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最动听的事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最动听的事 !

    《最心动的事》的五分钟宣传片发布后在网络引起热议,身高相差三十公分的情侣在大家眼里有一种矛盾又和谐的萌感。

    ……

    很快,贝耳朵收到了不少老同学发来的短信问候,无一例外是“贝耳朵,我是xxx,你还记得我吗?我在网络节目上看见你了,你太牛了,竟然找到这么高个的男朋友!”

    甚至有一个小学同学辗转找到她的微博,发了一条私信给她:“耳朵?我是韩梦茜,你还记得我吗?三年级到五年级我坐你斜后排,真没想到你现在变成网络红人了,哈哈哈,我今天还在和同事说呢,倍感有面子……对了,你应该是记得我吧,我们以前感情很好,经常手拉手去上厕所,有时间出来叙叙旧吗?”

    ……

    网络的力量果然强大,贝耳朵再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这点。

    但相比第一次受到关注时的诚惶诚恐,这一次她淡定了很多,许是和叶抒微的关系有了“进展”的缘故。

    所谓的“进展”是,叶抒微为了促使贝耳朵更顺利地完成第二次的拍摄任务,约她私下演习。

    至于在哪里演习,叶抒微有些高深莫测地回答:“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至于演习的内容是什么,叶抒微有些模棱两可地回答:“情侣之间的正常内容。”

    贝耳朵信任他,没有多问。

    毕竟叶抒微是典型的那种要么不去做,但做了就会异常认真,执着的人。

    关于这点,唐栗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就听叶抒微的吧,他看起来很靠谱,让人有安全感,听他的不会有错。”唐栗在电话里的声音开朗,似乎没有受失恋的影响。

    “糖栗子,你还好吧?”贝耳朵关心道。

    “已经过去三天了,早好了!”唐栗在啃薯片,“你还不了解我吗?”

    “嗯,你真的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郁闷的人才会总吃零食。

    “你要帮忙?那帮我跑一趟书店吧,我正在找一本关于广告营销经典案例的书,是前年出版的,网上卖断货了,不知道书店还有没有存货,我急着用。”

    “没问题。”

    贝耳朵戴了鸭舌帽和墨镜去了书店,帮唐栗找到用的书,还碰巧遇上了裴树野的专辑签售会。

    裴树野是原创民谣圈里小有名气的美女歌手,她的声音通透明亮,辨识度很高,让不少人喜欢,她年纪轻轻却已是有婚人士,丈夫木堤是爵士乐老师,擅长木吉他,钢琴,口琴,长笛等乐器,常常低调地出现在她的音乐里,为她的歌声增色不少。

    贝耳朵听过裴树微的歌,有一首主题是小狐狸在森林里寻觅母亲,清新感人。

    裴树野真人比电视上美很多,微卷的栗色长发及臀,身穿一条黑色的长裙,脖子和手腕都缀着中性化的饰品,略施薄妆,肤色白皙,眼尾漾开一抹浅浅的樱花粉。

    她对歌迷很有礼貌,每签完一张都微笑地抬头和他们握手,不厌其烦地说谢谢你。

    贝耳朵也买了一张,排队等签名。

    轮到她的时候,裴树野笑着点了点头,特别温柔地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以签在内封上。”

    贝耳朵这才想起自己还戴着墨镜,似乎很不礼貌,轻轻摘下墨镜,认真地小声道:“我叫耳朵。”

    裴树野近距离地看她的脸,有些深思,片刻后低下头,在专辑的内封上签了名,还十分贴心地给这位叫“耳朵”的歌迷写了一句很长的话。

    贝耳朵笑着说了谢谢和加油,赶紧拿回专辑从队伍中退出来,走到一边,打算认真看看裴树野给自己写了一句什么。

    “耳朵,祝你和抒微恋爱愉快,请多担待他的一切,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辛苦你了。”后面还跟了一个俏皮的符号,是一把箭头把两颗心串起来。

    ……?!

