了电脑,耳畔回复了清静。

    从热闹虚拟的网络世界回到了寂寞真实的现实世界,真正的心理落差在于,在眼前这个世界,叶抒微不是属于她的。

    他优秀,清冷,和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也不例外。

    如果不是节目的关系,她无缘认识叶抒微,也不可能靠近他。

    这个真相让她有些受挫。

    *

    即使是周六晚上,游果视频网站所在的写字楼也是灯火通明。

    制片组花了寄个通宵赶完了《最心动的事》的宣传片,在郁升严苛的审核下,修改了无数次,等终于得到大老板的认可,各个累得人仰马翻。

    郁升独坐在办公室里,再一次浏览宣传片后给叶抒微发了一条短信。

    “宣传片搞定了,你们看上去很般配。”

    叶抒微回复了六个字:“在我的意料中。”

    郁升摇头失笑,发过去:“好了,现在我要带唐栗他们去吃夜宵,明天再细聊。”

    通常他这么说,叶抒微不会再发过来,可是这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天天朝夕相对的女人,你会对她产生好感吗?”

    郁升彻底傻了,半晌后笑出来,叶抒微这是怎么了,极其罕见地开启一个感情话题?这大晚上的,别这么吓人好不?他们之间完全不适合聊这个,分分钟是冷场的节奏。

    “这真不像是你会对我开口说的话。怎么了?你想在这个时间点,和饥肠辘辘的我讨论女人的话题?”郁升调侃地回复。

    “我只是给你一句忠告,如果喜欢就去说,如果没有别的意思,就不要表现出工作以外的关心,无聊地彰显你所谓的绅士魅力。”

    电脑屏幕的蓝光覆在郁升白皙干净的脸上,他唇角的笑意一点点褪去,有顷刻的思绪暂停,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不客气地还击:“你现在是站在贝耳朵男朋友的立场,对我进行友善的忠告?”

    “不需要那么复杂,我是以你长辈的身份来教导你。”

    “……”

    大一岁的叶抒微,为了贝耳朵的朋友,第一次行使舅舅的权利。

    郁升松开手机,丢到一边,轻笑了一下,拿过烟灰缸边上的打火机,转着玩。

    这一刻,工作狂的后遗症席卷上身,他感到疲倦,茫然,空虚,甚至胃部不适。

    他闭上眼睛,试图沉静地思考。

    他自诩是一个公私分明的领导,但在对待唐栗上,显然有些公私不明了,就连叶抒微那样不问世事的人都来说他了,他没脸再继续逃避这个问题,尤其是在得知唐栗发生车祸的瞬间,他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但他真的没有准备好谈恋爱,尤其是一段办公室恋爱,绝不是明智之选,对彼此都会有伤害。

    动情简单,但维系一份感情是很难的。

    他郁升不是叶抒微,在感情上只认准自己的感觉,他比叶抒微细致周到,却不如叶抒微的利落果断。

    很快,听到轻轻的叩门声。

    “郁总?大家在等你吃夜宵。”隔着一扇门,唐栗的声音和以往一样,轻柔的如羽毛拂过他疲惫的脑神经。

    他走过去打开门,点了点头:“好,走吧。”

    “是去吃烧烤吗?如果是的话,要不去上次我们俩单独去的那家?那家味道很正。”唐栗提议。

    “不,吃点清淡的比较好。”郁升想了想,“带大家去品记喝粥吧。”

    唐栗“嗯”了一声,心想郁总也不是铁打的,连续三天只睡四个小时,他也会累。

    夜凉如水。

    这个晚上,有人做了甜美的梦,有人彻夜失眠,等到第一道阳光初升地平线,很多事情已经和昨夜不同了。

    贝耳朵吃早餐的时候接到了唐栗的电话,她直接地说了一个结果。

    “耳朵,我被郁总拒绝了。”

    贝耳朵一怔,反问:“你表白了?”

    “没有表白,是他主动暗示,不,是明示我的。”

    “什么意思?”

    “昨晚吃完夜宵,他载我一起回去,我们坐在公寓对面的公园休息椅上里聊了一会,他肯定了我的工作成绩,表扬了我的工作态度,还提出了很多工作上的福利,绕来绕去一堆后告诉我,他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还表示办公室恋情对我来说太辛苦,希望我能收心。”

    “这是拒绝的意思?”贝耳朵确认道。

    唐栗苦笑:“嗯,你知道的,他是一个绅士,不会很残酷拒绝别人,话说七分已经足够了。”

    “可是我觉得他对你并不是没有意思的,录宣传片那天他还特地来问我你的事情。”

    “那不能代表什么,我们公司文化是开明,自由和共享,上下级没有明确的等级之分,领导关心下属的私生活再正常不过了,何况是他那样的。”

    “但他还帮你租了房子,就在自己对面,这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大概是我之前提起过一次对租房的要求,他认为刚好符合他那边的住宅区条件,顺手帮了个忙而已。”唐栗说,“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所以……”贝耳朵不敢轻易下总结。

    “我又一次暗恋成功,明恋未遂。”

    “你还好吧?”

