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柚园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柚园 !

    林卿卿跨进廖玉凤屋门的时候,连小玉都吃了一惊。

    “七少奶奶,您怎么来了?”小玉迎上去,“我们三少奶奶哭得累了,刚躺下一会子。”

    “那我先回去,三嫂几时醒了,你就往我屋里同兰萍讲一声。”林卿卿道。

    “是谁在门口?”廖玉凤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三少奶奶,是七少奶奶来了…”小玉转身对着屋里回道。

    “快请七少奶奶进来!”廖玉凤说着话,已经起身迎了出来。

    “七弟妹,快请坐吧!”廖玉凤把林卿卿让到了沙发上坐定,又道:“你嫁进来这两年似乎从来没到过我屋里,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当真难得。”

    “三嫂往日里忙,我也不便过来添乱。”林卿卿淡淡道。

    廖玉凤心想林卿卿轻易不进自己屋门,今天不请自来,必然有话要讲。本想等她开口,可又见她一副淡然的模样,心里倒是起了几分好奇。

    “瞧七弟妹说的,我忙来忙去不也就是阿骥与家里日常这点事吗?”廖玉凤道。

    “是啊,上自母亲,下至你我,女人婚后的生活大多都是如此吧。”林卿卿道。

    “七弟妹讲得倒是大实话…”廖玉凤心里想了一下,又问道:“七弟妹来,是有什么事要同我讲吗?又或者为了商量明天往庙里做功德的事?”

    “做功德的事情,二姐已经让黄管家安排下去了…”林卿卿看着她,“我来是有几句话想要当面同三嫂讲。”

    见她话到这里停了下来,廖玉凤便摆了摆手:“小玉,你找找我那上好的香片,去为七少奶奶沏一杯茶来。”

    小玉心下会意,连忙应下,退了出去。

    “七弟妹,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廖玉凤道。

    “三嫂,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做事讲话要是有不妥的地方,还请你见谅。”林卿卿道。

    廖玉凤望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挑了一下眉:“哪个人讲话做事能面面俱到?欢喜你的,你讲什么都是妥当,不欢喜的,讲什么也不能尽如人意…我们都是一家人,七弟妹又何必当成外人那般客套?”

    “三嫂既然这样讲,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林卿卿望着她,“父亲走得匆忙,留下这一大摊子未曾解决的事情,不晓得三嫂有什么想法没有?”

    廖玉凤不曾料想她会这样直截了当,琢磨了一下,道:“鸿熠还没回来,我一个女人家,哪里能有什么想法?既然母亲已经将商馆的事情交给鸿煊来打理,那一切便由鸿煊去做主。”

    “我听鸿煊讲,至多半个月,三哥就能回来了…”林卿卿顿了顿,“莫说鸿煊没有经商的经验,即便他再老道,也是难为无米之炊…”

    “大哥捅了这么大个篓子,父亲又突然离世,着实让鸿煊为难了。”廖玉凤接过话道。

    “其实这件事,说难它也难,说不难,它也并非没有法子解决。”林卿卿道。

    “哦?”廖玉凤心内一怔,“是什么样的法子能解了咱们家眼下的危机?”

    “我听鸿煊讲,只要能筹到钱,便可以制止了别家商号的恶意收购,还能还了日本银行的贷款,这样一来,问题自然迎刃而解。”林卿卿道。

    “我当是有什么好法子…”廖玉凤一脸不屑,“谁不晓得要筹钱呀?可如今咱们家落了难,哪个还肯来援手?”

    “是啊,如今真晓得什么是世态炎凉…”林卿卿苦笑了一下,“不过好在咱们家有这么些富足的姻亲,遇上了难事,相互调一调资金,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可能。”

    “哪个亲戚能拿得出这样大一笔钱来?”廖玉凤脱口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三嫂又是怎么晓得是多大的一笔数目?”林卿卿质问道。

    “这个…”廖玉凤脸上有一丝尴尬,却很快镇定下来:“我自己猜想的…要是数目不大,何至于此?”

    “三嫂果然出身商贾之家,对这些事情一眼就能看得明白。”林卿卿不急不缓,又道:“虽说数目是巨大,可是只要找到问题根源所在,不需要太多资金,事情也一样可以解决。”

    “哦?七弟妹这样笃定,那是怎样的好法子,不妨讲出来听听。”廖玉凤道。

    “鸿煊已经查到了恶意收购咱们商馆股票的幕后主使…”林卿卿讲到这里,只定定地望着她,却不再作声。

    这句话清楚地传进廖玉凤的耳朵里,没有半分含糊。她忽地一惊,猜测黄鸿煊夫妇已经知道自己联合兄长廖昌明以低价买入黄氏商馆股票的事情。她极力平复着内心的慌乱,试图将自己撇清与这件事的关系。

    “七弟妹,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哪里能晓得这些事情?”廖玉凤挽了一下额发道。

    “是啊,三嫂,这些商场的竞争,我们这些女人哪里能搞得明白?”林卿卿依然望着她。

    廖玉凤心虚,听她这样讲话,忙接过话道:“可不是嘛,就好比如今咱们家商馆出了危机,我倒是想出个主意尽份心,可也无能为力啊!”

    林卿卿转过头,向窗外瞥了一眼:“有心也好,无心也罢,其实我们做了母亲的人,无非都是在为儿女计长远…咱们家商馆在杭州城内原本也算数一数二,鸿煊他们这一代要是经营好了,日后也是阿骥他们兄弟几个的福气…”

    “以前我不懂,缘何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如今我晓得了,丈夫的荣辱关系妻子的得失。只有丈夫好了,自己才会好,儿女才有未来可言。”

    “七弟妹,你今天这话怎么听着就扯远了?咱们哪个不是相夫教子,以丈夫儿女为上?这跟咱们家商馆亏空,又有什么关系?”廖玉凤道。

    “当然有关系…”林卿卿转过头,又望着她,“如果商馆能保住,这个家就能平安无事,难道不也是儿孙们的福气吗?”

    见廖玉凤不出声,林卿卿又问道:“三嫂可知道历史上的那位武后?”

    “武则天嘛,谁能不晓得她?”廖玉凤努了一记嘴。

    “武后当年欲立她的内侄做太子,大臣们冒死进言,对武后讲‘姑侄之于母子孰亲?立子,千秋万岁之后,配享太庙;立侄,至今未闻祔姑于庙者’。武后雄才大略,自然明白此中真意。”林卿卿道。

    廖玉凤咬紧了牙关,只觉一股凉风透过背脊。

    “三嫂你是个明白人,阿骥外祖家资产再多,可阿骥还是姓黄…”林卿卿站起身,慢慢移动了脚步,“对了,听说三哥不欢喜听到猫叫,他快要回来了,希望那些野猫不要再出来扰人了…”