    贝耳朵顿时震惊了,难道裴树野这样的名人也有时间和兴趣看网络节目?自己和叶抒微的影响力已经那么大了?

    等等,再读一遍这句话,好像感觉有点不对劲,裴树野亲昵地喊了抒微,还要求她多多担待,显然是以叶抒微亲近朋友的立场发言的。

    叶抒微认识裴树野?他们是什么关系?贝耳朵陷入了思考。

    应该不可能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关系。裴树野已经结婚了,和老公木堤的感情非常好,她还写了一首“属于我初恋的初恋的你”给他,讲述他们从相遇到相知的整个经历,可爱又深情。

    况且,不少传言称木堤是一名低调的高富帅,条件一流,把裴树野当小公主一样宠爱。

    晚上,贝耳朵按捺不住好奇心,打电话给叶抒微,问他认不认识裴树野。

    “巧了,我和她不仅认识,还一起洗过澡。”叶抒微的回答。

    “……”贝耳朵真的没法把叶抒微和低档次的男小三联系在一块,她相信他的人品。

    “那会我五岁,她三岁,家里的老阿姨帮我们一起洗的。”他缓缓补充说明。

    “……”

    “耳朵,她是我表妹。”

    信息量太大,贝耳朵需要时间好好消化……

    裴树野……就是叶抒微之前提过的表妹?叶抒微好像说过,他以前带表妹去游乐场玩过碰碰车。

    当时她还问他,那你表妹漂亮吗,他的回答好像是不记得了?

    明明是这样一个大美女,在他眼里竟和雕漆花瓶,水晶烟灰缸和遥控器那些无异。

    他的审美真的很任性。

    “你在想什么?”他出声拉回了她延展开的思绪。

    “我很意外,裴树野和你有这一层亲近的关系,你怎么从来不提及?我的意思是她在圈子里很红,大多数人有这样一个表妹,少不了拿出来炫耀一下。”

    “她只是我的表妹,至于红不红和我关系不大。”

    “既然她是专业歌手,你想听歌完全可以去找她,干嘛还要动用我这号业余的?”

    “她快开演唱会了,这段时间除了工作之外都不开嗓。”

    “……”好吧,人家的嗓音可金贵了,不是她能比的。

    “重点是,我又不想听她唱情歌。”

    “嗯?你说什么?”贝耳朵没听清楚。

    “没什么。”他淡声,“我的意思是,听她的歌需要买门票,我不想花冤枉钱,而你是免费的,且不用和别人挤着坐,是更优越的选择。”

    “……”

    他还能更毒舌一点吗?

    “明天晚上八点,我开车到你楼下,我们去演习一下。”话音落下,他道了一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贝耳朵反应过来,他们要为了第二次宣传片的拍摄而去“约会”了。

    只不过,时间好像晚了一点?他也没说去哪里。

    一切都略带神秘。

    等到隔天晚上八点三十四分,贝耳朵和叶抒微坐在一条摇晃的私人小船上,泛舟湖上,飘飘忽忽的水桨声在耳边忽近忽远,她瑟瑟抱膝,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看着对面穿着单薄,依旧英俊端庄的人。

    “披上这个。”叶抒微递过来一件深灰色的针织毛衫。

    “你的?”贝耳朵吸了吸鼻子,接过衣服,打开一看,好大一件。

    “嗯,穿上。”夜晚湖上的温度对他来说没有大碍,但猜到她会受凉,他带了一件自己的衣服。

    “你怎么都不说要来这里,早知道我就多带一件衣服了。”她边说边穿上。

    “说了就没有惊喜了。”他凝视她,“不是吗?”

    贝耳朵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双手套进他的毛衫袖子,恣意地一甩,简直是两水袖,衣服的下摆也快拖到脚边,盖在身上和一张大毛毯无异。

    而始作俑者静静地坐在她对面,用目光欣赏这一切——被他衣服包裹的她。

    “虽然很大,但很暖。对了,你不冷吗?”