    “还好,这对我来说不是世界末日,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说一说。”

    “嗯,你说,我听着。”

    贝耳朵和唐栗聊了很久,结束了通话,她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唐栗失恋的事实让她感同身受,一朵灰蒙蒙的云就笼罩在她头顶。

    唐栗在电话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幸好她没有表白,现在可以当没事人一样继续留在公司,好歹没丢了饭碗,以后就当郁升是上级,不会再抱有半点非分的想法。

    暗恋就是这样,往往过程比结果更令人心动。

    刚好,你暗恋的人也喜欢你,这样的巧合很美妙,但几率很低。

    一周后,《最心动的事》的短宣传片在网上发布,第一天点击率就过了十万。

    当贝耳朵看完,整个人的体温都上升了四五度……

    拍的时候不觉得有多么煽情,但被剪辑成五分半的精华片后,呈现出的一幕幕都让轻易地进入其境——全部都是热恋的感觉。

    无论是置身阳光,坐在草坪上的慵懒悠闲,还是共骑一辆车的自由自在,抑或是在小木屋前的日常亲密,他们身高差三十公分是永恒的焦点,因此最后一幕是他们面对面站着,一高一矮,她赤脚看他一会,而后突地顽皮地扑向他怀里,而他单手就环住了她的身体,她抬起头,他落下的目光和阳光一起映入她的眼眸,那一刻,他好像是她整个世界的主宰。

    屏幕上的字幕浮现:我们追求的并非瞬间的心动,而是在有生之年,最大可能的长相厮守。

    最大可能,四个字承认爱情有一个易变的因素,但同样地表达了新生代的爱情三观,我们会认真地去维系,去经营。

    ……

    贝耳朵还在持续体温增高中,叶抒微来了电话。

    “看了宣传片了吗?”他问。

    “看了,你呢?”

    “之前郁升就发给我看了。”

    “那你满意吗?我指的是整个效果。”

    “和想象中的差不多,但没有太大的惊喜。”他慢慢地说,“有些细节,你应该更投入一些。”

    “……”

    嗯?什么意思?

    “你可以再去看一遍,有些地方你的表现如何。像是看我的眼神,对我的肢体触碰,还有在我耳边说话的样子,在我看来都比较生疏。”他说。

    “……可我觉得还不错。”

    “郁升说一共会有两个宣传片,为了保证下一个拍得更自然真实,我们不妨在私下练一练。”

    “这个没问题,只不过该怎么练呢?”

    “首先是。”他开始指导,“称呼问题,你别再叫我全名。”

    “那你的小名?”

    “你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只要不是全名。”

    “那……抒微?”她试着开口,声音很小。

    “可以再加上一点感情。”

    “抒……微?”她放柔了语气。

    “再温柔一点。”他引导。

    “抒,微。”她调了调声音。

    “最后一个字需要调整,收音不用很快,可以带些想占有,依赖的意味。”

    “抒……微。”

    “再来一遍。”他略微满意。

    “抒微~”

    “再来一遍。”他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抒微。”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这个声音了,感觉好奇怪……和某些在电话里从事特殊职业的女人一样……

    他停了一下,耳畔享受她的回音,电波里只剩下属于他隐忍的呼吸声,在她听来,低缓如同某种高级乐器优雅的共鸣,若隐若现如藏在幽谷中的一波清泉。

    “耳朵。”

    贝耳朵的心脏险些骤停,这个真是他的声音吗……怎么和他平常的很不一样?

    那么磁性而亲热。

    “……你叫我耳朵?”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不是就叫耳朵吗?”

    “嗯,爸爸妈妈,亲戚朋友,同学们都这么叫。”

    “这么说,作为我,有权自行添加一个字。”他思考后正经地实验了一次,用比刚才更低,稍带似有似无的狎昵声开口,“小耳朵。”

    “……”

    “这样好像顺耳多了。”他又感受了一下这三个字的效果,“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贝耳朵贴在耳朵上的手机差点滑下去……

    她真心不敢再听下去了……很少很少有人叫她这个。

    之前,王赫川故意逗弄过她,叫她小耳朵,她只觉得深深的反感,现在对象换成他,感觉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她非但不反感,还完全被他的声音魅惑了,他如果是贴在她耳边说的,她也许会主动扑倒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