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最动听的事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最动听的事 !

    都说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夜湖,但此时此刻,贝耳朵望向遥远的湖岸,只觉得如那不见底的深渊,时刻带着危险的凉意,让人无法领略所谓的夜湖之美。

    船摇摇晃晃在湖心。

    叶抒微的话回荡在她的耳边。

    “我知道你在开玩笑。”贝耳朵勉强挤出一个乐观的笑容,试图调和尴尬的气氛。

    “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他说,“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好了。”

    “……”

    今夜无月,却胜在有星。小巧璀璨的星子一颗又一颗地落在对面男人的眼眸,清辉的边缘被镀上了一层柔亮的光,令他原本就好看到不行的眼睛此刻宛若稀有的艺术品一般,近在眼前,耀眼得不敢直视。

    贝耳朵低下头,轻轻呼出一口气,有些懊恼,那简单的四个字都到了嘴边,怎么就吐不出来呢?

    “我喜欢你”对他来说,只是假情侣之间的台词,对她来说,却是真实的。

    相比胆怯,心虚等情绪而言,把珍藏在内心的这句话借这样的情况下说出口,更多的是一种不舍。

    “看来你很纠结。”叶抒微观察她的每一个肢体语言,“这四个字的难度就这么高?”

    贝耳朵鼓足勇气抬头,对视他的眼睛,此刻她比八岁时第一次登台表演,面对严格的评委团和漫不经心的上百名嘉宾都要紧张:“抒微,我……”

    “我喜欢你。”他轻易帮她补充完整。

    贝耳朵脑海一片空白,心脏像是被一只有形的手轻轻地一扯。

    “你重复一遍我说的就行了。”

    她慢慢看出了他眼里的变化,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不加掩饰地在她面前流露出他的情绪化。

    他对她很失望,不再强求。

    “我喜欢你。”贝耳朵机械般地重复。

    叶抒微敷衍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随手拿起刚合上的饼干盒到桌上,再次打开:“算了,看来你还是对吃东西比较感兴趣。你还想吃什么?”

    ……他对她已经完全失望了吗?

    “我现在不饿。”贝耳朵心情复杂。

    “多少吃一点。”叶抒微拿起一块翡翠绿的点心,喂到她嘴边,“张开。”

    贝耳朵咬了一小口,摇了摇头:“我真的吃不下了。”

    叶抒微收回手,不避嫌地继续吃完被她咬过一口的点心。

    看来他真的对她失望了。人在失望之下会做出一些和平常行径反差较大的事情,譬如向来讲卫生,有轻度洁癖的他竟然忽略了那块点心上有她的口水。

    贝耳朵默默地想下去。

    他为了保证第二个宣传片的顺利拍摄,大费周章地安排今晚的约会,花不少钱包下这艘夜船,请来经验丰富,寡言沉闷,目不斜视的老船工在外稳稳地划桨,定制了夜游的船线,还准备了可口的点心,香喷喷的杏仁茶,温暖的大号毛衫……到了关键时候,她却连一句情侣间的必备台词都说不出。

    她不免在心里谴责自己,偷看了他一眼。

    对面的他无所事事地拿起第二块点心品尝,淡漠的脸色摆明了对她这块“朽木”的直接放弃。

    “抒微,我喜欢你。”贝耳朵突然重振精神,吐字清晰圆润,“我喜欢你,很喜欢你,非常地喜欢你。”

    她动人的声音如同一颗颗玻璃珠掉入清莹见底的玉盘,,缓缓落在某人耳畔。

    待看见他的目光又落回她脸上,带着和平日一样有些琢磨不透的深究,她依旧保持嘴角的微笑,心里想的是:只有老天知道我说的字字属真。

    “非常喜欢是有多喜欢?”叶抒微压低声音,沉着回应她的表白。

    “就是和你在一起会很开心,和你分开会觉得不舍得,一天不见面就会想念。”

    “哦?你对我已经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了?”

    “……嗯,是的。”反正他不知道她的话是真的。

    叶抒微伸手,循着她的长袖一点点地上行,很快找到她的手,摊开手掌覆盖其上:“以前有没有对别的男人产生过这样的感情?”

    “没有。”这是实话。

    “所以,只是专对我?我是你第一个分开就会舍不得的男人?”

    “……嗯。”他入戏会不会太快,太彻底了?

    “以后也只是对我这样?”

    他的声音温柔起来真的是分分钟秒人的节奏,在这两人独处的小船舱,有垂挂下来的风灯浪漫摇曳,又有杏仁茶的甜味慢慢回绕,舱内温度逐渐回暖,甚至很高。

    “嗯。”贝耳朵继续。

    “不错,忠诚是我们之间最基本的一条,此生,我们只会拥有彼此。”他的手掌盖在她的手上,认真合拢,“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其他的。”

    她已经被他的演技迷得神魂颠倒……

    “那你究竟喜欢我什么?”他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手拿起玻璃杯喝了口清茶,“具体说一下。”

    “很多,性格,才华,长相,身高,手指,声音,还有各种细节。”

    “如此说来,你迷恋我的全部?”他的眼眸漾开和夏日湖水一样的温柔。

    “……咳咳,轮到你说了。”

    “让我想想。”他看着她,“单看你的眼睛,鼻子或者唇,都说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合并成一张脸后,却有一种独特的可爱和迷人,除了外表,你的其他也是一样,单独拎出某个特质不会令人有特别的惊喜,但组成一个人之后,自然而然地给我深刻的感觉。”

    “可是,我喜欢你的全部,而你的意思是……不敢直视我的部分?”贝耳朵明显会错了重点,开始纠结他的话。

    叶抒微闻言,腾出一手,手指按在她的额头,然后沿着她的眉心下走,指端划过她的鼻梁,掠过她的鼻尖,跳过她的人中,落在她柔软的唇上:“我怎么不敢直视了?”