    “不冷。”他动手倒了一杯杏仁茶,递到她嘴边。

    因为手被两只袖子套住,根本伸不出来,无法触碰任何东西,贝耳朵只好接受叶抒微的亲手“灌水”。

    “现在暖和了吗?”他放下杯子。

    “嗯,暖多了。”她张望了一下只开了一盏小灯的船舱,“有吃的吗?”

    叶抒微从身后拿出了一个饼干盒,放在木桌上,打开后,里面是各式各样的中式糕点:“想吃哪个?”

    “绿豆糕。”

    叶抒微剥开一个绿豆糕,再一次递到贝耳朵的嘴边,喂她吃完。吃完了绿豆糕,贝耳朵又想尝尝红豆饼,叶抒微又喂了她一个,接下来是桂花糕,芙蓉糕,山药卷,荷花酥,奶油炸糕……等吃了一圈,贝耳朵才喊停。

    叶抒微拿纸巾擦了擦她的唇:“现在饱了?”

    “饱了。”贝耳朵不禁纳闷,这点心不像是船上的赠品,每一样都新鲜好吃,像是精心准备的。

    “那开始正事吧。”他利落地盖上饼干盒,放回原处,不让她的焦点继续停留在吃上。

    “好。”贝耳朵点头,“你说。”

    “先叫我的名字。”他的俊颜在光影绰约下显得比平常清冷,神秘了几分。

    “抒微。”

    “就这样?你这几天都没有练过?”

    听出他言语中的质疑,她再试了一遍,这一回更亲密柔软,显得颇为依恋。

    “这样还过得去。”他看着她,“轮到我来喊你的小名。”

    “等等,叶抒,不,抒微,你就叫我耳朵,千万别自行加字。”

    “哦?为什么?”

    “因为太肉麻了。”她直言。

    “情侣的互动肉麻是正常的。”

    “但我们循序渐进行吗?这个我暂时有些接受不了。”她实则是怕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两人挨得如此之近,他亲昵地喊她小耳朵,会引起她某些不该有的念头。

    叶抒微原位思考了一会,答应了:“耳朵。”

    “……嗯。”单单是这两个字,他的喊法就和别人不一样,在他的声音里,耳朵两字仿佛被施了特别魔力一般。

    “说你喜欢我。”

    “啊?!”贝耳朵愣住,这安排显然不在她所想的剧本里。

    叶抒微的手轻轻扶住玻璃杯的一侧,声音融在清清水桨里,不动声色给出了官方解释:“作为现下被公认的一对,我们避不开在某些场合互诉衷情,郁升已经说了,第二个宣传片里需要我们录一段话,表达彼此的情意,所以你多少要练习一下,省的到时候表现很差。”

    “是这样吗?”贝耳朵的心咚咚咚加速,没想到第二个宣传片里会有这个内容,到时候她要在公众面前对叶抒微表白?

    “嗯,不信你可以问他。”反正最终解释权早已不在郁升那边。

    “既然你这么说,那一定是真的。”贝耳朵自己和自己纠结了一会,坦言,“可是,我好像说不出这句话。”

    叶抒微的眼眸满是天空的星子,明亮,辽阔又柔软,听到对面人的话,眼神凉了下去。

    “怎么?说不出违心的话?”他持壶给自己加了水,不咸不淡道。

    不是,是不敢如此直接地说出内心所想……贝耳朵默默道。

    “说不出也要说,这件事由不得你。”他见她默认,表示道,“我们是有合同的,在没有人身安全的威胁下,你不配合不行。”

    “……”

    “给你一分钟的准备时间。”他伸手拉回她垂挂到桌下的袖子,放回桌上,“然后,说你喜欢我。”

    “……如果我真的说不出呢?”

    他目光投向远处的墨蓝湖面,说道:“那你今晚就上不了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