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催妆 > 第二十一章 眼光

第二十一章 眼光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催妆 !

    凌画的四大臂膀,和风细雨被留在了江南,望书半路带着三十六寨的人折回了江南,如今京城里只剩一个给了宴轻的云落。

    云落无语地看着前面那俩人,他很想说这俩姑娘是不是傻啊?这话得关起门来说吧?怎么能就这么心大地没心眼地边走边聊呢。

    他转头看向崔言书,他身边的端阳也跟着一起转头,同样也看崔言书。

    清河崔氏的言书公子,没被掌舵使留在江南时,便已十分有名气,被主子留在江南后,因得重用,大展身手,所以,名声更是大噪。

    他要比林飞远和孙明喻有本事的多,也有前途的多,否则主子也不会带他回京帮助二殿下。

    崔言书的确长的好,又因出身好,有着世家子弟自小养成的清傲脾性,因善于隐藏,不让人觉得傲气外泄难以接近,寻常行事待人接物温和有礼,但也透着一股子天生的疏离骄矜,他寻常很好说话,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好说话的背后,可是从不吃亏。

    他很清醒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每走一步,都是按照计划执行,目前为止,应该还没有脱离计划之外的事情。包括三年前他留在漕郡,应该也已预料到郑珍语会被崔言艺趁机抢走。

    所以,他这个人,自小养了多年的表妹让人夺去,都能无动于衷,那么,谁喜欢上他,简直是跳火坑吧?

    至少朱兰是这么觉得的。

    而且,他会喜欢上人吗?他可是说让掌舵使给她选一门好亲事儿的。

    反正朱兰接触下来,是挺想躲离崔言书远点儿的。

    至于云落和端阳,云落虽然无语,但想想也不太意外,崔言书这个人,的确是有让琉璃喜欢的点,而且,琉璃这三年来与他接触的也多。

    端阳则是心里咣咣咣撞大墙了,啊啊啊地想着,以后琉璃再说他笨,他可不可以拿她喜欢崔公子这事儿攻击她啊。但又想着,他若是真拿这女儿家的事儿攻击她,是不是太欺负人不爷们了?

    曾大夫、沈平安、管家也转头看着崔言书,心里也都挺为前面走远那俩姑娘无语的,也觉得这事儿该关起门来说,但同时又好奇这位崔公子知道了这事儿,心里会怎么想。

    崔言书被几双眼睛看着,心里也挺无奈的,这事儿他能怎么想?

    他是真没看出琉璃喜欢他来,顶多……

    顶多就是琉璃对林飞远翻白眼时说句还是崔公子好,顶多琉璃对孙明喻摇头叹气说太心软手软时,夸还是他干脆果断下手痛快不留余地就对了。

    崔言书觉得今儿在醉仙楼喝的酒本来就挺上头,如今更是让他有些酒意上涌,于是,便扶额慢慢地走着,不理会一旁几双眼睛对着他左看右看。

    这也就是他能稳得住,若是旁人,怕是早就被看的一脸尴尬掉头而走了。

    云落忽然说,“琉璃从小到大,一心习武,除了主子,旁的人和事儿很难让她分心。若没人潜移默化地让她观感好,她也不会注意这个人好不好,甚至好不好看,对她来说,大概还不如她一直惦记的玉家剑谱上心。”

    “望书、和风、细雨我们四人与她一起长大,大家都对她一样,没有哪个人对她有所特别,所以,她对我们四人也不会分出个特别来。”云落话音一转,“所以,崔公子若是不想有负担,最好从自身上找找原因,避开琉璃远些。她那个人跟着小姐一起长大,同吃同睡伴读,很多时候,最是识趣,不会让你难做人的。”

    崔言书脚步一顿。

    云落话音一转,“我也就说说而已,当然也不是对崔公子指教什么,崔公子若是不想听,就当我没说。”

    崔言书沉默片刻,点头,“我当你没说。”

    他扔出一句话,转身往前走去。

    云落倒是被他这句话砸的愣了一下。

    端阳凑近云落,看着崔言书的背影,小声说,“这话什么意思啊?他是不想听的意思吗?”