    顿时有一股电流击中她的中枢神经,她整个人都软了一软。

    他的魔指在她唇上抚摸,流连许久,几乎染红了她的唇才罢休,继续下行,双指来到她的脖颈,目光随着手指,带着独享的含义一起行动,直到她身上那件他的毛衫v字领口,他终于停下。

    贝耳朵垂眸,看见他修长,漂亮的手指轻按在靠近她胸骨的位置,却意外地令她的胸骨隐隐作疼。

    再往下一点就是危险地带。

    他已收手。

    果然,他是君子,不会趁这样的演习占她的便宜。

    “你的耳朵很红。”他收回手的同时虚点了一下她的两只耳朵。

    “是吗?”她万分尴尬,刚才两人一起沉浸情景,似乎真假难辨了,有一瞬,她觉得他那些不合规矩的动手动脚是合情合理的。

    “我有点好奇,你的其他部位现在也像两只耳朵这么红吗?”

    贝耳朵无法再装作若无其事地被他调戏了,即使他表现得一本正经,堂堂正正,完全没有可以揩油的意思,但某些语言本身就带有一种杀伤力。

    “暂停。”她打断,“我需要休息一下。”

    “可以。”他应允。

    因为袖子太长,她没法把自己的手探出来,想扇扇脸庞的热意都不行。

    木桌子本就很小,他又突然伸长了腿,让她的腿难以搁放。

    比起刚才演习时的脸热心跳,结束后更是尴尬的局促不安,她坐在原位皱了皱眉,有些用力地甩了甩袖子。

    “需要帮忙吗?”叶抒微问。

    “我们换个位置吧。”她只想走动一下。

    “我来。”他说着起身,弯腰挪开了挡着他们中间的木桌,留给她一块空隙。

    贝耳朵刚站起来,听到他靠近的一句话“小心别摔着”,她思绪一停,一个踉跄,就跟着摇晃的船往左,幸好叶抒微伸手拉住了她的一条袖子。

    船又突地往右摆,贝耳朵整个人倒向叶抒微。

    船再次往左摆,船舱外的老船工纳闷地睁开瞌睡的眼睛,叹息道:“起风了?”

    里头的贝耳朵为保持重心,整个人已经死死贴在叶抒微怀里。

    他的怀抱很宽敞,很温暖。

    等船逐渐平稳下来,她小心翼翼地抬头,有些气急,试图对上某人高不可攀的眼睛。

    叶抒微双手轻按在她的后腰的凹陷,看着她晕染开浅浅玫瑰色的脸蛋,鼻尖嗅到她呼吸里的杏仁茶甜味,再联想到刚才自己手指按在她肌肤上,感受到那比想象中还要柔软如羽的触感……全身血液急骤往某个部位聚集。

    “抒微,抒……微?”她觉得他低下来的眼神不仅怪异,还很矛盾,就像是一波清泉点燃了一簇火。

    她最后一个字还未落下,他环在她腰上的手骤然一紧,她整个人前倾。

    “你怎么了?”她本能地问,声音和平常一样没有防备,对他信任有加。

    他黑眸压抑,手上的动作一顿,克制住那想带她无限地贴近自己着火的源泉的念头。

    风越来越大,撞破深蓝色幕帘而入,多少冲散了他某处的热血淤结。

    他微微闭了闭眼,低下头,额头碰了碰她的额头,那柔软,清凉的触感和温度虽然远远不够,但暂且可以给他一点甜头……

    贝耳朵完全没了反应,任由他和她额抵额,长睫毛几乎刷在她脸上。

    如此近依恋,足以让她感受到他呼吸的滚烫。

    他似乎变得很不正常。

    “别动。”他声音沙哑,唇飞速地,若有似无地擦过她的脸颊,“我先出去处理一下。”

    他说完松开她的腰,独自转身出了船舱,留下不知其意的贝耳朵。

    当叶抒微站在船舱外,对风冷静时,划桨的老船工打了个哈欠,不由地喵了他一眼,这一眼就喵到了令人不齿的重点,老脸有些发红,别扭转过头去,语气带着对世风日下的愤慨:“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冲动,喝吃了火药一样。”

    过了好一会,叶抒微转头:“不好意思,您刚才说什么?”

    老船工没好气地瞪他:“我说你要不要跳下水去冷静一下。”

    “我也想下去游两圈,但没带泳裤,算了。”叶抒微回身,走进船舱。

    看着蓝色幕帘诡异地落下,老船工的心咯噔一下,暗道,人不可貌相,仪表堂堂不代表行径光明磊落,这人大晚上包了船,把船舱装扮得那么花里胡哨,原来是真没安好心,里头的小姑娘才多大啊,乍看长相还有点像自家外孙女,亲切又可爱,要是有什么危险千万要出声,我虽然这把年纪,但也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样想着,好心的老船工摸出了口袋里的老年人手机,随时准备报警。

    下一秒,蓝色幕帘被撩起。

    老船工忧心忡忡的眼睛对上叶抒微波澜不惊的眼睛。

    “放心,她是我女朋友。”叶抒微认真地说,“有我在的地方她不会发生危险。”

    仅一秒后,幕帘再次挂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