    云落一时也是莫名,“谁知道呢,崔公子心思深。”

    端阳叹了口气,不怪小侯爷长期骂他笨,跟在一堆人精堆里学了这么久,他也确实没变的多聪明。

    宴轻耳朵好使,虽然走的远了,但也将后面跟着的琉璃和朱兰的话听了个清楚,他脚步顿了一下,便继续往前走。

    进了宴会厅,凌画凑去了火炉边烤火,过了一会儿,见琉璃和朱兰随后进来,朱兰一脸的难以形容的表情,她好奇地问,“怎么了?”

    朱兰张了张嘴,觉得这是琉璃的私事儿,她不太好说吧,便摇摇头。

    凌画纳闷。

    琉璃“嗐”了一声,也过来烤火,不当回事儿地说,“她问我有喜欢的人吗?我说有点儿喜欢崔公子,她便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了。”

    朱兰:“……”

    凌画:“……”

    宴轻被逗乐,问朱兰,“她喜欢崔言书,为何你觉得天塌下来了?”

    朱兰憋了一下,有点儿心梗,回头看看门口,好在没人跟进来,她小声说,“那个什么,崔公子这个人吧,太有距离感,不太好招惹吧?”

    是个不声不响做大事儿的人。

    宴轻觉得言之有理,“倒是这样。”

    所以,到了漕郡后,他欺负林飞远,欺负孙明喻,却没怎么欺负崔言书,主要是这个人太上道了,让人不太好欺负。

    凌画也笑了,琢磨了一下说,“你就算喜欢他,我也舍不得你,还是先别喜欢了。”

    琉璃痛快地点头,“行。”

    她也舍不得小姐,反正,也没有太喜欢,不喜欢也没关系。

    朱兰睁大眼睛,“掌舵使,你不会真要给崔公子选个高门贵女吧?”

    她虽然觉得琉璃和崔言书的确身份性格上不太合适,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她心里还是觉得琉璃很好很好很好的呢,琉璃会的东西,那些高门贵女拍马都追不上。

    “嗯,答应他了,给他选个高门贵女。”凌画不走心地说,“至于琉璃,我要留着她的,她还小,再养几年。”

    朱兰:“……”

    这话说的,好像她多大似的,也就比琉璃大那么半岁吧?

    她无语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劲,看着俩人,“啊喂,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儿啊?喜欢一个人,是这么……说不喜欢就可以换一个的吗?”

    早先她问琉璃,要不换一个人,琉璃也说行,如今凌画让她先别喜欢了,她也说行。

    这简直就是侮辱喜欢两个字吧?

    她算是服了。

    这俩什么人啊,不愧是一块儿长大的。

    宴轻转头看凌画,“什么意思?”

    凌画转头挽住他的胳膊,“哥哥,我是在说琉璃,我喜欢你,自然是一心一意,绝无二心,再不换人了。她与我不同,她从小到大,换了好几把剑了。”

    琉璃点头,偏偏一本正经地承认不讳,“没错,小侯爷,小姐在说我,你别多心哦。”

    宴轻哼了一声。

    朱兰:“……”

    她也想哼。

    四人话落,外面传来脚步声,对看一眼,都不说了,将这件事儿就这么短暂的揭过去了。

    管家带着崔言书、曾大夫、沈平安等人进屋,面上笑呵呵地,“小侯爷,少夫人,厨房在包饺子,会慢一些。”

    “没事儿,反正今晚上不睡觉,大家一起守岁。”凌画若不是累了,也想去厨房跟着一起包饺子,她目光掠过崔言书,长的好看又有才华的人,难怪郑珍语放不下,琉璃倒是眼光好。

    管家一拍脑门,想起了一件事儿。

    他对凌画和宴轻说,“陛下今年给小侯爷和少夫人赐了菜,因宫里来人时,你二人都还没回府,老奴便让人将菜给供起来了。”

    凌画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儿,一本正经地说,“陛下爱臣之心拳拳,我与小侯爷十分感念皇恩,这就去将饭菜取来,大家也都跟着一起沐浴一下皇恩吧!”

    你一口我一口,无论给了几个菜,人这么多,转眼就能吃光的,让大家都感受一下皇恩浩荡。

    管家应是,连忙亲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